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短篇小说桃花梨花节选


  作者简介
  钱海, 男, 汉族,1976 年 4 月出生于光禄镇钱湾。在《少年文艺》《作文通讯》《文学港》《中国地名》《青春期健康》《城乡建设》《西部大开发》《帕米尔》《国防时报》《南方教育时报》《云南日报》《天津日报》《青海日报》等报刊发表过作品。获得过《绍兴日报》"康乐杯" 征文大赛二等奖,"顺德杯"中国工业题材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福建省作协"逢时杯"文学奖,"冯梦龙杯"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等奖项。现供职于楚雄监狱。
  那一年, 桃花到广东河源一家饰品厂打工认识了孙全。孙全长相一般,但很讨女孩子喜欢,隔三岔五爱买些小零食"贿赂"她们,遇到哪个女孩生日,操办酒席这等小事,就不用操心了, 孙全自会搞定。孙全的小殷勤换得了女孩们的芳心,追他的女孩排成了纵队,可孙全始终没有动心。
  孙全认为, 这个年代造假业很繁荣,除了山乡,清纯的女孩只有到幼儿园才找得到。都市的美女" 水分" 很大,男人一不小心就会栽进迷离的人造美女或胭脂花粉涂抹加工出的美女陷阱之中。孙全相中有点土气的桃花,就像买鸡瞄准的是土鸡一样。至于之前他在女孩们身上的良好表现,那只不过是他攻下桃花这颗情垒所采取的"迂回"战术。
  起先桃花觉得孙全这个人有点油腔滑调, 靠不住。桃花喜欢稳重的男人,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草包肚类人是靠不住的。桃花觉得孙全就像漂在菜碗头上的"漂汤油", 看到孙权有点倒胃口。相处下来,才发现孙全虽然吊儿郎当得有点过头, 但做事踏实。孙全的嬉皮笑脸被桃花理解为幽默风趣, 对孙全也渐渐有了好感。后来桃花觉得孙全的声音就像树梢上喜鹊的叫声,很动听。听不到孙全的嘻嘻哈哈,桃花心里发慌发狂,见到任何人都觉得碍手碍脚,一点不顺心的事桃花都会热血上涌。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桃花不明白这是咋回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这只白天鹅已经走火入魔般地爱上孙 全那只"癞蛤蟆"了。桃花尝到了爱情的甜美。
  遗憾的是, 桃花和孙全结婚都快五年了,还没有一儿半女。厂里的工人把它当成时尚话题议论,说孙全无能,说桃花没这个能力。桃花劝孙全到医院检查一下, 可孙全一口咬定自己没问题,听那口气像是桃花有问题似的。孙全反过来磨破嘴皮地劝桃花到女子医院好好看看。桃花拗不过孙全,堵了一辆进城的班车进城去了。她要用事实证明自己绝对不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到时候给那些乱嚼舌头的人, 也包括孙全在内每人一个脆生生的耳光。
  医院的化验報告出来时, 桃花傻眼了。她不相信问题竟然真在自己身上。科学的东西是毋庸置疑的。自己怎么会得淋病呢?在一夫一妻制的今天,只要和配偶之外的第二个人有性行为,就是淫乱,是要受到千夫所指的。只要有淫乱行为,都极有可能染上性病,这点桃花晓得。桃花痛恨那些朝三暮四的"花心大萝卜",把他们归为伦理道德错位的一类。从小到大,除了孙全外,桃花小时候只与一个男人睡过。但睡过并不代表就发生了性关系,要不全国人民都有乱性的嫌疑。(注:剩余部分删除)
 
钱海短篇小说桃花大赛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