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太阳升起又落下


  太阳慢腾腾地升起,似乎有些惴惴不安, 踌躇着爬上山顶。张大妈总算把院子打扫干净,虽然腰酸背痛却心情舒畅,顾不得口干舌燥,爬上屋顶阳台眺望那条进村的水泥路。昨天儿子宝顺打电话说要回来给她过七十大寿,这咋能不让她高兴呢 ? 虽然儿子说要吃完早饭才回来,可张大妈还是抑制不住地到房顶去张望,从城里到家也就半小时车程, 张大妈总疑惑自己是否把早点听成了早饭。
  太阳刚除去屋顶的霜,张大妈已经在院子与屋顶之间上上下下好几个来回,把自己折腾得气喘吁吁,那两条血统纯正的马犬也跟着她蹿上跳下,低吠着表达它们的兴奋。
  尽管一上午的体力活足够这位七十岁的老人锻炼筋骨了,但莫名的兴奋感让张大妈有些坐立不安。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没找到可以做的活计,干脆把杂物间里堆得满满的各种糖果食品拿出来,仔细辨认是否还在保质期,确认还能食用的,擦拭干净再放在各个果盘里,认真的样子近似虔诚,竟然忘了给自己做早饭,干脆凑合着喝了碗麦片粥。
  太阳终于晒干了低洼处的露水,晒干了山脚下水泥路的所有湿气。张大妈一直侧着耳朵听,总担心遗漏了应该听见的声音。终于隐隐听见汽车引擎声,小跑着打开大门, 看见一辆很眼熟的越野车不紧不慢地驶进村庄。不对,后面还有一、二、三、四。张大妈很认真地数,居然还有四辆。张大妈乐了。自从三年前老伴去世,张大妈特别希望家里能热闹热闹。
  五辆车齐刷刷停在门前。车上下来十多个人,由儿子宝顺带着一个个介绍,姓氏后面大多带着个什么"总"的,人人嘴甜得像抹了蜜,把张大妈哄得开心大笑,沟壑纵横的脸不自觉地成了一朵怒放的花,几根银丝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
  过度的热情让张大妈更加兴奋,兴奋得有些晕乎,一个人的名字都没记住,只知道端着糖果热情地往来客手里塞:"多吃点,宝顺老托人捎东西回来,我一个老太婆咋吃得完。"
  在一片母慈子孝的赞美声中,客人们没舍得闲着,迅速有序地从车上往屋子里搬东西。搬下来的各种物资很快把客厅的一角塞满,最后还从车上搬下两个大纸箱,被几个人熟练地组装成两张自动麻将桌。
  自从麻将桌组装成功后,热闹的气氛便消失了,客人们都把眼睛盯在牌桌上,像是一只作战前秘密埋伏的军队,连旁观的人都能做到纪律严明,没人多说一句话,只有在哗啦啦把麻将子推进机器时,偶尔低声交流几句。张大妈就被晾在了一边,只好不停地给大家加茶水,洗水果,准备下午饭,忙得像个陀螺。
  张大妈准备非常充分,昨晚就请同村的李大妈一同帮忙琢磨菜单,该提前炖的煮的都已准备妥当,计划着李大妈现在该来帮忙了。正想着,两条马犬高声狂吠着冲向大门, 很快便变成欢快的低吠,张大妈知道是李大妈来了,赶着去开门。
  宝顺急忙制止 :"妈,是谁呢 ?"
  张大妈说 :"你李阿姨呗 !"
  宝顺立即"嘘"了一声,叫大家轻声点, 然后说 :"妈,李阿姨儿子在乡派出所哩,不能让她进来。"
  "可你李阿姨是来帮我做饭的啊。"张大妈有些不乐意。
  "呆会我们帮你做,不急,这段时间派出所正在抓打麻将的,再说我可答应大家,绝不让其他人打搅的。"张宝顺手气正在好,有点心急火燎。
  "你李阿姨肯定不会乱说的。"张大妈觉得自己请了人家又不让人家进门,有点说不过去,再说自己就这么个常来往的老姐妹。
  "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虽说是国企,可也管得紧啊,还有多少人希望抓我们的小辫子哩 ! 过两天你给她送点好吃的就是。"张大妈急了:"这不是一回事,以后我在村子里咋做人呢,这老脸不要了不成。"
  宝顺急得把眉头皱成深深的"川"字: "妈,前不久有几个干部被抓着打麻将,都受处分了,大伙跟着我跑这么远的路回来,不就是考虑安全和安静吗?万一要是我连带大伙受处分,我还怎么在这个位子上混啊!"。
  娘俩的争执让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客人们都停下手上的动作,有的及时点燃烟吞云吐雾,有的干脆离开桌子去续茶水,故意装出一副与麻将桌无关的样子,有的到处找毯子一类的准备把桌子盖起来。
  张大妈是个懂事理的人,既然儿子不让步,再争执下去便是让客人看笑话,再说也不愿意让儿子为难,只好出去跟李大妈说 :"唉,大妹子,宝顺在做饭哩,没我俩啥事,我们还是外边晒太阳去吧。"
  李大妈可是个聪明人,见张大妈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赶紧说 :"我姐姐好福气,宝顺又能赚钱又孝顺,你家有客人,还是在家招呼客人吧,不用帮忙我就放心了。"
  两人客套一番,张大妈反复强调请这位老姐妹一定要来吃下午饭,李大妈答应得含含糊糊。
  心不甘情不愿地送走李大妈,张大妈看见热乎乎的太阳正逐渐向西边山头滑去,有些怅然若失。
  随着张大妈的再次忙碌,麻将声开始重新热闹起来。
  晚饭开得迟,太阳已经没了影,只留下几束余晖把云彩照得五彩斑斓。
  晚饭很丰盛,李大妈推脱有事最终还是没来。
  张大妈被宝顺扶着一次次站起,再一次次坐下,反反复复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祝福, 一开始心情很激动,到后来每站起坐下一次都会感觉腰腿的各个关节在咯吱咯吱地响。
  直到太陽的余温全部淡去,家家户户的灯开始星星点点地亮起,一帮人总算热热闹闹地离去。
  随着汽车引擎声越来越远,李大妈疲惫地把大门关好,立刻躺倒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两条马犬似乎也累了, 趴在地上, 转动着眼睛看看张大妈,再看看乱哄哄的屋子。巨大的蛋糕几乎没动过,两只大山参躺在精美的匣子里很是扎眼,一大堆脑白金使整个屋子的主色调成了浅蓝色,还有衣服、鞋子、按摩器……
  "明天给李大妈送点什么呢 ?"张大妈坐在沙发上努力地想,可是脑子就像被浆糊粘住了,怎么也想不出来,直到电视机的图像被彩色条纹覆盖。
 
乔仁潭李大妈张大妈客人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妙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