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小说暗香之十五山谷夜明珠
  (十五)山谷夜明珠
  开春后,周桂欣一连给教授去了两封信,都没有回音,最后一封回信,还是在广州学习的时候收到的,不知到他和师娘、俊俊现在咋样了,周桂欣心里一直惦记着。
  机务大队基地施工在文革的喧嚣声中断断续续推进,历时两年多,终于削平了一座山,宣告落成,划分为机务车间、检修车间、整备车间、设备车间、……等区域,机务折返三角线伸进山凹里,与基地相连。入夜后,基地灯火辉煌,厂房通亮,就像一只火凤凰落在大山里,抖动翼翅,正在精心孵化新的生命。
  不久,机务大队正式更名为机务段,人员和规模不断扩充,成立了技术室。从外地调来一名技术室主任,满脸络腮胡子,人称"大胡子主任"。黄雪梅从局机关下派到机务段,与周桂欣同在技术室工作,加上另一名中专毕业生,一共三名技术员。
  在技术室,周桂欣只要接到生产任务,周桂欣都抢着干,丝毫不敢懈怠。为了提高蒸汽机车的牵引力,他每天钻进机车火箱里检查、拆装、调试,虽然这活又脏又累,但跟工人们在一起,他的心情是愉快的。
  机车大修需要在架修库进行,有三股道,其中两股道担任"前进"型大机车和"建设"、"胜利"型小机车架修任务,另一股道担任大件修配任务,而小机车的架修股道与修配线股道上没有火车运载,大件全靠人工拆缷搬迁,劳命伤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周桂欣大胆设想,请求段领导,安装载重五吨的天车搬运部件。他不知道领导的习惯是"谁提出问题谁解决,谁出主意谁抓落实"。他的请示被上面批下来了,上面指定由他负责完成。
  周桂欣有些诚慌诚恐,因为他在学校里只学了一般理论知识,对机车还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如今,有些骑虎难下了。为了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他白天上班,夜里看书。榆湾村晚上没有电,又不能白白浪费时间,他就打着手电筒翻阅参考资料,不懂的地方第二天再问黄雪梅。黄雪梅也替他捏了一把汗,说他太冒失,太冲动。
  但不管怎么样,到最后总算成功了,领导和同志们对他都刮目相看,他心里有些沾沾自喜,但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趁领导高兴,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提出给榆湾村供电。段领导想了想,榆湾村离机务段很近,不足二十户人家,只要把线拉过去,生活用电完全供得起。当即拍板,同意供电!
  周桂欣屁颠屁颠地跑回去找村长商量,拉杆,牵线。这个小山村祖祖辈辈每天夜晚都是在黑暗中渡过的,听说有了电,全村都会像白天一样明亮,这个消息一下子在村子里炸开了花,很多人似信非信。周桂欣向村长解释了很久,请他动员村里出人出力,上山砍伐木头,架设电线杆,并答应给村民普及用电知识,防止发生意外。陈村长把旱烟袋一卷,插在腰带上,痛快地说:"没问题,这山里缺什么就是不缺木材,你要多少有多少,我马上叫人弄回来!"
