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网络谣言治理模式探析


  【内容提要】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时代,由于准入门槛低、意见表达易操作等特性,网络谣言传播愈演愈烈。以区块技术为基础的新闻平台Steemit的出现和不断发展,展现了区块链技术在打击网络谣言方面的可行性,凭借其分布储存、难篡改、去中心化等手段,引入了声望指数等名誉和经济性的数量化约束,使在互联网络进行信用的简单传递成为可能,为建立网络征信系统提供了新思路,同时也为治理网络谣言和重构网络信任提供了全新途径。
  【关键词】区块链技术 网络谣言 声望指数 网络征信
  一、区块链新闻平台Steemit注册使用分析
  (一)平台注册流程分析
  Steemit平台是由Ned Scott和Daniel Larimer在2016年4月于美国纽约创立运营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型社交写作网站。它的使用首先需要注册(http://www. steemit.com),同时绑定认证邮箱和电话号码。一般来说,第一次注册的用户会在5-7个工作日收到审核结果邮件。综合分析平台的用户注册流程,可以分为用户账号申请、平台确认信息和申请信息审核三个阶段,集中体现了Steemit平台的区块链技术特性:任何人都可以申请;信息不可篡改,用户身份基本信息被永久储存在平台。
  (二)平台使用流程分析
  1.内容发布
  在登陆Steemit平台以后,进入内容创作界面:由标题栏、内容栏、插图功能区、类目及标签栏、收益设置以及内容预览栏构成。在收益设置选项中选择内容创作者和内容投票者之间的奖励分配比例,一般设置为75%与25%。
  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属性,发布的内容不会出现敏感词汇、限制话题讨论等情况。平台上的每位用户都可以成为独立的信息供应商,从而实现平台内容的多元化,提高用户创造的积极性。
  2.内容编排
  在平台用户发布信息的同时将信息分门别类地加上平台所提供的标签,这样就将内容分类至所选择的标签板块,在平台首页比较靠前的标签分别为生活、新闻、摄影、旅行以及技术等,在平台首页还存在流行、最新、热门、推广四个类目,用户也可以根据类目引导进行浏览阅读,这一部分的内容和排序更多的是根据系统的算法实现的浮现排序(如图1所示)。流行类目中主要是一天以来各个标签热议的内容,最新类目中主要是用户浏览时其他用户发布的最新内容,热门类目中主要是浏览时间段内各个标签热议的内容,内容发布时间与浏览时间基本在3个小时之内,推广类目中主要是各个公司在平台上进行的广告投放。
  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自治属性,平台用户所创造发布的信息会通过某种协商一致的算法进行分类和排序之后呈现给平台全部用户,使得平台上所有用户节点都能够在这个受信任的大环境中,自由安全地交换信息,实现了由对人的信任到对机器的信任的转变。
  3.内容投票
  用户在平台上进行内容阅读的过程中,不仅可以在内容下方进行留言讨论,还可以对内容进行投票,以此来评定内容的出现位置及出现次序。在按标签阅读的模式中,内容的浮现顺序往往是根据文章获得奖励多少、参与内容投票人数以及讨论数量等指标进行综合排序,参与用户投票人数越多的内容越能出现在前列,也就越能被用户关注;在按类目阅读的模式中,流行类目内容得到的獎励都较高,参与投票与讨论的人数都比较多。最新类目中内容往往是处于内容的初始阶段,基本还没得到奖励,所以参与投票和讨论的人数也比较少。热门类目中内容获得奖励、参与投票和讨论的人数都较多且处于上升的趋势。推广类目中由于其广告属性,获得的内容奖励极少,参与投票和讨论的用户也很少。
  在内容浮现的机制上,平台基于区块链技术某种协商一致的算法进行呈现,在Steemit平台这种协商一致的算法就是用户投票机制,无论是判定优质内容与否,还是对内容的出现顺序的排列上,平台都根据这一共识算法进行运营。①从而使平台上所有用户既成为内容生产者又成为内容审查者,逐步形成平台用户自治机制,推动平台自组织化发展。
  二、网络谣言发展及其应对困境
  网络谣言是指通过网络介质而传播的没有事实依据但带有攻击性和目的性的话语。②从本质上看,网络谣言是一种信息交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网络谣言传播表现出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基于网络传播的便利性,使网络谣言的传播得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影响范围更为广阔;二是基于没有事实依据的信息肆意加工制作,使网络谣言传播更具随意性;三是基于一定目的意识进行的信息制作,使网络传播更易引起受众注意,具有一定轰动性。③
