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不当贫困户


  任驻村扶贫队长开始,我在乡镇工作从事脱贫攻坚已经五年多。最让我头疼的就有那么几个人想当贫困户,开户长会时候争, 结对上访争……使出各种手段就是要当贫困户,他们以贫困为荣。但也有不想当贫困户的。周老表就是其中一位。周老表名叫周红祥,适中乡菖河村菜上组一位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绣鞋垫、缝十字绣、用塑料编织带编花篮的下肢瘫痪的彝家汉子。
  与周老表相识,源于我对他家的两次走访。 2017 年 6 月的一个傍晚,我和菖河村党
  总支书记周春伦到菜上组了解危房改造进展
  情况。我们到了周老表家,只见他家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建筑材料。
  周书记走到老周家堂屋外喊,有人在吗? 只听一个声音传来,在呢,有那样事啊……
  可以进来谈吗?周书记问到。可以呢, 自己推门进来又一个声音传来。
  当我们推开门时,周老表打开了电灯。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周老表躺在房屋角落的床上,身上盖着毛毯,露着个头,头发凌乱,毛毯上放着一只未绣完的鞋垫。
  周老表从毛毯下面抽出两只手放着毛毯上对我们说,你们有事就说,我起不来。
  周书記对他说,他们是乡上的干部,他们今天来就是看一下你家的建房进度,了解一下你家的情况。
  周老表说,有什么好看的,昨天刚浇了地脚圈梁,家里一切都好,你们要了解什么情况就等我媳妇回来吧。屋里有凳子,你们坐吧……
  这时,一个年轻女子从院子里走了过来, 她边走边说, 小敏她爹, 给是家里来人了, 我这就去烧水泡茶。
  周书记对那年轻女子说,小敏她妈,我们乡上的干部要跟你了解一下相关情况,茶就不消泡了,我们问完就走,你们还没吃饭的吧。
  我对那女子说,你是周老表的媳妇吧, 我们今天来就是想看一下你家建房的进度, 了解一下你家的家庭情况。
  周老表说,你问吧,房子么你们也看到了,刚浇了地脚圈梁,家里的人都好,只是这久我家小敏她爹爱发脾气,他说,你们乡村各级经常来,他躺在床上有点害羞……
  也就是那一次走访,我对周老表家有了个初浅的认识,知道了周老表在床上和轮椅上躺了近三年,周菊香照顾了他三年。
  2020 年 5 月的一天,我按照乡上的安排到菖河村进行脱贫攻坚交叉检查,这是我对他家的第二次走访。
  我对周书记说,我这次要去周老表家看看,他媳妇去年九月被州文明委授予了道德模范提名奖。
  周书记对我说,这次我就不陪你去了, 我要到县委党校培训,让老禄跟你去吧。
  我说,老禄,你打个电话给周菊香,问她在不在家。
  老禄拿出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通了,周菊香说她在山上给地里浇烟苗水,如果事情不紧急的话,她要十二点以后才回来,山地离家太远了。
  十二点,我们在村上吃过中午饭就直奔周老表家,与我同去的有来自州直机关工委来驻村的唐队长和县教体局来驻村的李老师。在通往周老表家的路上,一栋三层黄色
  小楼映入我的眼帘。随行的老禄对我说,这就是周老表家的新房了。
  我们到了周老表家,老禄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周老表家的老屋。他在屋外与周老表打了招呼,推门进去。
  两个摆在地上的花篮和一些彩色塑料编织带吸引了我,转过头一看,周老表正躺在床上绣着十字绣,他衣着整洁,干净的头发, 脸上没有一点胡子碴,两手在不断的进行着穿针引线,脚上盖着红色崭新毛毯。
  我对周老表说,周老哥,新房子盖好了咋不搬过去住?
  周老表对我说,住不习惯,这几天是夏天,新房有点闷,还是我们的老房子好,住在里面冬暖夏凉的。
  这时,在外浇烟苗水的周菊香回来了。
  她对我们说,你们是来我家拿东西的吧, 你们先到新房的客厅里坐一下,我扶小敏他爹起来。
  我和唐队长一行走进周老表家的客厅, 一张八骏图十字绣挂在客厅里,现代化的沙发、茶几……
  我坐在周老表家客厅里透过窗子看到, 周菊香把周老表抱到轮椅上从堂屋里推出来厦子下,打来热水准备帮他洗脸和擦手。
  周老表说,媳妇,还是我来吧,我自己洗就行了,你把盆摆在我够得着的地方就行。不一会,周老表洗完了脸,我们走出客厅和周老表聊了起来。
  唐队长对周老表说,老周,我要的鞋垫绣好了没,我这次回楚雄准备带回去送给亲戚。周老表说,唐队长,鞋垫我已经准备好了十双,你看够不够,这些都是我以前绣的了,现在我很少绣鞋垫了,专给人家绣十字绣和编花篮,如果不够,下次绣了再给你。
  周老表接着说,我这里专门做了一双绣花凉鞋,带回去给你老公做个纪念吧,这种鞋在我们地方叫新姑爷鞋,是彝家男人结婚当新姑爷那天才穿的。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家的关心和帮助,我家现在房子已经盖起来了, 两个姑娘都上学去了, 一个读八年级、一个读三年级,她们在学校都有营养餐和寄宿制补助,读书基本不出钱,老妈的高血压也被纳入了慢性病,看病也花不了几个钱, 要是住院的话还可以减免 90%。
  李老师,你要的花篮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编好了,看看你喜不喜欢,看看大小合不合适,色彩搭配满意吗?
