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怀念外婆


  这是一个梦的开端,这个梦已经在时光长河里漂泊了几十年。 太多的苦难岁月,沉淀为厚重的泥沙;潺潺的流水,将她的思绪拉回到了少年时代。
  外婆坐在椅子上,用低低的絮语讲述着往日的时光。
  一条小河从大山深处走来,在村外的山坡下拐了一道弯,放慢了脚步。清澈的河水携着稻香抚摸着河岸,女孩坐在岸边赤着双脚同流水嬉戏,伴着这小河淌水,哼出一首无言的歌。
  村子里母亲的呼唤,打断了女孩的哼唱。她站起身,抖了抖脚上的水珠,踩上那双半旧的布鞋,蹦跳着爬上低矮的山坡,走进了村子。
  在家里等待着女孩的,还是那粗面混着野菜做的窝头。女孩回到家,母亲挑了两个最大的塞进她的手里。可窝头这发腻的味道早已被女孩所厌倦,她接过窝头咬了一口,就离开了灶房,在路过老房的角落时,顺手扔了出去。
  " 那时候根本不懂得粮食的珍贵,只觉得那些窝头难以下咽,就把它扔了。后来有一天,大人们发现那个被丢弃的窝头,就狠骂了我一顿……"  老人讲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微微泛红的脸色,仿佛当年投射在老房子墙上的那片夕阳。
  " 过了一段时间,整个村子都变得更加冷清,青壮年都大炼钢铁去了,剩下几个小脚老太太留在村子里, 庄稼熟了也没人收。 学校里架起小高炉,大家把铁锅铁壶都往炉子里扔,好不容易流出点铁水,就算 ‘ 放卫星 了。"
  外婆讲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皱,脸上的阳光渐渐褪去,那双饱经沧桑的眼里布满了阴云。
  " 不久,村里公共食堂的粮食越来越少了,大家都陷入了饥饿之中。那几年,我们一家就死了四口人啊!……"  老人眼里噙满了泪水。
  那些梦从记忆的缝隙里钻出,攫住了老人的思绪。
  一天早晨,那个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女孩麻利地起了床,将一个箩筐递给小她两岁的三弟,叫他出去找点吃的东西。 三弟不情愿地出了家门。女孩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后,端起一个盆, 穿过及腰深的杂草来到河边,梳洗她长长的黑发。 没有了枝条芦苇的束缚,河水显得更加急湍,撕扯着女孩茂密的头发。
  忽然,从家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叫骂声,女孩来不及细想,急急忙忙跑着回家。
  一进家门,只见那个箩筐放在堂屋里,女孩还没来得及问话,身后就有人追来。" 你家小子偷了我们的菜!" 女孩还没转过神来,那几个人就冲进堂屋,拽过那个箩筐,一把苋菜抖落地上,那人一把抓了,扯开门扬长而去。 女孩脚下,水珠淋了一地,她甚至来不及擦干净,就跑上楼去。 三弟躲在房间里,身上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空洞的眼神不知消散在什么地方。
  三弟再也没从房间里出来过。 一天后,当女孩再一次上楼去看看那个几天没吃东西的三弟时,只看到一具嶙峋的尸体。 她记得那天整个山谷里风都很大,仿佛一辆大车呼啸而过,村子里的人都被压在那从不停步的车轮下。那风一直吹着,吹干了一代人的眼泪,也吹得女孩那一头凌乱的黑发黯然失色。
  老人扶着椅子挺了挺身子, 那双镶嵌在皱纹里的眼睛从苦涩的回忆中挣脱出来。 一种源于苦难的坚毅从她的眼角缓缓地流泻着,恰如在那个村子底下放慢脚步,缓缓滋润着大地的那条河。
  老人早已忘记那是多少次在那条河畔耕作了。只记得饥饿中的大地显得更加空旷寂寥,只剩下河水在一片荒芜中撒野。她艰难的在地里挖着,时挖时歇,仿佛这个单调的动作能让她暂时忘记腹中不时袭来的饥饿。 空气中弥漫着喘息声、锄地声,还有永不停息的水流声。
  突然,一种异样的声响出现在她的身后,随后是一声低沉的嚎叫。 瞬间,脊骨上涌起一阵寒凉,直冲她的脑际。"莫不是遇到狼啦?"她猛转过身,果然看见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正扫射着她。 她本能地一步步后退着,但她的眼睛却紧盯着狼。忽然,脚下被石头绊了一下,她停下了,因为身后就是布满石头的河滩,再往后就是河流。
