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克鲁格曼美国是如何沦落的


  Managershare:2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在职期间最长的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在得克萨斯州西部一处度假牧场逝世,享寿79岁。斯卡利亚被广泛视为是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当中最重要的保守派人物之一。他的去世或在激烈的美国大选之外,再为美国政治带来新的争斗。题图为安东尼·斯卡利亚。
  曾经有段时间,最高法官的去世不会让美国陷入宪法危机边缘。但那是一个不同的国度,拥有非常不同的共和党。在今日美国,有了当今的共和党,安东尼·斯卡利亚(AntoninScalia)法官的去世却打开了混乱的大门。
  原则上讲,丧失一名法官在全国范围内最多只能引起轻微的骚动。毕竟,最高法院理应超越政治。因此,如果出现空缺,总统就应提名并得到参议院批准某位具有足够资质并受到所有人尊重的法官。
  当然,实际上事情从来没有那么单纯。法官总是拥有为人所知的政治倾向,提名与批准的过程常常充满了争议。尽管如此,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形势:共和党人在一定程度上一致宣称,奥巴马总统甚至无权提名替代斯卡利亚的人选——不行,奥巴马很快离任这一事实让这种事情行不通。(而肯尼迪法官正是在罗纳德·里根执政最后一年里得到任命的。)
  过去法官空缺造成的后果也没有现在这样令人不安。任何人都会指出,失去斯卡利亚法官,共和党任命的最高法官和民主党任命的最高法官,人数刚好一样都多,也就意味着在许多问题上,最高法院达不成一致意见。
  此外,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这种形势会维持多久。如果民主党人赢得了白宫而共和党占据了参议院,大家可以想象,何时共和党人会同意确认新总统提名的人选?
  我们是如何陷入这种混乱的?
  在一个层面上,答案是不断扩大的党派分歧。在美国政治的各个方面,从国会投票到公众意见,两党对立情况明显增强,尤其是所谓"消极的党派之争"——不信任并蔑视另一方——得到明显增加。最高法院也不例外。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最高法院中还拥有几位"摇摆"法官,其投票无法从党派立场上预测,但这种中间派现在只有肯尼迪先生,而且他并非一贯如此。
  但是,仅仅指向不断加剧的党派分歧作为我们危机的根源,尽管并不完全错误,却存在着严重的误导性。首先,谴责固守党派立场容易形成我们只谈不良的举止这样的印象,而我们实际看到的却是在实质问题上的巨大分歧。其次,真正重要的是,不要用虚假的对称观点看待问题:我们的两大政党中只有一家失去了理智。
  就两党具有得实质性分歧问题而言:在左翼阵营,我仍然遇见那些宣称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之间,或者在某种程度上与"上层"民主党人之间,其实并不存在重大分歧的人士。然而,这是胡说八道。即使您对奥巴马总统取得的成就感到失望,他仍然大大提高了富人的税率;大幅扩大了社会保障网,大幅收紧了金融监管;鼓励并监督了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在与伊朗外交方面取得进展。
  任何一位共和党人上台都会毁掉所有这一切,从而急剧转向相反的方向。如果有的话,那么总统候选人当中存在的共识就是,小布什对富人减税的幅度还不够,他还应该使用更多的酷刑。
  那么,谈论党派偏见时,我们并不是随意说出那个团队,而是价值观和政策上的深刻分歧。从喜爱并选择这些愿景之一的意义上讲,怎么会有人没有"党派意见"?
  由读者来决定自己喜欢的版本。那么,为什么我说只有一家政党失去理智?
  一种答案就是,比较上周民主党辩论与周六的共和党辩论。还需要我进一步说吗?
  除此之外,在战术和态度也存在巨大的不同。民主党人从未通过威胁切断美国政府借贷以及制造金融危机的途径勒索对方让步,共和党人却这样做了。民主党人从来不否认来自另一个政党的合法性,共和党人却否认比尔·克林顿和奥巴马总统的合法性。从根本上讲,共和党人阻碍最高法院提名,继承的便是共和党人经常称克林顿先生为"你们的总统"那个时代的正宗血统。
  那么这个问题如何解决?一种答案就是共和党取得全胜——但是人们不禁要问,周六在台上的那些人给人留下准备执政政党的好印象了吗?或者也许你会相信——我不清楚根据何种证据——左翼民粹主义崛起现在随时可能发生。但是如果政府分裂的状况持续存在,真难看到避免日益增加的混乱的途径。
  也许我们大家都应该开始佩戴上面印有"让美国重新可以治理"字样的垒球帽子。
 
社会保障经营大全赚钱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