  李老师对周老表说,可以了,上次我带回去的那只只是大了一小点。你两个女儿学习有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她们补习一下。
  不需要了,李老师,疫情期间,两个女儿都在认真的上网课,这个周末大女儿不回家、小女儿回来我问一下,如果需要补的话我让他们到村委会找你,周老表说。
  这时,周老表的妻子周菊香对他说,老公,三木村的老李打电话来说请你绣的三幅十字绣你绣好了没有,他家定于下月十六搬新家,如果绣好了他家要拿去请人装裱了, 看你这久没日没夜的忙着,我就没催你。
  周老表对妻子说,媳妇你放心,我今明两天再绣哈就可以了,你让他家后天来取, 这个老李,我家盖房子是出了不少力,你看客厅里的那些瓷砖,贴得多标准。
  周菊香说,好、好,我打电话让他家来取,如果他家忙,我就亲自送去。
  从周老表家回来的路上,村民小组长老禄跟我们讲起了周老表不愿意当贫困户的事。他说,在我们菖河村,说起周红祥,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曾经是村里最能干的小伙子,无论是干农活还是搞装修都是一把好手,要强的他总是不甘人后。能干的他博得了同村的小彝妹周菊香的青睐,与之结为夫妻,周菊香为他先后生下两个女儿, 可谓是幸福满满。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2013 年秋,烟雨蒙蒙,在外干活的他骑着摩托车带着妻子回家时,因刹车失灵,连人带车摔到了 10 米多深的山沟里。这一摔可不轻,两人被拉到县医院住院治疗,小周受伤较轻,稍做治疗就出院了。周老表因伤势较重,被送到了州医院进一步治疗。在州医院,周老表摸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整日沉默寡言, 家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主治医生已经告诉他下肢可能从此瘫痪了。
  33 岁正当年的他从此瘫痪了,家里失去了顶梁柱,他跌入了命运的谷底。
  出院回家后,他让妻子把床搬到了堂屋里。刚开始他不知做什么, 整日胡思乱想, 时不时还对妻子发火,胡子拉碴呢。
  当时,他家的两个女儿还小,两个老人也年纪大了,妻子小周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她不仅要忙着地里的活儿,还要照顾周老表的衣食起居,连上厕所都得由她背上背下。周老表一度有过轻生的念头。但看着家里两个乖巧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他又下定决心,既然脚不能走,那就用双手改变命运吧。
  几个月后,他开始靠在床上学着女人们缝起了鞋垫。刚开始的时候他每天只缝得了一只,两三个月后,他一天已经可以缝两双了。按当时的价格,一双鞋垫可以收入30 元。
  "当时本地务工的村民每天工资也就 60 元,他靠绣鞋垫一天也可以赚 60 元,相当于是一个正常的劳动力得到的收入。
  為了多挣点钱,除了吃饭,他基本不休息,手指翻飞一刻不停。时间一久,他的双腿和臀部长了褥疮,不得不再次住进了医院院。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绣的鞋垫也出现了积压。"光靠这个营生看来是不行的。"出院后,他开始思考"改行"。他让家人从街上和网上买来十字绣,开始尝试着绣十字绣。
  这一改还改出一条"新路子"。由于他手巧, 绣的十字绣格外逼真, 绣得又快又好,许多人都带着十字绣来找他绣。此外,闲暇之余,爱钻研的周老表还学会了用塑料编织带编花篮和提篮。
  一段时间后,随着技术越来越成熟,他做出来的十字绣和花篮广受好评,成了当地的抢手货。也吸引了更多的客户,有人还专程找上门来请他定做。一些外地客户甚至也通过网络直接下单。就这样,渐渐地,收入增加了,也比以前稳定了许多。
  实施精准扶贫后,村里把他家纳入建档立卡户,他打电话给村委会领导,说他家不想当贫困户,他妻子每年还种着五六亩烤烟, 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要我们将他家贫困户的帽子拿掉。
  他常说,他虽然是残疾人,他只是脚不会动,他还有双手,他要靠双手和妻子一起撑起一个家,他不要这顶贫困户的帽子。
  当然,党的扶贫政策还是让他家获得了帮扶,靠着他勤劳的双手和国家政策的扶持, 他家盖起了新房。
  他对我说,几年前,他盖房子时村里的人给了他许多帮助,让他家的房子在最短的时间里建成入住,各级党委政府和残联对他的帮助至今一直铭记于心。
  "当初他不想戴贫困户的帽子,我还觉得想不通,可如今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我们都要向他学习。"村民小组长老禄说。
  如今的周老表如愿以偿——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坐在轮椅上的他衣着干净,已基本可以照顾自己了。生活正慢慢回到正轨上,还经常跟扶贫干部说说笑笑的。周老表找回了阳光开朗的自己,他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改变了全家人的生活。
 
谷永进老表毛毯十字绣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紫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