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听鹊鸲在歌唱


  我取消了手机闹钟,明早就让鹊鸲的歌声叫醒我。
  你一定会说:这真是个好主意!你说得没错。我是在一阵悠长的歌声中醒来的,"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 "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每一句有十二个音节,一气呵成,持续时间八到九秒,没有哪一种鸟能唱出旋律如此变化丰富的乐句。这声音破空而来,清澈婉转,欢快明亮。我蹑手蹑脚来到窗前,探头张望,一只体形小巧的鸟儿,正站在教学楼山墙的尖顶上,对着东方渐渐发白的天空放声歌唱。这就是鹊鸲。
  鹊鸲俗称四喜鸟,在我们老家叫作小花雀,它外形像喜鹊,但比喜鹊小。它的头部、背部、胸部和翅膀正面是黑色,腹部和翅膀背面是白色,翅尖有两根白色的长羽,当它飞起来时,就像天空飘过一朵黑白相间的花。小时候偶尔会看到它在田野里捉虫子,人一走近,它就"扑"地一声飞走了,是一种机警的鸟。鹊鸲的飞翔姿势很有特点,它不像其他鸟儿那样沿直线飞,而是升起,划一道弧线落下到一定高度,稍微顿一下,再升起,再划一道弧线落下,如此反复,就像在天空中勾画波浪线。它边飞边唱,旋律不是清晨时的悠扬婉转一气呵成,而是随着身体忽上忽下的节奏,短促轻快,歌词也不再是清晨时的十二个音节,而是"赤心——","赤心——"。
  鹊鸲体形娇小,它有一个圆圆的、小小的脑袋,脑袋上的羽毛顺滑,一絲不乱,闪着幽蓝的光泽。匀称的颈部,瓜子形状的身体,胸部丰满,线条柔和,显得端庄而可爱,一对灵巧的翅膀和一双细长的小腿。我这么说,是和其他鸟儿比较得来的,麻雀脑袋硕大,脑袋上的毛松散,就像一个人早晨起床后没有梳头似的。而斑鸠、鸽子的脑袋又太小,和身体不成比例,"黑头公公"和"戴胜"头上有一撮毛,看着有些突兀。麻雀颈部短,再加上缺少线条的、纺锤形的身体,整个看上去笨拙、庸钝。斑鸠胸太大,鸽子的身形稍显壮硕了点。麻雀的腿又短又粗,当它跳跃时,身体立起来,与地面形成约八十五度夹角,就像两根木棍上撑着一个纺锤,样子有些滑稽。
  鹊鸲食性单一。初春的田野里,冬小麦青葱欣长的身影在徐徐的微风中摇曳,遍地的报春花眨着它们淡紫色的眼睛,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小虫子们忙着谈恋爱。鹊鸲轻盈地飞来,悄无声息地歇在田埂上,转动着它灵活的脖颈,寻找草丛里的小虫。它的一对小眼睛闪闪发亮,滴溜溜转不停。它有时伸长脖子,用它尖尖的喙啄住大一点的虫子,把它们从草丛中拽出来,吞进肚里。有时偏着头,用喙在草丛中翻翻拣拣,把那些躲在草丛深处的虫子搜出来。有时双腿向后弯曲,把身体降低高度,缩着脖子,把藏在叶子背面的狡猾的小虫叼出来。有时鹊鸲发现了虫子,那家伙张开翅膀就逃,但飞得不高,鹊鸲就迈开双腿去追,一口就把它吃了。鹊鸲追虫子,不像麻雀那样一跳一跳,而是双脚急速地交替向前,像京剧里的花旦那样极细碎极迅疾的步子,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有时虫子飞着飞着忽然一用力想往高处逃,鹊鸲就张开翅膀,果断地纵身一跃,只见一个小身影在距离田埂一两尺高的空中一闪,飞虫便没了踪影,真是一位捉虫高手。有时虫子飞着飞着忽然一个急转弯,鹊鸲也灵巧地跟着急速转身,我好几次在学校操场上看到鹊鸲闪转腾挪着灵活的身体捉虫子,就像欣赏一段美妙的舞蹈。鹊鸲逮到大一点的虫子,一口吞不下,它就用喙啄住虫子的头,用力左右摆动脑袋,虫子的身体在猛烈的摔打下,碎成小块,它才从容不迫地一块一块地把虫子吃掉,还不时砸咂嘴,像是味道不错。鹊鸲吃完后,"赤心——,赤心——"地唱着欢快的歌,在天空划着波浪线飞走了。
  鹊鸲只吃田野里和树上的虫子。而麻雀饥饿时,会去吃蛆虫。我小时候,经常会看到两三只麻雀邀约着,飞到有厕所的地方,一只站在矮墙上放哨,另外的就去饱餐一顿,或者全都站在墙上,交头接耳商量一阵,左顾右盼侦查一番,才开始行动,大概他们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不宜呼朋引伴,也尽量不让其他同伴看到。
