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王二狗脱贫小说


  1
  "你一个大男人,还去偷村里老婆娘栽的菜,一点骨气都不有得,你撒泡尿浸死掉算了!"   驻村扶贫工作队老张,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批评教育着王二狗。接着吓唬他:"给有听见,说着再不听,就要把你列成教育整治对象,到时么你又鼻涕一吊眼泪一吊呢!"   下来驻村几年做群众工作,老张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呵哄吓诈因人而异区别对待,即所谓的"贼要贼拿,篾要篾扎!"这也是乡村干部开展群众工作的有效方法,但也容易被领导贴上工作方式简单粗暴的标签,有些时候老张想想,有些领导也是无能,偶尔参与的调解似乎也没有成功,领导前脚走掉,群众又跑到村委会扯,还不是乡村干部抵着。   王二狗的眼神毫无内容,看了看老张:"我只是偷着刘寡妇的白菜,才一次……"   我信你个鬼,你个狗日的王二狗坏得很。老张想。   石疙瘩村的远近乡邻都认得王二狗是懒汉一个,爹妈早死,独人独户,住的房屋还是他爷爷年轻时建盖的,如今又传到他手上,据他跟下乡入户的干部说是有100多年了,他自己却连泥巴都没有糊上一坨,烟熏火燎,黑得发亮,还是政府实施了农村危房改造帮他修了上盖子,达到了安全稳固遮风避雨的条件。他不养鸡猪,不种田地,睡够了就起来煮一锣锅饭、熬一锅干豆腊肉,吃完抹抹肚皮,搓搓手,漫无目的地在村里游走,看看人家别个都各有其事,老人小孩都似乎很忙忙碌碌的样子,没有人理睬他,就又蹩回来,在屋檐下发发呆,困了就去睡。有一次,老张问他:   "王二狗,你的米哪里来的?"   "村委会发的。"   "肉哪里来的?"   "人家给的。"   "你几岁了?"   "45岁了。"   "你这年纪不大不小,你咋不做活呢?"   "懒得做,活得下去么算了。"   "你咋不出去打工呢?"   "我怕人家打我。"   "吃完吃尽你又要咋个整?"   "党的政策好呢……"   老张听了哭笑不得,甩甩手,走了。   这样的人,谁家都不会把女儿嫁给他,如今王二狗45岁了,仍然孑然一身,成天戴着那顶汗渍斑斑发灰的绿帽子,穿着脏得变色的衣裤、露出脚趾头的解放鞋。标配。   但是,王二狗还是有想法的,其实人人都有想法,只是别人认为王二狗这样的人是不配有什么想法。王二狗的想法还是有一次酒后失言才显露出来。王二狗多吃了两杯,就呵呵呵的笑,说做个人连鸟都不如,鸟还成双成对的……大家就都嘲笑起来:王二狗,你要是鸟早飞了……"   只要人们戏谑他,他就想起了刘寡妇,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刘寡妇的模样。虽然两个人各做一家,离得还比较近,又都离着大村子一段路,却连手都拉不着一下,王二狗也就常常魂不守舍、抓耳撓腮、无可奈何。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滑过,天淡云闲,相安无事。   2
  石疙瘩村的刘寡妇,娘家是石门坎村的,说起来也是名气响当当的人物。她的颜值么其实也只是普普通通,但是领过她的男青年随便点点都可以编成一个加强排,所以刘寡妇年轻时候的绰号就叫"排长"。   排长最后选了石疙瘩村的老实把自己嫁了,老实其实不是排长的兵,排长那天被一个"兵"妈妈打撵出来,手机也被摔碎了,又是大冬天的晚上,衣裳又薄,拖鞋都没穿一双,蹲在路边哭,正好老实去吃杀猪饭回来,摩托车灯一照,一个女人在哭,上前看看,光着脚、冻得浑身发抖,就把她扶上摩托,带回家好生照顾。之后也不追,就是当成亲戚的走往,到后来竟然两人成了,说起来还是排长追的老实,也许她是为了报恩,也许是折腾够了,不想再疯了,谁知道呢。   可惜好景不长,婚后没多久,连娃娃都还没有一个,老实就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被撞死了,还是酒后骑摩托,全责,撞上大货车,大货车没怎样,老实却没了。反正货车的保险是买得齐的,人家都无过错赔偿了,你还想怎样,下文就没有了。   这样的结果不难想象,大家都说排长这女人命硬,克夫……家乡是待不成了,但年轻就是资本,功夫就是能力,外出务工几年,排长就顺手把自己又"嫁"出去了,听说当时她是去浙江的一个酒楼里当服务员兼酒水推销员。