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到热河去看云


  一
  热河,应该是一条流淌着热血的河吧?很小的时候,我就固执地这样想。   每次我听大人们说唱石三保故事的时候,是坐在秋夜的院坝里。好多人聚在一起听bad jangs sead(歌手)唱歌,天上挂着一条白茫茫的银河,远远地遥望,天上的银河凉凉的,含着深深的秋意。没有云朵,而我希望看见云朵,因为每次故事结尾的时候都说,石三保化作了云朵,在一个叫着热河的上空飘呀飘。   我望着银河,望得眼睛发酸。于是低下头,闭上眼睛,这时候就会看见一朵奇怪的云从眼底升起来,蓝蓝的静穆的云,飞进老祭司的香炉中,再从香炉里飞出来,顺着寨子前的古枫缭绕着盘上树梢,一会儿就把整个树冠缠满了,红红的枫叶,蓝蓝的云烟,那种美简直到了极致;忽然有风吹来,枫叶忽地纷纷落下,在地上聚成一条热热的河,血红的颜色不停地向前涌动……这就是一个从没有出过寨门的苗家孩子想像中的热河了。   我想,我长大了一定要去看那条热河,还有热河上空的那一片云朵。   今年秋初,终于成行。   上路的那天,我在寨头碰见了老祭司,他站在古枫树下一动不动,就像一柱竖了许多年的岩头,一直在那里等待我的到来。他手里拿着一个竹筒,这个竹筒除了老祭司,寨子里谁都没有,我知道竹筒里装的有一条系魂布,苗语称ndeibzhongx ndeib zhongd ,我们全寨子所有人的魂魄都系在上面,包括去世的和没有去世的,还有我们的列祖列宗。有了这条系魂布,无论你走得再远,都能回到故乡来。老祭司双眼定定地望着我,仿佛要看穿我的灵魂,我心中充满惶惑地和老祭司对望,我想他一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他的嘴唇嚅动了好久,才举起竹筒对我说:"ndeib zhongx ndeib zhongd。"   我有点不解:"是系魂布啊。"   "系魂布上没有云的魂魄,"老祭司再次把竹筒举到我面前说。   在我们这里,"云"已经成了石三保的代名词。   哦,我明白了,难道他要让我把系魂布带去热河,去接云回来么?我兴奋起来,走过去想接住他手中的竹筒,但老祭司把竹筒高高举着不让我拿到,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我,他说:"他不会跟你回乡的,云遭受的是大冤大屈,你带了系魂布去,云也不肯回来的。你到热河只要代我们多看他一眼,记住他的样子,回来告诉我就行了。"   "天上云彩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他是哪一朵?"我说。   老祭司摸出一个三角形的小红布包,放在手心里做着手语,默神一阵,而后郑重地交给我,他说:"带上这个吧,到了热河后神灵自然会指点你的。"   我接过布包,一股桃树叶子夹着菖蒲的气味很浓烈地透过布层扑鼻而来,我望着老祭司期待的目光,我预感到这次热河之行,会有一个意外的奇遇。   二
  抵达热河时,正逢下雨,这令从南国酷暑中走来的一颗心被浇得透湿透湿冰凉冰凉,而热河的天空,几天里一直是云雾沉沉。每每仰视天空,心中总在追问:哪一朵云才是我们的三保大英雄的魂灵呢?而且,我还傻傻地想,我要去寻找英雄罹难的地方,从那里掬一捧浸染过英雄鲜血的泥土,带上那漂泊多年的灵魂,一起回归故里。   我跟随参观的队伍,在热河的山山水水间搜寻,在避暑山庄的每一处庙塔仔细地察看,每一座碑刻,每一幅壁画和文字,以及导游的每一句解说,我都一点不拉地用摄像机拍摄了下来,晚上回住地休息时我又重新播放,期望从中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蛛丝马迹。