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艺兰频道一三认知恶腐有效决战


  兰花恶腐病的病原菌是一种真菌,即半知菌亚门尖胞镰刀菌(Fusarium oxysporum Schlecht):恶腐病又名枯萎病,每年在长江沿线于梅雨季节及高温闷湿环境里容易发病。发病规律普遍是后垄先发作,初期后垄草近似新陈代谢状黄叶,严重时感染至新株。有的从叶尖部往下病变成黄褐色,有的则从假鳞茎叶柄3-4厘米处开始发黄,逐步向上感染发病。感染初期植株发病缓慢,慢慢叶片变黄而萎蔫,假球茎皱缩、变细而扭曲,最后导致根系腐烂。病情严重时假球茎深度腐烂,后期发臭。重病植株几个星期后即枯死。故有兰友戏称"慢性软腐病"。
  该病症虽然和镰刀菌同属于真菌性病害,同样易于后垄并从叶柄处开始,表面目测致病过程是一样的叶片转黄发褐色而枯死,但仔细观看症状却大不相同。镰刀菌感染的茎腐病在有叶指环的叶片上该处易断裂,而恶腐致病植株却无此现象。
  关于该病的防治我在2005年《决战软腐、恶腐》一文中有详细的论述。现在便于兰友阅读附在本之后。该实验是将细菌性软腐病和真菌性恶腐病进行的一次配合性救治,意义重大,感兴趣者可以花点时间不妨仔细看看。
  在恶腐病的认知上也是防大于治。可以在每次浇水的时候混入有益菌群,这样在增施有益菌使之充盈的情况下可以实现对有害菌有效抑制作用,从而减少该病的发生或避免发生。
  恶腐病例
  附:
  决战软腐、恶腐
  2005年夏天在兰花栽培史上来说是很特别,长江以南甚至出现了"短黄梅"和"倒黄梅"现象,高温高湿的发生规律与历年相比截然不同,江、浙、皖三省爆发有害真菌、细菌菌诱发的"恶腐病"、"茎腐病"、"立枯病"、"软腐病"空前严重,其他省份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危害。
  这几种病害是世界性兰花病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百分之百能有效治疗的方法,至少还没有公开其有效治疗方案,一直认为可防不可治。兰友对如上病害的感受就是早上不知晚上事,早上看着好好的草傍晚却倒了,这是兰友的恶梦所在,几度让兰友灰心丧气,绝望之余有不少兰友就偏不信这个邪,于是就大胆地开拓治疗方案,试了诸多药物和治疗方法,却效果甚微。因此都有感慨:谁能在如上几大病害的治疗上取得显著成果,那将是为兰花栽培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由此,本文将讲述一件实例那是发生在2004年的高温高湿期间,本地一位兰友的"庆华梅"、"老上海梅"、"翠萼"三大盆都是整盆爆发软腐病。用了很多药物处理,然而病菌却还在无情地吞噬着绿油油的兰株,此情此景就似在剜他心头的肉呀!动手翻盆分株之后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庆华梅"全部走掉。明明知道抗菌素对细菌性软腐病有特效,但使用上去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呢?于是他就围绕怎么样才能让抗菌素发挥最佳作用而钻研着,久久苦思然无绪,最后一狠心何不死马当着活马来医?
  被成功救治的"老上海梅"与"翠萼"
  他去药店购买了氯霉素眼药水和5毫升一次性的注射器,风风火火赶回家就给"老上海梅"、"翠萼"翻盆洗净植株。然后注射器装上氯霉素眼药水原液就直接往假球茎上注射,由于比较难注射有的假球茎都被使过力穿透过去,因而多穿几针在所难免,如是整个施药过程很是辛苦。
  本着放手一搏的思想,他没有考虑到每个假球茎应该注射多少量,而是凭着感觉而为,只见药水从假球茎内往外溢才肯住手。经此手术之后疲劳的他方才感到一丝丝的安慰,已作最后努力,能不能活唯有听天由命了。只怨错过,不怨做过,无怨无悔矣!