那天一个老板心情好,点了一瓶酒,排长就帮他开出了酒盒里装的1000块大红包,老板眉头都没有皱,大手一挥,小姑娘,这个红包给你了,过来陪我们喝一杯……这一来二去,排长就俘虏了这个老板。那年老实的爹死了,老实妈还在,排长还把老板领着回来看了一回,自然是大奔,那年道路还没有硬化开不进村子就停在路边,大包小包的礼物提不完,这家给一提那家送一袋,还差人买菜煮饭办了一回酒席招待乡亲,大吃大喝三天三夜,吃饭喝酒不要钱,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吃,着实风光了一回。   但是说着话呢2018年就来了,排长也就不声不响的回来了。据说跟排长好着的老板肯"出差",越是休息日越出差,排长也哭过闹过,但是一想到自己好吃好在的,凭什么不准老板出差呢,也就心安理得起来。直到有一天,排长被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带着两个戴墨镜的光头男揪着头发在大街上打骂,排长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太嫩,睡了几晚上大街、车站,排长就南下打工,一混就是十多年。有的说排长是到东莞当小姐,染到病,又遇上东莞扫黄打非么回来了,有的说是排长为了报仇,跟一个黑社会的大哥好上了,大哥带人北上砍伤了那个骗排长的老板,把老板老婆打得下身出血,又赶上扫黑除恶,结果大哥被抓,排长跑路。之后就到处找工作,可惜已经年近50,来钱清闲的老板又都是颜值控,找得到的工作都不轻松,实在混不下去才回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反正当年的排长如今是回来了,娘家是回不去了,而在她外出这几年里,老实的妈也死了,她跟老实也没有办过离婚,回到石疙瘩村也算名正言顺,合理合法,就形成了她一个人独人独户。由于当年的名声和各种传说,有人说老是排长排长的,有损解放军的名气,反正嫁也嫁了,就叫刘寡妇得了,时间一长,顺口就来,成为习惯。她也不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她也认得的,有所谓又能怎样?只能任由人说,也死了心,不去折腾了。   那是一个热辣辣的午后,王二狗像往常一样吃了一锣锅饭、一锣锅菜,肚子有点胀疼了,就朝房子后头的小山沟慢悠悠走去,隔着稀疏的篱笆,就看见了刘寡妇坐在小板凳上摘辣子,因为头低着,她宽领口T恤的下面,鼓鼓的两个包,一时竟然看呆了,鬼使神差地走到刘寡妇对面蹲了下来,刘寡妇自顾自的摘着辣子,认得是王二狗,头也不抬的问你来整哪样?王二狗说我来挨你摘辣子。刘寡妇就说今天是哪样日子,今天太阳也不有从西边出来嘛……王二狗漫不经心地摘着辣子,躲闪着刘寡妇的眼睛,涨红了脸哆嗦着说你的活我来帮你做嘛……刘寡妇楞了一下,随即歪着头想了想,咯咯咯的笑起来,我哪有那么多活给你做?说完又咯咯咯的笑起来……把王二狗笑得心里发麻,飞也似的跑回去了。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特别是对于王二狗这种闲游浪荡之徒,吃吃睡睡,时间多精力旺,就似乎机会更多了,只是王二狗长年四季生活在本乡本土,仍然具备着与生俱来的那种善良淳朴,不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偷偷摸摸、假装遇上、遮遮掩掩就成为了王二狗接近刘寡妇的手法和方式。   这天,王二狗被家族大爹叫了去帮忙驮粪去田里,这种农活一个人是做不来的,王二狗本来不想去,被他大爹一脚踢在屁股上,狗日呢,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再懒拖拖的你信不信我收拾你一顿。說着顺手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打过来,王二狗认得那根棍子是工作队老张上次来做入户调查时,打狗用带过来的,顺手就放在了堂屋门口没有带走,就是那个肯骂自己懒汉的那个老张,棍子上还带着刺根根,大爹打来一定疼得很,就说是了是了,去的去的。那天晌午他大爹就倒了两杯酒给王二狗,偏偏就只是两杯酒,而不是三杯或者四杯甚至五杯,偏偏大爹只是倒了两杯酒,两杯酒对于王二狗来说只是刚刚把酒兴提起来,又不至于醉,他又不敢跟大爹要酒喝,怕挨打。