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网络长篇小说菩提女成佛记节选


  作者简介
  刘泳 江,笔名信如 君, 曾用名刘致彩,女,1965 年出生于大姚,中专毕业后在姚安工作。州网络作协理事。早期在《金沙江文艺》等刊物发表小说、诗歌作品几十万字。2003 年以后转为网络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章回体历史小说《逝水咒》和香艳之物,趁俏公子脸红心 时还要不停地呼唤他的名字, 《菩提女成佛记》约 50 万字。
  三、抢香囊
  梦遗收掌回护,方才看清突袭者是一个衣着考究的俊秀公子,腰间挎着宝剑。只是不知为什么众人又狂叫起来,原是那公子刚一落地, 衣襟之间竟坠下一个红色丝带吊着的香囊,俏公子自己似乎也没有料到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件女人的随身之物给抖了出来,早羞红了脸, 抄手就想把它捞住,哪知早被鲁莽接在手中。鲁莽接到那物,竟有一股暗香袭来, 猛醒到可能是迷药暗器,连忙屏气掩目,回手把香囊又朝公子掷了回去。
  这时节,素来喜欢拈花惹草的梦遗已经看清楚那个鲁莽被搞得晕头转向, 刚才被师兄踢到的地方又疼痛难挡,他两个又淫贼恶贼地叫个不休,头顶就觉"轰" 的一声炸响,闷吼一声抱着头倒在地上。
  梦遗看到师弟倒地, 撒手就把香囊扔掉,大叫:"快拿解药来,快拿解药来救我师弟。"俯下身去看时,只见鲁莽目光散荡,牙关紧咬, 已然中了"追魂落魄散"。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要是中了这种奇毒,三个时辰若无解药救治人就会变成僵尸,身体关节僵直不能弯曲,面容扭曲为恶鬼相。若要救治, 必先封住穴道,扶起中毒之人往来奔走,屈伸手臂,同跳慢了一秒,他已把香囊牢牢勾在手中,喊道:"鲁莽师弟,快快抓住这个小淫贼, 他暗藏香囊,定是有良家女子遭他毒手了。"
  鲁莽那听得一个"淫" 字,果然跃身就向俏公子扑过去,三人打作一团。只听俏公子又向他喊道:"小师父休要受这恶贼哄骗,你问问他身上的衣服是哪里来,休要放过他。"
  以防魂魄走失。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 梦遗已经弹动手指辟辟啪啪一阵击打,封住鲁莽七窍穴道把他扶了起来,不见那小淫贼动静,正要叫喊,喉头却被剑尖抵住了,那俏公子骂道:"恶贼,快把我仆童交出来,否则我让你也变成恶鬼僵尸,陪你师弟做伴去。"
  "谁是你仆童?"梦遗装腔作势地道,"刚才明明就你县财政局退休,居姚安。
  一人与我等为难,哪来什么仆童?"
  "还敢狡辩 !"俏公子把一块头巾展在他面前。
  梦遗猛然想起什么, 伸手朝头顶一摸,摸到光溜溜的秃脑袋,又看自己身上的陌生衣服,才知自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事情为什么偏偏这样凑巧呢?他不服气地替自己辩白道:"搞什么鬼,闹了半天原来就为这小件衣服!当时那个小童不和你在一处,我哪知是你什么仆童。我的师传铜钵还押给了他呢, 他好端端地替贫僧在护城河边打坐化缘,我换了他衣服来办件小事。"
  "你说的可当真?"
  "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可帮我照看好我师弟,贫僧这就去把你仆童找回来,用你仆童来交换解药,如何?"
  俏公子一听果真收回宝剑,伸手扶住鲁莽。梦遗一溜烟就跑出圈外,朝护城河而去。这一会真的丢尽了颜面,太不划算了。那公子从楼上飞下就老唧咕什么仆童的衣服,却怪自己只顾打斗没有转过弯来。还有那该死的头巾,什么时候散落了也没觉察,真太没面子了。
  四、鲁莽中毒
  转过两条街,果然看到替他打坐的仆童仍然披头散发盘腿端坐在河边,甚觉有趣。
  原来, 梦遗当时让鲁莽回店取行李,自己就地打坐念佛以求斩除心魔,那知师弟不在身边失去管束,反倒越念越是昏乱,竟象有鬼附身一样把自己给走失了。他依稀只记得做了一个梦,很着急地四处寻找却又不知道找什么,就在河边游走不休。
  猛然间有一个满脸稚气的童子撞上前来,直看着他笑,梦遗便问:
  "小施主笑什么?"
  童子说:"佛爷,你满脸通红直喘粗气,敢情是生病了吧?"
  梦遗怒道:"你娘才有病,你不见佛爷我正在练功吗?"
  于是, 梦遗不知怎么的就让那童子把衣服和他的交换了,又把他的头巾解下来包在头上,一路向前行去。
  街市上各种气味扑面而来,他才记起自己要找的是一种清香,找那个从轿子里露出两条美腿的妙龄女子,可此时找来找去却不见了踪影。
  " 快来一阵风吧," 梦遗念念有词:"风吹来,风吹去,这里的风来得太美妙了,轻轻一荡,女人的裙子飘起来, 就……"
  正念着, 手腕却被一双温乎乎的玉手给捏住了,阵阵浓香沁得他直打喷嚏,那女子口中还直呼大哥。梦遗这一惊非同小可,这还了得?竟然肌肤相接了!他人虽花痴,见到漂亮女人就免不得荒唐,倒有几分洁癖, 发乎情止乎礼还要追求几分高雅浪漫,哪怕是假的也行。像这样直接站在街边拉了男人讨价卖肉, 也太不堪了, 他哪里承受得起?只急得口中竟呼"施主快放手",却是挣不脱。连衣袖也被扯住了, 又不敢拿开她的手,想使出功夫点她穴道吧,又怕人误会他想伤人劫色。正在难解难分,倒被鲁莽赶上来揍了一把……
  再说鲁莽, 适才乱打一气,心中烦闷,便把小时候的撒劲使出来了,其实他也就是自己跟自己生气,不想打了,就怪叫一声倒地。谁知却吓坏了梦遗,才知师兄就是师兄,同门情谊还是不变的,师兄痛下杀手可能是情有可原不得已而为之。可现在好端端被封了穴道,岂不冤枉?好在他从对话中听出,师兄是拿了这位公子童仆的衣服,公子才不依不饶要討个说法。想到此处,便向俏公子使眼色告知自己有话要说,俏公子笑着解开他穴道,鲁莽被搞得鼻涕眼泪齐流,好不狼狈,引得围观之众大笑,俏公子问道:
  "适才你那师兄不是说你中了追魂落魄散吗?本公子也听江湖上传闻有软筋散和落魄散之说,十香软筋散许多江湖中人都见识过,可这追魂落魄散据说从没有人亲见,到底有不有还是个谜。我堂堂正正一爷们,怎么会与这种稀奇古怪的毒药有关联?"
  鲁莽道:" 公子问得有些意思,适才误会不全都是因为你那个花花的……是有一阵香味,不过我也不觉得身子有什么症状,只是打了这一阵子太累了,不想陪你再玩下去才倒地不起——"话未说完, 见公子面有难色, 连忙打住。
 
刘泳鲁莽香囊师弟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雅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