  第二天,谁知奇迹出现了,手术后正在晾根的"老上海梅"、"翠萼"后垄叶柄发黄处却在转绿,第二天转色更好。他无比兴奋,晾根至软重新素培。没有受到严重危害的前垄,经此手术后生长却不受影响。他成功了!他为兰花栽培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在软腐病的治疗上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现在他的两盆手术草"老上海梅"、"翠萼"来新苗正常复壮较好,丝毫没有曾经得过软腐病的迹象。
  2005年8月28日再与该兰友详谈,有一节关键谈话现补记于此。在救治"老上海梅"、"翠萼"有效果后,后面的管理是:经过十天阴养,每隔三天浇灌一次农用硫酸链霉素,连续5-6次浇灌后转入正常管理。
  鉴于该兰友当时是急得没有办法才想到这样做的,要不然谁会把假球茎刺穿注药呢!他成功了确实是值得庆幸的事,不过每位兰友所遇到的基本情况不一定一样,因此应用之前请先在普草上多做些试验,待取得实践经验时救治为好。
  有了前面兰友的成功经验,我在软腐病和恶腐病的救治上做出了更为大胆的实验:
  被成功救治的"老上海梅"与"翠萼"复壮喜人
  一、决战软腐病
  2005年的盛夏"老极品"两苗带一新芽,先是像新陈代谢一样地走后垄草,由黄转褐色慢慢往下走,有的则是在叶柄处发黄往上走,慢慢地整张叶片泛黄枯死。突然某一天很壮的新芽叶尖全焦,褐色点状聚集成片。于是翻盆用防疫病类药浸泡,然而却无效果。再用抗生素类浸泡,依然无效。
  2005年8月23日下午与该兰友探讨此事,他重又说了如上抢救"老上海梅"与"翠萼"软腐病的实例。经第二次探讨我深受启发,心里就在琢磨理论上完全可以支持注射救治的,就拿人作比,当病较重时吃药是不能立竿见影的,如:急性食物中毒造成的腹泻等情况如果吃药,由于吸收弱化故在一时三刻内根本就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必须要静脉注射对症药剂才能达到迅速发挥舒缓作用。病重的兰花植株何尝不是如此呢?
  再者,假球茎穿孔在造假兰花中普遍存在,当兰贩把不同草用牙签穿上假球茎合拼一兜时,兰友在不知情下引回去种依然能种活。这说明假球茎穿孔并不会立即遭受有害菌感染而影响其生命,故药剂注射后留下的孔隙很大程度上是被药剂封闭故感染机率较小。
  思考成熟后就果断决定采用该兰友的创举。赶紧配备了工具和药剂,就在2005年8月24日傍晚直接给发病的莲瓣兰假球茎注射了氯霉素滴眼液原液。也是凭着感觉注射的,直至假鳞茎内药液外溢时才罢手。
  时至2005年8月26日傍晚检查该发病的莲瓣植株,发现所有病灶都已经收水干燥,没有了先前粘乎乎的黑色状物体存在了,并且菌核体亦已干瘪。当时注射结束就把泛黄的叶片处理掉,现在伤口处没有继续黄化现象,疯狂病变亦被有效控制住。顿时心里有了些许的成就感。
  软腐病救治实例
  二、决战恶腐病
  2005年8月25日上午我利用相同的原理,给一个患恶腐病的春剑实施救治。实施方法:用"绿亨八号"兑蒸馏水100-500倍,直接注射入假球茎内。第二天病灶处就开始收水,时至多日该患病的春剑没有再恶化。病灶处收水干燥,更为喜人的是叶片泛黄症状也不再继续扩展了。
  注射治疗兰花病害潜力巨大,我们可以举一反三,原理是一样的,只要对症下药就会收到一定的效果。这是一种最为直接的治疗方式,可谓是立竿见影。这将为国兰的病害防治开拓了另一番天地。
  恶腐病例
  三、注意事项
  1、要对症下药。选择纯正无杂质便于溶解的药剂如:氯霉素滴眼、绿亨八号等液态或青霉素、医用链霉素、井冈霉素等结晶体或粉状体。
  2、弱剂量成份的可以用原液直接使用不必勾兑如各种滴眼液类,需要勾兑的要选用蒸馏水配用,因其净度高,毕竟是注入假鳞茎类,杂质越少越好。
  3、注射时,加压针筒缓慢插入使药液注入假球茎内,不加压的插入针尖管就会被假球茎组织堵塞,造成更大的注射困难。
  结束语:
  由此可以证明软腐、恶腐还是可防、可控、可治的,关键是要对症下药,像"老上海梅"和"翠萼"同时被救治成功这绝非偶然。如上几例成功救治给病害防治拓宽了视野,同时也在告诉我们任何兰花病害都是可治的,只是某些病例暂时没有找到有效救治方法而已。在艺兰过程中不断探索钻研这才是爱培者共同的责任,让我们共同研究攻克新的难关,这也是艺兰的一大乐趣所在。
  2005年8月28日完稿于国香居
 
爱好大全生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