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美国教授笔下的单身社会现象


  Managershare:或许,有一天,我们不再讨论单身还是婚姻,因为是常态了。
  美国在进入单身社会?这是纽约大学教授Eric Klinenberg《单身社会》一书的课题。
  在1950年代,美国人口中只有22%的人单身生活,而今天,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正处于单身,而其中,3100万人独自生活,——这差不多占到了美国成年人口的1/7。独居人口占到了美国户籍总数的28%,这一比重使之成为美国最普遍的家庭形式,甚至超越了核心家庭的所占比重。在本书中,艾里克·克里伯格向人们证实,这一数字背后绝非是一时的潮流走向,事实上,这正代表着自婴儿潮以来最重大的社会变革——我们正在学习单身,并由此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
  《单身社会》探索了单身社会的崛起,以及这一现象给我们的社会文化、经济、政治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尽管传统思想一直告诫我们,独自生活将导致孤独和与世隔绝的孤立,克里南伯格却向我们揭示了,绝大多数单身者正热忱地投身社会与社交生活中,他们比同龄已婚人士更热衷于外出就餐、锻炼身体、参与艺术及音乐课程、公众活动、演讲以及公益活动。甚至有证据表明,比起与配偶居住的已婚人士,独自生活的人们身心更为健康,而他们都市公寓的生活方式,相较郊区独栋家庭住宅,也更为绿色环保。
  克里南伯格专业地分析了这些独居人士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年轻的专业人士,支付高额的公寓租金,以换取自由和隐私;三四十岁的单身人士,不愿为了不尽如人意的伴侣而牺牲自己的事业或生活方式;离婚人士不再信任婚姻是幸福与稳定的基础;以及那些宁愿独居也不愿与朋友或者孩子共同居住的老年人。根据针对三百多名不同年龄和阶层的男女所做的深度访谈,克里南伯格得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论:在如今这个媒体无处不在、人与人高度紧密相连的社会中,独自生活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以及更懂得享受伴侣的陪伴。
  克里南伯格在本书中,用令人耳目一新的统计数据、第一手资料,以及对于独居人士的生动刻画,颠覆了人们对于单身的传统认知,并为改变着美国的单身社会这一形式,给出了结论性的评价:单身社会,正成为一次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
  《纽约时报》2012年就曾发表过一篇文章报道这个话题。
  1957年的调查显示,57%调查者表示他们认为那些更愿意单身的人是"道德败坏的"或"神经不正常"的人。但是今天,Eric Klinenberg在他的《单身主义》一书中指出,半数以上的成年人是单身。 全国28%的家庭是单身家庭。单身家庭的数目比结婚生子的家庭还要多。在像丹佛、华盛顿、亚特兰大这样的城市,40%以上的家庭是一个人生活。而曼哈顿则有半数的家庭是单身。
  几代以前,大多数人从属于一个主要政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既不支持共和党,也不支持民主党。几代以前,大部分人为大企业工作或加入了工会。但今天终身雇佣减少了并且工会会员数量也直线下降。
  几代以前,青年人要求安稳。但是从过去的几十年开始恋爱关系被玩乐形式的"勾搭"代替。几代以前,大多数人们有自己的宗教派别。今天,一个快速增长的宗教派别是"脱离"。
  趋势很明显。50年前美国是个爱抱团的国家。人们更愿意投入稳固,稠密,义务的关系。人们更容易被长久的社会角色定义:母亲,父亲,执事。今天,个体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往来于多元化的,轻松的,灵活的关系。
  越来越少的人愿意被困于不开心的婚姻或不好的处境中。人们可以从这个圈子转移到另外的圈子,完全着重于自己的个人需求。与此同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浅薄和若即若离。
  我们都可以想到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富足:人们有能力支持一个人生活。女权:女性有更多的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老龄化社会:更多的寡妇和鳏夫一个人住。信息革命:网络和智能电话可以轻松的建立广泛的灵活的群体。怀疑论:越多的人认为自己不适合结婚。
  但是,如果说一个贯穿这些原因的主题,那就是:才能的最大化。人们想要更多的空间发展自己的才能。想要更多的开发自己兴趣的自由和建立自己的身份,生活方式。人们对使自己感到压抑的事情失去了耐心。
  许多人认为这些变化导致了个体化,孤独和自私自利。这个看法不免有些夸张。Klinenberg在《单身主义》里明快地指出独自生活的人更容易拜访朋友或加入社会组织。他们更容易聚集在或创建有生气的,充满活力的城市。
  更准确的来说我们的社会已经从一个保护人们以免受伤的社会转变成了允许人们最大化自己才能的社会。
  老式的安定社会结构对有生气的和充满活力的人来说感到压抑。(那时候歧视更让人感到窒息)但是消沉的,无组织的,和处于劣势的人们可以投入到支持他们的关系中继以生活。
  今天,快速灵活,和多元化的网络让有抱负的和有天赋的人可以寻找不可思议的可能性。他们可以建立更富有,更多样的生活。他们可以享受有趣的信息时代工作场所,回家后在一室一厅的公寓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从另一方面,对于缺少社会资源的人来说,他们更容易跌入这个裂缝。游历于这个新型的,千变万化的社会需要付出努力,以及一些技能。无法付出努力或缺少社会资源的人更容易落得单身。就像Klinenberg和其他人指出的一样,这个情况更容易出现在独居的中年男子人群。他们更容易缺少走出去建立属于自己朋友圈的动力和社交便利。
  总体上来说,生活对有足够社会资源以创建自己的世界的人更加仁慈。对不具有资源的人来说是难上加难—尤其是贫穷的儿童。
  这个趋势不会自己逆转。所以是时间承认一个核心的现实:拥有技能的人可以在在这个薄弱的,网状的社会成功。对于没有这些优势的人群,如果我们可以搭建留在身后安稳的,厚实的分布,这些人会生活的更好些。
 
群体社会组织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