同时他也看见锅里煮的那坨火腿肉快没有了,得赶紧吃饭吃肉。   就这样,二麻二麻的王二狗趁着夜幕降临的黑暗,径直向刘寡妇家走去,他想好了,如果刘寡妇发起怒来,就说自己是酒醉摸错了。大门没有关,堂屋门也没有关,屋里的灯光投射在院里那条大黄狗的身上,大黄狗对悄悄摸进来的王二狗摇了摇尾巴,身子却还是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王二狗心想这就对了,也不枉曾经喂过它几个骨头,正想着呢,就见刘寡妇端着洗脚水从堂屋出来,身子都没有转过来就径直向院子里泼来,王二狗啊的叫了一声,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大黄狗也在二人的惊叫声中跳起来,悻悻的向院子边上走去。这边刘寡妇问王二狗你咋个来了,王二狗嗫嗫喏喏说我认不得咋会走到这里来了,刘寡妇赶紧把王二狗让进堂屋,把刚刚自己才拧干的擦脚布丢给他擦头上脸上的洗脚水,问他你今天晚上又发哪样神经?有了之前的经历,王二狗就显得镇静多了,我来……我来……来你家睡……刘寡妇想不到烂无一成的王二狗,居然还有这个惦记,她又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腰酸背疼,末了说想来我家睡的人多了,你不是不知道,和人家比,你有什么?王二狗就不作声了,想了想说我一样不有么我会学着整,学着耪田种地,学着打工挣钱,最起码不会去赌不会去乱……刘寡妇听了冷冷地说,么等你有了再说,滚回去得了。王二狗只得灰溜溜地退了出来。   当然,这些心里的秘密王二狗是绝对不会跟任何一个人说起来的,就像大家都骂他懒,看不起他,但其实王二狗也想好好的努力一把,起房盖屋,外出务工,潇洒走走,又想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样意思没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何必风吹雨打太阳晒,也就懒了下来。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对刘寡妇的惦记,他的人生仿佛就有了目标,有了追求,原本一个混混沌沌的世界,突然照射进来一抹天光,指引了人生的方向,就有了奔头,45年来,他开始觉得人生居然这样的美好。原来自己毫无念想的生活,吃吃睡睡,与猪居然没有什么两样。人,还是要有点想法啊。他在心里盘算,学着整,又要咋个整呢?要栽烤烟自己没有烤房,种菜、栽辣子、种包谷似乎不错,也就有了养鸡养猪的基础……他在想,如果我也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就好了,像同村的王麻子去缅甸打工了10多年,还不是除了一身病,一分钱没有带回来,就被评为了贫困户,自己却不是,真是不公平。但是不公平就不公平,又能有哪样办法,前次在小组活动室开户长会,工作队老张刚念出名字,同村的人就都七嘴八舌说二狗子年轻力壮好手好脚给否了……想来老张才是最关心自己的人,打是心疼骂是爱,哪天老张再来,一定要请他好好吃一顿饭,最起码要请他喝一杯酒,他才会更加关心呢!这样一想,王二狗在家里上上下下屋里屋外搜了个遍,竟然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准备办场招待,一时间又茫然起来……   3
  让王二狗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感到茫然的同时,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有关王二狗该不该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讨论正在进行。通过激烈争论,基本分成了两派意见,一派认为中央提倡精准扶贫,不是扶懒汉,如果把王二狗纳入建档户,就会引发更多的懒汉,坐等政策扶持,要吃的穿的用的还要钱,人心不足蛇吞象,得到好处还不卖乖,政策咋个帮扶都认为是该得的,连尾巴都不会摇一摇,猪狗不如,带坏乡风民风,总想不劳而获。