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黑洞
  言子 生长于四川宜宾。籍贯,云南。已完成四部长篇小说(未出版)。 作品见于《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散文海外版》《百花洲》《海燕·都市美文》《文学自由谈》《山花》《黄河文学》《青年作家》《滇池》等杂志。入选《2007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散文2007精选集》《2007散文100篇》《散文2008 精选集》《西部散文集》《青年文摘》《读者·乡土人文版》等。现居绵阳。自由撰稿。牐
  我是在一个清晨陷入黑洞的。
  一个秋天的清晨。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朝着乡村走去。多年来,春夏秋三季,我喜欢起床后去坡上走走,看看庄稼草木野花,听听昆虫鸟儿的吟唱。这样的漫游时间长短不一,有时是半个小时,有时则一个小时。回来,泡上一杯绿茶,打开电脑,开始另一种漫游,直到中午不得不进厨房煮饭。多年来,我就是这样生活的,从来没觉得单调,日子仿佛天天都在更新。我的漫游丰富而广阔、充实而愉快。包罗万象。但最喜欢的还是乡村。在我的叙述里明显带着这样的偏执和烙印。它和我的童年息息相关。
  往回走时,太阳已经从天边冒出了半张脸,挂在城市的上空。我一路看着她慢慢升起,慢慢阳光普照,慢慢的,光芒四射。日出日落,是最美丽的时刻,这时的天空异常宁静,阳光也异常宁静。我常常在孤独的漫游中享受这样的宁静。我的灵魂,也像早上的阳光一样宁静。
  带着一身秋天的露珠和阳光回到家,我开始泡茶。耳边还有白头翁、画眉的婉转。眸子里还留着农家小院那棵黄澄澄的柑橘。我安静地洗着茶杯。可是,茶杯不知为什么从手上滑落,哗啦一声摔进水池,成了几块碎片。那一声清脆的炸裂,让我宁静的心立即感受到什么是疼痛。那些碎片像是划在我的胸上。我开始收拾残片,一块块将她们捡起,丢进垃圾桶。看着破碎了的瓷片与肮脏的垃圾混杂一起,心仍然在疼痛。这是我钟爱的一只青花瓷杯,多年来,她一直陪伴着我。尤其在写作时,她是我唯一的伴侣。相互温暖的日子,我已经对她滋生了深厚的感情,一天也离不得。对她的依赖在写作时尤其突出,没有她,我无法进行叙述,就像曲折的河流被阻塞。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她帮着我完成的。这只青花瓷杯在这个秋天的早晨,在我的厨房,在我泡茶开始另一种漫游时,她,成为了碎片。
  打开电脑,但我一个字都没写。直到中午再一次走进厨房,我的文档上还是昨天的字迹。
  那一刻,我陷入了一个黑洞。后来那个黑洞越来越深,越来越暗。我无力自拔。它彻底将我淹没、覆盖、吞噬。
  这不是第一次。很多次,我就这样进入一个黑洞,事先没有一点知觉。然后无力地让自己慢慢沉入黑洞。再慢慢从黑洞爬出来。很多次,都是这样!
