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乌鸦之书


  乌鸦周身漆黑,黑得像优雅女子的长发;它黑得多么明亮,像闪光的河水,像一场流动的大火;黑得危险,犹如已经和即将释放出一个个黏稠的黑夜。但有些民族认为,将阳光从盒子里释放出来的乃是乌鸦。
  乌鸦趾高气扬,有着尖而长的巨喙,黑羽的边缘闪着荧荧绿光,它的智力足可以使它捡取石头,置于水瓶中,使水位上升到足以喝到水的高度。人们认为它曾被狐狸欺骗,嘴中叼着的肉成为狐狸的美餐,却很少有人提及乌鸦的狡诈:它是著名的小偷,偷走鸟类的食物,或偷走其幼鸟及卵。它还擅长于入室行盗,常潜入人类厨房,并知道如何掀起锅盖取走美食。像传说中的大盗行窃得手时留下字据一样,它往往轻松地遗下一泡鸟粪然后得意地消失。
  乌鸦觊觎着人类的时候,人类一无所知。敏感的人可能感知有一个目光的注视,但他怎么能想到,那是一只乌鸦黑暗的目光呢。乌鸦盗走人类孩童的玩具,诸如风车,诸如铊镙。它喜欢一切像太阳一样发光的东西,于是窃走镜片,使竭力试图弥合破碎镜子的人,因无法找全碎镜片而不能如愿。
  乌鸦知道,人类的头发比身体耐朽,于是衔走人类散落的黑发营建巢穴。至于白种人颜色五花八门的头发,乌鸦是不屑于要的,它只喜欢黑夜的颜色。
  被乌鸦衔走头发或胡须的人会无故头疼,严重者引发头风病、癫痫症。即便是中国多智的曹操也惨败于乌鸦之手,而医术如神的华佗做梦也想不到,曹操的头风病竟是乌鸦在作祟,悄悄衔走了曹操割下的长须。乌鸦得意地在牢狱外的大树上叫,因为它掌握着华佗死期的秘密;它得意地在曹操的宫殿里的檐顶上叫,曹操明白,这是乌鸦在告知他死亡的来临。
  乌鸦杂食,也惯于秃鹫一般啄食腐尸,并能敏锐地感知到人兽内部的腐烂气息,这些增加了它的邪恶。但乌鸦也曾是神圣的飞鸟。在苏美尔神话中,存留着早于圣经挪亚故事的灭世洪水。在那里,洪水中存留的人类不是挪亚,而是智者乌塔那匹兹姆。洪水退去时他站在尼西尔山上,望见一切生物消失,陆地一片淤泥。他悲恸地放声哭喊,被置放在大船上的鸟儿们在哭声中颤栗。他放出几只鸟扔向天空,鸟儿们因无处着陆,哀鸣着返回船上。最后他放出一只乌鸦,乌鸦一去不返。他于是得知大水已完全退去,鸟类中的智者乌鸦终于找到了可栖息的陆地。
  爱尔兰人和中国人一样惧怕乌鸦。乌鸦是他们的战争女神摩瑞甘豢养的宠物。摩瑞甘有时会化作一名武士,现身在战场中。但大多时候,她都化身为一只乌鸦盘旋在空中,恐吓战士或宣告其死期将至。这位女神有着爱尔兰人所具有的强烈情欲,她爱上了英雄库赫兰,但遭拒绝。女神羞怒之际,竭力要致库赫兰于死地。情爱的嫉恨和嫉恨力量得逞的狂喜,使她在库赫兰尚未战死时,便化为乌鸦栖落在库赫兰的肩头。库赫兰,爱尔兰的勇士及女人们的春梦,他在战场上身负重伤时仍然狮子一样奋勇,无法站立时,将自己绑在岩石上继续作战,直至死去。他的尸身置放在小舟上,在女人们泪水汇聚而成的河流中缓缓飘逝。乌鸦是库赫兰致命的敌人,他之所以战死,据说是因为在前往战场时,遇到了神谕警告过他的情景:三个化妆成乌鸦的巫师,使他力量消失,击出的剑如同妇人泪水一般软弱无力。
  爱尔兰另一个女战神尼曼,也以乌鸦相伴。尼曼名字的含意,即为恶毒或者恐怖。她骑着乌鸦飞在空中;有时化作少妇,出现在不幸的人面前。那人听到少妇的声音越来越冰冷,他看到少妇身后渐渐显现黑色的乌鸦翅膀,翅膀开始扇动。少妇在他听到最后一个字时飞起和消失。这不幸的人拼命奔跑,但是人类的脚步,怎可以躲开死亡。尼曼有时也化身为洗衣妇,搓洗着成堆的血衣号啕大哭,成群的乌鸦环绕着她,啄食衣服上的血污。看到这些的人立时僵住,这一景象,成为他眸子里最后存留的景象。