  她猛然意识到,河对面那间屋子里的人还在等她,她脚下的土地,还承载着或多或少的希望。 一切的苦难都将被锤炼成求生的力量。顿时,她心里那种恐惧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对生命的渴望。 这位略显瘦弱的农村妇女向那头狼迈出一个健步,青筋爆突的双臂将锄头高高举起,猛地向饿狼砸去。
  饿狼嚎叫一声之后不甘地离去,四下里归于沉寂。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农妇坐在河边,看着对岸的村子,眼泪簌簌而下。水声依旧,轻轻拍打着她那惊恐未定的心际。
  空中的云彩被风吹散了,月亮在那些碎片里穿行。老人的目光微微顫动了一下,眼神在时光积淀下来的硬壳中裂开一个缝,一缕清辉投射在那个缝隙里,照亮了她内心深处的倔强。
  外婆微微转过头凝视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干瘪的嘴唇微微扬了扬,轻声感慨道:"要是那时候被狼叼了,就享不了今天的福喽。" 随即又发出一声叹息,"你外公要是在,我们一大家子就团圆啦!"
  四周的蝉鸣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下来,只有时隐时现的太阳像一个白驹,悄悄窥视着当年那场悲伤凝重的葬礼。 周围一片沉闷,曾经喧闹的村子在那一刻显得异常的寂静。
  她是跺着脚走下山坡的,粗大的双手牵着她的孩子们。在棺材抬出家门之前,她觉得脚下仿佛踩着棉花,身体不住地往下陷。当走在村子狭窄的路面上时,她不顾路上突起的石头,重重地踩下每一步,想在这脚下坚实的触感中寻求一点慰藉。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有好几次觉得走错路了,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
  送葬队伍过了小河,河对面那片平缓的坡地就是坟地了。她怔怔地看着棺材,才确定那个一直陪伴着她、和她一起挑起这个家庭重担的男人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几张黄表纸随风翻飞着,最后落到了水面上,渐渐远去。今天本该有送葬的鼓乐队,但男人生前交代过,家里没有钱了,就不要请了,他只想安静地离开。
  她忘记了送葬队伍是怎么过河的,也忘记了他们何时将棺材埋进地下,只记得当时她没有哭。几十年了,泪水早都随着那条河淌干了。她不知在坟前坐了多久,当她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她缓步走到河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坐在河畔唱歌时的自己。她走上前去,那条河早就不像当年那么清澈,河水里的倒影只剩下她灰白的头发。那一刻,她真切的感到自己老了。
  她再一次回过头去,看着那矮矮的土丘。她不是第一次面对死别,但这一回头,她胸口升腾起一股气,那里面包含着三个孩子前行的背影和男人离去时不甘的眼神。她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再不回头。斜斜的落日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长得跨越了时空,像光阴开在外婆眼角的那种温柔缱绻的花瓣。
  一到家,找了一把剪刀,对着镜子将白发全部剪去。她还不老,她还不能老,他还有三个孩子,还有她的男人一生的遗憾。从那以后,她的头发就一直没有白。直到现在,外婆的许多头发依旧倔强地黑着。
  "今天的福,你外公是享不到了,但只要我还活着,你外公就永远不会离开。"  外婆闭了闭眼,站起身找来一个盒子,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里面是用一块旧红领巾精心包裹的口琴。口琴已经褪去了颜色。当它靠近外婆的嘴唇时,一段清亮的旋律飘扬而出,回荡在深邃的夜空里,和梦里声音相互交织着,像潮水般涌起。这段不老的旋律,是外婆年少时在河边上哼过的歌。
  梦醒时分,在外婆身后的再也不是那个灰扑扑的村子,而是灯火辉煌的江南。
 
李宇峰窝头村子外婆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丹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