  我去街上,进超市为自己选购一只茶杯。
  当我独自在路上走着时,感觉四周一片灰蒙蒙、阴沉沉。这条从我家门口通往繁华市区的道路,一个人不知走过了多少次!从来都是一个人,不叫上任何旅伴同我一起上路。更多的时候,行走是我的思想在漫游,有时则是劳累后的休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沿着河堤,看四季的风景。清风、杨柳、水鸟、垂钓者。寒雨、雪花、枯叶、热恋的人。有时这样的行走,纯粹是为了精神上的安宁,有时则是寻找混沌中的光亮。很多时候,我从混沌出发,从忧郁出发,从迷惘和绝望出发,走着走着,就看见了蓝天、云彩、高远的天宇。回到家,又开始一次精神之旅。
  此时,我什么也看不见。
  垂钓者还在,热恋的人也在。水鸟依然在河心。柳枝上的绿叶还没有枯萎。今年秋天雨水过多,河流比哪一年都要宽阔、清澈。缓缓流着。但我什么也看不见。正身处一个黑洞中,不断地往下沉。没有力量从黑洞爬上来。甚至连看一看洞口的力量都没有。
  我就这样走着,在灰暗里。
  然后,从河堤拐进了一条大街,进入超市。
  黑压压的人头在我面前晃动,但仿佛只有我一个人。
  从二楼的电梯上到三楼,卖瓷器的货架上,摆满各色瓷器。洁净的青光,爽心悦目。一件件看着,选定了一只特大号的青花瓷杯。从泥到瓷,烈火中经过质变的瓷,我一直对她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付款时,手上已经有了一只沉甸甸的瓷杯。还有一袋香气四溢的绿茶。
  从大街拐进河堤,不再是两手空空。但我依然在一个黑洞里行走。
  一缕缕阳光洒在秋风吹拂的柳树上,洒在清波荡漾的河流上。枝条摇曳,水声潺潺。但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它们的存在,与我无关。内心一片黑暗。直到进了家门,也没有看见要找寻的光亮。
  仿佛是在虚无里走了一遭。
  卡夫卡《地洞》里的那只小动物,是不是和我一样?它不辞辛劳为自己打造地洞,是为了躲避光明的世界。而我,是要在黑暗中找到光亮,在一个难以自拔的黑洞里看到一丝光亮。有时孤身枯坐黑夜,内心却是一片敞亮;有时行走在灯火辉煌的路上,却看不见一颗星光。
  灵魂的黑暗,使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盲人!
  光亮开始从窗外收束,房间渐渐暗淡。更暗淡的,是我的心。
  枯坐灰暗中,灵魂一直在黑洞里沉沦。
  这个吞噬我的黑洞,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将我包裹、覆盖,让我又一次在地狱穿行。
  就这样枯坐着。夜半,走近窗口,望见一片闪烁的街灯。
  这些灯火,每天从黄昏开始点亮城市,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很准时。多年来,它照亮了行人的双眼,照亮了多少路人的灵魂?丛林似的高楼,霓虹灯妖娆夜色,城市并不因此而华丽,我看见了它从诞生那天起,不断滋长的空洞、苍白。就像行走城市的人,他们拥有财富、职位、虚名;身穿名牌进出大大小小场合,依然改变不了精神的贫乏,灵魂的苍白。
  此时,我也是城市里一个贫乏、苍白、空洞的路人!
  所有楼房里的窗口都亮着灯光,唯有我的窗口一片黑洞洞。
  没有人知道有一个人站在黑洞洞的窗口边,冷冷地看着城市的灯火。
  半轮月亮挂在树梢。天边沉静。
  我应该出去走走。
  宁静的夜空,半轮清澄的秋月,说不定能让我从黑洞爬出来,能让我又一次走出黑洞。
  即使不能,也该去享受一下秋夜的宁静。
  于是,我迈出家门,在一个宽敞的草坪上漫步。
  这样的散步,从来都是一种愉悦和享受。今夜,面对清朗的夜空,面对水一样的月光,却感受不到秋夜的美好。我,依然在地狱里行走,在黑洞深处行走。草丛里蟋蟀的吟唱,像是秋夜里一支感伤的歌,忧郁不堪,不断侵袭着我;一个远方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好不好?我说很好,没有给他说我此时的心情,此时的灰暗、虚无、绝望。我开心地笑着,爽朗地和他说话。他说:你的笑声总是那么具有感染力!他并不知道,几天来,我都身处一个黑洞,身处虚无之中,没有人能救我。就是爱情,也不能将我拯救!多年来,我不知道爱情在哪里?从来没有看到过属于我的爱情!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出黑洞。好在这么多年,我都是靠着自身的力量不断往前走。爱情的空洞和苍白,早已不是我生命里的芳香。而且,心与心,大多是隔膜的,这样的隔阂是内在的也是精神上的,无法沟通。有些看似相爱的人,如隔千山万水。他们近在咫尺,一辈子都是陌生人。一些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在精神上,与我隔着千山万水。这么多年,我都是孤独地走路。
  很晚,我才归去,没有能在月光下走出黑洞。
  我将自己沉入无边无际的睡眠,也许这样,一觉醒来,就能看见一丝星光。世界又将是阳光雨露。
  我甚至愿意就这样睡下去,永远睡下去。这样的念头,多次袭上心头。
  没有任何欲望和力量从床上爬起来时,永远睡下去是一件幸福的事,是黑暗里的心愿。
  但我必须爬起来,必须朝前走。
  必须朝前走,不管我的灵魂陷入怎样的黑洞,我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黑洞,继续朝前走。多年来,都是这样,身处这样的黑洞,必须靠自身的力量爬起来,任何人也帮不上你!外界的一切对你的处境无能为力!就是最亲密最懂得你的人,也无能为力!只能靠你内在的力量!
