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们的大脑有故障的核桃


  我们的大脑是卓越的仪器。它能够以非凡的强度和速度,对事物进行理论、合成、记忆和想象。我们会又即时又本能地信任它们——也有充分的理由为它们感到骄傲。
  不过,这些大脑——念及它们的外貌,让我们称它们为"核桃"——也是又细微又危险地含有缺陷的机器,而它们的缺陷,一般上不会向我们宣布它们的存在,因此,它们只提供很少的线索,来教导我们要对于自己的的心理过程,应该持有多少的警觉性。核桃的缺陷,大多数可归于这个仪器几百万年以来进化的方式。这些缺陷的出现,是为了处理各种威胁,而其中有一些威胁,已经不复存在了。与此同时,它不曾有过机会对于我们的复杂社会产生的各种挑战,开发出适当的反应。我们应该为它的处境感到怜悯,也应该为自己感到同情。
  试图生存,需要我们对于处在脊柱顶端的有故障的核桃产生的许多概念、计划和感受,采取集中、持续的怀疑态度。
  以下就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众多事物中的几项。
  核桃以它识别不出的程度,被身体所影响:
  核桃非常善于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持有某些想法和概念。它会倾向将它们归于世界里的理性、客观的环境,而不是意识到它们可能起源于身体对于思维的影响。它一般上不会注意到睡眠、糖、荷尔蒙和其他生理因素的程度,在概念的形成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核桃会遵循一个计划或位置的心理解读,即使它们基本上往往只是生理上的状态。因此,它可能会很肯定,正确的答案就是离婚或辞职,而不是回去睡觉或者吃东西以提高血糖水平。
  核桃被过去所影响,但却看不见自己的投射
  核桃相信它会根据每一个新状况的好坏而判断它们。不过,它无可避免地会依靠过去的年头中塑造的行动和感受的模式。这会节省时间,也有着真正的进化上的优势。只是,现今的许多状况,其实是假象。它们和过去有的相似之处,只足以引发一种熟悉的反应 ,但是它们事实上拥有的许多独特之处,反而被忽视了。当出现含糊的时候,核桃可能会灾害化地妄下定论。比方说,它可能会假设,任何年纪较大、说话有自信的男人,目的是要羞辱他们,其实只有一个男人——他们的父亲——曾经这么做。又或者,它会难于跟所有的女人亲近,因为某一个女人,刚好在他一岁到十岁的时候,对他造成了伤害。这非常可以理解,却又非常令人遗憾。
  核桃不喜欢停下来思考
  核桃的进化,是为了进行又快速又直觉性的决策。它也会在退后一步来处理我们或许能称为"巨大的一阶问题"的时候困难重重。它总是会急于做事更甚于反省,也会急于行动更甚于分析。要记得,哲学最多也只有两千年的历史。我们总是会比较喜欢利用一直以来使用的方式继续经营生意,而不是停下来问自己:要妥善地帮助我们的客户,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会赶着去订一次假期,而不是停下来反省,我们在以前的旅行中最享受的是什么。我们产生闯入新闻业的志愿,因为我们喜欢"有创意",而不是分析我们的兴趣的组成元件。我们会因此而忽略了自己的模糊性、前后不一、以及困惑。核桃那么不善于思考,使得它往往需要附近的另一颗核桃来帮助它继续走下去。思考会产生焦虑,也会产生往反方向奔跑的欲望。这是因为核桃可能会发掘的严峻真理所致。不过,有了另一颗核桃的存在,我们没那么容易飞奔地转头回到原点去。这就是为什么哲学是由对话开始的,也是为什么心理分析需要两个人解开一个人的思维和联想。遗憾的,我们很少会要求其它的核桃来帮助我们分析,反而时常会和其它核桃懒散地聊着体育或最新的明星丑闻来消磨时间。总的来说,核桃善于看到别人在干什么,但是洞察自己反而非常难。核桃可能需要花30年,才会渐渐洞察到一个陌生人只花两分钟就看得到的事物。核桃似乎是一个不为看着自己而设计的机器(就像眼睛看不见背部的中间一样)。