  近些年来,随着网络谣言现象的不断泛滥和网络谣言传播手段的不断翻新,网络谣言所带来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不仅在许多问题上制造错误舆论,甚至还在一些问题上制造煽动性信息,引发了不必要的社会恐慌。所以,全面深入地治理网络谣言现象势在必行,同时还应借助新技术新手段为更加有效地实施治理提供新思路。网络谣言从产生到规制大致要经过产生、传播、界定、追踪以及规制五个阶段。只有做到阶段之间的相互配合和协调,才能对网络谣言实现有效的治理。
  (一)网络谣言产生阶段
  由网络谣言的定义可知,网络谣言的产生主要是由于谣言制造者的带有一定目的性的主观信息制造。网络传播作为开放的传播环境,传播主体多元、传播路径丰富、传播内容自由,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谣言成长的沃土。④导致谣言制造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制造谣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像传统媒体那样的"把关人"角色的缺失,网络传播对内容审查的力不从心。所以要在网络谣言产生阶段进行治理,就要加强对传播内容的"把关"和引导,形成良好的网络传播环境,从根源上杜绝网络谣言传播的可能。
  (二)网络谣言传播阶段
  广大的网络受众由于自身媒介素养水平不高,对网络传播的内容深信不疑,往往成为谣言的二次传播者。所以要在网络谣言传播阶段进行治理,就要提高网络受众的媒介素养,使其对网络信息有一定的辨别意识。
  (三)网络谣言界定阶段
  权威官方机构从发现谣言到辟谣往往需要的时间较长,并且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而且往往是在引发了社会恐慌之后才会出现官方消息。所以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加强网络用户对谣言信息处理的主动性和能动性,从而实现对官方谣言认证界定机制的有效补充。
  (四)网络谣言追踪阶段
  就近期发生的网络谣言处理中的追踪方式来看,官方机构会通过对谣言来源的追踪锁定谣言始发平台,并通过对始发平台的追踪及网址确定谣言制造者并提取身份信息,从而找到网络谣言的始作俑者。整个谣言追踪过程漫长且需要多方密切合作,有必要把建设"穿透式"查询网络谣言来源的直接系统提上日程。
  (五)网络谣言处理阶段
  在造谣者接受完相应处罚之后,无法保证其是否依然会进行网络谣言制造传播行为,而且受众也很有可能会因为不清楚造谣者的过往记录而继续轻信其所制造散播的消息。所以,对网络造谣行为的处理,不仅要严厉处罚造谣行为,还要在一定程度上对造谣者以后制造传播信息的可信度产生相应影响,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有效地打击造谣者和造谣行为。
  三、Steemit平台治理网络谣言的新实践
  区块链技术凭借其分布储存、难篡改、去中心化等特征,正在被运用在与各领域的综合开发实践中来。⑤面对网络谣言泛滥的现象和存在的治理难题,国内外多家传媒公司将目光投向近来大火的区块链技术,在众多传媒领域的操作实践中,Steemit平台是到目前为止运营最为成熟的区块链新闻平台。针对网络谣言的现状和治理难题,平台引入系列机制,旨在从网络谣言的各个阶段对其进行治理,营造一个公众意见自由表达、信息内容真实可靠的新闻平台。
  (一)网络谣言产生治理:内容激励,经济"把关"
  Steemit平台是建立在Steem公链上的首要应用,同时也是区块链世界的实验性的产品,它的成功上线运营为采用类经济激励促进内容创作的构想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为鼓励用户积极创造优质内容,脱离制造谣言低级趣味,平台引进了内容激励机制。也就是说,在平台上,用户创造优质内容可以获得平台的鼓励性代币奖励,但是如果用户在平台上散布传播不实消息,不仅不会得到代币的奖励,还会被执行禁言或者原拥有代币贬值的处罚。平台利用经济手段对用户行为进行引导,加强代币奖励对用户的吸引,实现对平台内容的"把关",一定程度上弥补网络传播中"把关人"缺失的问题,从而引导平台优质内容的创造和不实信息的消减,实现网络谣言的根源治理。
  (二)网络谣言传播治理:定义基调,引导用户自治