  无根的爱情,在这个时候更加苍白无力!
  灵魂的孤苦和灰暗,不是爱情、友情能解决的,也不是物质、虚名能解决的。
  陷入黑洞那一天,几篇散文被选入年选集,有一组散文被一家刊物采用,心情应该很好,但我就是在那时进入了一个黑洞。
  无力自拔!
  起来,为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坐在电脑前,打开文档,想继续未完成的写作。
  茶杯是新买回来的那只,清水冲洗干净,再用开水烫了两遍。做这些我都是慢悠悠的。心不在焉。不知道一杯清茶,能不能让我的灵魂豁然开朗!重新回到清明?但我必须去尝试。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杯清茶,就能冲洗灵魂深处的黑暗,让它重返光明。慢悠悠洗涤,慢悠悠泡茶。端着温润的青花茶杯,我在椅子上坐了很久。
  看着瓷杯上的青花,感叹一胚泥土经过质变,竟然能成为这样一件精美的物!人的创造力是无穷的!用泥制作陶的先人可能是人类社会里最伟大的创造者!没有陶就没有瓷,陶的创造者值得我们顶礼膜拜!此时的我,却失去了创造力,每天行尸走肉般混日子,四顾茫然。
  喝第二杯茶,我打开文档,面对曾经写下的文字,不知道下一句该怎么写?脑子一片糨糊!一杯茶冲淡了,还是无力往文档上写一个字!
  今天是走不出黑洞了!
  关掉电脑,去乡村。
  很多次,乡村都医治了我黑暗的灵魂。
  走的还是那条老路。
  每次走在这条路上,看见庄稼和草木,都是赏心悦目。心情不好的时候走在这条路上,慢慢也会好起来。回到家,已经是一个宁静、愉快的人。不知道这一次,乡村能否让我从黑洞里爬出来?秋天的乡村,异常宁静。一张树叶、一株小草、一枚瓜果、一片蓝天、一朵白云、甚至一声鸟鸣、一丝虫吟,都是安宁的。在这静寂的天地漫游,我应该会慢慢地从黑洞走出来,慢慢地看到广阔的天空,丰茂的大地。我等待着。直到黄昏,沿着小路回家,还是没有像往日那样,享受到乡村的安宁、愉悦。
  还是——没有——走出——黑洞。
  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等待。
  谁也帮不上我!
  只能慢慢度过!
  黄昏或是夜晚,依然出去散步。在天空下走着。
  也不知是过了半个月还是一个月,夜空里的一轮秋月已经消失。独自走着时,感觉离洞口越来越近。终于在一天夜晚,在漆黑的夜空下,我走近洞口,望见了一颗星星。
  不知是第几次了?常常不由自主地陷入一个黑洞。但每次,我都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慢慢地从黑洞爬到洞口,然后走出洞口,站在蔚蓝的天空下。
  很多年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我就这样跋涉着,走过一个个黑洞,一次次达到明净的大地。
  人生就是这样,要穿越无数个黑洞,才能走到一片光明之地,走向一片开阔之地。
  孤独的旅途上,还将遭遇无数次黑洞。但我坚信,每一次,我都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慢慢走出黑洞。走出虚无。
  责任编辑︱孙俊志
 
言子漫游黑洞宁静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