然而,那一处处楼台、殿阁、轩斋、亭榭、庙塔、廊桥等等,处处彰显着的都是皇家园林的气派和别墅的金碧辉煌,处处记载的是清宫十三朝帝王的丰功伟绩和镌刻精美的御题抒情写景的诗作,那么的气势恢宏又那么的诗情画意。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热河是什么地方?热河是大清朝皇室消夏避暑的所在啊,石三保受的是凌迟之刑,那血淋淋的杀戮,又怎能在这里实施?!   看完景点,我怏怏地回到车上。车上的游客,谈兴正浓,而我心中却像压着一块沉重的黑云,那一份失望,那一份忧郁,总是无法抹去。坐在我旁边的来自广东的刘先生问我,"你来自湘西哦?你是苗族啊?是生苗还是熟苗呢?"   一连串的询问,让我吃了一惊,湘西在那边远的武陵深处,他是怎么知道"生苗"与"熟苗"的?我不解地问刘先生,他笑了,说:"南长城那么有名,谁不知道啊"。   我明白了,我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生苗"与"熟苗"之分,南长城只是现代文化旅游的一种炒作而已。   不过,刘先生的询问,还真的让远在热河的我思绪一下子飞到故乡的山水中。南方长城,那条蜿蜒几百里,把湘西苗民隔为"生苗"和"熟苗"的苗疆边墙,大英雄石三保就是因为经受不住那边墙的围困,才揭竿而起领导苗民造反起义的啊!   苗疆边墙的修筑,虽然始于明万历年间,始作俑者是大明王朝的一名参政蔡复一,但是这道边墙的修筑并没有保住明王朝最终覆灭的命运,因而,清朝初期,身为北方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康熙曾经反对修筑长城,他在一份上谕中说:"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能挡。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   康熙皇帝的主张,并没有使他太祖宗手上缔造的大清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惟一不修长城的王朝,到了他的孙子辈上,又开始修筑长城了,并且这道长城竟然修筑在大清疆域的腹心!清王朝的后皇帝们一边高喊着"怀柔"、"绥远",一边修筑苗疆边墙,把一个弱小的民族像关鸡圈羊一般围困在墙内,想杀时抓他几个来杀,好向朝廷请功。"每以重兵深入苗区,先之以杀戮,继之以驱除,终之以招抚。将其田地占据后移交汉人往耕。"(清《苗防备览·风俗考》)。衰草凄凄的边墙里,一支凄凉的歌谣在传唱:   为何把腹地湘西叫苗疆?   为谁筑起这蜿蜒万里墙?   它隔断了汉家唢呐、苗家花鼓,   它挡住了赶集的百姓、贩盐的马帮。   刀光剑影映红了斑斑血泪,   鼓角争鸣催老了古堡夕阳,   风霜雨雪封禁了青山绿水,   问孤峰残阳与谁共赏?   南方长城——苗疆边墙!   你是岁月堆垒的苦涩传奇,   你是刻在大山里滴血的诗行!   边墙里,抗争的烽火燃起来了。乾隆60年正月,家住腊尔山台地黄瓜寨的苗民石三保,联络湘黔边区各寨苗民一齐起来反了官家朝廷,他们吃猫血发毒誓,他们世居这里,他们的命运与这块土地紧密相连,他们要夺回本属于自己的土地,更要夺回失去的人之尊严。石三保站在黄瓜山上的那棵古枫树下,对着苗民同胞们呼喊:"穷苦兄弟跟我走!官家大户我不饶!"他的喊声,沿着莽莽群山起起伏伏,早就忍无可忍饱受苦难的苗家人闻声蜂涌而起,他们拿着锄头镰刀跟着石三保,杀死了镇竿总兵明安图和一千多名清兵,他们蹬上芳草凄凄的边墙头,把官衙古堡围得紧紧的,他们感觉着从来没有过的扬眉吐气,他们对着躲在永绥城堡里的清朝官员厉声喝问:"问尔太爷们!我苗仔来告状还要八千八百文规矩钱否?!"   