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中篇小说盅婆阿秀节选


  作者简介
  饶云华,汉族,1961 年 12 月出生于蜻蛉村胡家屯。中国作协会员,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小说集《梅葛歌王》《毕摩往事》《土司乱》、文化散文《品读姚安》《记忆姚安》《文化楚雄 - 姚安》《古训家风润姚安》、彝族史诗通俗读本《画说梅葛》(祭祀篇、礼仪篇、源流篇 3 卷套)计 8 部。长篇小说《巫蛊传奇》由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平台数字出版。主编并公开出版《姚安花灯优秀剧目选》《再说梅葛》及《滇中第一大丛林: 光禄古镇》(执行副主编)计 3 部。有作品入选 40 余种公开出版的集子。连续五届获楚雄州政府马缨花文艺创作奖。获州政府"德艺双馨文艺人才"称号。兼任过楚雄州作协副主席。获得过《云南日报》纪实征文一等奖。2002 年至 2015 年,任县文联主席、《荷城文艺》主编。2016 年至今,任姚安县文联四级调研员、《荷城文艺》执行副主编。
  1
  老朵觋断言我蛊灵附体,而我家对此却一无所知。   这一天,山上歇羊的阿爷回来说,今年的羊神格外显灵,羊羔又多了七只,其中有两只是我家的。这样算起来,从开春到现在, 半年不到,我家就多了六只羊羔,已经比往年多了。   阿爹听了很高兴,午饭时喝了许多酒, 就乘着醉意向阿爷建议说:阿秀的成人礼十分的不顺当,恐怕是恶鬼作祟,既然羊神给了我们这些羊羔,用一两只作为牺牲,我想神灵会很乐意的,所以该请朵觋办一场法事敬敬神灵撵撵恶鬼。阿爷是回家背食物的,饭后还要走路,所以喝酒不多。除了赞同阿爹的建议,还补充说:能把法力高深的老朵觋放倒,肯定不是一般的恶鬼。这一定是那些兵鬼匪鬼。对,只有这些鬼,才认不得朵觋, 才不会怕朵觋。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阿爷是全寨人推举出来的老羊倌,已经十多年了。晴天里,阿爷阿奶带着几条狗赶着各家各户拼凑来的羊群满山坡放牧,晚上,就在歇羊地用麻绳网将羊群围住。歇羊前,这块地是红色的,歇羊后,就变成杂色的了,因为上面洒满了羊屎球。因为这些羊屎球,阿爷还会从土地主人那里得到一些报酬,比如一升荞子或者一筐洋芋。这是吆羊以外的额外收入。也就是说,吆羊倌其实是一个很有实惠的角色,虽然很辛苦,要在地边搭枝子棚生活。有时还会遇上野兽。但阿爷阿奶都是好猎手,如果半夜听到狗咬,就悄悄爬起来,从棚子里伸出枪管,就着微弱的星光,瞄准了,砰的一声, 十之八九就会有肉吃了。有时运气好, 打的是豺狗等类大猎物,就切成砣,搓上香油盐巴辣子花椒面制成腌熏肉送回家让我们慢慢吃。   这次阿爷送回来的就是豺狗肉,七八砣, 煙熏得黑不溜湫,透着一股浓浓的麻辣香味。阿爷走后,阿爹选了其中的两块,到了晚上就送去寨老家了。阿爹一贯这么做,含有讨好的意思。当然喽, 寨老也很照顾我阿爹, 每逢收租派款的活计都有阿爹的份。但这次, 寨老的一席话,却让阿爹倾家荡产了。   寨老说:我正要找你呢,你倒来了。于是把半山寨老朵觋的断言说了出来。阿爹听后不以为然,说:怪不得我家阿秀从小就淘气, 原来长大了要当蛊婆。阿么么,传说中的蛊术竟然会落在我家……   听了阿爹的话,寨老哭笑不得, 说:你倒是憨想着,但我们聪明的土司老爷却不这么想。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说:看在你对我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实话说给你家——土司老爷说了,大风山有朵觋就够了, 他不想因为出了蛊婆而闹得大风山人丁稀少。土司老爷的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阿爹琢磨了一下,明白过来,一下子急白了脸,战战惊惊地说:这不是要我家阿秀的命吗?阿爹膝盖一软,跪了下去,说:寨老啊寨老,你一定要救救阿秀,虽然是个丫头,但我还指望她传宗接代呢!寨老狡黠地一笑,扶起阿爹,说:看把你急的,我话没说完呢你瞎急个啥……   根据寨老的说法,是仁慈的莫哈头人向土司老爷再三求情,才保住了我的性命。但前提是要请朵觋做法送走附在我身上的蛊魂。   2
  为了准备这场法事,根据老朵觋的要求, 阿爷和阿爹跑遍了附近的村寨,通过精挑细选,终于牵回了一头黑色公牛、九只白色公绵羊以及九只黑母鸡九只白公鸡十八只红公鸡做牺牲。这些都是上好的祭品,没有半点瑕疵,是用我家仅有的几块银圆几吊铜钱和变卖骡马山羊换来的。也就是说,为了准备这场法事,除了耪田的一头大黄牛不敢卖外, 我家已经倾其所有,变得一贫如洗了。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但我不知道如果我家不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阿妈对我说:你已经蛊魂附体,要请朵觋做法事才能免除。阿央姐和其他姐妹则说:做一个蛊婆多好呀,象传说中的蛊灵阿波美一样,法术奇异武艺高超,多少人敬畏,为什么你家不准你做?我一想是呀,等我成了蛊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威风。于是就在火塘边吃饭时对大人说:我想我已经是蛊婆了,做法事也是枉然……阿奶阿妈一把抱住我,惊恐地说:阿秀啊,这种疯话可不能向外人说呀……这时阿爷将吃了一半的荞粑粑丢进饭箩里,严肃地对阿爹吩咐说:看样子不能等了,反正祭品已备办得差不多,你明天就去半山寨请老朵觋,算日子时尽量提前。然后就一边叹气一边吸竹烟筒,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忧愁。   遵照老朵觋算定的日子,阿爹每隔五天就杀一只红公鸡敬献给蛊灵阿波美,一直到十八只红公鸡杀完,估计蛊灵阿波美享祭后已经十分满意,才开始做法事送我身上的蛊魂。   这是一个神圣的烦琐的漫长的令人不敢违抗的过程。杀鸡时,阿爹恭恭敬敬把鸡抱在怀里,让我带路,走出寨子,走向后山, 一直走到半山腰的土主庙里。土主庙其实是一棵与崖石长在一起很大的有空洞的黄练茶树。窄逼的树洞中, 供奉着一个石刻雕像, 虽然粗糙得只有一丁点儿轮廓,但却是我们苴拉寨则叶家族至高无上的土主蛊灵阿波美。过去,我常常随着大人到这里祭祀,跪拜中总是盯着这个石像端详。小些时候,我觉得她像我睡梦中的一个人,总是出现在云里雾里,样子模糊不清。长大后,我又觉得她什么都不像,根本就是一个石头,一个有灵光闪现的石头。甚至有一次,我亲眼看到石头里泛出一层金色的(注:剩余部分删除)
 
饶云华土司公鸡文艺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