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有等


  我有
  ■宇 向
  我有一扇门上面写着:
  当心!你也许会迷路
  我有几张纸,不带格子的那种
  记满我没有羞涩的句子
  而我有过的好时光不知哪里去了
  我有一个瘪瘪的钱包和一点点才能
  如果我做一个乖乖女
  就会是一个好女儿、好公民、好恋人
  我就丢了自由并不会写诗
  而我是一个污秽的人,有一双脏脚和一条廉价围巾
  这使我的男人成为真正的男人
  使他幸福、勇敢,突然就爱上了生活
  我有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有手臂,用来拥抱
  我有右手,用来握用来扔用来接触陌生人
  我有左手,我用它抚摸和爱
  而那些痛苦的事情都哪里去了
  那些纠葛、多余的钥匙环和公式
  我有香烟染黑肺、染黄手指
  我有自知之明,我有狂热也有伤口
  我有电,如果你被击痛你就快乐了
  我有藏身之处,有长密码的邮箱
  我有避孕药和安眠药
  我有一部电话,它红得像欲望
  我有拨号码的习惯,我听够了震铃声
  为什么我总是把号码拨到
  一个没人接电话的地方
  风过喜玛拉雅
  ■安 琪
  想像一下,风过喜玛拉雅,多高的风?
  多强的风?想像一下翻不过喜玛拉雅的风
  它的沮丧,或自得
  它不奢求它所不能
  它就在喜玛拉雅中部,或山脚下,游荡
  一朵一朵嗅着未被冰雪覆盖的小花
  居然有这种风不思上进,说它累了
  说它有众多的兄弟都翻不过喜玛拉雅
  至于那些翻过的风
  它们最后,还是要掉到山脚下
  它们将被最高处的冰雪冻死一部分
  磕伤一部分
  当它们掉到山脚下,它们疲惫,憔悴
  一点也不像山脚下的风光鲜
  亮堂。
  我遇到那么多的风,它们说,瞧瞧这个笨人
  做梦都想翻过喜玛拉雅。
  天空之王
  ■李静民
  你抢占了人间的故乡
  撕毁了自约于众生的日期
  判决他们的不贞
  你守候着他们的末日与泥土
  成为滚动在你掌中的山河
  你要做人类最初与最后的主宰者
  和世界惟一的王
  你手持天堂和地狱的钥匙
  从此天空飘满生命的红尘
  和许多亡魂的幻想
  你在洗去圣者膏油的那一刻
  食用着他们的爱情与青春
  他们是你指定的圣餐无餍之后
  使你高度的显赫日益聚增
  显赫被数千年盲目的生命高举到无极之地
  他们无奈地殉情为了你
  永恒的生命或者短促的恩赐
  他们是人类愚昧的幻想者
  他们离弃亲人背叛籍地
  和所有在家做梦的孩子一样
  以此梦作为获得的家园
  盲目的崇拜者盲目的灵魂
  以梦境为路的尽头
  天空之王的圣殿早已备好装载生命的囚车
  他将抽去你们的思想腐烂你们的肉体
  千年万年将你们玩弄成一堆石头
  一个天体的头衔使你们以星星的声音
  向他倾抒着盲目的情
  深夜火车
  ■郑小琼
  风吹黑夜光滑的背脊,那些房屋
  树木沿着平原的水域游动
  一盏盏灯,一根根明亮的刺
  闪烁着,举起着村庄荒冷
  铁路两旁的场院,奔跑的榉树林
  田野,灯火,垂落平原的星星
  绵延着风景,春三月夜里
  啊,多么柔美!晃动的月亮
  褐色的、灰黄的月亮站在田野那边
  一片片遥远的唇吹着水纹样的春夜
  它的低吟,苦难而贫寒的乡村
  伫立在墨黑染成的安静中,眺望
  我坐着凝神谛听神秘的寂静
  平原灯火渐熄,两旁的往事,虫鸣
  庄稼跟随火车一同奔跑,它们隐没于
  黑夜生硬的轨道,墨绿的远方
  火车停止游动的五分钟小站,深夜三点
  十五个蛇皮袋子挤上车厢,他们的吆喝
  点亮了村庄,站台举起的手
  贴在玻璃窗的脸,汽笛正从平原上滑过
  低处
  ■羽微微
  是什么在笼罩
