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喧嚣的孤独当下中国的种孤独


  为什么我们更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
  喧嚣孤独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人与人的距离。
  双眼紧盯显示屏的我们,并非离群索居,却常感到孤独。
  我们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羡慕别人而看轻自己,对社会缺乏信任、对城市缺乏认同,年老者无所依靠、独生子女孤独长大,有人患上抑郁症,有人背井离乡、情感无着,有人为声名所累而隐,有人选择独善其身。——人类的情感需求从没变过,各种孤独却比以往喧嚣。
  新鲜科技能带来上万好友或粉丝,安全但虚拟,制造了人际关系活跃的假象,却对真情实感有侵蚀性。多元价值观的众声喧哗之下,"价值虚无"也成为现实难题。
  如何走出喧嚣的孤独?没有现成的答案,但需要学会和自己相处,也要多接"地气"打破科技迷境。
  终究,"生命自会找到出路",新世代自会找到"外熵"的力量(反混沌的自组织力量),重组自己社会人际关系的美丽新世界:真实,温暖,不孤独。
  当下中国的12种孤独
  各种数码设备每天陪伴着我们,互联网上充满五光十色的声像,一个人说他离开电脑去睡了,经常是去躺在床上继续看手机。
  文/孙琳琳
  当@走饭在微博上玩味词句时,谁也不会想到她已下定决心去死。当饭局上的陌生人笑盈盈递来名片时,谁也不会想到抑郁症已成世界第四大疾病。
  科技每天都在更新,各种数码设备每天陪伴着我们,填补了原本用来空虚、无聊、发呆的时间,甚至侵占了原本应该用来工作、交谈、睡觉的时间。网游里有最性感的虚拟女友,微博可以引来数万人关注,视频网站的电视剧不插广告,网上商城24小时不打烊……互联网上充满五光十色的声像,让人不睹不快,一个人说他离开电脑去睡了,经常是去躺在床上继续看手机。正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图克尔在《一起孤独》中写道,我们好像是一个陌生人处于一个陌生的世界。
  "你感觉如何,感觉如何?/当你自成一体,无家可归。/像个局外人,又好像一块滚石。"鲍勃·迪伦过去在《像一块滚石》中唱的,多像今天双眼紧盯显示屏的我们。
  然而众声喧嚣之中,我们却感觉越来越孤独了: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眼手机,不断刷新微博看好友在干些什么,邮件没有被立刻回复就感到沮丧不安……那些飘在风中的代码左右了我们的情绪,饭桌上,每个人都低头玩手机或平板电脑,话题也经常围绕着社交网站上正在发声的人和正在发生的事展开。
  为什么我们感到越来越孤独?
  因为我们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羡慕别人而看轻自己,因为年老者无所依靠、独生子女孤独长大,因为有人背井离乡、情感无着,因为我们对社会缺乏信任、对城市缺乏认同,因为有人为声名所累、为创作与世隔绝,因为孩子患上孤独症,因为总有人选择独善其身。
  尽管我们今天所面对的好处跟困境都是前所未有的,人类的情感需求却从没变过,这十二种孤独证实了今天中国人的焦虑,他们正一路小跑地追求更新更好的生活方式,却在陌生的途中陷入喧嚣的孤独。
  赫拉巴尔的小说《过于喧嚣的孤独》是一位孤独的废品收购站打包工的独白,他独自在肮脏的地下室工作了35年,用那些被丢弃的字纸将自己武装成心灵最丰盛的人。这个精心酝酿20年之久的故事,实际上是赫拉巴尔面对喧嚣的孤独时给出的解决方案——"在社会的垃圾堆之上而不掉进混乱与惊慌"。
  "因为我有幸孤身独处,我从不孤独,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因为我有点儿狂妄,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
  第一种孤独: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
  "想你,请与我联系013701059553"。2000年12月,艺术家何岸在深圳街头设置了一个霓虹灯箱,吸引数百个陌生人打来电话。2011年10月,失恋的美国人杰夫·罗格斯戴尔也做了类似的事,他将电话号码贴遍纽约,竟接到6.5万通来电。来电五花八门,有推销的、寻一夜情的、谈想法的,也有孤独者闻到同类气味而来。
  今天,虚拟身份比真实身份更具符号性和辨识性。现实生活中我不认识你,但报上网名,发现我早就关注了你。人际交往的第一步不是我加你微博就是你加我QQ,网上点餐,在线游戏,通信基本靠摇微信,连亲密接触都可通过视频完成,只要自己的感受是真的,没人在乎与自己连线的是不是一条狗。