  核桃不善于自我控制,反而会对于错误的事物而热衷、害怕
  核桃经常会为了对它不利的事物而兴奋:以糖、盐、和陌生人性交,作为开始。广告业知道如何完美地利用这个认知上的脆弱。我们的困惑,一般上可以追溯到我们曾经必须专注的关键、合适的目标。我们的欲望在比较简单的环境中曾经是可靠的,但是在现代的复杂环境中,它们反而会造成混乱。我们的恐惧也是一样:在过去,恐惧只是会和能杀死我们的事物扯上关系。恐惧是让我们逃离真正的危险很好的理念。但是如今,许多事物即使不是真正的威胁,也会触发我们的恐惧系统。我们会没有很好的理由而在公开演讲之前发生惊恐发作——与此同时,现代较细腻的威胁(全球暖化、或者又一次的次贷金融危机)反而完全躲避了我们的雷达探测。
  核桃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不是多中心的
  核桃总是倾向从自己的角度看待事物。它往往只是不能相信一个课题还会有其它的考虑方式。因此,对它来说,其他的人可能会似乎是变态的或是可怕的——而这会引发愤怒或自怜。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核桃只有在最后的这一秒,才开始试着想象,当另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感觉(这个现象的征兆之一,就是它已经在小说中学会了得到乐趣)。不过,这依然是一个脆弱的同理心的能力,而它往往会坍塌,尤其是在核桃已经疲倦,同时又有人正试图说服它相信一个听起来似乎古怪的概念的时候。
  核桃会对于知识产生过度强烈的反应
  核桃不喜欢令人不安的信息。它不想聆听问题。它会找出证实它的偏差和选择的信息。它讨厌当魔鬼代言人。它偏爱短期的舒适,更甚于长远的成长和进化。如果它面对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它就会倾向抑制它或绕开它。核桃会将自保视为比真理重要得多。
  核桃不是一个独立的思想者
  核桃成长的时候,依赖团体或家族的心情,才得以生存。因此,它非常倾向跟常识和流行的观点融合在一起。它一般上不喜欢利用自己作为原始数据或洞察的来源。其他的人的观点对它来说非常重要,不管这些观点有多愚蠢——甚至有多普遍。我们都是来自小群体,因此,一两次的赞美,能够让我们开心;反之,一次的批评,能够引发恐慌。这在Twitter 时代中极其棘手。我们会因为一群荒谬地小的人的信念而敏感。
  核桃会误解因果关系
  核桃曾经认为它可能是天上的闪电的起因,也曾经以为地震是自己的不良思想和行为所致。克服这个歪曲的角度,花了好一段时间。不过,核桃依然会以发生在它身上的事物为基础,将个人的动态投射出去,以及过于笼统地解释事物:因为个人的经历,而不是统计学上或客观的经历,导致它依旧被困着。
  总结
  我们对于自己的核桃的缺陷持有更高的警惕,让我们得到了几个重要的好处:
  我们会更善于注意到我们的判断中存有缺陷的潜在性——因此有了更高的机会不犯下这些错误。当我们知道错误是现行的可能性的时候,我们才能开始避免犯错。
  当我们处理别人的时候,我们可以问自己,他们是不是因为核桃中的缺陷而如此行为,却又浑然不知。这将能让我们更能大胆地否定他们的说法,同时又能在面对他们不明智的行为的时候更善良、更大方。
  当我们处理大群的人的时候,我们可以意识到核桃在成群结队的时候会做出很古怪的事——但是这也无所谓,而且,即使我们发现我们的想法受到抵抗,我们也不需要惊慌。
  能够补偿自然界给我们的有故障的器材的核心任务,就是我们称为教育、文化和文明的任务。
  核桃中的缺陷,也让我们迫切需要在行事时试着保持善良、容忍:不管什么时候, 我们都应该对自己和别人宽容,因为我们正试图在彼此的周围做一些非常困难的事,而利用的是一个非常麻烦,又只有间断地准确的工具。
 
同理心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怀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