石三保领导的苗民起义军节节胜利,震惊了还在热河避暑山庄攀登放鹤亭观赏雪景,对着众星拱月般的外八庙大言不愧地口喊"怀柔"、"绥远"的乾隆皇帝,他问:"区区苗域,弹丸之地,那苗人真那么厉害吗?"   乾隆急调云贵总督福康安,四川总督和琳,湖广总督福宁、侍卫军统领额勒登保等,以福康安为统帅,率湘、鄂、川、黔、滇、粤、桂七省兵力,黑压压扑向湘西腊尔山台地会剿"生苗",并令福康安"查明石三保祖坟,挖七处,悉令挫骨扬灰。"   那一场会剿是多么残酷啊!我曾听老祭司说过,那是在桐子花盛开的四月,那一年的四月啊,黄瓜山上的桐子花比哪一年都开得鲜艳,如云霞一样漫山遍岭地随风轻舞漫飘。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好美好美的黄瓜山在半夜五更之时突遭十路官兵强烈的火炮夹击,黄瓜寨以及附近四十九个苗寨子被清军同时放火焚烧,石三保才满五岁的小儿子爬在谷仓底下藏躲,被清军拖出来乱刀剁萝卜一般砍成一团肉泥。高高的黄瓜山大梁上,深深覆盖在青藤丛中的三保祖坟被清军找着了,恨恨地用铁锄猛挖深刨!老祭司说,黄瓜山的青藤也通灵性,任官兵如何狠砍,那青藤断了又聚合,硬是把三保祖父的棺木紧紧环抱住,不让清兵伤着。最后清兵化生铁水灌注墓坑,烧开麻栗油浇淋青藤,才见青藤那被千刀万割的伤口处渗出鲜红的血,无可奈何地松开环绕着的棺椁,被清兵掀开来挫骨扬灰。那一天,黄瓜山上如烟如霞的桐子花一瞬间全部凋落,倒在血泊中的苗家儿女的身躯,被轻轻地覆盖住。   老祭司说:人已经死光啦,花解人意,花也零落……   嘉庆元年五月十三日,带着几名义军将领从官兵的重重包围中逃脱的石三保因叛徒告密而被捕,解往京城,秋后问斩。因为石三保不是一般钦犯,是叛苗首领,所以,乾隆要亲自问斩,重处凌迟之刑,又因乾隆住在热河避暑山庄,石三保又被从北京押到热河。   热河与湘西,相隔千山万水,三保大英雄罹难的经过,故乡的亲人无法看到,他们只能在故乡远远遥望,一把把血泪凝成一个辛酸的传说。   传说行刑时,石三保被绑在一大石柱前,刽子手举着一把锋利的屠刀,一刃刃地脔割英雄的血肉之躯,而乾隆皇帝再次抚着外八庙他御制的《平定准噶尔后勒铭伊犁之碑》悲戚戚地陈述自己是出乎万不得已——天之所培者,人虽倾之,不可殛也。天之所覆者,人虽栽之,不可殖也……是非我佳兵不蕺,以杀为德也,有弗得已耳……   假话,乾隆皇帝口是心非,他全说的是假话!石三保当然不吃这些,他忍着巨痛,当天当地大声说:"天雷啊,三保只为了苗家人抢一份土地回来种一口粮吃,三保只为了那一道边墙不再把苗人围困,今日才遭杀身祸哪,我能转二世为苗家人报仇,请你把我当面的岩头劈破给满清狗皇帝看看吧!"   石三保的话刚落音,果然一阵火闪,"轰隆"一声,天雷真的将他当面的岩头劈成两半,乾隆被骇了个半死,他害怕石三保真的转二世来找他报仇,便让鬼师作法,用灯草把石三保被脔割得七零八碎的身躯裹住,泼上桐油放火焚烧(据说这样石三保就会七魂零散,转不了二世投胎了),但是,三保冤屈太深,英魂硬是不散,化作一团云气从火光中飘出,飞上天去了。以后一直萦绕在热河的上空,每于晴雨天变之时,扑下避暑山庄找乾隆讨还清白。   多少年以后,战争已经过去,硝烟已经冷却,黄瓜寨的几名幸存者回到故乡,在那废墟中重建家园,然后请老祭司为他们全寨举办一场大型祭祀,给死难者招魂。然而,维系全寨老少魂魄的那块"系魂布"没有招到石三保的魂灵,老祭司叹息说,三保受的大冤大屈不伸,就永远不肯回归故乡。   而今,作为来自湘西苗山的一名旅行者,我在热河的上空搜寻了那么久,还是一无所获,虽然我把临行时老祭司送我的那个三角形小布包摸了又摸,而神灵并没有给我谕示什么,夹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我格格不入地怀着一份无尽的忧郁徘徊……   三
