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春渚纪闻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史料笔记。十卷。宋何薳撰。成书具体年代不详。
  何薳,字子远,张邦基《墨庄漫录》及洪迈《容斋随笔》又称其字为子楚。因其父何去非葬于富阳韩青谷(今在浙江),薳自筑屋于其先父茔,遂自号韩青老农。生卒年不详。他是浦城(今在福建)人。生活时代大约在宋哲宗、徽宗、钦宗时期。何薳博学多文,见识深广,且擅工诗文词章。他又博艺精洽,于琴艺造谐颇深,又对于墨、砚等多有研究。何薳生逢北宋末年章惇、蔡京相继当国擅权之时,痛疾时事日非,遂终身不仕。
  《春渚纪闻》成书情况,没有详尽的记载可以说明。全书共有十卷,前五卷为《杂记》,第六卷为《东坡事实》,第七卷为《诗词事略》,第八卷为《杂书琴事》并附有《墨说》,第九卷为《记砚》,第十卷为《记丹药》。此书虽为北宋遗闻旧事的笔录札记,但其记述体例明确清楚,有篇名类目,各条也都标题立目。很显然,此书是经过作者精意编排、整理而成书的。
  《春渚纪闻》的《杂记》五卷,内容虽多,但多录载鬼怪、报应等迷信之说,以及谈谐琐事,甚为荒诞不伦,可取者极少。由此,后人多讥其"荒诞"、"品格甚低"、"有失儒家轨范",也确实揭露了此书的弊病。第六卷《东坡事实》最为重要。何薳之父何去非,精通兵书,曾仕于宋神宗朝,因为人耿介而仕途艰难。后因受到苏轼的赏识而被举荐。因此,何薳对苏东坡极为仰慕,特专列一卷,记述苏东坡的遗文轶事,以及苏氏与秦少游、刘贡父、黄鲁直、陈无己、张文潜等人交往的史事其中所记内容,多是不载于正史的稀有史材,对于研究苏轼及其朋党诸人的史事,提供了较为难得的系统材料。第七卷《诗词事略》,是以唐宋诗人所吟诵的名篇佳句为凭依,纪述作者的事略,并附录何氏的评价和论述。第八卷《杂书琴事》,简记有关古代音乐史料,并略述了古代音乐理论,且杂有纠正前人有关谬误的考辨论文。第八卷后又有《记墨》。《记墨》之中内容很丰富详实。其中记载了有关制墨的工艺,墨的名称、品类和特点,以及制墨名家能手的简要事迹,与翰墨名家的品评等多种史料。《记墨》一类,所载内容颇能反映宋代制墨业的基本概况,为此项专史研究者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完整的史料。第九卷《记砚》,专门记载宋代的名砚。其中记载的内容极为详细而具体,涉及到砚的石质、出处、年代、形式、尺寸、题记、特异,以及有关的诗文逸事等各个方面的材料。它既反映了宋代制砚工艺的先进成绩,又为后人的研究和考证提供了珍贵的史料,堪称宋代砚史佳作。第十卷《丹药》,专记炼金术。其中颇有仙道神密之法,似不可信,但也偶有古代治炼之术的记载。这部分内容的最大意义是通过这些记载,可以反映出宋代炼丹术的盛行,以及一些达官贵人贪金图银的丑态。
  《春渚纪闻》的版本,有明人姚士麟(叔祥)与沈麟祯所校的六卷本。此本有残缺,仅有《杂记》五卷和《记墨》之中的二十二则。明人陈继儒将此本刻入《宝颜堂秘笈》中,这便是宋刻本之后最早流行的《春渚纪闻》的刻本。后来,汲古阁主人毛晋又得十卷本《春渚纪闻》,始为全本。毛晋将其刻入《津逮秘笈》中,但此本第九卷中脱落一页。毛晋的后人毛扆,又得宋刻尹氏本,可补第九卷中的缺页。但由于此时毛氏板已质于他人,故未能补足。清人卢文弨将这一缺页刻入他的《群书拾补》中。张海鹏《学津讨原》中收有此书。此本是用卢氏书中所载缺页补全之后,又经邵阆山借黄荛圃家藏宋本校勘之后而刊刻的。此本还附有姚叔详、毛晋、毛扆等人的跋语。《四库全书》所收"江西巡抚采进本",即是出自毛晋《津逮秘笈》中的十卷本。涵芬楼《宋元人说部书》本,是夏敬观用涵芬楼旧藏明影宋尹家书铺刊本校刻而成。一九八三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春渚纪闻》校点本,后附有历代各家著录和论跋选辑,颇便阅览,为现今通行本。
 
古籍古文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