  对网络的依赖,也使我们成为精确的目标消费者。看了亚马逊根据购买纪录推荐的"你可能感兴趣",真会产生一种被了解的感动。
  第二种孤独:谁都过得比我好
  Instagram这类拍照工具,就是为了把平淡无奇的生活美化成传奇,晒出来让围观的人感到羡慕。雪莉-图克尔将这种炫耀称为"演示焦虑"。
  网络上充斥着大量此类"焦虑",你所观看的每一个人都把暗面转到后头,只给你看精彩和美好。尤其是女性,展示与比较是她们最为看重的,包括可能令人羡慕的细节,也包括阅历和见识。花在观看别人幸福上的时间越多,你就越沮丧。
  "人们为查看曾经好友、配偶、同事的信息支付了心理代价,他们不该再关注这些,这有害情绪健康。"雪莉-图克尔说。
  第三种孤独:老无所依
  87岁的撒切尔夫人如今年迈多病,儿子一个多月才来探望一次,女儿经常忙得几个月都来不了。英国保守党成员斯派塞在新书《斯派塞日记》中透露,撒切尔夫人也后悔过,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将为了家庭放弃从政。
  在中国,养儿防老的观念正逐渐失效,最经常的相处方式是:子女为生计奔波,老人则照顾孙辈发挥剩余价值。退休之后,大多数老人就失去了社会认同,也缩减了社交。今年春节,一位68岁的大连老太独自在家,寂寞到摁马桶玩,两个月冲走了98吨水。
  第四种孤独:独生子女
  过去,中国人生活在充满情感联系的关系中,要面对父母长辈、兄弟姐妹、妻子、孩子等,大家庭中诸多热闹。而独生子女一代没有兄弟姐妹,亲戚也越来越少。每个孩子都处在"421"家庭结构的金字塔顶端,被整个家庭细心呵护。
  小儿之间的推搡嬉闹总在第一分钟就被大人制止,谁也不许自家孩子吃亏,唯有减少物理接触。父母希望孩子有玩伴,但这玩伴也要是他们认可的,在合肥,甚至有网站组织"宝宝相亲",由父母为孩子挑选玩伴。
  过去中国人讲究的人情世故,今天很多都被从简从略了,唯独自我被越放越大。面对硕大无朋的自我,难免有深切的孤独感。
  第五种孤独:离开故乡
  2012年4月,郭台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说:"如果我们对员工有任何不合理的要求,就不会像现在‘要一个来三个’……"事实是,为生计,初入城市的农民工只能流血流汗。流水线上的工人,哪一个做的不是高强度低收入的工作。
  过去在乡村野蛮生长,一入厂门,再也不得自由,甚至私生活受限,连基本的情感需求都无法满足。
  在男女比例失调的东莞,一些厂内"一夫多妻"是常事,女工怀孕后多被抛弃。可怜离开故乡时,她们中的许多人还只是孩子。
  第六种孤独:因为爱情
  2011年,台湾未婚女性为217万,男性为270万,平均婚龄持续推后,很多人找不到情感归宿,连林志玲也嗲嗲地说:"没有男生追志玲,只有时间追志玲。"
  36个月爱情即退潮的危险始终存在,艰难相处磨损了激情,女人怪男人不守誓言,男人怪女人不似当初,有伴侣常比没伴侣更孤独。
  法国连环枪击案嫌犯穆罕默德-梅拉赫的律师也拿情感理由当辩词:"梅拉赫在行凶前婚变受刺激,他作案时肯定感觉自己像‘一匹孤独的狼’。"
  第七种孤独:我不相信
  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有多少用来"互害"?你有地沟油,我有假蜂蜜,你卖毒牛奶,我卖的牛肉其实是染色猪肉。为了逐利毫不犹豫同流合污,东窗事发便说是行业潜规则。
  食品不安全,学历是假的,慈善多做秀,名声不符实……一个人长大的过程变成逐渐对一切持怀疑态度的过程。
  第八种孤独:水泥森林
  高楼占领了城市,家升上半空,变成一个门牌号。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交流的触点,每个人都留心地锁好防盗门。
  城市充满几何感,那些设计是为了制造奇观而来的,越来越多巴西利亚式的沉闷城市,体量无比巨大,没有神经末梢,"个人处于其中会感到迷失,就像一个人在月亮上那么孤独。"(马歇尔-伯曼语)
  今天的城市管理者只希望车流通畅,夜间灯火辉煌,人们彼此保持安全距离。
  第九种孤独:成为名人
  唱《孤独患者》的陈奕迅真的感到很孤独。"两三年前我还敢去坐地铁,但现在不敢,好像看到人会觉得害怕,不知道怎么应对。"
  关注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粉你,一种是骂你。既有女大学生执着@蔡康永325次求回复,也有网络水军骂得舒淇一夜之间删光微博。名声越大越需有强大的心理承受力,不能服软,否则便会被长期积累的负面能量压垮。范冰冰放言,她的成功不是白来,"我能受得了多大的诋毁,就经得住多少赞美。"
  第十种孤独:创作