  既然找不见三保化身的云彩,还不如不找了吧。   那么,还是让我全心全意当一名观光者吧。   第三天的行程是去木兰围场坝上草原。从相关资料中得知,木兰围场是清朝皇家猎场,围场周边长一千三百多里,建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是清帝借狩猎活动训练军武,联谊蒙古及其它少数民族的重要政治场所。我们要去的地方——木兰围场坝上草原,再具体一点的称呼叫乌兰布通,距热河三百多里远,如今已属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所辖。那里有著名的乌兰布通古战场,有燕秦古长城、元代白塔、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等等。在那里可享受滑雪、狩猎,在那里可以坐越野车、骑马射箭……   源于对大草原长期以来的向往,往乌兰布通出发后我的心情变得无比舒畅。天公作美,几天来笼罩在热河上空的阴霾被我们远远甩在后边,一抹温暖的阳光伴随我们出发。在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的入口,有卖干蘑菇、野灵芝和草原干花的牧民,我买了一个花环和一束干枝梅,花环戴到头上,花束捧在胸前,突然想到那"被薜荔兮带女罗"的山鬼,自己也忍不住哑然失笑,这一份轻松与浪漫,不是每时每刻都能享受的,只有身心真正脱离尘世喧嚣的时刻,才可以顿悟。   下午2点多钟,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被称作"将军泡子"的古战场。   我先去拉弓射箭。手膀拉酸了,又去骑马。我专门看好了一匹高大健壮的枣红马,毛色红润光亮如同刷了红油,在阳光下熠熠放光。我想,我头上戴着花环,手上握着马缰身着白色衣裳,骑着枣红马在绿色的大草原上驰骋,该有多么的英姿飒爽。   然而,我生长在南国山地,从来没有碰过马,为安全起见,马的主人——一位蒙古族大嫂为我牵马,她说,带我去看将军泡子古战场。   当我们行至一处缓坡时,但见那儿或高或矮地立着几尊古代武士的铜像,身披铠甲,横马执枪,体现着沙场鏖战的酷烈景象,我的坐骑至此死也不肯穿过铜像阵往前行了,大嫂用力拍它一下,没想到它竟然惊得"咴咴"叫着竖起前蹄,差点把我摔下马背,吓得我虚汗直冒。蒙古大嫂说,这些铜像是今天才立上去的,马没见过还不熟悉,所以受惊了。   那我们就换一条线路吧。我对大嫂说。   大嫂问:去哪里?   我说:信马由缰。   于是,枣红马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处形状有点像个瓦缸的小山上,这里是将军泡子的最高点了,放眼望去,将军泡子的景物尽收眼底,那一汪透彻如镜的水泊和周遭丰美肥嫩的水草,几个牧人骑着马在水泊边徜徉着,特别是刚刚立起的古代战阵,让人生出无限暇思。蒙古大嫂告诉我,那场战斗发生在两百多年前,康熙皇帝(据考证应为清朝抚远大将军裕亲王)带兵把新疆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噶尔丹十万军队围困在这里,康熙的舅舅在战斗中阵亡,鲜血染红了泡子水……   当蒙古大嫂在娓娓叙说的时候,我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象,忽见远处有一团孤独的云朵正缓缓地向我们飘来,定格在将军泡子的上空,形状酷似一位包着条纹头帕的苗族汉子的头像,阳光带着浅浅的橙色穿过云朵向下呈喇叭状一束束地撒开,与湖面连接起来,就像披着披风的苗家汉子。有风吹来,大披风就给徐徐拉开。