  对一度在爱尔兰、苏格兰及英格兰地区建立基地然后扩张,在8世纪到1066年间横行于欧洲的北欧维京海盗而言,乌鸦是他们热爱的事物。一对大鸦唤名胡京和穆宁,是维京人狂热崇拜的大神奥丁的斥侯。胡京的含意为"思想",负责采集信息;穆宁意为记忆,负责向奥丁汇报。两只乌鸦,犹如现在的秘密国家警察一样神秘莫测。维京海盗们将死的勇士望到的云集于战场上空的,不是乌鸦,而是奥丁神派出的暴烈、美丽的瓦尔基利亚女战士。她们飞舞着,在战场上搜寻着,随时准备扑下来,挖出将死勇士的心脏。这并不可怕,相反却是无上荣耀之事,因为首先,这证明死者是被神认可的勇士;其次,勇士心脏将被带往奥丁神的天国。那里住满了英勇的亡灵,他们平时酒饱饭足之后开始比武,并且有美女相伴,以慰藉夜间的寂寞。奥丁神召集这些勇士的灵魂,以备末日与魔界之战。
  敬奉着这样的大神和神的乌鸦的维京海盗们,热衷于海上冒险和暴力抢掠。他们有着先进的管理机制,以乌鸦般的敏捷和狡诈,探知意欲攻取的城堡的虚实,以渴望战死的勇气发动进攻,海浪在他们面前碎裂,巨石在他们面前迎刃而解。他们所向披靡,几百年里频繁侵扰欧洲诸国:攻入巴黎,迫使法王纳重金求和,后又将诺曼底割让给维京人。维京海盗又攻入大列颠群岛,使当地人们死伤惨重。再向南攻打北非沿岸,向东攻君士坦丁堡,杀死教士、毁灭教堂。他们专门挑选基督教庆典的日子陡然出现,发动攻击。在后来,定居诺曼底的维京人皈依基督,率军攻打盘踞大不列颠群岛的维京海盗,将其逐走,建立王朝。北欧的维京人则向东进发,一直来到俄罗斯的基辅,在那里建立公国。整个欧洲凡有乌鸦飞临之处,尽有维京人刀剑和盔甲的闪光,海盗们狂吼着,教堂在他们令人心胆俱裂的呐喊中崩塌,城市毁灭,西风吹变欧洲每个角落,那些被砍下的头颅在风中招摇,乌鸦疾速飞过的影子划过那些高悬的头颅,偶尔的时候,他们栖息在头颅上,或者将其作为短暂的巢穴。上世纪的德国纳粹鼓吹本民族的优越性,其中的狂热分子公开希望恢复对奥丁神和他的乌鸦的崇拜。但是希特勒拒绝如此,认为那是一种愚蠢的想法。
  乌鸦甚至成为航海家的地图。西元861年,挪威人弗洛基·维尔达尔出航,随船携带着一笼乌鸦,在估计离岸不远处将它们放出。如果乌鸦盘旋不去,说明陆地尚远,乌鸦找不到栖落处;如若乌鸦展翅飞去,他便追随乌鸦飞行的方向扬帆速航。依靠乌鸦的指引,他每每顺利找到陆地,最终成功地发现了冰岛,在那里定居。这个挪威佬,一定没有读过洪水灭世的苏美尔神话,不会知道那只著名的乌鸦。但是神话中乌鸦的神奇能力,在历史中得到了印证。在乌鸦的指引下、在17世纪初,北欧航海家甚至抵达了美洲。
  乌鸦也显现在法国诗人勒孔特·德·李勒的作品《蛮族诗集》中:一位英雄将死之际,向栖落身边的乌鸦发出哀求,请求它挖出自己的心,将其送给自己的情人。这位诗人生于19世纪,试图以诗作重现北欧神话的强劲有力。
  世界的另一端,乌鸦在忙碌,在创世,在享受印第安人最高的祭祀,作为牺牲的男人或者处女,被绑在石柱之上,他们将被烧死、砍死,更多时候则是被活生生地剥出心脏;他们喷涌的热气腾腾的鲜血,像仙醪一般被部落中的众人共饮。在整个北美大陆西北部,乌鸦是伟大的神灵,是最重要的英雄、精灵和变形神。居住在科迪亚岛的因纽特人认为,当乌鸦从天上采到光时,一个装着一对男女的气泡随之飘下来。二人在汽泡中挣扎着,气泡越撑越大,直到形成世界。他们手脚撑开处形成丘陵和高山,男人的头发变成森林和森林中一切动物,女人撒尿成海,吐口水造出河流和湖泊。男人用女人的一个牙齿作为刀来雕刻木头,木雕又变成鱼。他们的一个儿子玩耍的石头变成岛屿。另一个儿子和一条母狗放在岛上,岛漂动起来,变成科迪亚克岛,男孩和他的狗妻子,成为所有科迪亚克岛人的祖先。
  北美阿拉斯加地区的土著民认为,世界之初的一片汪洋之中,是乌鸦潜入水底,将泥土叼出水面。乌鸦潜入水底衔出燃烧的煤炭,为某个部落创造了火;在另一个部落,死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行为,是乌鸦和郊狼争论人是否该永生的结果。它们各自向水中投物,若物体下沉,人类就必将死亡。乌鸦投了木棍,郊狼掷出石头。人类于是有了死亡。加拿大西部海岸的土著民传诵着乌鸦掌管死亡的故事。乌鸦遇到石头和接骨木在争论谁先生孩子,它爪子碰到了接骨木,于是人类必须死亡,因为接骨木需要长在人类的坟墓上。如果它先碰到石头,人类便会像石头一样永存。