  里尔克写作时总是与世隔绝;里希特抱怨人人都喜欢他的艺术,因为这种喜欢大抵与对名利的追逐有关;马尔克斯则说:"一百万人决定去读一本全凭一人独坐陋室,用二十八个字母、两根指头敲出来的书,想想都觉得疯狂。"
  创作的过程是无法与世人分享的,唯有熬过了那些被孤独照得通体透明的日子,才有可能得到正果。
  获得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学奖后,建筑师王澍心情复杂:"我这么多年在探索过程中感到有些孤独。但如果很真诚地去思考、认真地工作,把理想坚持足够久的时间,那么最后一定会有某种结果的。"
  第十一种孤独:孤独症与抑郁症
  全世界有6700万孤独症患者,过去20年里,发达国家的孤独症病例呈现出爆发式上涨。在中国,2011年仅广州常住人口中就有约7万名孤独症患者,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斯科特-塞立克说:"遗传和环境因素各负一半责任。"孤独症不是因为被身边人冷淡,而是一种病。同样的,抑郁症也不仅仅是心情不好那么简单,被抑郁症折磨6年的歌手杨坤说自己"一方面特别渴望跟人交流,另一方面又特别渴望一个人"。
  第十二种孤独:独善其身
  "我体会到了真正的孤独,这种感觉淹没一切。"2012年3月27日,坐单人深潜器潜入11000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美国导演卡梅隆说。
  今天的中国人越来越少地忍受独自一人,而是随手去捡那些容易得到的乐趣。面对外界强加的排斥缺乏承受力,为了不孤独,宁愿不自由,包括接受他们并不享受的生活方式、朋友和社会观念。
  君子必慎其独也。为追问生存的意义而进行孤独的努力仍是值得的,面对生命的真相,再长的寂寞都会获得补偿。
  "我觉得孤独很快乐,比如12点你翻开一本新书,闻到墨香的感觉,这是他人无法给的。"崔永元说。
  生命自会找到出路
  或许新世代会进化出一套全新的人际关系,空前自由开放;但农耕文明的熟人关系仍然温馨,被人牵挂是一种温暖,也是你的一种福分。
  文/肖锋
  过去喊小孩"快回家吃饭",一句"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折杀多少寂寞族。现在吼他"你怎么还不出去玩",让他远离电脑和作业出去跟人交往。没办法,新一代宅男在成长。
  我儿子半年前自己注册了QQ,这个叫"从今以后"的马甲就成了他的心病,从今以后这小子就粘上了。我发现他们在Q上呼风唤雨的,无非是转一些恶搞图片,尤其恶搞老师的。当然,一边上Q一边讨论作业成了某种方式。急了还直接打电话,毕竟说话比敲字快。
  虚拟空间正重组着人际关系,甚至重塑人类大脑。我怀疑,新世代的大脑,不只分左右脑,还有许多功能分区,比如MSN是工作区,QQ是游戏区,还有娱乐八卦区、好友区、客户区或苍井空区。你见他在开会,说不定他正搅入一场方韩大战呢。手机让人始终处于连线状态。
  我们小时候打乒乓、敲扑克、捉蛐蛐,什么都干。干的过程中完成了角色扮演,为以后进入社会作好准备。政府制订了计划生育国策,于是马化腾发明了QQ。现在的小孩性格上是缺失的,普遍患有社交焦虑症。
  能长时间集中精力的人越来越少
  白领们急急火火挤进电梯冲向办公室,打开电脑,收邮、QQ或MSN,一边听音乐一边刷屏看微博,工作嘛,稍带做做就行了。他们的大脑被无形中切割出若干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兴奋点,工作区可能是最无兴奋点的。
  某天太平洋电缆突发故障,我们办公室效率可能会提高1/3。但也有人干脆就干不成事了,因为所有的客户资源全在网上。老板强制为员工定制了公司的即时沟通工具,屏蔽掉QQ或开心网,有的甚至屏蔽微博。
  总体而言,现在能长时间集中精力的人越来越少了。托马斯·弗里德曼称之为"持续的心不在焉",社会学所述"三分钟热度文化",这种状态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工作习惯和待人接物方式,甚至大脑结构——Google改变人脑进化方向,心不在焉工作方式将改变人类心智。
  传统的广告形式正经受空前挑战,因为多数创意都难以引起人们长时间的关注。患有注意力缺陷障碍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的人越来越多,广告或讲演者都按纳秒(nano-seconds)为单位,每一小段需有一个小高潮,一节必有一个大高潮,俗语称之为"尿点要高"——如果你讲演两小时能做到没人上厕所,你就是大师。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和趣味。每日信息洪流之中,美文是稀缺品、奢侈品。于是碎片化的微阅读正当其时,垃圾时间转正了。当今一个小学生一天的阅读量,包括文字、影像、广告等,超过十五世纪一个成人一年的阅读量。一份《广州日报》60个版近20万字,就是彼时成人一年的文字信息量。
