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婆婆是个收藏家


  平时,家里只有婆婆一个人,孙子在县中学上学,周末才回来。
  虽然只有一个人,她却管理着一个大院子、十二间房屋、七十多盆花卉、一只棕狗、两只花猫,还有花椒树、杏树、李子树,还有院子中间的花园,南墙边的花草,还有院子四周的菜地,还有……每天出出进进,忙得不亦乐乎。
  她极爱收藏东西。刚用罢的胶带,再用时,发现她已锁进抽屉。我给她买的炕单、门帘、枕巾、被罩、衣服等等,我一走她立马收进箱子,再舍不得用。听说我要回家,又重新寻出,该铺的铺上,该挂的挂上,该穿的穿上,以此来迷惑我。
  毕竟上了年纪,记性不太好,有时东西不知藏在哪,一时寻不着,我要问起,她要么拿话搪塞,要么假装没聽见,儿子儿媳们常给她买东西,她就是舍不得用。我每次劝她,我们不缺钱,不要舍不得,她答应的极好。每当这时,孙子文正在一旁努努嘴说:"奶奶现在答应的好,你们一走,她还会收起,每次都这样。"我拿她没办法,只好下次回来再买,我就不信你还要收起……当然,她还会锲而不舍地再收起,典型的收藏癖,以收藏为己任。有时回家时先不通知她,来个突然袭击,她再没办法搪塞。
  家中彩电换了三台,前两台坏了。我买了块花布,扎了边,盖在电视上,我一走,她马上收起。为这事,我坐下来与她理论:液晶电视好几千元,花布才几块钱,你是心疼电视还是心疼花布?她只是笑,拒不回答。
  多年前,我给她买了台洗衣机,每次用完,她就用那个原装的纸盒把洗衣机扣上。后来,五弟出钱让大哥给她建了个玻璃顶子的卫生间,顺便把洗衣机放到里面。有一次回家,洗完衣服,我去掉盒子,找了一块没用的旧床单盖住洗衣机,只一会儿工夫,她就把床单收走了。她说玻璃顶透光,担心把布晒糟了。这会我笑了:人多贵重,人上了年纪都会殁掉,一块旧布何须可惜。她也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一副脑洞大开的样子,连连点头称是。但是,我们再回家时,发现那个变形的、丑陋的旧纸盒,仍然牢牢扣在洗衣机上。这一回她儿子终于忍无可忍,将那个盒子拿出去,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她爱养花,儿子给她买了几十个花盆,大多数花盆被她藏匿在某个掎角旮旯里,却把一些花卉种植或移植在旧水桶中、漏水的搪瓷盆中、不用的石臼中……
  四个儿子儿媳都在外工作,都非常孝顺。但婆婆还是爱收集东西:几百个空啤酒瓶、几筐杏核、一堆木板、各种纸箱子、包装纸、蛇皮袋……一年一年地收着,并不是为了使用,也不是为了换钱,只是为了收着而收着。也许,她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而已。
  有一次我爱人回家清理壁柜(当然是在婆婆的严密监督之下进行的),清理出六七个保温杯、十几年前的木耳、多年前收集的艾草……林林总总摊了一地。
  有一次我独自回婆婆家,发现家里有许多纸箱子,不知里边装着什么。这些纸箱放在每个屋的箱子或柜子顶上、门背后、角落里、无人居住的炕上。我很好奇,一个屋一个屋地清点并记录,一合计,居然有一百五十二个纸箱子。
  收藏是她一生的爱好,在那个小山村里,她只能收藏身边这些杂七杂八之物。古董字画瓷器,跟她根本扯不上关系,她只能力所能及地、日复一日地收藏这些在我们看来琐碎不起眼的杂物。
  不管别人怎么说,婆婆的态度永远是你说你的我收我的。在别人看来费神费力又费时的事情,却是她永不疲倦的追求和始终如一的爱好。如今,年过八十的婆婆还在一如既往地、快乐地收藏着。
  我们也无须用自己所谓的标准,企图改变她的生活方式。无论怎样,只要她快乐就好。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刊》
 
奎奎花布纸盒床单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