此刻,我闻到了一阵浓浓的菖蒲的气味和桃树根的气味,但周围除了无边无垠的草原外并没有菖蒲和桃树,我知道这气味是从我的袋子中散发出来的,那个三角形的小布包,终于向我发出了信号,我紧紧地闭上双眼,我感觉得到我的眼角已经有热热的东西像两只小小的虫子在缓缓沿着脸颊向下爬动,此刻我看见的,不是蒙古大嫂描述的那位将军的鲜血染红的泡子水,分明是我千里万里从南国湘西苗山一路而来苦苦寻找的石三保的英灵显现了啊 ,他那被刽子手一刀刀地脔割的身躯,一滴滴鲜血正顺着一线一线在他身下闪射的阳光往明净的湖泊滑落,一点点地在清亮的湖水中晕开,鲜红一片,就像黄瓜山上染霜的古枫倒进水泊中了,我终于放开声嚎啕大哭:ghot sob ghot ndeat eus(苗语:苍天啊)!   我明白了,我们的英雄是在离热河几百里远的木兰围场罹难的。我不忍心再去想像他被施以酷刑的惨烈经过,我宁愿想像他是一只被南长城围困的黑羊头,被抓住后被披上黄狼的皮子,那年秋天,他和其它动物一起被放逐在木兰围场中让千军万马追逐,然后被一枪射杀;这样的死法比凌迟痛快啊,这样的死法让我们的英雄在倒下时也保持着奔跑的姿态啊!我们的xiangb poub xiangb niangx(列祖列宗)!   我不是祭司,我没有把装在竹筒里的系魂布带来。此刻,我好想带上这漂泊了两百多年的英魂回归故乡啊!   不过,屈原也不是祭司呢,两千年前,他不是也为楚王招过魂么?但是,那个时代毕竟离我们太远,屈原的《招魂》中那么多的"些"呀"兮"的加入了太多的文人艺术成分。在故乡,我也曾见过祭司招魂,招魂的曲词我会哼唱,虽然没有带来系魂布,但我带来了老祭司送给我的三角布包,让我试一试吧,漂泊异乡的云,我要用我们苗家人自己的语言,我要以神的名义带上你一起回归故乡。   我让自己激动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我对着将军泡子上空的云影举起双掌,做成通神的手语形状,放在胸前,然后,闭上我的双眼,轻轻地念起苗家祭司的招魂词——   过来啊,英雄的魂灵/过来啊,流浪的亲人/一年一年如水过去/一月一月相继到来/年年过去我们找不见你的身影/月月到来我们看不到亲人的魂灵/今天,我从家乡带来了菖蒲叶啊/今天,我从故乡带来了桃树根/我唱着悠扬的巫歌/我呼着嗬嗬的神号/亲人啊/东方有请你莫起身/西方有喊你莫下去/亲人啊/听见我的歌声再站起/听到我的神号再下来/同香烟袅袅一路/同蜡烛亮光一路/靠紧我的身体/缠紧我的腰身/跟着我的左手,成风成雨/跟着我的右手,成雾成云/我们一起唱着巫歌,莫让走调/我们一起呼着神号,莫让断声/是岩羊,我们回归苗山大岩/是红狼,我们回往苗山大岭。   我轻轻地念着,我感觉一阵阵金色的暖流正沿着我的四肢缓缓地漫起,沉沉地直接潜入我的内心,抚慰我几天来隐藏在内心的忧伤和孤独。我慢慢地睁开双眼,我发现刚才停在将军泡子上空的云已经移到我们的头顶,穿云而过的那一束束阳光此刻变成浅浅的紫色,把我和枣红马,还有蒙古大嫂以及我们脚下的草地、鲜花全罩在紫色光圈中,我们都变得通体透明透亮,蒙古大嫂也被眼前的一切所感染了吧,她深情地、肃穆地唱起了蒙古长调,那嘹亮的长调像山鹰的翅膀,穿过光圈,穿透云层,在眼前一望无垠的乌兰布通草原上回肠荡气。我问蒙古大嫂唱的什么?她告诉我:一只狼仰天长啸着/一条腿猎套紧夹着/它最后咬断了自己的骨头/带着三条腿继续寻找故乡。   我看见蒙古大嫂的眼里有亮晶晶的泪珠在闪,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浮上我的心头——无论你是哪个民族,对故乡的深情和眷恋永远不会变。   也无论时光流逝多少年,路程有多么遥远,只要心怀虔诚,再细再小的路也能到达海角天边。
 
龙宁英苗家大嫂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静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