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不让一个人掉队
  四面楚歌
  美玉人如其名,就像一块无暇的玉。小时候,有人给美玉的娘开玩笑,说你们家美玉莫不是仙女托生的。这话很快传遍大汶河畔,以至后来媒人介绍说,这姑娘就是仙女托生的,谁家要娶了她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21岁,美玉嫁给了隔壁村的王立春。王立春是娘家从众多提亲的小伙子中千挑万选出来的,不光人长得好,还做得一手好木工活儿,家境在三乡五里也是数得着的。
  婚后半年,美玉怀孕了,一家人高兴得不得了,尤其是婆婆,不仅每天准备好茶好饭,连儿媳妇的衣服都洗着。被这么宝贝着,美玉觉得很幸福。她暗暗祈祷,老天爷一定要让她生个男孩,那样她的日子就圆满了。她知道,婆婆就想抱孙子,她只有生个男孩满足婆婆的愿望,才对得起她老人家对自己的好。
  在全家的期待中,孩子出生了,是村里的产婆接生的。随着产婆一声惊叫,婆婆的脸也一下变得煞白:新出生的婴儿是个男孩不假,可是……可是……那孩子没有蛋蛋!婆婆不敢相信,拿出只有做针线活时才戴的老花镜来戴上,看了又看,确实没有蛋蛋!
  孩子出生时,美玉昏了过去,等到醒来得知"噩耗",她再次昏了过去。
  美玉生了个"怪物"的事很快在村里传开,大伙儿议论纷纷,这个说不知道他家得罪了哪路神灵,那个说谁知道他家作了什么孽,还有的说这事儿肯定不吉利。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打着道喜的名义来看笑话,话没说两句就要扒孩子的包被,想看看没蛋蛋的小子到底是啥样。
  一家人只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或许骨子里也认定了这孩子就是个怪物,所以谁都不曾提一句到医院看看吧。婆婆一向迷信,让美玉把孩子扔了。美玉不愿意,婆婆从此没再踏进美玉的屋半步。
  整个月子,美玉没吃上一口月子饭,还得在大冬天里洗?子,而家里的热水从来不够用。丈夫有一次要帮她洗,被婆婆看见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丈夫是标准的"奶瓶男",一句话没说就回屋里睡觉去了。
  再强壮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美玉落下一身月子病,她经常觉得浑身都漏风。病歪歪的人带着个"怪物"孩子,婆婆越看越生气,每天不是摔碟子打碗就是一筐一筐的小话,后来干脆怂恿儿子:离婚!奶瓶男虽然不情愿,但不敢违抗母亲大人的圣旨,没几天就和美玉扯了离婚证。
  生了个病孩儿,美玉满心歉疚,觉得都是自己的罪,哪里敢要一分抚养费,低眉顺眼地带孩子回了娘家。
  小姑子的光没沾上,家里反多出两个吃白饭的,娘家大嫂那个窝心啊。尽管美玉不敢怠慢,家务活儿全包了,嫂子还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面上就没点儿好脸色,嘴上也没句像样的话儿。母亲虽然有心护她,可是一个瞎老婆子,本身就不招儿媳妇待见,又哪有能力护着女儿呢?
  美玉知道,她在这个家里呆不下去,所以当有人上门提亲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对方说得很诚恳,几年前赶集见过美玉一面,从此就惦记上了,就想把她娶回家。
  本以为从此后就能过上安生日子,哪想到这回又碰上个酒晕子,不出半年,那家伙就本性暴露,一天三顿不离酒,隔三岔五醉一场,醉了就打骂美玉和孩子。要是哪天碰上美玉和别的男人说句话,回家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还指着孩子骂:"你这个拖油瓶,给我滚出去!"
  这样的日子如何过下去?美玉再次回了娘家。
  以为是出路
  这一回,娘家连门也不开了。大嫂说,美玉原来的房间要开成小卖部。弟弟不落忍,给她在对街借了两间房,暂且先住着。
  没钱,没住处,没生计,美玉不止一次觉得,这世界虽大却容不下她娘俩,不如死了干净。可是看看天真无邪的孩子,又下不去手。她有时候照镜子,看着那张好看的脸,觉得都是这张脸,占尽了她一辈子的好,才让她的婚姻不如意,让她的孩子有残缺。她数次拿起剪子,想毁了这张脸,真又想毁了,会不会吓着孩子呀,她可怜的孩子。
  她也会在暗夜里祈祷,祈祷哪位过路神仙发发慈悲,救救她娘俩,哪怕只是帮帮她的孩子,只要她的孩子好起来,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自从住到对街,邻居大婶儿经常来看望美玉,而且从来不空手,昨天是一把青菜,今天是一盖帘手擀面,明天蒸了馒头也会揣三个五个来。美玉种了母亲的地,由于月子病,干起活儿来很吃力。大婶儿不让她干,春种秋收都带了人来帮忙,说是自己的亲戚。美玉感动得不得了,这辈子,除了爹娘这样疼过她,谁这样知冷知热过?