  每年八月是水稻灌浆的时节,此时稻谷壳里包着奶汁一样洁白香甜的浆液,再过三到四个星期时间,浆液里的淀粉和蛋白质凝固硬化,才能长成大米。麻雀一大群一大群地飞来,扎进稻田里,贪婪地把谷壳里的浆液咂吃掉,就像小孩吃奶一样,谷穗就成了空壳。麻雀咂过的稻谷,谷壳上沾了浆液,看上去白白的一片,瘆人得很,我们叫做白穗子。为了驱赶麻雀,整个暑假我们哪里也不能去,天天守在自家的稻田边,暑热难耐,又时常有水蛇出没,真是一件苦差事。记得有一次弟弟贪玩,让麻雀把我家一块八分田的糯谷咂成了白穗子,挨了我母亲一顿痛打。我们对麻雀真是恨之入骨。鹊鸲也频繁地光顾稻田,但它不糟蹋粮食。这个时候田里有稻飞虱,稻螟虫,鹊鸲轻悄悄地落在田埂上,用它锐利的眼睛,尖尖的喙,灵活的双腿和翅膀,捕捉一只只祸害水稻的虫子。大人说,鹊鸲是益鸟,不能伤害,所以每次有鹊鸲来,我们都不敢惊扰它,即使好奇,想观察它,也只是悄悄地瞥一眼,不敢张大眼睛看,怕把它惊跑。鹊鸲一边捉虫,一边侧着头打量人,观察着人的举动,有时一只脚抬起来,想跨步又若有所思地迟疑着,像是看看我们有没有想伤害它的意图,想想能不能再走近我们一点。它时而跳跃,时而飞起,时而碎步快跑,时而追着虫子像跳八字舞,像一个可爱的精灵。我们在田边假装低着头做暑假作业,用眼睛的余光饶有兴致地观赏它。它吃饱了,"赤心——"、"赤心——"地唱着歌飞走了,歌声在青翠的田野上空回响,那么欢快!它一边飞,一边在天空中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波浪线,我们的目光常常追逐着它,直到那个小身影消失在天边,心想要是麻雀也像鹊鸲一样不吃粮食多好啊!我们小时候干过不少捉雀打鸟的勾当,但从没伤害过鹊鸲。
  鹊鸲的歌声随着一年节令和一天时间的变化,旋律和歌词各不相同。初春时节,鹊鸲早早起身,找一个相对位置最高,最突出的地方作舞台,迎着料峭的寒风,拉开了歌喉。"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也许因为空气太寒冷,歌声里有一丝喑哑。第一个音节"嘘",先抑后扬,像画一条"U"形的曲线,第三个音节"哩"拐了一个小小的弯,紧接着是长长的延音,最后一个"哩",尾音收得干净利索。鹊鸲唱歌时脸迎着东方,仿佛在呼唤躲在山后熟睡的太阳,在鹊鸲一遍遍的呼唤声中,黑暗悄悄退去,远山、树木渐渐显示出清晰的轮廓,太阳红着脸从东山后爬上来,寂静的村庄喧闹起来,公鸡起劲地叫着,狗也叫起来,人们打开门,在金子一样的阳光里,孩子们背着书包去上学,大人们开始一天的劳作。到了仲春,鹊鸲的歌声时常在太阳升起后响起。此时冬季的严寒已经逃遁得无影无踪,阳光一天比一天温暖明亮,天空一天比一天幽深蔚蓝,这个时节鹊鸲的歌声最亮,最有穿透力。麻雀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黑头公公"嘀嘀咕咕打情骂俏,喜鹊重复着单调的"嚓嚓"声,鹊鸲站在高高的树梢上,阳光给它小巧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金粉,"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嘘——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叽哩——哩",它向着东边升起一竹竿高的太阳,放开歌喉,好像在对着太阳尽情欢呼。它的歌声,随着太阳的千万条金线洒向田野村庄,随着清凉怡人的晨风拂面而来,那是一种不带一丝杂质的纯净的声音,如同深山里流出的泉水,清亮亮的,活泼泼的,它所到之处,天更蓝,花更艳,草更绿,阳光更亮,田野里清香四溢,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微笑,想赞美,想融入……世界通透澄澈。
  鹊鸲也会在春季的午后唱歌,歌词和旋律与早晨不同,只有四个音节:"嘘——叽哩——哩"。"嘘"这个音节唱得平直,没有起伏,第三个音节也不拐弯,持续时间也短得多。有时它会突然把最后一个音节省去,好像是受到惊吓突然禁声。但即使这样也比其他鸟儿的叫声悦耳得多。
  夏天,鹊鸲就不再每天按时唱"晨曲",只有在晴朗的,阳光明媚的早晨,才能听到它的歌声,这时的歌声比春天简单了很多,歌词变成"嘘哩——哩","嘘哩——哩",旋律略有一些起伏,声音依然通透明亮。
  秋天的时候,鹊鸲的歌声是一种绵长的"滴——","滴——"的声音,虽然单调,但很清脆,像珠子落在玉盘里。
  我一直把这种鸟当成云雀,有一次上网百度了一下,才发现云雀无论外形还是叫声都比鹊鸲逊色多了,心中不免有点小失落。又想,有些事物,他能让我感受到美好就够了,至于他是大名鼎鼎还是籍籍无名,有什么关系呢?对吧。
 
音节虫子麻雀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芷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