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最不愿做的事莫过于教学生追求伟大。但凡有一点人生阅历的人都应该清楚,其实从长期来看这有百害而无一利。
  身为教师,能够做好"传道、授业、解惑",已经很不易了,只有不知所谓的人才认为这很简单。知识浩如烟海,要在传授给学生知识同时,不使他们形成思维定式,保持与生俱来的怀疑精神,绝非易事。学生若不信任自己的老师,会影响学习效果;但完全相信老师的话,又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些悖论每时每刻都伴随着我们。
  也不知道是哪个妄人开的头,教师的任务里居然增加了"让学生树立远大理想"!何谓远大理想?人和人是不同的,多元化社会应该认同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作为。 据说,国外的孩子即使志向是做个巧木匠,也会受到热烈的称赞,你能说人家没理想吗?非得让所有学生都立志摘取诺贝尔奖?非得让所有学生都争取公司上市?就算我真的让学生们树立了这样的理想抱负,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将来他失败了怎么办?无论他们选择坚持不懈直至成为真理路上的炮灰,还是选择向生活妥协从此韬光养晦,都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我对我的学生要求很简单:做个正派的人,幸福的人。教给他们物理,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有用,而是因为这个东西美好,值得学。明白了世界生生不息演化的规律, 可以让人活得更大气。至于将来能否成名成家,那涉及到很多际遇,且更多取决于性格,而不是智力。我只希望他们在机遇到来时,有把握机遇的能力,机遇未到 时,有淡定恬退的胸怀。
  没错,我也鼓励学生努力学习,考入好一点的大学(最好出国),这跟选择人生道路不同。多年的见识早就让我明白了,学习的专业和日后的职业完全是两回事,好大学最大的优点是能训练你更好的学习能力,知识储备只是一方面。说白了,上大学不是帮他们早早地选择道路,而是让他们将来有更多的选择权利。毕竟在中国,各个行业都有不低的门槛。多学一点,不是为了将来就干这个,而是为了将来啥都能干。
  真正能使人充实渡过一生的,不是职业。"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这是马克思撒的弥天大谎。我对我的学生们的期望,是希望他们能找到终生的爱好。未必是什么专长,旅行也好,美食也好,找到一两件你可以不惜代价去完成的事情。譬如有些人努力工作,只为攒钱去趟马尔代夫;还有人追求有生之年攀登一次世界最高峰等。 我始终觉得,如果我最喜欢某件事,就不会把它作为职业,日复一日的琐碎会消磨掉我对它的激情。我最喜欢的事情,只能作为我的爱好。所以我不会学拍电影,所以我不会开影楼,所以我不会搞科研。
  能让我热爱一生的那些事情,只能存在于我日夜埋头操劳的间隙,偶尔抬头擦汗时,投向远方的目光中,和心底的希冀中。他们是我在最困难的时刻,能够坚持到底不放弃的动力之源。起码我还知道,即使剥离了所有远大抱负,我还可以为自己努力,我辛苦工作是为了之后能够去做那些我喜欢的事情。
  承认吧,这不是一个产生伟大的时代。生在这个时代,既是我们的不幸,又是我们的幸运。如果让一个人评价历史上的年代,不同人会有不同说法:爱生活的人愿意生在盛唐,但有野心的人就巴不得生在乱世,秦末三国小意思,五胡乱华才够热闹。我们这个时代注定产生不了大家。二十世纪初,连实验员都能得炸药奖,因为那正是科技飞跃的年代,经典科学已经走到尽头、盖棺定论,群论和黎曼几何为科学理论准备了足够的数学工具,天空中只剩两朵小乌云,只待巨人横空出世,跨出那一步。而现在,休说产生新理论,已有的量子力学还远未完善,数学工具更是近一个世纪没有更新,近些年所谓的科学进步,居然主要是信息技术泡沫,何谈飞跃?
  在经历了二十世纪初的飞跃后,人类需要一个休整期,起码要再过半个世纪来消化之前的理论。不是我们这一代不聪明,哥伦布之前之后,都有比他更勇敢的人,但前人没有足够的航海技术,后人则没有他的运气——再想发现新大陆?等航天水平够了,上太空找去吧。所以世界上只有一个哥伦布,和只有一个爱因斯坦同理。
  这个时代,需要的就是从容和淡定,现在的学者不可能像爱因斯坦那样,在专利局里震惊世界,我们只能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一个社会,只有当工业、文教、政治等方面都发展到一定水平,才能迎来一次革命性的进展,我们现在所做的每件事其实都是在做准备,甚至包括厨子:改善一下营养结构,让下一代更聪明,也是为科技进步做贡献嘛。
  在这种时代中,鼓吹让学生必须树立远大理想,是一种犯罪,这会令他们浮躁,让他们迷失方向,让他们错过本来适合自己的职业,最后被千军万马挤下独木桥(不单指考学,更指就业)。希望下面这首抄来的歪诗能够勉励我的学生,做出清醒的人生选择:
  愿为长安轻薄儿
  生当开元天宝时
  斗鸡走狗过一生
  天地兴亡两不知
  附一个刘瑜写的哈佛课程清单:
  我在哈佛做一年博士后,这一年,除了领钱,基本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为了防止自己整天缩在家里,把薄薄的那一沓钱翻来覆去地数,我决定去旁听几门课。
  那天我去学校我所在的机构,跟机构里的秘书表达了此意。她非常干脆地说,没问题啊,只要教授同意,都可以呀。我问,有没有一个什么社科方面的课程清单,我看看有什么课可选。我问的时候,想象的是几页纸,可以站那顺手翻完。结果说时迟那时快,柔弱的女秘书突然掏出一个庞然大物,向我递过来,我伸手一接,胳膊差点因为不堪重负而当场脱臼。
  定睛一看,这本1000多页的玩意的封面上,赫然印着几行字:
  Courses of Instruction 2006-2007 Harvard University.
