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中准网
秋天一个绚丽光明的季节
  古今中外,从大作家的佳作到小学生的习作,没有不写秋天的。或写秋天景色,或记秋令收成,或叙秋时虫鸣,或述秋日感怀,常给人留下很深印象。足见秋天自有其独一、独特的魅力。在我們这个被称为塞外的地方,春日迟来、夏天短暂、冬季漫长,秋天恰是一个绚丽、光明的季节。
  对于秋天的感觉,最先从阳光开始。入秋后,中午的阳光依然灼热,大人、小孩都还穿着短袖衣服,手里也仍握着遮阳的绸伞。但一早一晚,这阳光射在身上,倒觉得温吞吞、暖乎乎,既打煞了想要逞威的秋风,又驱散了还想赖着的燥闷,令人觉得舒展而舒坦。一举目,竟发现天空离人们愈来愈远,似乎高了很多,也蓝了很多。是那种净净的天蓝?莹莹的湛蓝?朗朗的蔚蓝?这时,从高空中照下来的暖暖阳光斜斜地伸进每一扇窗户,悠悠旳、缓缓的,任人们看着纤尘在阳光中蠕动,树影在墙壁上摇曳,也让人们看到了时间的流逝、季节的变更,让人们感到了生活的流动、时代的变迁。秋阳是何等地灿烂秋光是怎样地明澈。欣然、陶然;而后昂然、奋然。
  秋阳灿烂,是每一个经历了秋天的人都感触过的。秋光明澈,倒不是每一个身在秋天的人都能体会到的。体会北国秋光,常伴着一种心情。比如,在城市有限的草坪上,成不了林子的一棵棵树,孤零零地各自掉着自己的叶子,自自然然,不知不觉,不几天,原先被葳蕤的花叶遮蔽了的乱蓬蓬的树枝,竟已探出了高高尖尖的铁栅栏,妄想跻身于整整齐齐的行道树间。就在这叶落枝疏时,树、屋、路、人都在瞬间豁然开朗。还未落下的红叶黄叶,细声细气地等着秋风来送行;刚刚露脸的树尖树梢,挥臂挥手地等着白云来看望。一条条隐秘的光影在空气里不停地游弋,熠熠闪闪,煌煌耀耀。一天又一天,路旁、树下,落叶不断多起来,在秋风中、在夕阳下像蝴蝶一样飞起来、舞动着;阳光持续地浓起来,在院子里、在玻璃上像兔子一样奔起来、跃动着。人们听见了落叶告别树枝的喁喁声,听见了阳光走向地面的瑟瑟声,也听见了自己踩着落叶、迎着阳光的哗啦声、窸窣声,像是哪个刚学民乐的小孩子在调弄一架老式扬琴,虽然抑扬无序,却也顿挫有节,恰好为满院金光中叶的舞蹈做了出色的伴奏。
  令人惊讶的是,偌大的草原不知在哪时哪刻一下子就从一地翠绿、苍绿变成了满目金黄、淡黄——金得纯粹,黄得净雅。那夹杂在翠绿、苍绿中的星星点点的红、粉、蓝、紫色的小花,也竟在一时间没了踪影。走近了,蹲下去,仔细看,才发现那些小花的根根花蕊都已变成了颗颗花籽,花籽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清淡淡的香气,直沁心间;又有一星道不明的莹莹闪闪的亮点,映及四周。这时,在灿烂秋阳照射下,草原满满地泛着温暖的琥珀色,秋风拂过,草浪翻滚,那琥珀色的光似丝带一般在草面上掠来飘去,像水面晶晶亮亮的水波,又像一匹大绸缎上的反光。秋草并不深,只靠到脚脖子上,但秋风的耐心摩挲,使整片草原平整得如人工修剪了一般,也常常使天上的金色光芒和地上的黄色光辉在这里交汇交融,也使这金黄的草原更显广大、开阔,向着地平线一直延伸开去;这金黄的光也更觉浓酽、强烈,同样向着地平线一直拓展开来。世界就这样充满着金黄的耀眼的绚烂,满溢着金黄的夺目的光明。这时,天空就会传来云雀婉转动听的鸣叫声、雏鹰扑闪鼓动翅膀的拍击声,还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小鸟们欢快自由的啁啾声,也正好是一地金黄中草的成熟、花的成果的快乐的和声。
