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流年外三篇
  你生命中的往事, 经过时光的淘洗,一些原本以为根本忘不了的事,终了有一天如轻烟散去,无踪无影,而一些在当时看起来微小的事情,却如发黄的旧照片,现在翻来看,却有着岁月沉淀出来的别样的美,如留在我心中的那些童年记忆。
  想必少时的心是琉璃做的吧,清透到底,一览无余,欢喜是真的喜欢。现在的心不至于浑沌,但有些落到心低的尘埃终究是挥扫不掉的,变得对幸福和快乐的感触不再那么灵敏。可真的在那个少时物质十分匮乏的年代,一个红头绳或者一个"吹泥响"带来的快乐用现在用千金也换不来的。一直喜欢了陈旧的东西,古巷子、斑驳陆离的古老城墙,那些经过时光沉淀仍然保存下来的东西,是别有味道的。想必也是到了该怀旧年龄吧!
  一些回忆是带着阳光的味道,让我时常想回去感受那久违的温暖。这次回老家时,正好赶上逢集,我特意到集上转了一圈。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一些事,那时我任性顽劣,只要中午下班后的母亲经过集市上没有带给我一份小吃,我是要又哭又闹,我是习惯了对爱的索取吧,而不是真的是个馋嘴的小丫头号吧。可如今,在情感的道路上,任凭你对拥有的东西失去时怎么地再哭再闹,只会落个泼妇的骂名,于事无补。不如就让那失去的痛变成一把刀,就让它隐隐地它在内心作恶吧,但总有一天,它割破的的伤口会有愈合的时候,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不哭也不闹。
  这天,在逢集市碰见几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乍一看,印象是有些糊涂了,迎面走过后的那一刹那,记忆又重生,只是那些人的脸被刻了些岁月的风霜,多了几分沧桑,但我也无心再回过头去与他们打招呼,仿佛原本在你心中一个十分美好的人,有一天突然对你撒了个弥天大谎,你念及旧情,不忍也不愿去揭穿,装作不知道淡然走开。如果人生若只好初见多好,一切都是原来的初貌;经过岁月的风沙的肆虐后,仍不改初心,那该多好,可一切枉然,万物逃不脱自然规律,但想来也会惆怅伤感。
  流年,如流水的日子。少时的村庄极少有小卖部的,通常每当听到外面有"卖货、卖货哟"的吆喝声,我就急急忙忙碌地跑出去,叫停住那个卖货郎,在不到一平方米内的由铁丝围成的货栏内挑选自已喜欢的东西.那时,我最喜欢那种二分钱一个的染了粉色的质地软薄的小气泡和五分钱一个用泥巴捏成、涂满五颜六色的的小鸡形状的"泥响"。那种"泥响",它的头部和尾部是连通着,嘴吹后面的尾部,就会通过"小鸡"的嘴巴发出呜鸣的响声,这在当时听来该是最富有意趣最美妙的声音吧。
  那时,物质是贫乏的,不象现在每家都可以有好几把伞。那时,总会在一个在一个个斜阳慢慢西沉的下午,一个有着外乡模样的人手持一把沙,一边走一边拖着长长的气息不足的声音:修——伞——了。他的表情多多少少是有些落寞的,也许因为他只是一个异乡客,只所以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谋生而已。每当这时,我都会发呆地看上几眼,看他们眼睛里异于我家乡人的东西:茫然且空洞有时竟可以看出几分无奈与冷漠。此时想起,他们该是想家了。
  所有所有这些故乡的旧事总会在瞬间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那片地方。
  走着,走着,不觉走了这么远,已迈入中年的行列,也会时常在尘世中迷失了双眼,而正是那些记忆总会把我重新找回来。
  戏里戏外
  小时候,常常独自一个人被放在家里,身边放一大堆零食,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无意中翻到一个频道,是一个唱京剧的节目,节目中的一个满脸白粉和油彩的长袖女子,一直在用一种与我们平常讲话腔调不同的很绵软的声音唱来唱去,我不明白她到底要表达什么,看着看着竟然慢慢地入睡了,手上的零食从身上渐渐地滑落。这就是小时候我对京戏的印象吧。