  说干就干,电线线杆从村头到山头,从山头到铁路,一根根插下去,一根根拉上电线。接通电源那天晚上,家家户户一下子有了光亮,一颗颗夜明珠散落在小河两边,熠熠生辉。姑娘、小伙们穿着盛装,在河滩上跳起了芦笙舞,村子里一下子沸腾起来,比过节还热闹。
  村长精心安排了一桌酒宴,把村里的长老和老猎户都请来,与周桂欣坐在一起,轮流向周桂欣敬酒。村长站起来,端起一碗米酒,大声说:"……周兄弟肚子里面学问大,见多识广,能来到我们深山老林子里,是我们山里人的福星。从今往后,周兄弟就是我们的把兄弟,他的事就是我们大伙的事。来,干了这碗酒,山头地脚,不分你我!""呯!"碗与碗相碰,人与人相拥,爽朗的笑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第一次吃这么多肉,第一次喝这么多酒,第一次被人推到上宾席位,周桂欣醉了,整个人像飘浮在云端里。翠翠抱丽芬在河边看村民跳舞,回来的时候桂欣已经四肢八叉倒在床上,手舞足蹈,说着胡话。丽芬摇着他的手,叫"爸爸,爸爸"。桂欣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猛亲了一口,酒气喷在丽芬脸上。丽芬吓得大哭,翠翠赶紧把孩子抱开了。
  "你,过来,过来……"桂欣眯着眼睛,斜视翠翠,指着她鼻子,说:"你告诉我,什么是人?知道吗?不,不,你不知道。今天,我……就是人!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受人尊重的人!活得象人的人!哈哈哈……你不知道,没人知道,谁都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呜……"桂欣又哭又闹,翠翠慌了手脚。桂欣头一偏,撑着床沿,"哇……"地一声,把吃下去的东西吐了一地,还溅到翠翠身上。翠翠急忙扶住他,轻轻拍击后背,让他吐个利索。然后,端水,拧毛巾,收拾残局。
  直到下半夜,桂欣才消停下来。
  从那天开始,榆湾村民都叫周桂欣为"周兄弟",谁家办婚嫁丧娶,谁家建房子乔迁新居,谁家杀猪宰羊庆生寿,谁家有上好的猎物,都要拉"周兄弟"入席,听"周兄弟"出主意。逢年过节,野味、山货、糍粑、米酒,不停地往家里送,不收,村民满脸不高兴,说"是不是周兄弟瞧不起咱家?"情真,意切,让周桂欣终身难忘。
  村民们送的东西吃不完,上班的时候,周桂欣提着一腿狸子肉捎给黄雪梅,说:"给孩子炖些肉汤,都到了长身体的时候,需要增加营养。宁可自己苦一点,千万别苦了孩子"。这个男人的心真细哦,黄雪梅感动得差点掉眼泪。
  也许是山里的水养人,也许是山里的风被感动了,住在榆湾村的第三年,翠翠怀孕了,给桂欣生下一个水灵灵小女儿。桂欣给她取了一个名字:丽芳。丽芳一百天后,一家四口照了一张全家福,桂欣写封信连同照片一起寄给了爹。爹回信说,周家后续有望,孙子一定会来的。桂欣没有再续信回爹了,因为他不想告诉爹,丽芳是他和翠翠最后的奇迹。医生说了,翠翠的身体情况不好,已经不能再受孕,否则有生命危险。再说,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如果再要孩子,仅靠他一个人的收入抚养,他实在负担不起了。
  有了一个小妹妹,丽芬就不孤单了,每天围在妈妈和妹妹身边,又唱又跳,乐不可支。
  逢周三、周日是村民们进城赶集的日子,天不亮就要出山,挑着山货和自产的家产品到县城出售,然后换回来粮食、食盐和其他日用品。桂欣想把这个月供应的粮油买回来,也起了个大早,没想到,惊动了丽芬,嚷着一定要跟爸爸进城玩。桂欣没辙,只好把她带上。
  出发的时候,桂欣在箩筐的一头放块石头,另一头让丽芬坐进去,然后,挑着石头和丽芬,一边赶路一边说笑。可是回来的路上,箩筐两头都装满了东西,桂欣挑着担子,脚下生风,"呼哧呼哧",往前跑。三岁多的小丽芬牵不到爸爸的衣角,跟不上步子,远远地落在后面。桂欣走了一段路,看不见丽芬,放下担子,返回去找,一看,丽芬摔在上,手掌和膝盖上都擦伤了,冒出了血星子。桂欣心痛地吹着伤口,问:"疼吗?"丽芬嘴角一抿一抿,眼泪汪汪,望着爸爸摇头:"不疼,丽芬不怕疼。""哦,好孩子,真乖。来,爸爸抱你走……"就这样,山路弯弯,扁担悠悠,桂欣挑着箩筐走一段,再折返回来,抱着丽芬赶一段,来来回回,一个人把回家的路走了三遍,直到天黑才到家。
  第二天,丽芬走路一瘸一拐。桂欣抱起丽芬,抬脚一看,右脚跟又红又肿,中间有一个黑点。翠翠用绣花针挑开黑点,也没发现什么东西。到了夜里,丽芬哭闹起来,右脚板肿得像个包子,红得发亮,黑点周围已经化脓流水,一碰就尖叫。