  我仿佛被模糊起来
  这是一个无时间无事件无人物的一天
  只有一颗心到处走
  跌跌碰碰
  碰到桌子也说对不起
  碰到茶杯也说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有填满你的空旷
  对不起这四处游走的一百颗心我收不回来
  对不起我刚露出笑容
  又低下了头
  对不起这昏黄的灯
  那么温暖
  那些扑扑飞来的往事
  碰撞我的眼眶
  我一个劲要忍住
  把脸深埋在黑的夜
  那么黑啊
  我甚至可以把整个我都埋进去
  无论谁拼命回忆
  也发现不了
  这低处的我
  那条石级悬在高空
  ■海 燕
  空荡之处,那条石级悬在高空
  轻飘飘的转折于白雾之中
  石级的裂口越来越大,像一条条蟒蛇之口
  似乎要吞下所有的巨物,我们缩紧心脏
  蠕动在充满口沫的软体上,体验着
  风吹过蟒洞的声音,泥土的体液
  沾在脚上,新鲜得像一块留在唇角的菜汁
  仍然冒着芬芳,你伸出手
  紧紧地握住我的,用一秒钟的时间
  我感觉不到体温,只在恍惚间
  看到傩旗在高处,用色彩变换着风向
  地底下,暗流在涌动、奔腾
  声音是如此激越,直逼云层
  你拽出一株连着叶片的小草
  用穿透时空的目力,细察所有的特征
  它们紧密地依靠着,并狠狠地
  将四肢插入对方的肋骨,在另一个
  身体中长出草来,阳光越撤越远
  微烫着半壁山崖,你在瞬间苏醒
  埋伏在岩洞中,听山泉水滴石穿
  童年,喇叭花开的早晨(外一首)
  ■夭 夭
  炊烟升起来 天空清亮亮的
  一些泥土覆盖着泥土
  一些人 一些简单的生活
  把我引领到这里
  交错 盘旋 这些沸腾的水
  也来到这里
  恍惚间 一群恸哭的人
  在这里寻找前身
  重男轻女的年代
  那一年 我尚小
  看不懂大人脸上的惶惑
  也没有性别意识
  一个简易的小棚子里 只有我
  一个出生两天的女婴
  和一个不相干的老人
  据说 那一年闹地震
  很多人都跑到外省避难去了
  秋天
  ■小龙女
  黄叶在起来的风里坠下
  一辆宝石蓝的车
  在秋天的香樟里穿过
  桂花香的空气,往两边闪开
  四处是秋天在歌唱
  歌唱完了沧桑,歌唱完了流年
  再来
  歌唱爱情
  车内
  一个蓝衣白裙的女人
  禁不住感动
  将这首秋天的歌
  反复地,听了又听
  在低处幸福
  ■潇潇春雨
  风一扬起翅膀,宁静就被颠覆得干干净净。
  谁裸露梦中的白
  搭建一座囚笼
  试图使缪斯的行动微弱、艰辛?
  不仅仅只是风声,雨声
  我朝向我的灵魂:一个缺口,时光和安详
  没经允许,就
  迷失在明媚或者词语的低处
  今夜,我坐在自己巨大的阴影里
  "你要保持这样一种美——
  对于喧哗,悄无声息
  不给沉降
  任何机会"
  原路返回。那些细节无处不在
  分行的文字,素花一样
  婆娑地开
  这个冬天不冷
  ■柴 棚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静心
  那些曾经照亮过我的蓝
  像一块硬币,揣在裤兜里
  靠我的体温生火取暖
  而我,漫无目的
  窥视一粒灰尘
  灰暗处,世界名著列阵
  在地摊上惴惴不安
  眼睛瞪得像一群饥饿的孩子
  我转身
  走向那个18岁的下午
  泰戈尔朝我微笑
  冬天不冷,生活就像一锭黄金
  旁边的水果卖了
  灰尘落到拐角处
  几片剥去的悲伤
  在城市的枝头摇晃
 
宇向等泥土歌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妙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