  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
  Harvard College 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s.
  就是说,仅仅就本科和文理学院的课程表及课程的简单介绍(一般3-5行的介绍),哈佛就一口气列了1000多页。
  我估计,把哈佛全校的课程名单一一排列出来,是不是得绕上赤道一周两周啊。
  端着它回到办公室,仔细研读起来。如同一个饥饿无比的人,捧着一个写满了各种山珍海味的菜单,边咽着口水边往下读。让我震撼的不仅仅是哈佛所提供的课程之多,更重要的是它所提供的课程之人性化。
  哈佛大学之所以是一流的大学,当然是因为它最有钱,然后用这些钱买了最先进的设备和雇了最牛的教授。但是同时,也是因为它蕴涵了丰富的人文精神,而这一精神,最集中地体现在它的"核心课程"上。
  所谓"核心课程",就是学校提供给本科生的一系列基础课,学生必须从中选出几门作为必修课。这些基础课的目的,是让学生在进入知识的细枝末节之前,能够对他所置身的世界有一个框架性的理解和探索。这样当他置身于自己的专业时,能够知道自己所学习的,不过是一个巨大有机体里面的一个毛细血管。
  摘抄一段关于"核心课程"的说明:"The philosophy of the Core Curriculum rests on the conviction that every Harvard graduate should be broadly educated, as well as trained in a particular academic specialty or concentration. It assumes that students need some guidance in achieving this goal, and that the faculty has an obligation to direct them toward the knowledge, intellectual skills, and habits of thought that are the hallmarks of educated men and women. "
  哈佛的"核心课程"分成七个板块:外国文化、历史学、文学和艺术、道德伦理、定量推理、科学和社会分析。
  拿道德伦理这个板块作为例子,所给的课程包括:
  民主与平等
  正义
  国际关系与伦理
  伦理学中的基本问题
  儒家人文主义
  有神论与道德观念
  自我,自由与存在
  西方政治思想中的奴隶制
  社会反抗的道德基础
  共和政府的理论与实践
  比较宗教伦理
  传统中国的伦理和政治理论
  古代与中世纪政治哲学史
  现代政治哲学史
  能源、环境与工业发展
  "科学"板块所给课程包括:
  光与物质的性质
  空气
  宇宙中的物质
  观察太阳与恒星
  时间
  爱因斯坦革命
  环境的风险与灾难
  现实中的物理
  音乐和声音的物理学
  看不见的世界:科技与公共政策
  其他的板块就不列了,太长。基本上,"核心课程"的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在开始研究树木之前,能够先看一眼森林。最好能够把这个森林地图印在大脑上,以后走到再细小的道路上,也不会迷路。
  我再列一些"本科新生研讨会"的课程。这些课程是什么宗旨、什么来头,我不大清楚,但是有些课程名称开得非常诱人,因为名单太长,我只列上那些我感兴趣的课程——也就是如果我有三头六臂会去旁听的课程:
  人的进化
  翅膀的进化
  细菌的历史
  银河与宇宙
  象棋与数学
  疾病的话语
  DNA简史
  美国的儿童医疗卫生政策
  道德判断的本质
  火星上的水
  医药公司与全球健康
  传染病对历史的影响
  非洲的艾滋病
  关于意识的科学研究
  什么是大学
  俄罗斯小说中的爱情
  怀疑主义与知识
  基督教与美
  浮士德
  黑人作家笔下的白人
  香蕉的文化历史
  乌托邦与反乌托邦
  苏格拉底及其批评者
  怎样读中国的诗歌
  互联网与法律
  美国的70年代
  语言与政治
  美国的总统选举
  60年代的青春文化
  盗版
  全球变暖与公共政策
  公共健康与不平等
  公墓的历史
  "犯罪"的概念
  烟草的历史
  酷刑与现代法律
  大脑的测量:心理学实验的兴起
  你看,随便这么一列,就有37个。对于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人来说,这些课程简直就是一场饕餮之宴,举着筷子,不知从何下手。
  不知道清华北大,能给那些刚刚背井离乡的18岁孩子,开出上述37门课中的几门。
  我相信,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大学要造就的,正是达尔文的天真、爱因斯坦的天真、黑格尔的天真、顾准的天真,也就是那些"成熟的人"不屑一顾的"呆子气"。"成熟的人"永远是在告诉你: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合理的就是不必追究的,不必改变的。
  真正的人文教育,是引领一群孩童,突破由事务主义引起的短视,来到星空之下,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数学、物理、生物、心理,象星星一样在深蓝的天空中闪耀,大人们手把手地告诉儿童,那个星叫什么星,它离我们有多远,它又为什么在那里。
  前两天读王璐小友的文章,其中有句话说的挺好玩,说到国内某现象,他说:两个连大学都算不上的什么机构,竟然为自己还算不算一流大学而辩得脸红脖子粗。
  这事我没怎么跟踪,所以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香港几个大学挖了几个高考状元走,清华北大就开始捶胸顿足,觉得自己不再"一流"。这种捶胸顿足有点滑稽,仿佛宋祖德为自己不再是一线男星而痛心疾首。其实,清华北大的确应该捶胸顿足,但不该是为了几个高考状元,而应当是为自己与天真的距离。
 
科学理论伦理学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寻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