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长篇小说等爱的月光节选


  作者简介
  李新春( 笔名:幻 新 ),彝族,1978 年 5 月出生于适中乡三木村,州作协会员, 自由职业者。红袖添香、江山文学网等网站签约作家。已公开出版长篇小说《等爱的月光》。有作品在《星星诗刊》《金沙江文艺》《中国残疾人杂志》等刊物发表。2016 年 7 月病故。
  附:
  作者李新春是姚安县适中乡三木村人,是一个眉清目秀却身带残疾的彝家小伙, 生于斯长于斯,没有离开过大山。他幼时得病,落下小儿麻痹,双腿不能行走。可想而知,从小到大,他的生活半径是多么地狭窄。但倔强的他不屈服于命运,聪慧的他总想着要生活得更有意义,至少不能成为负担。幸而小学就在家门旁,中学离家也不远,所以在家人和同学的帮助下他从小学读到了初中。初中毕业后,他自修中医,钻研西医,初衷是给自己治病,但最终,有人需要,也给别人治病。平时则喜欢看文学杂志,把自己的理想写成诗歌,把自己的多愁善感写成散文,把自己的生活体验写成小说,然后寄给县办刊物《荷城文艺》。就这样,我通过他的来稿知道了他,了解了他。后来通知他到郊县参加一个诗会,及至见面,才知他的伤残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严重到离开了别人就无法行动的地步。但他自己却很乐观,也健谈。面对我们的惊讶,还指着他开来的助力车说:我就是靠它四处行医的。又指着另一个汉子说:我刚到他家看完病,所以他陪我来。后来十分熟悉了,知道他除了行医,还与妻子在乡街子租了间房开小卖部,有两台电脑, 没生意时夫妻俩就上网或创作。妻子罗利仙,邻县南华人,也是文学爱好者,与李新春从网友发展成网恋,最后成了夫妻。这样的家庭组合,这样的文学氛围,这样一个多年从事业余创作的作者,突然送来一部长篇小说稿,除了惊喜,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我随便翻了一下,才发觉这是一部城市题材的小说,所反映的内容完全脱离了作者的实际生活。他能写好这样的小说吗?我有些担心。及至看完,我才如释重负。但另一个担心又冒了出来,于是打电话给他, 说很好看,结构合理,语言很美,符合生活的真实,符合长篇小说的写作套路。最后问他:你没有在城市生活过,怎么写的呀?他说想象啊。然后告诉说,这是自己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笔名幻新,点击率很高的。果然, 我从网络上搜出了这部小说, 还有评论。也许是怕我不相信,后来他还把与网站签订的合同送来给我看。我很欣喜,这是我县讫今为止个人公开出版的第五部文学作品。但作为长篇,一个农民作者, 他还是第一人。在此,我真诚地向他的辛苦努力和文学追求致敬!
  —— 节选自饶云华文学评论《那轮偷情的月亮》。
  外面灯火辉煌,可在我看来,却感觉很黑很黑。天上没有月亮,就连星星都看不到一颗。
  城市的灯火太亮了,太亮的灯遮住了一切……即使有月亮,可我能看到吗?
  不能,我不仅仅看不到月亮,有时连我自己都看不到自己,世间很多事,其实不是自己能够捉摸透和看懂的!等看懂的时候,一切都已经错了。而错了的,永远都没有机会弥补。这就是人生,也是人生的无奈。
  我喜欢月亮,可恰恰又是月亮让我迷失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时却是罪恶的根源,灵魂扭曲的动机。
  唉!人哪,就是这样糊涂的过着。觉得挺无奈,可就是没有人愿意从糊涂中醒来。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一个早被名利所蒙蔽了的人。可是,很多时候我却又装得很是清高,装得象一个好人, 一个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人。
  可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是!或者说,我连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都弄不清楚。很多时候,我凝视着窗外沉思。我就在想人这一生一世,要怎样活,能够活出什么样子来? 是活得很好, 而是很糟?
  那么, 我现在的生活属于什么?
  可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人这一辈子,太难了。可更难的,却是感情,是感情这种无形的东西!要看懂,比看懂生活还要难 !
  长久以来, 我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意志是够坚定,思想是较为保守的一个人,可一但面对着珊紫,那个青春靓丽女孩时,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每次见到珊紫,我的心都会莫明的慌乱,一种冲动悄悄地占据着我的灵魂。而这种冲动和我初恋时的感觉是那么的相似,那么地让自己的心燥动不安,这种感觉本不属于我这样的年纪了,可这些日子却悄悄地在我身上发生……
  作为一个已婚男人,我感觉到珊紫那个小女孩已经爱上了我。她的一言一形都让我感觉到了这种变化,这是一种爱上一个人的表现!这种表现不需要去说,心早就感受到了,因为那个人就是我,一个无法接受她爱的人。
  因为, 我明白这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爱,因为我的身份已经不可能去接受她的愛了,如果接受了她的爱, 那么,对她将是一种伤害, 一种不公平。更重要的是, 一个温馨而幸福的家将会因此受到影响。
  可是,这份爱由得我吗?接受或不接受,我能做主吗?更多的是, 我弄不明白这个小女孩,她究竟为什么会爱上我?
  我不明白, 可生活能容许我弄明白这些事吗?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来得让自己措手不及。
  生活中的事总是这样捉摸不定,当你想平静生活着的时候,生活却是偏偏让你平静不下来,对于珊紫的出现,我认为,这就是生活的一种导向。这种导向将会让自己的生活从此不再平静,我将开始另一种不平静的生活。
  可我能怎么办 ?
  近些日子我都是一直躲着珊紫,一直躲着这份不现实的爱。
  我并非怯懦,作为本市一家知名杂志的主编,以及当今极有名气诗人的我,曾经历了不知(注:剩余部分删除)
 
李新春木村新春月亮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冬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