一派认为尽管王二狗懒,但是扶贫也要扶志,人都是会转变的,只要方法得当,一定会有所改变,再说国家规定的脱贫退出条件,必须是所有农户都达到"两不愁三保障"标准,目前王二狗一样不有,家庭收入明显不能达标,必须想办法进行帮扶。两派各执一说,难以统一。还是在村党总支王书记的主持下才意见统一,王书记说同志们,我们开展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工作,不单单是一项工作业务,同时也是一项政治任务,假设脱贫攻坚验收组去到王二狗家里,收入不达标,又不算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就说明我们村还有漏评的情况,我们又怎样回答?又该怎么办?扶贫扶困,不管他是哪一种原因致贫,我们都有助其脱贫的责任和义务,什么叫不让一个贫困人口掉队,这就是了。但是我们的同志去王二狗家入户要注意工作方法,不要让他感到是他应得的,从而起到反作用,让他等靠要的思想抬头!   这天,王二狗起得比平时都早了点,主要原因还是昨晚那缸茶撵的懒。昨晚闲得无聊,就拿出了前年一个表侄送的一个茶饼,用表侄的话来说是老树普洱茶,很贵的,就3年来一直舍不得吃,也不晓得要留着给哪个吃,就是舍不得吃,就留了下来,昨天晚上王二狗突然开了窍,留着也没有人来吃,留去留来还是自己吃,刘寡妇一个老妇女又吃不来,就是吃得来也不给她吃,除非她来求我还差不多。王二狗掰了一片茶饼放进茶缸,从漆黑的茶壶里倒出滚烫的开水,看着那一片片茶叶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漂浮起来,想那表侄也还是不赖,只不过让我按几个手印、借用一下我的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就送给我这样的好茶,心里顿时美滋滋,呷一口,神清气爽,喝两口,豪气万丈,不知不觉喝了两大茶缸,剩下的实在喝不下去了,倒掉又实在可惜,最后还是仰起头咕噜咕噜喝个精光,这不天光刚一放亮,小肚子就胀疼得实在受不了,似乎用手摸一下就会冲出尿来,实在忍耐不住,急慌慌爬了起来,站在房子后面的土坡上酣畅淋漓的来了一场大放水,抬头看去,灰灰土土的云层中间,眯缝着一只光亮无比的眼睛,撕开遮挡的暗雾,投射着山峦树木、飞禽走兽,须臾光芒散尽,天地阴沉,竟是小雨菲菲,沾衣不湿……怪哉怪哉,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中午老张他们一行就找上门来。难怪,王二狗心想。   "王二狗,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偷东西?"   "不有偷了,連刘寡妇我都不敢偷了。"   一句话说得老张他们哈哈大笑起来:"人家刘寡妇虽然是个女人家,人家好歹外出打工回来的人,见识比你多,比你有志气,耪田种地勤劳生活,你还想偷她,人家怕是看不起你!"   "你喜欢刘寡妇给?"同行的小包戏谑的问。   "不喜欢。"这种事没有那个会当面承认。   "你看看,人家一个女人做一家,人家都不等不靠,勤劳致富,你给害羞?还有,歪嘴他爹77岁了还种包谷种辣子,你给害羞?……"   "嗯嗯。"   "害羞么要咋个整?你有哪样想法?"   "我也要种田种地,养牛养猪……就是不有得钱……"   "你懒惰成性,怕是顺口打哇哇。"老张开始生气了,"这十里八乡哪个认不得你懒,嘴上说一样,做的又是一样……给是又要骗我们!"   "我不有骗你们……你们也是为我好……就是不有得钱。"   "去借嘛。"   "人家都不借给我。"   "给真?"   "真呢!"   "真心想发展就好,我们村‘两委经过讨论,实施贫困对象动态管理,把你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管理,扶持你发展。但你要是三心二意继续懒惰着,我们就不管你了,穷死饿死都不管你了……给听见?"   "听见了!"   "这是两包辣子种,免费给你种,辣子秧撒出来么可以栽两亩田的面积,节令到了,赶紧整去!"   "是了,我明天就去整。"   "什么明天,过一下我们走了你就赶紧去整得了!"   "是了。"   从王二狗家出来,转了一个拐角,老张说奇怪了,王二狗今天怎么这样乖?同行的石疙瘩村党小组长老王说:"张队长你信他不得,王二狗是一个懒惰成性的人,这种人得好处时答应得很好,一转身就什么都不是了,得找个人监督着他才行。"   "这个主意好,找谁比较合适呢?"   "他大爹比较合适,一个家族的,从小看着王二狗长大,王二狗比较怕些……"   "他大爹会不会干这个事,或者说行不行?"   "喊着些么可以呢。"   "那我们现在就找他大爹去。"   4
