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哪本书是你的治愈之神
  生命有更高的生存方式,而不是眼前支离破碎,这本身就让人安慰。
  我在电台做一档读书节目,采访年轻作家。
  水木丁来的那期,她说,不如意的时候她就看托尔斯泰,看《战争与和平》。有一次,看到两个地主聊天,聊收成不好,让地主的日子很难过。她就莫名其妙地觉得:"托尔斯泰连地主都能这么了解,他一定也能理解我。"那种感觉特别像吃了一剂灵丹妙药而得以大病初愈,感觉通体舒畅,也像一个庞大而无伤害心的动物朝她蹒跚走来,再将她抱在怀里。
  2006年,我脱离正常的白领轨迹,被命运抛向茫茫大海。我辞职了,开始写小说,而且我写的小说要到六年后才能出版。
  我一个人旅行,在柳州一个同学家里过中秋。她家有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繁体竖排版《红楼梦》。那些天,我抱着书不抬头地看,就像身体随着书本缓缓通过一个漫长通道,碎片化的我,被这个超时空旅行缝合。
  就像小行星总是被质量大的恒星所吸引,我们也本能寻找着灵魂巨人,痛苦的时候,就想在这样的人身边呆一会儿,哪怕什么也不说,只想从他们身上借一点点光。
  就像筹拍《色·戒》时期的李安,百忙之中飞行约 20个小时去瑞典小岛见他的偶像伯格曼。他紧紧拥抱偶像,继而伏在对方肩头哭泣。
  那张图片在网上广泛流传,我们好像都能感受到这个拥抱里的体温、心跳、灵魂传输时的微微震动。至少你知道有灵魂的巨人存在,生命有更高的生存方式,而不是眼前的支离破碎,这本身就是安慰。
  最近在看黑泽和子写的《爸爸黑泽明》,该书文笔朴素流畅,是非常好看的一本书。
  其实黑泽明忙于拍电影,所以,他在书里,大部分时间是走来走去的一个晃动的人影,憨憨地看体育节目,逗外孙,像小孩子一样饿着肚子等下班的女儿回来做饭……但偶尔说出诸如"在葬礼上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人的本质呀"这样的句子时,其闪耀的智慧之光,连我这个读者都为之眼前一亮。或者去奥斯卡领奖时,黑泽明看一眼,就知道谁是管照明的、谁是管布景的,因为"如果是自己喜欢而选择负责的工作,这个人的个性就会清楚地表现出来。世界上的电影人都是共通的啊"。
  我不断回想,黑泽明一眼就能认出工作人员。他那一眼里,有无尽的对生命的喜悦、对创造性人生的喜悦、对人的喜悦。他像是学会了穿墙术,突破了种种局限,直达生存本质。
  曾经,我以为人和生活只有三种关系:搏斗、讲和、屈服。我们给人的最高赞誉常常是"他和生活握手讲和了",这话里有一股老气横秋、心若死灰的气味。但在此之外,还有着另一种生命体验:像一个孩子,在夏天炙热的空气里赤着身子,欣然跳入河里洗澡。大师对生命就是如此欣然投入。黑泽明、曹雪芹和托尔斯泰都有着巨大的灵魂,你能隔着书本、隔着多少年的时间、隔着遥远的空间,实实在在地摸到它们,像大熊星座恒定闪烁在北方的天空。这让人觉得安慰,哪怕灵魂曾赖以寄居的身体已经不在。
  每个人都容易成为时代的患者,需要用思想相互取暖,如果你需要更多的热量,请去《高中生》·高考网,聆听《44句治愈心灵的温暖话语》。
 
绿妖黑泽明托尔斯泰巨人学生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