  于是只有窥私、猎奇、性与绯闻成为永恒的兴奋点。《壹周刊》和《太阳报》的时代到来了,恶搞和视频的时代到来了。也难怪,人们压力这么大,所谓宏大叙事已没有过多精力关注。人的本性都是避重就轻的。
  当一个事情发展到极端就会走向反面。在喧嚣中反而寻求孤独。二千多年来的禅,仍然是今天淡定的法宝。佛教宣扬"活在当下":并非不忆过去、预想未来,而是专注于过程,一个过程只干好一件事情。念经就专心念经,劳动就专心劳动,吃饭就专心吃饭。"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佛家在种田之中都能悟出禅意。
  现代人都沦为心不在焉一族。为什么刚刚告诉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了?因为刚刚的一刹那间,有四万八千个信息或念头闪过,那个电话号码只是四万八千之一种罢了。
  每代人都有每代的孤独
  改革开放前夜,17岁的牟其中、杨小凯在不同地方写下了《中国将向何处去》的同题文章,牟同学还因此获牢狱之灾。现在17岁的孩子正忙着信春哥呢。对新世代的一个有代表性的判断,就是更欠责任感、历史感和沉重感。
  80后的家庭模式是"4+2+1",90后则是"非常6+1",全家资源和未来都押在这个宝贝资产之上。他们是牌子世代,商业化一代,鼠标一代,他们是新技术时代的宠儿。当然,这些判断都有传媒标签化之嫌。
  现在的人比以前更孤独了还是更爱交际了?通讯工具是否越发达、人却反而越孤独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孤独与老一代的孤独方式不同。一个孤独到蛋疼,一个孤独到心疼。
  QQ测试一款交际圈的工具,只需提交真实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和邮件地址,下载"QQ圈子"功能的2012版,下方就会出现QQ圈子,自动为你区分各类社交圈,如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家人、朋友、媒体等,还可向圈子外围的半熟人发起对话,拓展人脉。
  圈子功能很强大但也有漏洞:你在拓展自身人脉的同时也将不断接受陌生人的"骚扰",因为借助圈子功能,你的个人信息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处于公开状态。
  我们为什么要认识那么多人?这是和我们为什么要知道这么多新闻一样蛋疼的问题。社会学总结出人际交往的"150人法则":你认识人的极限在150人,多了就会在记忆中自动删除。因为人脑如电脑,内存有限。在QQ圈子上不活跃的"好友"占到了80%,他们和你的缘份其实已经完结。王家卫在《东邪西毒》中推出一款"醉生梦死"酒,旧恨情仇,一饮全忘。QQ圈子旨在勾起一切过往记忆,不但勾起自己的记忆,还勾起其他好友的记忆。
  未来最大的社会危机,是人们没有了共同记忆,没有了刻骨铭心的集体经验。社会没有了共识如何成为社会?但也不必为新世代过分操心。一场阿拉伯革命勾起了阿拉伯青年的民主渴望。这是个空间战胜时间的时代,一切历史、一切说教难敌一次有效的民主实践。
  凯文·凯利的《技术想要什么》是部深入浅出的杰作。这个世界是一场大爆炸的结果。人是宇宙微尘,也可以说是剩余核废料。人类之所以成为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是因为"外熵"的力量(反混沌的自组织力量),一切生命都是抗争混乱的结晶。
  "生命自会找到出路(Life will find its way)",世界不会分崩离析,新世代自会找到"外熵"的力量,他们有新的组织能力,重组自己的关系网,有效排列亲疏关系,形成全新的社会人际格局。
  我相信,他们的现代意识比任何一代都强。也别想再骗他们什么了,伟大口号不再起作用。
  或许新世代会进化出一套全新的人际关系,空前自由开放;但农耕文明的熟人关系仍然温馨,被人牵挂是一种温暖,也是你的一种福分。
  我在微博上曾求教翻墙软件,结果收到三百多条回信和四十几条私信,都是提供秘籍的,还有粉丝寄来了专门的路由器,说插上就能翻墙了。过去你有急事时,发现能求救的就那么几个亲朋好友,现在是数百数千数万。我们的人际关系真与农耕时代有了很大的分别。我们像弥漫在宇宙空间的一粒粒微尘,自由而离散,时聚时合。
 
公司郭台铭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念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