  生活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慢慢地长大了,再回头看看同样的东西心态却是不一样的。再看京剧时,竟然被戏里的那一招一式感动了,一个出演旦角的女子,穿着华服,唱着华丽的唱腔,不紧不慢,在一个不大的舞台上,在不长的时间内就这样娓娓唱来,就这样戏剧性地把人生的一场悲欢离合或一生的悲欢离合演绎完毕,不禁让人唏嘘感叹。我们的人生难道不就是一场戏吗?只是演绎的方式不同罢了。
  不知从曾几何起,一切情感不再那么激烈与执着,一切爱恨都归于平淡,把真正的人生也当成一场戏来演,明明爱着,表面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明明讨厌着、恨着,却也极尽能言善事,真怕入戏时间久了走不出来了。终究是要走出来的,面对活生生的现实。我想到,唱京戏的名角孟小冬,她是我喜欢的女子模样,容颜清丽、眼神倔强、坚定、才艺双绝,因"戏"与大师梅兰芳结成一段姻缘,可她终究是个孤傲清高的女子,甘愿屈尊嫁为小,全是因为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她们之间,有一个感动我的场景。二人也有调皮的时候,梅兰芳面带微笑,手指摄成鹅形状投影在身后的在一块白布上,一脸俏皮,字幕上显示他的语言:这是什么?这行字的正左边写下:这是你的鹅影呀?一段两人的无声对白,这分明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在情浓意合之时互相调侃的一个场景,爱着的人都会如孩童般天真烂漫,看后不禁泯然一笑。可不久后,却因为"吊唁"事件导致二人分开,这段感情却在现实面前被挫败,两人分开后,孟小冬到底是个不寻常的女子,硬是与梅兰芳整整打擂台赛三天,并说要唱就要唱得比梅兰芳好。分开后的五、年内,没有因为这段感情的消逝而消沉和堕落,反而潜心向京剧大师学艺,使艺术水准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再次回味孟小冬的唱腔,一个俏美俊丽的女子,扮成一个老生,硬是把它演活了,扮相威武、神勇,唱腔端庄厚重,也许她性格里本就有股男孩子的侠气与豪气,看似爱情不拖泥带水,可我总想,她把与梅分手后苦痛都在唱戏的过程中消解掉了,看似唱的是别人的戏,现实中不能消解的东西都在戏中淋漓地喧泄,在剧中角色中总能找到自已的影子,缓解了她不愿与人说的苦痛、最终,十年后,她被那个杜月笙的痴情打动,嫁 为他人妇。 我想,这就象一场精彩的戏最后落慕了,演员御去一切华丽装扮,回归平常与平淡。她嫁给杜,不一定爱着他,但她这时已不再需要轰轰烈烈地爱情,那是多么的不可靠,而 这份他对她的爱,一如早晨初升的太阳,没有炎夏阳光的炙热,但却温煦柔和,如棉质的贴心内衣,温暖踏实妥贴,这个男人终究是爱她的,追了他整整十年,她在历经繁华与幻灭后,他的爱对她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归宿了。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生活中"入戏"久了,也总想出来透透气的,感受一下真实的阳光和空气。突然接收一个许久没联系的朋友的一条短信:看看乡下的阳光,落叶,真好!很感动。也许戏外的生活里的温暖是完全要我们自已给予吧,要学会做一个坚强、聪慧、感恩的女子。步入暮年的孟小冬说:"一切都过去了罢!"。然而,纵然时光流逝,总有些记忆与情谊难以抹去,只是慢慢淡了。淡得如一杯白开水,想起来没恨也没爱了,就象曾没认识过……
  把爱当作信仰
  多年前,初见芬时,她是好看的。气质与民国女子有相似之处,端庄娴雅,淡定平和。一笑起来,眼角微微地向上翘起,如一谭幽深的泉水,清澈见底。烫着齐耳的卷发,穿着叉腰的红色打底带银灰色的刺绣花的小棉袄,凭添了几分妩媚。从她的幸福的表情里,看得出来进入婚姻一年的她是幸福的,浓浓的爱正滋润着这个小女人。
