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恍惚致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转身走了。他说话的时候,神不守舍;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喊他,他不回答。"
  ——《圣经:雅歌》
  冬夜,和着连日的雨雾,偶有车鸣声,划过耳膜,回到属于自己的土谷祠,竟有种说不出的恍惚。
  爱的灵魂,踽踽独行于艾略特的荒原过后,终于明白,这不过是一场春梦,春梦一场,终将了无痕。东坡诗: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这,早就有预感,相信彼此都能接受这结果。因为,谁也不是十八乃至二十八,彼此都见识过文学作品中太多悲欢,经历过现实生活一些世事,所以,每个人都有理智,都有智慧。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放弃。也许,无奈放弃,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是彼此最理智的选择。至少,因为空间的隔离,会残存着美好。至少,因为时间的流淌,能成为滚滚红尘中,不老的传说,永不褪色的歌谣。至少能丰富记忆,过滤温馨,在寂寂人散尽落花人独立的某个时候,孤独想起。
  其实,真的不存在谁拒绝谁,谁放弃谁,真的不存在。只是在彼此相融过程中,因彼此的经历、境遇和成长环境的差异造成。在情爱通往姻缘的路上,这些因素,像无数岔路口,横亘着,变数很大。这不奇怪。
  始终固执地相信,爱一个人,不仅仅是一种感觉,一种体味的互融(当然,这很重要,舍此,其它程序都可不必再继续。)一种肌肤相亲,更重要的是,在彼此相融共悦彼此谈诗论文剪烛西窗的基础上,还有义务责任,还有相互尊重、理解和信任,以及那些看起来一点儿不浪漫,甚至是沉重却需要付出毕生精力的东西;真正的恋爱,是从组合家庭后才开始,开初的一切,不过爱的序幕,厚实而精彩,在以后章节。所以,原谅我,我像令狐冲舞独孤九剑一样,每次看你,每回读你,都直抵生命的内核本质,而舍弃了很多看似温馨看似美感或如王朔看起来很美的东西。也每次,将自己不好的缺点,从不掩饰,敢于直率地说出自己看法,亮出自己的不足。在我看来,只有双方都愿意将自己生命内在的本质和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人生,旗帜鲜明地亮出来,在此基础上真正能做到相融相契,诗经中所谓的"死生契阔生死与共"才不会是一句空话。
  傅雷先生是我敬佩的人之一。其风骨其道义其苦心孤诣的教子经,不亚于曾国藩家书。记得傅雷在傅聪和波兰女友弥拉谈爱时,曾谆谆告诫:两人相爱,这是一份人生的美好,但还有一件要紧的事,就是要充分准备去了解现实,面对现实。生活不仅充满难以预料的艰苦奋斗,而且还包含许许多多日常琐事,也许叫人更难以忍受。这种琐事,看起来这么渺小,这么琐碎,并且常常无缘无故,所以使人防不胜防。只有彻底谅解,全心包容,经常忍让,才能在人生的旅途上平安,渡过大大小小的风波,成为琴瑟和谐的终身伴侣。但是,很遗憾,当我刻意地推荐你看这本书时,你嗤之以鼻甚或熟视无睹。不知道是不敢面对还是别有隐情?我困惑着我的困惑,不安着我的不安。
  可我真的没时间玩这种小男女们玩的游戏。一会儿哭哭啼啼,使小性让对方难受;一会儿风和日丽,觉得世界是一片春光,一片灿烂。一会儿神神秘秘,接电话都要刻意避开;何必把两人世界整得这样神秘莫测,让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有论者谓,女人的心思,像春天的脸,忽明忽暗,乍暖还寒。可繁忙的工作,待处理的事情——,谁还有心思玩这捉迷藏的小儿科游戏?记得我曾说过,错过了很多时光,错过了很多美好,会思考的人,不会一错再错。而是要像覃子豪《落日》中那样:一个健伟的灵魂,跨上时间的骏马。奋力去追赶去创造,哪怕像渴死在旸谷的夸父。你不也雅兴大发作了一首《感时》吗?
  人生如棋,情爱如棋。两个势均力敌的棋友,才把开局走好,尚未进入中盘,离收官阶段尚远,这样匆匆忙忙结束棋局,也好。天龙八部中,苏星河摆珍珑棋局,各路好手纷纷去试,段誉每子想护,失之于痴;慕容复勇于弃子,失之于贪;延庆太子纠缠于边角,失之于旁门左道,难成正果……只虚竹子无欲无求,无欲则刚,只求救人不求赢棋,反而渐入佳境,迭遇奇缘,浑身闪耀着佛性的光辉。也许,我们之间的爱情,只是在于独坐幽篁后的相互对弈,只是在于相互抚琴吹笙间的相互唱和,于成败,不蛮在意的。也许,我们之间的爱,只是愿意在某段时间里,与对方互相交换历史,记忆及时间的信任,交换各自生命中重要而隐匿的部分;而婚姻,不一样。交换了之后,还需要面对很多,包括些不美丽但必须做的东西。刘羊的爱人柔止说:看一个男人好不好,不要看他有多少,而要看他愿给你多少;不要看他能做什么,而要看他愿为你做什么。我觉得,凭柔止这几句话,我都应对她抱以尊敬,更何况其本有才女之称,私下为刘羊贤弟庆幸。
  每次打电话回家,母亲总唠叨:人家都抱上孙子了,语气无奈而伤感。弄得我电话都怕打回去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拥有一个稳定而安适的家?在我们挥手致意以后,可在内心,总在隐隐地期待着什么,像盛开的莲花等待结成莲蓬;像冬日的湿冷潮湿天气等待一片暖阳;像等一个丢失了钥匙,一个要突然归来的风雪夜归人。
  《圣经》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长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记得我也开玩笑说过这样类似的话,既然,想清了这层,又何必执望呢?等待的时间已到,我只想顺应天意,按照原定的步伐,走我的路,收获该收获的庄稼。
  又一个阴寒雨季到来,我呆呆地怅立于空荡荡却冰凉的家中大厅。对面不知哪家人家的青春派,正在反复回放着一首歌: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只是永远,我都放不开/最后的温暖。这拖着长颤音的"最后的温暖"句,在我的耳畔回荡。霎时,我百感交集,在无限追思和略带感伤坚定的年末,写下如上文字。算是对过去岁月一种不能忘怀的纪念。
 
李逾之相融人生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问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