  王二狗的大爹人称熊二,瘦精干巴的一个小老头,性情开朗好喝酒,张队长一行他是认得的,开小组户长会、入户宣传好多次,都不是生人,就乱着倒酒。才喝一口,熊二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前年去内蒙跟人家架高压线,100多米的高空,一开始去的时候是小胯弹三弦的怕,撒尿下来落不到地……工钱都要不到,拿铰链机把总经理的越野车拴起来地要工钱,搞到工钱拍拍屁股跑回来……去年跑到新疆做婆娘活计,摘棉花,一双手被棉花刺扎了烂塌塌呢……不过么好玩呢,婆娘多……全国各地的婆娘都有……   老张听着烦,打断了他的话头,说明了来意。熊二一听:"早就该管管这个豺狗吃的了,丢家族的脸……"顿了顿,"就是怕有些时候忙不过来,辜负领导你们的信任。"   老张就不耐烦起来,心想果真是熊二一个,跌倒都要抓把土的人物:"什么忙不赢,要钱就直说。记次数,算工时,再说。"   熊二:"是了……是了……"   老张:"他不会干的劳动也得帮帮他,也不能只是打骂……"   熊二:"不怕得,到时候我叫小英英相帮着做做。"   老张:"哪个小英英?"   熊二:"我那个侄儿子媳妇,去年才回来,也是一个人在着,一个人的家庭活计少,喊得动呢!"   党小组长老王笑笑,推推老张:"刘小英就是那个……"老张才明白过来。当大爹的人,自然不能像人家一样的跟着喊排长或是刘寡妇了。   理论与实际始终还是差距的。熊二一开始倒也是喊王二狗了好几次,慢慢的也就松懈了,除了喊王二狗帮自己做活计毫不含糊,有些事就叫刘寡妇去喊王二狗下地干活,刘寡妇也是为难,不去又是长辈安排,去,王二狗一见面就嚷嚷,烦,就不去喊王二狗,自己有时间就下地把王二狗的田里地里的事情做了,反正也不多,顺手的事情。为此,王二狗没被熊二收拾,就嚷嚷,熊二说你叫什么叫,我是工作队安排的监督员,政府安排的事情,你再叫我就喊家族的人来了……小英英是我任命的监督员,你给我老老实实听她的话……   这样的好几次,王二狗便不敢偷懒,看着刘寡妇在自家田地里做着活计,便也摸摸索索地去做。刘寡妇说你来整哪样,王二狗说不来么大爹要打我哩……搞得像两口子下地干活一样。   小山村里的生活单调得很,不像大城市里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每一秒钟都有这样那样的故事发生,而下一秒又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在小山村里,任何一件小事的发生,都会引发这样那样的猜测、议论和戏谑。   "王二狗,有没有看见一对鸟在地里头……"   "王二狗你给有帮刘寡妇倒过洗脚水了……"   一开始王二狗还很恼,但是恼又有什么用呢,他打又打不赢,骂也骂不赢,而且都是知根知底熟悉的人开的玩笑,后来也就不恼了。反过来告诉刘寡妇,歪嘴问我给有挨你倒过洗脚水了,刘寡妇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头上,狠狠的一脚踢在屁股上,王二狗摸着头摸着屁股说不是我说的,有本事打歪嘴去嘛。闹过归闹过,刘寡妇还是和往常一样,该帮王二狗的就帮,不帮忙绝不踏进王二狗家半步。但是对于其他村民家,刘寡妇却和和气气脚勤手快。大家看在眼里,心知在肚里,当年那些排长的兵都很无可奈何,都说王二狗这个狗日呢好福气了,45年的积蓄到底还是要交给刘寡妇了,妈的,果真是懒人有懒福。   不仅是村民议论,连老张也似乎看出了端倪。那天老张他们进来石疙瘩村里,看见只有刘寡妇在王二狗田里忙,就喊了两个人来,把正在吃饭的王二狗架起来拉到田里:"你王二狗害羞不害羞,人家乡亲都在帮助你,你还偷懒,今天这点活计做不完,就不准回去!我今天就守你了。"说完老张一屁股坐在田埂上,王二狗说:"我没有偷懒,我只是回去吃饭……"被老张喝住了:"莫说了,赶紧做活计!"
 
李德祥辣子熊二寡妇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傲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