  当你走出草原,走进乡村,高粱在田野里昂着头颅、举起手臂,擎着红色的火炬,高兮兮、直挺挺;玉米在秸秆上穿好风衣、蓄起长须,露着金色的珍珠,黄澄澄、亮晃晃;向日葵朝着太阳扬起脸儿,排好队列,笑眯眯、光灿灿。再走进农家的院子,见向阳的墙壁上、屋檐下,挤挤攘攘,十分热闹:一溜儿放射光彩的,是戴着尖红帽、穿着长红袍的红辣椒,是披着白大氅、拖着长辫子的白蒜头;一顺儿缤纷五彩的,是绛红底黑花纹着装、显得颇有气质的芸豆种,是青绿色白领子衫褂、有点老成样的绿豆子。至于房前屋后,通红的西红柿、油绿的刺黄瓜、深紫的圆茄子、闷红的老倭瓜,也一起在秋阳下五光十色、异彩纷呈。进出小院,来去小径,处处是绿变成黄的魔幻似的绚烂,时时是土变成金的沉积着的光明,澄亮而温婉,泽光而殷实。待到天色暗下来,弹弦琴的蟋蟀、唱歌谣的蝈蝈、会抒情的纺织娘约齐了,开个音乐会,又正好是七彩缤纷中庄禾饱满、果蔬丰润的欢畅的奏鸣。
  而当你从乡村出来,经过半荒漠草原时,沙漠时隐时现,在经过一条窄而曲拐的河流之后,顿时一片火亮。在这苍茫的漠地上,胡杨树林正蜂拥着推搡着从河岸伸展过来,灿烂秋阳下,簇聚着堆拢着的金色树冠像是在燃烧,火光四射,光照四野。这金色的光亮在微风中抖动着,似火焰在跳跃,宛如大自然为人举行的一场节日庆祝的狂欢,如此绚烂!如此光明!难得的是,胡杨为人们展现的绚烂、光明是独一的,那是一种绚烂的智慧!一种光明的力量!你看,它为了在荒原上立足,让树身成长得粗粗壮壮、敦敦实实,让树枝抽发得瘦瘦俏俏、纤纤细细,让树叶萌生得茂茂密密、层层分分。壮实的树干支着瘦细的枝丫,自然能顶住狂暴的风、狂骤的雨。奇诡的是,上层的柳叶状叶片藏着春的艳,中层的银杏叶状叶片匿着夏的炽,下层的枫叶状叶片裹着秋的红,在秋季的明朗中润润生亮、熠熠生辉、晶晶生光。它们相互映衬、相互对照,那绚烂的金黄自然更浓艳、更炽烈、更透红;那光明的金色必然更明亮、更辉煌、更光耀。更为可贵的是,胡杨的绚烂、光明,并不只是表乎其外,而是内在于心:胡杨的树皮里,包含着丰沛的汁液,那是为了拯救拓荒者生命的;胡杨的根须里,蓄纳着丰富的水分,那是为了维护耕种者土地的。这就使人世间的情境与风景一样绚烂,使人际间的情谊与天地一般光明。而这,正是塞外大地的秋季所独有的绚烂和光明啊。
  在秋季,在塞外的大地上,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被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被金色的草原陶醉着,被金色的收获快乐着,被金色的胡杨感动着。那是生活中的绚烂!那是生命中的光明!
  也许你会说,塞外的秋天,难道不下雨吗?秋天是雨季,怎么会不下雨?下了雨,那湿漉漉的绚烂,那潮润润的光明,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境?
 
张锦贻秋阳胡杨金黄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