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投票背后的心理学


  想像一下你坐火车的情景:在一股尿臊味中,你找到座位坐了下来。你对面的乘客拼命打喷嚏;你在车厢走动时,又踩到一块黏乎乎的口香糖。很烦是吧?你下意识的反应远比你的意识要真实,它们可能会出卖你的政治倾向。
  这可不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左右你的政治主张的唯一情况。大选逼近,选民们花上好几个月去研究政治、政客们以及他们的主张。当大选日到来时,选票箱里可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呢!那可真是太理想了!但真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难怪许多心理学家一再告诉我们:我们以为我们很清楚自己要投票给谁,但事实上可能并不能完全做到。教育、医疗以及经济情况当然都是我们投票前要考虑的,但事实上也许仅仅是因为莫名厌恶和恐惧、坏天气甚至是体育赛事这些毫不相关的因素,都可能会左右选民把选票最终投给谁。
  内心涟漪
  我们都知道,人们所做的决定是会受到潜意识思维活动、情感波动和偏见的影响的。斯坦福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杰.克罗斯尼克(Jon Krosnick)一直专注研究这个现象。他解释说:"心理学发展了50年才让我们知道了人的大脑有左右之分,而事实上,我们的决定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做出的。"
  克罗斯尼克说,在大选电视辩论中,虽然选民注意力在候选人的演讲内容上,但别的因素也会很大程度影响选民的决定。例如他和他的同事们就发现了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奥巴马和麦凯恩之间,许多选民受到了种族因素的影响,而他们对此却浑然不觉。有着强烈种族歧视的人,即使只是潜意识里有这种观念的人,就不太可能会投票给奥巴马。
  研究表明政治主张较为保守的候选人更令人讨厌。
  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约尔.英巴(Yoel Inbar)从事着另一项研究,那就是找到可能引发我们产生厌恶情绪的源头。英巴在曾对实验人群进行了"厌恶范围"的测试,叫他们对事物的厌恶度进行评分排序,列出的事项有"胃痉挛"、"当你发现你的一个朋友一周才换一次内裤"等等。实验人群随后也被问到了他们的政治主张。
  英巴发现保守的政治观更加容易让人讨厌,"我们收集了除沙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的所有数据并进行了分析,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两者有关联。"
  英巴认为史前生物学可以解释为什么政治、道德与厌恶和病痛紧密相关。人当类开始在社交上投入大量时间,他们慢慢形成了一套行为规范,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感染疾病的风险,生理学家们称之为"行为免疫系统"。
  你当天的心情
  另外的研究表明你当天的心情也会有一定影响。研究发现当人们以为自己得病了,他们对种族差别就会特别在意。同样的,2014年美国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选民更有可能会投票给外表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候选人。
  1960年尼克松与肯尼迪一起竞选总统,肯尼迪就占了外貌的大便宜。
  "这种来自于行为免疫系统的态度就是我们所谓的社交保守派。"英巴说,"他们尽量避免去到不熟悉的环境中,他们更愿意遵守传统社会法则,崇尚性节制。而厌恶的表达正是‘别那样,离它远远的,那太危险了!’。"
  英巴教授和他的同事们还从他们另外一个实验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房间里的臭味会让人觉得恶心,从而让人们对非主流人群产生厌恶,例如同性恋。
  毫无疑问,每次政治选举和媒体造势都充分运用了"诱导厌恶"这一法则,这对选民的首因效应影响相当大。例如:政治常被人们形容为"肮脏"。许多年前,一位美国政客就将此发挥到了极致,他竟然特制了一批竞选传单使它们闻起来有股垃圾味儿!
  强烈的恐惧
  一项名为"恐惧程度对政治主张的影响"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46名自愿者被要求观看一系列政治事件,从伊拉克战争到死刑的执行。反映强烈自愿者进入第二轮测试。
  在第二轮,自愿者们被要求看一些很恐怖的图片,例如一个惊恐万状的男人脸上爬着一只蜘蛛。自愿者们被吓得哇哇大叫,就好像蜘蛛爬在他们自己脸上一样。研究者最后发现:那些容易受到惊吓的人的政治观点偏右翼,这也与保守派对环境的消极面更加敏感的规律相符合。
  因此,政治家们不遗余力地制造"恐惧":强调恐怖主义的危险、经济不稳定等等。这些小花招们对那些内心脆弱在投票上摇摆不定的选民来说,是相当奏效的。
  趋于负面
  政治选举挖掘出了相当多潜意识的倾向。其中一条被称为负面偏向。有大部分人群会对负面的信息记忆特别深刻,并且任由负面情绪主宰他做决定的情绪。
  克罗斯尼克的研究表明,当政客们不断强调他的竞争对手的劣绩时,他们就能获得更多的支持者。早在20世纪90年代,他就研究了选民对政客的喜好到底多大程度会影响到投票。你猜得没错!他发现当投票人同时喜欢两个候选人时,给他们投票的积极性一样小。但就算投票人对他们的支持程度不同,仍然没有投票的兴趣。"如果候选人你一个也不喜欢,那你真的不会想参与。换言之,必须要很讨厌其中一个,你才会去参与投票。"克罗斯尼克如是说。
  坏天气也影响投票
  基于负面情绪作出的决定会使得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大量证据表明,选民发现事情不如他们意想那么顺利,哪怕这事与政治毫无关联,他们都会做出让候选者失望的行为。
  这点在戈尔与小布什2000年大选那年表现犹为突出。这都怪当年老天爷不作美,又是干旱又是洪水。政治科学家拉里.巴特尔斯(Larry Bartels)和克里斯多夫.阿切(ChristopherAchen)对此非常担忧:选民们会因为坏天气而怪罪在任的民主党吗?而当年的投票分析表明:民主党在54个州的支持率仅上升了3.6个百分点,比他们预期的低。作者专门指出:"2千9百万民众因为他们所在的州要么旱要么涝而没有投票给戈尔。"
  想不想投票、想投给谁,不光老天爷会来掺合一脚,橄榄球比赛也会。一项对美国44年选举结果的研究发现,大选十天前的大学运动会会对大选产生影响,而且竟然是对现任政党有利的影响。
  如果投票结果来自无意识的偏见,那是否会降低投票的有效合法性?"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英巴说道:"如果我说出你喜欢冰淇淋的原因,那是否意味你不能再喜欢它了?我觉得不会这样。"
  但愿这章文章可以提醒你,在下次投票前,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因素干扰了你。排除杂念,投给你真正想要投给的人吧!
  译者:flora0511
 
思维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