  还有一个部落,乌鸦成为食物的提供者并受到盛赞。有一个时期,所有动物都处于饥饿之中,人类也找不到可以捕猎的野牛,只有乌鸦丰衣足食。地上的生灵都知道,乌鸦有一个像黑夜那么大的帐篷,但是没有人兽可以接近、偷窥,凡偷窥者都被乌鸦啄瞎了眼睛。惟有蜻蜓例外:它小巧而灵动,乌鸦啄破帐篷也没能将其眼睛弄瞎,而蜻蜓伺机向破洞中张望,看到了帐篷中黑压压的野牛群,是乌鸦将所有的野牛关在这里。动物们讨论如何释放出牛群,最后决定,由鼬鼠变成一条狗一般的动物。乌鸦之子发现了狗,将其带回帐篷之中。狗趁机放走所有野牛,并以狺狺狂吠催促牛群在大地上狂奔,使乌鸦尾逐而来的捕捉不能成效。
  神圣的乌鸦,成为北美印第安众多部落的护身符。因纽特人佩戴着乌鸦护符打猎,这样可以保佑他们狩猎成功;北美内陆的印第安人,用乌鸦爪子作为小男孩子的护符,系在母亲背婴儿的育儿袋上。有些部落则直接将乌鸦皮缝在男婴衣服上。至于女婴,是不配佩戴乌鸦护符的。乌鸦也在重要的成年仪式上出现。特林基特人发明了木制的乌鸦响板:一只翠鸟坐在响板上,舌头伸到一个熊首的人嘴里,一只像青蛙的动物紧贴在响板腹部。部落酋长鸣击响板,将知识、智慧和部落的力量赋予刚成年的年轻人。
  在东方的蛮荒岛屿上,日本最初一个天皇也曾蒙受乌鸦的恩惠。日本皇族血脉的祖先的神武天皇率军寻找新的疆土,被化身为熊的天神催眠。日本的太阳女神出现天皇一个部下的梦中。这将领醒来时,发现身边有一把剑,于是送呈天皇。这时候,一只乌鸦出现了,他带领军队前进,抵达并征服了大和。乌鸦在日本和海盗那里,有着相同的禀赋,都是暴力和战争的参与者、指引者,是助纣为虐的凶手,是战争密探。
  在与乌鸦一样古老的中国,乌鸦平和而富有智慧。它是站在太阳里的鸟,有时栖落在扶桑树上,只是比寻常乌鸦多一条腿,叫作三足乌;它是名为寒鸦戏水的古曲,是宋词和元曲,述说着写作者内心的悲凉。它有着众多名字:
  树的南枝集鹎鸟;北枝上飞临和飞走的鸟,其名字在电脑上打不出字,其名字以害与葛为左偏旁、以鸟为右偏旁;树的东枝集鬼雀,西枝集慈鸟。这些名字古怪的飞鸟,我们已不知它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又发出怎样的鸣叫声。
  玄武先生的作品里这样写道。他讲述的是一株叫做集鸦槐的古树,毫无疑问,这些鸟全都是乌鸦的种类。中国的乌鸦还教人向善,它甚至感化了一个虐母的不孝之子。一个农夫在田头歇息时,不经意看到了树上一只幼鸦衔来虫子,喂养在巢中老得飞不动的老鸦。他幡然醒悟,悔恨交加,朝正前来给他送饭的老母飞奔过去。但老母以为儿子又要揍他,逃跑时慌不择路,竟一头撞在了树上倒地而死。
  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述说一种沉重的追悔莫及的情绪。农夫痛哭流涕,将母亲葬于树下,并在坟边建屋,为母亲守坟长达一生。他成为中国古代有名的孝子,也是浪子回头的典型。
  尽管如此,乌鸦仍然是中国人深为恐惧的飞鸟,是死神的化身和厄运来临的预兆。人们对它避之惟恐不及,更没有人敢去侵达乌鸦们的巢穴,或杀死乌鸦。多少个世纪里,乌鸦们得享真正的和平,它们安心度日,老之将至时呆在巢中颐养天年,享受小鸦们送来的食物,一代一代繁衍生息。
  清晨出门的人若听到乌鸦叫,会觉得和看到尼姑或接近行经的妇人一样不祥。虽然人们相信乌鸦的诚实——它只是噩运的通报者,而不是以叫声招来噩运。
 
玄武维京乌鸦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