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在长沙的日子


  我从踏入大学的校门后就没回过老家了,老家只能永远地留在心中了。家烧掉后,母亲父亲都去了长沙打工。父亲做泥水匠活,母亲则做小工,挑砖和泥筛沙子。家里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堆灰烬,什么都没留下。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是滋味,过年的时候也没回家,留在南昌在一家酒店里找了份服务员的活干。2006年的除夕,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刻骨的酸楚。家没有了,哥哥和我都没有回家过年,父母是在别人家借住着过完这个年的。这是一个心酸的年,是我记事以来惟一的一个没有欢笑的除夕。过完年父母就来了长沙了。我暑假的时候也去了他们那里,想在长沙找份活和父母也见下面。
  那是一个浮躁的夏天,长沙的气温高达40多度,我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穿行游荡着,几天过去了,一个活儿也没找到。灼人的夏日让我的内心极其沮丧,那几天我都是早早地从父母工地上的简易工棚里起来,胡乱地洗把脸就去找活儿,晚上则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那个闷热窒息的工棚去。在我对找工作绝望了的时候,我偶然在父母干活的工地附近的小区里看到一个小餐馆招工。小餐馆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长沙人开的。很瘦。他是店长也是服务员,前几天厨师刚被他解雇了。一看他就是个很精细的人。我说明了我的来意,他说可以留用我,因为之前我在酒店干过服务员,有经验。晚上的时候,他让我去他家吃饭,目的是见他的父母。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找了几天的工作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兴冲冲地跑到工地上见父母,当时母亲正在地上和泥灰,父亲在脚手架上砌砖。我说,我找到工作了!母亲问我多少钱一个月,我说工资他还没说,他说今晚要我去他家吃饭,他父母会和我谈的。父母都很高兴,正在砌墙的父亲说,你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吧,来工地上干活你会吃不消的。母亲叮嘱去的时候要注意礼貌,吃饭时多吃些菜。我知道母亲的用意,她只会想这些。
  晚上的时候我见了他的母亲。他让我叫他国哥,他叫肖建国,比我只大3岁,初中没念完就去学厨师了。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我,这也让我放了把心。他的母亲是位开服装店的老板娘,五十多岁了看起来比我母亲年轻多了。她让我叫她陈阿姨。他的父亲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一声不吭。
  陈阿姨说,小郑,我听你国哥说你以前在酒店干过,有经验,真不容易,这样吧,你先帮我儿子干两天试试,这两天如果适合我们就签合同。不行的话我也照样付你的工钱。我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好好跟你国哥干,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她又问我还读书不,我怕她因为我是学生而解雇我,只好瞒着她说我没读书了。因为这几天我在大街上找了很多工作最后因为我是学生对方就把我打发走了。
  陈阿姨好像对我也很满意,国哥甚至要我晚上也住他家里。我谢绝了,晚上回工棚的时候我忍不住兴奋地向父母说了这件事。母亲问我,干一个月多少钱。我说他们都没有说,我没敢问。父亲说好好干吧,店里晒不着淋不着比在工地上干轻松些。
  两天的试用期很快过去了,看得出来国哥对我很中意。说实话这两天我都在拼命地干活,生怕把这个活计丢了。陈阿姨也抽空特意来考察过我。
  那天晚上,就要签合同了。国哥问我,小郑,你愿意在这里干么?
  我说我怎么不愿意呢?我肯定愿意的。
  陈阿姨说,小郑,你愿意留下来我们就来签个合同,我们做的也是小本生意,前段时间那个厨师就是没签合同拿上工资第二天鬼影子都不见一个了,害得我儿子这几天都无法开张。要是你愿意干的话,基本工资350元一个月。陈阿姨说完顿了顿。她说你愿意吗?
  说实话,这个工资是少得可怜了的。但是我想反正是利用暑假出来的,就当是挣点生活费吧。于是我赶紧点了点头。
  陈阿姨说,那就好。但是还有一个事我得事先说清楚,发工资的时候得扣一个月的钱,免得你领了工资就走了我这里不好招人来补充。
  我心想,我暑假才两个月呢,还得扣一个月那我不是白给他干一个月?
  我说阿姨和你说实话吧,我是学生。我暑假完了还得去学校上课的。家里条件不好,才出来想挣点生活费的。
  陈阿姨说,那我不管,我只管我的生意,你要是愿意干,就在这上面签个名字。
  我站在那里,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给他白干一个月我肯定不干的,他开的工资比大街上的那些餐馆少了两百多。
  我说陈阿姨,等我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好吗?
