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网络作家


  作者简介
  梁东升(作梦 DR),1995年 11 月出生于栋川镇,彝族,州作协会员,州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阅文集团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家,著有完结作品:《无限世界重叠》《时停五百年》《唯吾独行》等作品,其中《时停五百年》已入精品,高订破万,现连载有《要修仙就上一百层》,字数已达百万字。现居姚安, 专职于网络文学创作。
  年前, 母亲请人建了几个大棚,打算种点玫瑰花创收,我偶尔回去帮忙,顺便蹭饭。为了让玫瑰花有个好的销路,父亲也不时请一些有名的大老板来参观花棚。
  那天中 午,我刚回 家, 就看到家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身材壮健、高大,皮肤比我们姚安人白,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服,是我不认识的牌子。父亲介绍道:"这是特地从东北来的张老板。"
  我慌张地喊道:" 张叔叔好。"张老板冲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或许是从大城市来的大老板,都是有些傲慢的。我父亲本来是在谈论云南花市场的话题,但突然就谈到了我:"我儿子喜欢写作,在网络上发过几篇网络小说。"
  张老板的眼角稍微抬了抬, 他意外地看了我一眼: "是在哪个网站?笔名是什么?写了多少字了?"
  听到这里我便明白了, 这位张老板应该对网络小说有所了解,但我觉得他可能有些瞧不起网络小说,我回答道:"在上海阅文集团的起点中文网,笔名作梦 DR,新开的这本书已经有二十多万字了。"我每次介绍网站的时候都会加入"上海阅文集团" 这个前缀,因为我担心对方不认识什么起点中文网。
  张老板身子前倾:" 二十多万字,那马上上架了吧?"我那紧张的情绪已经冲淡了很多,毕竟网文是我最熟悉的一个领域,说起这个, 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回答道:"之前写了一本百万字的,现在开了新书, 靠网文的收入的话,勉强衣食无忧吧。"
  我谦虚了一下, 但张老板好像真的误以为我只是混个温饱,他前倾的身子又靠回了沙发上,并淡淡地笑道: "其实我也准备在闲暇时写一本网络小说。"
  我笑了笑, 张老板有些瞧不起人,也有些瞧不起网络小说,但我也不说破,我知道,通常這么说的人都不会真的动笔去写,而且一个大老板哪有时间去写这个呢? 我们的话题就此中断, 我和这个高傲的大老板没什么可说的,就让他狠狠地去撞一撞南墙吧。
  网络小说这一行, 入门极难,它靠的不是你有多出色的文笔,而是敏锐的市场洞察力,虽然它是小说,但却也是一个追逐市场的商品。从这个角度来看,能玩转市场的张老板似乎也能玩转网络小说,但网络小说终究还是小说,它的核心还是故事, 一个门外汉再怎么精通网络小说的市场运作也是无用的。
  然而我没料到的是, 张老板真的开始在平台上连载他的作品了。
  这并不是张老板亲自跟我说的,而是我的一个小书迷告诉我的,那天早上,我刚起床就收到了一个小书迷的消息,这位小书迷是这样跟我说的:"那个‘人在途中的作者真的这么惨吗?你真的去过他家吗?"
  这个小书迷是追了我书两年的资深书迷了,但她的话着实让我摸不着头脑,"人在途中"是谁?怎么就惨了?我立刻搜索了这个笔名, 随后很轻易地就搜到了这个作者的作者简介。
  人在途中, 起点中文网90 后签约作家,半年前遭遇车祸致下半身瘫痪,只能躺在床上用手机创作,他创作的作品有 ...
  我看到这里感到很奇怪,虽然我也很同情这个作者,但我真的不认识这样一个作者啊?我问我的那个小书迷这个人是谁?她到底怎么把我和这个作者联系在一起的?
  小书迷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她回复我道:"这都是他在书里写的,还说是你提议他靠写网文来赚钱贴补家用,他家里好惨,父母是农民,一年赚不了几个钱,他下半身又瘫痪了,连高考都没办法参加,只能用手机码字,我已经给他打赏了十元钱了。"
  我意识到了不对劲, 并立刻搜索了这个叫"人在途中"的作者。我打开他的作品, 有二十万字, 已经签约,是历史小说。我点开看了一下,全是大段大段的文字,文笔尚且通顺,故事平淡无奇。
  但这本书里有一个序章, 标题是《感谢作梦 DR 把我引上了这条路》,内容: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今年刚刚高三,父母都是农民,他们本来在外面打工,但五个月前我遇到了车祸,下半身完全瘫痪了,我父母到处借钱给我治病,前前后后欠了别人三十多万,母亲为了照顾我回到了家里,父亲只能去镇上打零工,我在床上躺了四个多月,没别的事情做我只能看小说,后来认识了作梦 DR...
  我摇着头退出了阅读, 内心有些复杂。在网络上, 靠蹭别人的热度来为自己吸引粉丝的行为并没有什么, 我也不会因为他的这种行为就去声讨他,但这个人若是之前我遇到的张老板的话, 那他就是在欺骗他的读者了。我联系上了这个作者,并语气不善地向他逼问:"张老板,你编那些故事可以,别把我扯进去可以吗?"
  说到底, 我并不是在意他为什么欺骗读者,而是在意他把我扯了进去,如果事情败露,那岂不是要把我也给拖下水?我写网文写了三年才签约,能积累这么一丁点粉丝也不容易,名声要是搞臭了,书也就写不了了。
  张老板回复我道:"老弟,不要紧张,这只是一种市场运作,如果我火了,也会把你给带火的。"
  老实说,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有一丝丝犹豫, 网络小说终究是一种追逐市场的商品,很多作者为了火起来无所不用其极,而网络的记忆是有限的,只要火了, 曾经的不堪都会被一一忘却。
  但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 "把我的名字删掉,我不需要。"发出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甚至能想象张老板如何不屑地鄙视我,但我始终认为, 即使是一个网络作家,也该有一个文人的骨气。
  可能是我的语气有些强硬,张老板冷冷地回复:"随你的便吧。"过后不久,他就在他的序章中删除了我的名字,我看到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后, 我回归到了我普通的码字生活中,而就在我早已经把张老板淡忘的某一个下午,我那个小粉丝突然联系了我:"人在途中那个作者怎么没有在写了?他的病好了吗?"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随后,我去查找了关于这个作者的信息,发现他早已经离开了网文这个行业,唯一的一本作品也只有二十三万字,付费章节也只有一章。跟好几个读者打听后才知道,原来在那后不久,张老板的书就上架了,然而却没有一个读者买他的账,虽然他通过那些编造的悲惨身世吸引了很多同情他的读者,但这些读者并不会因为同情残疾的厨师而吃下他做出的难吃的饭菜。没错,网络小说虽然是一种追逐市场的商品,但它终究还是一种小说,故事才是它的内核。
  后来我再次遇到了张老板,但张老板对网络小说一事闭口不谈,而我也自然不会不识趣地把话题引到网络小说上来,我们谈了谈玫瑰花,谈了谈斗南的花市,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到最后的最后,张老板又跟我说道:"再过些年,我打算出一本自传。"
  嚯, 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梁东升中文网书迷网文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春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