  芬的老公全是与我老公从小玩大的伙伴,他们一共有四个人,年龄相当,特别要好。除了她的老公,其它三人都在外乡工作,所以,婚后每逢过年回到老家,他们总要抽出一天时间聚在一起叙叙旧,找找共同的过去时光中的趣事,开怀畅饮、畅谈。我们四个小女子则在旁静候,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那时,我和家里的他虽然经过七年的恋爱时间作为奠基,但真正走进婚姻里,才真正品尝到围城的味道。在争吵时,我时常会愤愤不平道,我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出身,就应该被宠着,他则反驳道,谁说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不被惯宠了,照样被家里当个宝。就这样,我们在这个日常生活的锅碗飘盘油盐酱的敲打声中,奏出一曲曲时而伤感时而欢喜的曲子,一唱一合着。我骄纵任性,他不屈不饶。
  芬是一个好女子,能做一手好菜,孝敬公婆。那时,每当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芬的一些小细节,总能打动我们,如轻轻拂去全身上的浮尘,有意无意地投向全深情的一眼,不但没有让人觉得丝毫的矫揉造作,反而心生出几分感动。这一切,大家都看在看在家里,都说芬是我们四个女人中最会照顾人、最体贴的,让我们其它三位女子拿她作榜样,这样家庭必和谐、幸福。
  世事无常,天有不测之云,人有旦夕祸福。原以为日子一如既往地如蜜般甜蜜。岂料,全因在一次生意上的失败,不旦赔光了所有积钱,还背上了几十万的外债,而芬和全也在在发生这件事后的极短时间内远走他乡,挣钱养家还债。在与他们的通信中,知道他们在外地租了个小摊位,靠卖点杂货维生。我们除了对生活的变化无常感叹唏嘘外,在自已就不富足的情况下,但是尽了微薄之力,但并不足以让他和她应付难关。芬陪着全这一走,就是七、八年。
  这次回老家过年,听说芬和全从外地回来了。我们其它三家人都非常高兴,于大年初三就订好了酒席,迎接芬和全的到来。在等待芬的到来时,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不知外乡飘泊的日子是否改变了她的初貌?而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我真的很是欢喜,我看到,岁月并没有使她沧桑与衰老,反而更添了几分风韵。通过交谈,我们知道通过这几年芬的全的奋斗,他们的债务还得差不多。我最感动的是,在谈这些话题的时候,没有听到芬说一句抱怨的话,虽然生活给了她磨难,但她依然幸福地微笑着。
  以前,总是会在无数个落寞时候,问为什么幸福感对自已那么奢侈?认为最美的风景在远方,而忽略了眼前的风景;也总觉得自已幸福在别人的眼中,无知地活在别人的世界里。总有一天,开始明白幸福本是由生活中一些微小的点点滴的温暖和感动组成,那些惊天动地、撕心裂肺的过程,都不过是空中楼阁、海市辱楼,即使如烟花般有刹那间绚烂,也最终零落成泥,如秋风扫落叶般悲凉。
  这次相聚的时候,芬饱含深情地看着全说:"全的心态一直很好。"看得出来,生活的磨难并没有磨灭全对生活的信心和热情。我想,有这样一个美好女子一直不离不弃地伴在他身边,那点物质上的暂时贫乏又算得了什么呢。全是幸运的,得如此一好女子,而我更想说的是,在茫茫人海中,最终两个懂得惺惺相惜的灵魂能结为人生伴侣,是她和他的今生之所幸吧。她和他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有人说,这是个缺乏信仰的时代,我想,芬是把对亲人的爱当做自已的信仰来对待了,神圣不可亵渎。让她从不感受到生活虚空,从来不会在生活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
  立春的这天,天空飘起如柳絮的雪,让我想起了芬,雪是纯净的,如象牙塔里的爱情。那一瞬间,我突产生一想法,燃一小火炉,温一壶小酒,做几样小菜,晚上与家里吵了大半辈的他围炉夜话,浅酌几杯,偶尔放肆时还可以拿对方青春岁月时的放诞无稽戏虐一下,然后,一笑而过。
  甘于生活的平常与平庸吧,让日子过得如细水长流般,从此风清月朗,百花绽放......
 
王艳人生生活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