  哭声惊动了村长一家人,村长的妻子看了看丽芬的脚,说:"是毒刺扎进去了"。说完,和幺妹一起,打着火把在后院山脚下采了一把青草,摘了几颗篦麻籽,一起捣烂,敷在丽芬的脚上,用布缠紧。一连七天,天天换草药,毒刺顺着脓血排出来后,慢慢消炎,消肿,丽芬又能下地走路了。草药的功效,真是太神奇了,引起了周桂欣极大的兴趣。
  "村长,能教我认认山里的草药吗?"周桂欣想到自己慢性支气管炎的毛病一直没有彻底治好,想用草药试一试,也许管用。
  "要认草药,就得进山。你跟我来。"村长把旱烟灭了,挎上着柴刀,提着一把镢头,递给周桂欣一个背篓,说:"喏,背着它"。
  山花浪漫,泉水叮咚,云杉青松,苍劲挺拔。
  利尿的夏枯草,消炎的鱼腥草,壮阳的巴戟根,益肝肾的杜仲皮,去湿毒的土伏苓,还有清热明目的鸡骨草……有的随手能采摘,有的要削下树皮,有的要刨开泥土,也有的要沿溪水寻找。周桂欣跟在村长后面,一边听讲解,一边像神农尝百草一样,闻一闻,嚼一嚼,尝一尝,记得很仔细,不一会儿,背篓里就装得满满当当了。
  "村长,你在哪?等等我!"刚才村长还走在前面,挥着砍刀披荆斩棘,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他影子了。桂欣站在原地,气喘吁吁,大喊起来。
  "啪!"突然,什么东西掉进他背篓里了,紧接着,头上有个声音:"我在这里"。
  周桂欣用衣袖抹了抹脸上的汗,手搭凉棚,抬起头,嗬,村长在树上!
  "这里有野柿子,我摘下来,你接着"。话音刚落,"啪!"又掉下来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拾起来一看,是一个长得像佛肚一样的野柿子,原来村长在树上摘果子。
  "这山太大,要是没你带路,我会迷失方向的"。
  "哈哈,不会的。我们进山的路是由东向西,你看树和草哪边叶子长得密,哪边就朝阳,是东边。往东边走,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村长从树上跳下来,递给他两个野柿子。
  "村长,这山上有鬼吗?"
  "哪来的鬼?"
  "那夜里谁在山里‘哇哇’哭?"
  "哦,那是山神"。
  "山神?"
  "对,山神。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山神。"村长点了一个火把,把桂欣带进一个滴水的山洞。洞口不大,湿漉漉的,周围布满了藤蔓、苔藓。里面黑黢黢的,伸手不看五指,用火把一照,哇,山洞好大!洞里面到处是石钟石笋,叮叮咚咚,四面都有水流声,好像走进一个奇妙的音乐室。村长将火把举过头顶,指着前面,说:"这是阴阳图,一年四季的旱涝,山神都会提前告诉我们"。桂欣定神一看,是一块由石钟长年滴注形成的水洼地,以石钟为中心,水洼里不规则的石笋呈环形分布,一环绕一环,由远及近,由高到低,像微缩的一坡梯田。村长接着说:"这幅图分东南西北,哪个方向的水涨了,就说明哪边今年的雨水多;哪个方向的水干了,哪边就会遭旱灾"。
  "如果整个水都少了呢?"桂欣插嘴问村长。
  村长脸沉下来,说:"那今年就有大灾"。
  "有这么灵吗?"
  "灵,很灵的。这是山神的阴阳图,也是老天爷的晴雨表,山里人靠着山神的指点防灾抗灾"。
  "那山神是谁呢?"桂欣越发好奇了。
  "山神是它。"村长把火把放低,指着脚边的黑暗处。桂欣蹲下身,仔细一看,骇了一跳!脚下面的岩石有一条裂缝,裂缝中间有暗河,流水哗哗地响,水边岩石上趴着两只肥肥的四脚蛇,一大一小,脑袋偏平,宽阔。村长继续说:"这就是山神。可是,老郑告诉我,这东西叫娃娃鱼"。
  "老郑?"
  "就是郑大明,郑指挥长呀。他说,查过书,这东西原来叫大鲵,它的声音跟娃娃哭声一样,所以大家也叫它娃娃鱼"。
  哦,原来如此!桂欣和翠翠听到山鬼在哭,原来就是这个家伙在叫唤哦。难怪山民们天天听,都不足为奇。
  回来的路上,村长说,山里人是不抓娃娃鱼吃的,因为它是山神,触犯了山神是要引来灾祸的。山里人不能贪心,太贪了,也会遭报应。比如说砍柴吧,够用就行了,山上的树砍没了,石头就会滚下来砸人;野果子采光了,猴子就会进村偷粮食;动物猎光了,山神就会发怒;水干涸了,山就没有了灵气……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