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西行记


  早已习惯刀口舔血,习惯
  在蚀骨的火焰里
  抓取沙粒一样细碎的栗
  这些难以言说的隐痛
  和慌乱,一路伴随着我
  仿佛一个来历不明的
  亡命徒,与生俱来带着
  无法卸下的奔波
  和动荡
  正午,我们途径祥云县
  于烈日下频频举杯
  以酒洗胃,悲欢终需了结
  握杯的手,被铁腥气锈蚀
  长出荒草和荆棘
  我奢望一场大醉
  而日光正在西沉
  赶路人啊,我们正在抵达
  幻想的遠方。苍山的黄昏
  降落洱海时,天空和湖水
  互换了位置。天边疾驰而过的
  马蹄声,褪下帝国的荣耀
  消融成一缕梵唱
  重阳将至,月光苦寒
  燃烧木柴已经无法抵抗内心
  萧瑟的秋风,夜色弥漫
  秋天的潮水一阵高过一阵
  月亮穿过云层
  把我们逼回洱海边
  用月光和涛声洗净
  疲于奔命的心
 
胡正刚洱海月光习惯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