  其实,大婶儿也不是白来的,每次她都拿着"书",她说自己不识字,让美玉给她念。她说这是"神家的话",多念多听能消灾保平安。她还说,来给美玉帮忙的也都是"神家的人",给美玉送东西也是"神的指示",她是"神"派来帮助美玉的,叫美玉以后不要叫她婶子了,叫姊妹儿就行,在"神家",大家互相帮助互相关爱,都是兄弟姊妹。
  "什么神?""女基督。"
  美玉心想俺的娘,她的祷告终于有"神仙"听到了,终于有"神仙"肯帮她了!她打心眼里感激"神",是"神"给了她人间难得的温暖和希望。
  大婶儿说,光感激还不够,"神"给了她启示,说美玉之所以遭逢不幸,是因为她体内住着撒旦魔鬼,撒旦和魔鬼藏起了他儿子的蛋蛋。要想把她儿子的蛋蛋找回来,她就得跟"神"走,到时"神"会把她体内的撒旦和魔鬼赶出去,把她儿子的蛋蛋夺回来还给他,让她娘俩过上好日子。如若不然,她娘俩更大的灾难还在后边呢。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美玉就信了"神"。
  那时候,美玉还不知道,她加入的就是邪教。贫困落后的偏远农村,是封建迷信和邪教组织最动脑子的地方。像美玉这样的贫困户群体,日子难过,渴望温暖,在找不到出路的时候,转而迷信非自然的能量,相信鬼神,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的落水人。邪教组织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投桃报李笼络人心,而无助的美玉们自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看到了人生光明,其实是水中捞月,飞蛾扑火。
  美玉忙了起来。因为她识字,很快就被委以"传福音"的重任,每天早出晚归,到这家讲课那家聚会。不管到哪家,都是"按神家的规矩"前后左右观察好了偷偷摸摸地去,然后关上大门插上门闩,美其名曰不让撒旦进来。
  一段时间后,美玉觉得自己浑身漏风的毛病好了很多,她把功劳归功于"神",认为有"神"的护佑,她身上的撒旦和魔鬼变弱了。于是,她像入了魔一般。
  随着她"传福音"越走越远,她开始顾不上孩子。有时候,孩子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半夜一个人呆在家里吓得哭,而那位邻居大婶儿每天忙着读"神话"听"灵歌",谁还来管这孩子?
  美玉的弟弟看不下去,说了姐姐几次不管用,只好把孩子接到自己家中。孩子有了着落,美玉更加放心地在外面"传福音",有时一两个月都不回家,后来回家都不去看孩子了,因为"神"说,孩子是她在人间的"羁绊",只有斩断尘缘,她才能更上一层。
  像当年邻居大婶儿"帮助"她一样,她也去"帮助"摔伤腿的孤寡老人,扩大队伍,每天中午去给老人做饭,去时还不忘买好老人第二天早晨吃的点心。老人感激涕零,也信了"神",为了表示对"神"的忠诚,老人还把所有积蓄拿出来交了"奉献款"。
  对于自己瞎了眼的母亲,自从信了"神",美玉便再也没有探望过,更别提照顾了。也是"神"说她的母亲就是撒旦与魔鬼,她身上的撒旦与魔鬼就是从母亲那儿来的,她的所有不幸,都是母亲带来的。她要断了和母亲的所有关联。
  她做梦也没想到进了歧路,她拼了命去拥抱的"光明"与"温暖",其实都是镜花水月,她离想要的光明与温暖,越来越遥远。
  重生
  老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对于误入邪教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调查发现,极度贫困、长期疾病、感情受挫、意外灾难、环境闭塞、缺乏文化等人群容易被蛊惑加入邪教。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有苦、有难、有冷、有痛,这些苦难冷痛被邪教组织利用。他们是受害者,需要被拯救,被正义的、真正的光明与温暖,照耀!
  美玉的弟弟相亲时认识了一位反邪教志愿者,叫小竹。小竹看他外甥的个头比同龄人小,问他怎么回事。他讷讷地说了,小竹鼓励他带外甥到医院去检查,他这才知道,原来外甥的蛋蛋专业术语叫隐睾症,只要做个手术矫正就能掉下来,不影响成长、结婚和生育,和正常的男孩一个样。
  弟弟把真相告诉美玉,起初美玉不信,坚持认为这是撒旦魔鬼做的业。小竹苦口婆心地解释,她终于有了点松动:是啊,明明当初"神"说要帮助她们母子的,如今她已为"神""做功"5年,为什么她们母子还是一无所有呢。
  孩子做手术需要8万元,美玉跪下来苦苦哀求"神"援手,"神"怒不可遏地说她被撒旦控制了,不由分说抽出鞭子来就替她"驱鬼",把她打得遍体鳞伤。这一次,痛定思痛美玉终于悔悟了。原来,这5年她一直在与魔鬼共舞呐!
  悔恨过后是更深重的绝望。她们母子还能依靠谁?她该上哪儿去凑医药费?
  小竹给她想了个办法:以孩子的名义提起诉讼,让孩子的父亲支付抚养费和医药费。她没钱打官司,小竹给她找法援;她生活无着,小竹先帮她申请了低保,又给她联系了份工作。
  真正的光明与温暖,是公平与正义,是诚信与友爱,是在苦难里埋下希望的种子。
  纵观全球,贫困都可能是邪教赖以滋生和发展的土壤。从这层意义上说,我国党和政府的脱贫攻坚战也是正义与邪恶的一场阵地战,将涉邪教贫困人员纳入脱贫攻坚战,是脱贫攻坚的应有之义,是全面小康的基本要求。山东以生活脱贫促进思想彻底脱邪、以思想脱邪助推生活全面脱贫,是将信邪群众引入健康,文明的生活道路的好办法。
  美玉脱了贫,更脱了邪。她在县城租了房,安顿下来;孩子的病已矫治,明年就要上学了。她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神"能带你脱离苦海,你能依靠的是政府的法律和制度保障,是自己的勤劳和勇敢,是永不泯灭的爱和希望。(本文涉及人物均用化名)
 
飞哥邪教美玉蛋蛋家庭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