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阳光老人徐一鸣


  在我们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里,徐老是最阳光、最透明的老人之一。徐老,徐一鸣先生是也,今年八十有二,一米八的魁梧身材,不瘦不胖,宽肩直腰,面色红润,少有皱纹;讲话发言,声音洪亮,层次清晰,滔滔不绝;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古文观止,无不通晓;连其中的长篇如苏轼的《前赤壁赋》、李密的《陈情表》、诸葛亮的《出师表》、五柳先生的《归去来兮辞》等等都能背诵如流;对于成语典故,不仅能背,而且理解清晰透彻,讲解通俗明白;谈起名人轶事,地方掌故,正传野史,电影书评,更是他的长项;对于唱歌,三十年代的,四十年代的,五十年代的,……乃至当今流行的,古曲新歌,许多都能说唱自如;写起文章来,也和他说话一样,如同高朋满座,独立堂前,前因后果,情节脉络,出神入化,娓娓道来;对于人体结构,病理生理,开药处方,防病养身,更是了如指掌;科普讲座,绘声绘色,手舞足蹈,通俗诙谐……年逾八十的高龄都如此可爱,可以想见,童年的一鸣一定是个天真活泼、聪颖好学、人见人爱的小调皮;青年一鸣一定是个才华横溢、风趣潇洒、风流倜傥、幽默诙谐、奋发有为的大帅哥。
  徐老娴于辞令,乐于表达,也善于表达,更敢于表达,甚至不表达就不舒服;他童心未泯,自信自强,自尊自重,讲起自己来,赞不绝口,从来没有那种虚伪的谦卑:"我行,我会,我懂,我有,……"是他的口头禅。听得出,看得出,感觉得出,这不是自吹自擂,自高自大。因为他能说、能唱、能写、能表演,最能为人治病。在文史馆的学习会上,有时说得兴奋起来,发言不免走题,话匣子打不住,大家也能谅解。
  徐老1927年出生在江苏北部邳县邳城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里。抗战前父亲是县里的督学,与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宋绮云先生(小萝卜头的父亲)是同乡,同期毕业于江苏第六师范学校。那里既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发祥之地,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台儿庄大捷,解放战争中淮海战役都在这附近。徐老从小既受到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又受到科学民主爱国进步思想的洗礼,当娃娃的时候,他就受训于童子军,参加了台儿庄大战的"战地服务团",亲身参与了抗日支前的服务。在那日本帝国主义铁蹄蹂躏、生民涂炭、兵荒马乱的日子里,他立志报国,发奋求学。历尽千难万险,立志学医救国救民,辗转南京、武汉、重庆、贵阳等地,读了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重庆大学、贵阳医学院等大学。1955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贵阳医学院医疗系。被分配到贵阳市人民医院。
  正当风华正茂,踌躇满志,豪情满怀,准备着大显身手的时候,他憧憬着万里鹏程的美好的未来,真有点"春风得意马蹄急"的感觉,宛如一只正待展翅高飞的雏鹰,立志要为新中国的腾飞而搏击长空。可是,在1957年那场暴风雨中,这位刚入而立之年的青年学子,思想单纯的医生,被划入了"右派"的行列。
  往事不堪回首。他先后被关押在贵州省公安厅第十六劳改队(平坝农场)、第十七劳改队(羊艾茶场)。——这一冤就冤枉了二十三年!这是他人生最黄金的青春少壮的年华啊!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改革开放后,平反冤假错案,徐一鸣先生获得了新生。上世纪80年代初,徐老已经是53岁多的人了。徐老真正是"解放了,青春焕发,大展身手"。自由了!工作了!上班了!身穿白大褂,手拿听诊器,救死扶伤,又回到医院病房当医生了。青春再次焕发了。他乐了,笑了,哼唱着轻快的幸福旋律,重新书写着自由的灿烂辉煌的人生,以自己的言行,努力地证实着自己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与献身社会的价值和能力。
  在科学的春天里,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他风雨兼程,要把丧失的时间夺回来。他不仅在自己的医疗本行上发挥才智,担任过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部门负责人,贵阳市中山医院院长等,干了许多救死扶伤的实事,而且大展他的才华和技艺。他是电影、电视剧评介的好手,采访过全国32个电影制片厂,写作了大量影坛趣事,电影评介;他是家乡邳县(州)和住地贵阳地方历史、名人轶事的掌故,如数家珍的活字典;他是广游天下、交访名人、见多识广、勤奋写作的自费记者。2007年他自费专程到桂林采访了电影《刘三姐》的主演黄婉秋,2008年又在贵阳采访了《蔓萝花》的主演罗星芳和著名黔剧演员刘玉珍,分别撰文发表在《文化广角》上;他是观今鉴古、谈天说地、悟道杂谈、普及科学的散文作家。在各种报纸、杂志上发表了数百篇文章,出版了50多万字的《一鸣作品选》;而且至今笔耕不辍,每有佳作。多次获中共贵阳市委组织部、中共贵阳市委老干局颁发的"老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奖。1994年被聘为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作为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他积极参加了馆里的活动,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然而,回首往事,徐老不幸中也有幸运。所幸运的是,徐老是一个医生。凡有人群的地方,不论官与民,"罪人"和好人,都会生病。他的知识和技能都能服务于人,即使在牢狱里也能配上用场。由于医术高明,监狱又缺少医生,徐老在监狱内,在劳改农场,得到特许可以给干部和犯人看病,成了编外的狱医。特别是在1959—1962年的饥馑中,他给无数的难友、管理干警和他们的家属看病。以他全科医生的精湛医术,尽心竭力地救治那些地位不同的病人;以他的同情、真诚和善良抚慰那些苦痛与哀伤的病痛者。在一个特定的场合,徐老以他的特殊身份,发挥了特殊的作用,显示了自身的价值,体现了白衣天使的伟大,张扬了人道主义。他博得了管理人员和难友的尊敬和关爱。这样看来,使徐一鸣先生也颇感欣慰。
  从灾难里过来的人,特别珍惜现在。总希望历史不再重演,希望后代不再重蹈覆辙,希望人们珍惜并且秉承"以人为本"的理念,摒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希望人们尊重人,尊重个人,尊重人的生命、尊严、自由与人权;希望社会有更多的和谐、宽容、妥协与共赢;希望大家共同富裕,人人自由幸福。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今年徐老已经82岁了。他不服老,他笔耕不辍,还要为国家和人民作贡献;他热爱生活,幽默乐观,豁达开朗,深谙养生之道。祝愿徐老健康长寿!
 
陈履安贵阳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