  国哥说,没事的,你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小区都已经上灯了,夏天的夜黑得晚,都七点多了,父母才下完工,正准备去洗手吃饭。我不知道该不该向父母传达这个不好的消息。母亲看我脸色不好,问怎么了。我如实说了,老板得签合同,我只干两个月的话就得扣一个月的工资。母亲说,老板在哪里,你带我去吧。母亲刚摘下安全帽,戴了一天的安全帽,她的头发显得凌乱得很。裤脚上都是水泥浆。我说,妈妈,不行我就不干了,和你们一起干算了。母亲说,好不容易找到份轻松点的活怎么就不干呢?和我们干你吃不消的,你身体不好,小时候出天花出坏了,怎么能吃那苦呢。
  说着就到了。
  国哥和陈阿姨都在店门口乘凉。看我们来了,让我们坐。陈阿姨对母亲说,小郑来帮我儿子干活,我很放心,但是我这里招人不方便发工资的时候得先扣发一个月,当然那个月的钱我还是一分不少你的。
  母亲不知道怎么就称陈阿姨做姐姐了。她说,姐姐,我崽还在读书,家里困难实在没办法才出来的,你发发好心吧!
  母亲不会说普通话,她的话陈阿姨听不懂,但是母亲拉着她的手她能够从母亲的表情上看得出来。
  陈阿姨的年龄比母亲还大点,但是和母亲站在一起却比母亲年轻了十岁还不止。母亲叫她姐姐,让我心里很不好受。
  陈阿姨说,我也没办法呀,我做的是小本生意,这店又在偏僻的小区,根本就没生意,上次那个厨师就是因为没事先说好,结果拿上工资屁都不放个就悄悄走了,害得我儿子这两天都没法开张。
  母亲说,姐姐呀,你就行行好吧!我儿子什么都能干的,万一忙不过来,等我下工了我也来帮他,他还是学生,假期过了就得回去念书的……
  陈阿姨哭丧着脸说,你这样我也没办法呀,他之前对我说还说他没念书了的呢!
  母亲说,小孩子不懂事,姐姐不要怪他。
  母亲就那样地说着,她不会普通话,陈阿姨也没听清楚她究竟说了些什么。
  陈阿姨说,那就算了吧,我另外找人算了。
  这话母亲听清楚了,她紧紧地抓着陈阿姨的手,她说,姐姐不要这样呀,我孩子顶着这么大的太阳找了几天工作了,不容易啊,你就行行好,好吗?母亲说着越来越卑微,越来越下气,完全是在求她了。
  小区里此刻在门口乘凉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在望着我们。
  我拉了拉母亲。
  母亲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反而对陈阿姨求得更紧了。陈阿姨说,你求我也没用呀,我这小本生意招人不容易,你知道吗?你领完工资就走我第二天到哪招人去?
  母亲也没听懂陈阿姨那略带长沙口音的普通话,她说,我儿子是个老实人,在家从小就干活的,你放心。还说了很多,说得越来越乱套了。
  陈阿姨干脆不搭理母亲了。母亲情绪激动起来了,她说,姐姐啊,我命苦呀……我是苦八字啊,到了这么大的岁数来了还得出来打工……我的家烧掉了,起火了……不然也不用出来丢这个人啊……说着母亲就哭了,她起先是抽泣着,过后就是大声哭了起来。小区的人都看着母亲,我羞得只狠狠地用眼剜着母亲,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苦起来。她拖着长长的哭声,让我心里像刀一样割了起来。
  陈阿姨说,大姐,我知道你家农村苦,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啊,我这是小本生意,不好招人。
  母亲只一个劲地哭着,我家的房子烧掉了啊……我家的房子烧……
  我的心更加的难受起来,我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走吧!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睛很快地模糊了。
  陈阿姨说,小郑你不要怪阿姨,阿姨真的没办法。
  我的泪这时马上就滑下来了。我赶紧别过脸擦掉,我发现父亲也来了。小区里围满了居民,他们都在看我们。母亲还在哭,她已泣不成声了。父亲走了过来,一把就把母亲拉了回去了。我也赶紧走了。陈阿姨说,小郑,你把这两天的工钱带走吧。我没接她的话,赶紧跑出人群。
  回到工棚,父亲铁青着脸把母亲狠狠地骂了一顿。他说,人家不要就算了为何还要去丢那个脸呢?你以为向人家哭了人家就会可怜你?你房子烧了人家就会同情你?孩子也在那,你要孩子脸往哪里搁?
  我那个晚上一直没有回去睡觉,第二天早上我看到母亲和父亲相互都不说话,听一起砌墙的罗叔叔说,原来昨晚父亲和母亲狠狠地吵了一架。
 
郑小驴长沙工资阿姨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春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