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中篇小说大坝柳树湾节选


  作者简介
  孙勇, 汉族,1968 年 6 月出生于弥兴下屯,州作协会员, 2005 年起开始文学创作, 有小说、散文、诗歌在《警察之家》《楚雄日报》《金沙江文艺》上发表。代表作品:姚安历史题材中篇小说《大坝柳树湾》、警察题材小说《一念之间》、侦破题材小说《狩猎》等。现供职于姚安县公安局。
  故事的源头是团迷雾。
  就像天亮后回想一个梦, 过程和情节已经渺茫。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没有一丝风的早晨,是进入三伏天以来的高温无雨天气。米汤池下面,大坝柳树湾下面的陇上村人畜饮水告急。
  按照往年惯例, 米汤池开闸放水须让柳树湾村在先。因为柳树湾村田地虽是近水楼台,但田地所在位置水位高,一旦水库存水水位下降将导致高水位田地灌溉不上, 最终导致柳树湾村颗粒无收。
  但是,这年的五月,地处下游的陇上村人畜饮水告急。没有水,树都活不了, 何况人。
  何文举作为族长, 面对族中男女老少相扶相携到堂上来诉说水荒的苦楚,何文举有责任有义务解决陇上村何氏家族的困难。但是,他难啊。因为女儿何柳的婚事。何柳早在十年前就和河西的王家定了娃娃亲。如今, 王家那小子已中举人,可就是不来续这娃娃亲。
  这让何文举很是为难, 因为何王两家上几代都是世交,娃娃亲一旦定了也就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效力, 就有了当时的民间普遍认可的聘约婚姻的约束力。
  正是这种情况, 何文举真不好拿主意了。女儿何柳已十七歲,到该出嫁的年龄, 但王家往年一直见面挂在嘴上的亲家二字,近年来却突然不再说了,见了面只会说来走啊、来坐啊之类的应酬话,明显地有了疏离疏远之感。王家人的心思虽没有明说,但何文举心里可是一清二楚,明镜似的。王家那小子人到不怎么,读书写字却有灵气,中举人了,县太爷的千金小姐正准备着乘龙快婿呢,王家呢简直是何乐而不为,爬上了县太爷这棵弯腰树,今后中进士当都督步步高升似乎就指日可待,既然这样,退了这门娃娃亲便是了,但王家就没有这样明去明来,而是阴着整,王家的人不主动提出来退这门婚约,何文举也不好主动。其实他是有两手准备的。第一手,既然有娃娃亲婚约在先, 王家主动张罗,应承他也便是了。第二手呢?他明白处夫妻最重要的还是要情投意合,如果这点都没有,过下来真是没多少意思。他曾发现女儿在私下里给柳树湾的郁似鼎儿子郁茂做鞋,郁茂也私下里给女儿送花布,凭这一点他认为应该是情投意合了,如果王家退约,也就让他们结合吧,反正不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但郁茂这小子也太大胆了,竟敢和女儿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城里耍, 这就让他大动肝火了。王家那头两个小的虽见面都还不相识,但毕竟是约定在先, 在约定未解除之前你郁家小子公开和何柳走往这还了得, 这是往何家脸上倒屎,王家一听到这风吹草动,还不把何家说得这不是那不是,以后何家的人还怎么在人面前露脸?名声要紧啊!
  所(注:剩余部分删除)
 
孙勇王家大坝柳树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夏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