  Steemit平臺在试运行时期首先邀请了一批各行业专业人士作为种子用户,他们均有较高的文化水平,且在平台内部进行初期的话题分享和内容制作,目的是在运行之初就将平台基调定义成为一个生产优质内容、倡导深层讨论的环境水准上。所以在平台结束试运行之后,平台的大致基调已经定义完成,随着大量用户的注册涌入,平台调性不断巩固发展,并不断影响用户创造内容的趋向。也就是说,在平台开放用户注册之后,用户会发现在试运行阶段所定义下的基调内容,从而会有意无意地模仿平台优质内容的定位和方向,不断发布优质内容巩固基调。当平台用户人数达到足够多的时候,在试运行阶段定下的基调得到不断巩固和发展,进而实现平台用户的自组织治理。也就是说,平台用户在一个以优质内容为主的大平台环境里,不仅会受到创造内容方向的影响,还会对不实信息和谣言产生一定的抵抗力和鉴别能力。从而能够解决网络传播过程中存在的受众媒介素养水平不高的问题,使网络谣言在传播过程中得到治理。
  (三)网络谣言界定阶段治理:用户投票,及时整治
  为了能够更早地发现网络谣言,及时采取相关干预措施,Steemit平台在网络谣言的认证界定方面引入用户投票机制,平台上的用户可以对其他用户发表的内容进行投票,对其内容进行合理审查并用"赞"或"踩"的操作来表达对内容的评价,从而能够使平台上的不实信息甚至是谣言在萌芽扩散阶段就及时发现和处理。也就是说,平台上的用户阅读内容时发现类似不实信息甚至谣言时,可以及时运用自己的投票功能对信息进行表态,在平台上其他大部分用户都对内容进行表态以后,认定消息确实是不实信息,平台会将此消息隐藏,并会立刻对发布不实信息的用户进行相应处罚,同时也会对及时发现不实信息和参与认定不实信息的用户进行平台代币激励,鼓励平台用户对不实信息在认证界定阶段发挥积极能动的作用。这样就可以使不实信息甚至是谣言在萌芽阶段就被及时发现和处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社会讨论和社会恐慌,从而实现网络谣言在认证界定阶段的治理。
  (四)网络谣言追踪阶段治理:分布储存,一键追踪
  Steemit平台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建设运行的,所以平台具有诸多的区块链技术优势,主要表现在对平台用户创造内容的分布式储存、数据的不可篡改以及信息来源的便捷查询。⑥平台会对用户所创造的内容进行分布式的储存,即使用户发布的信息被认定为不实信息,平台也只会将其隐藏而不删除其相应的信息记录。而数据在区块链平台的不可篡改性,能够保证平台分布储存内容信息的安全。即使用户自己对创造的信息进行了删除处理,信息记录也不能篡改,只是同时还会留下相应的删改记录。基于以上技术优势,所有用户都可以轻松实现对信息来源的一键追踪,从而对不实信息源头进行打击。换句话说,平台上的用户必须为自己发布的信息负责,因为信息一旦发布,包括信息发布者、发布时间、修改时间及传播途径等基本信息都会被记录在案且难以篡改,同时信息来源很容易被追溯,能够非常轻松地对平台用户的信息进行定位追踪,从而实现在网络谣言追踪阶段对不实信息一键溯源的操作和治理。
  (五)网络谣言处理阶段:声望为主,经济为辅
  Steemit平台在对散播不实信息甚至谣言用户的归置处理上,引入声望权重指数和代币处罚双重打击机制。如果用户创造的信息在内容投票系统中被认证界定为不实信息,会直接影响用户的声望指数,从而间接影响用户的代币实际价值。声望权重指数可以理解为用户在平台上的信誉度,包括用户生产和发现了多少优质内容,参与了多少不实信息的认证界定等操作记录。用户的信誉度越高,声望权重指数就越高,发布的信息和参与的认证界定也就越值得信任。相反,如果用户在平台上经常发布不实消息甚至谣言,声望指数会随着次数的累积不断下降,从而导致其所拥有的平台代币因为声望权重的下降而大幅度缩水,实现对其造谣行为的经济惩罚。也就是说,平台在网络谣言的处理阶段,不仅会对发布不实信息的用户进行双重处罚,还会通过声望权重指数的变化向平台其他用户展示其发布信息的可信程度(如图2所示),标本兼治地实现在谣言归置阶段对谣言制造者的治理和惩罚。
  四、国内网络谣言治理的新模式构想
  当前网络消息难辨真假,谣言泛滥的局面和前些年金融系统信用体系缺失的现象颇为相似,经过对近些年金融体系建设及个人征信平台运营的不断完善情况分析,设想建立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的网络行为征信系统,其具体运行原理为:互联网用户基于实名认证,在网络上发布的信息以及其他网络行为都被系统记录在案,系统通过综合计算各项指数对用户进行网络行为评分,并在用户发布信息的同时,将发布者的网络行为分数公布在其发布信息的后面,供受众参考。这样对于那些经常散播谣言的网络用户形成一个巨大的系统压力,使其在网络上的行为可信度不断降低,从而实现对网络谣言的有效治理。
  在系统实际操作开发的过程中,不仅要考虑到系统使用者的用户体验,还要考虑到系统惩治机制的平衡,更要考虑到系统开发运行的社会效益。只有这样,系统的开发和使用才会有实际意义,才能更为有效地打击网络谣言,为重构社会信用提供良好的契机。建立这样的平台机制主要需考虑以下几方面的因素:
  (一)操作简便,轻松上手
  对于任何一个管理平台来说,用户体验都是最应考虑的因素,要让普通的互联网用户能够在实际操作中轻松应用。要更加注重用户的简洁操作体验,通过网络行为征信系统分数这一核心指标对网络用户进行引导,鼓励优质内容的创作,打击不实信息。
  (二)惩治平衡,合理把控
  实行网络行为征信系统的目的在于规范互联网用户的行为,打击造谣者在网络上的不良行为,但不能成为影响造谣者现实生活的依据。所以需要平衡惩治机制,在惩罚造谣者网络行为和现实生活中寻求一个平衡点,既能对其网路行为进行一定的惩罚,又不对其现实中的基本生活产生剧烈影响。可以将网络行为征信系统评分在作为衡量用户网络可信度的主要依据的同时,作为衡量用户现实生活征信系数的参考依据,从而使网络惩治和现实影响达到一定程度上的平衡,加強公众对网络行为征信系统分数的重视和维护。
  (三)正向引导,重构信任
  提出建设网络行为征信系统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网络谣言泛滥成灾,另一方面是由于网络谣言所引发的系列网络乱象已经严重损害了社会信任,由网络谣言引发的信任危机正在不断发展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所以系统建设的目标,不仅是要帮助互联网受众辨别分析网络谣言,更要通过征信系统的深层发展,使人们重新意识到网络信用的重要性,自发地遵守和维护网络秩序,引导重构网络信任和社会信任。
  五、结语
  其实无论是区块链新闻平台还是网络行为征信体系,都是治理网络谣言的新途径。区块链作为新兴的技术,凭借其分布储存、难篡改、去中心化等的特征,被寄予较大的希望。而且目前区块链技术的实践,确实使互联网络进行信用的简单传递成为可能,为降低社会交易成本提供了新路径,为治理网络乱象提供了新思路,同时也为实体产业的发展降成本、提效率,助推了产业的规范发展。⑦所以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网络行为征信系统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同时也是为治理网络谣言和重构网络信任提供的全新途径。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深入,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闻平台对网络诚信和治理会产生更积极的影响。
  注释:
  ①Steemit社交媒体公司.Steemit平台白皮书[R/OL]. http://www. steemit.com.
  ②岳健能.网络谣言的传播规律及国内外研究综述[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08(11):89.
  ③姜胜洪.网络谣言的形成、传导与舆情引导机制[J].重庆社会科学,2012(06):12-20.
  ④陈红梅.网络谣言传播的特点及其应对[J].编辑学刊,2009(06):37-41.
  ⑤Melanie Swan.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读[M].北京:新星出版社,2016:31-35.
  ⑥Steemit社交媒体公司.Steemit平台白皮书[R/OL].http://www. steemit.com.
  ⑦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R/OL]. http://xxzx.miit.gov.cn
  参考文献:
  [1]王理、谢耘耕.公共事件中网络谣言传播实证分析——基于2010~2012年间网络谣言信息的研究[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02).
  [2]李鹏飞.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媒体融合路径探索[J].新闻战线,2017(15).
  [3]黄少宽、黄晓斌、李波.网络谣言信息治理研究综述[J].电子政务,2015(02).
  [4]胡百精、李由君.互联网与信任重构[J].当代传播,2015(04).
  作者简介:马强,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林浩瀚,内蒙古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马强林浩瀚网络谣言区块链技术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迎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