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如此马小淘


  王 鹏
  见到马小淘的那晚,电视里正在放蒋勤勤演的电
  视剧,让我不由回想起马小淘那张精致的脸,脱俗、干
  净,酷似蒋勤勤。
  年轻的马小淘在写作的路上已经走了很久。从十
  七岁出第一本散文集,到高中获得全国新概念作文大
  赛的一等奖,再到如今中短篇小说集《火星女孩的地球
  经历》和长篇小说《飞走的是树,留下的是鸟》一起问
  世,这无异于一个传奇的开始。因为她的优秀,让我在
  见她之前,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觉得她多少该有些少
  年老成。见面的瞬间,我的想法土崩瓦解。站在我对面
  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没有一点化妆痕
  迹的脸,凌乱的卷发,松垮的皮衣,缠了好多圈的围巾,
  容貌酷似蒋勤勤,穿着风格像郑秀文,看起来就像个逃
  课出来逛街的高中女生,年轻、自在,有最新鲜的风情
  万种。而这过于幼稚纯洁的样子,让我怀疑我先前读过
  的作品是否真的出自她的头脑。
  所谓的校园文学看过不少,而真正打动我的却不
  多。对马小淘的作品,开始也并未抱太多的希望。会不
  由自主地翻看,只是被护封上美丽的作者照片的吸引。
  自称美女作家的人很多,抛开作品不论,单看长相,担
  得起这名号的实在少之又少。
  读过马小淘的作品,那种驾御语言的自如和凌厉,
  让我怀疑她如何将思想的刀锋和情感的温润混合得如
  此水乳交融。那些平凡的校园故事,在她的笔下像盛开
  在冬天的花朵,美丽得让人感动。两本书,都让我看到
  了这年轻女孩老到的笔触。让我捧腹或者掉泪的瞬间
  不计其数,自然流露着美丽与哀愁、幸福和忧伤。
  当我问及她的时候,她只是调皮地笑笑。她说她也
  不知道,只是信手写着身边的事情,越写也便越自如
  了。问她为什么要写作。她想了想说,每个人都有擅长
  的事情,而她的确是擅长写作的,嫌运动累,嫌看电视
  无趣,没什么可干,就写了。再问她为什么考上了很多
  女孩梦寐以求的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的播
  音系,偏偏不务正业地干起了中文系学生的事情。她的
  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做主持人太累了,起早贪黑的,还
  经常需要化妆。我不喜欢疲劳的状态,也不想太早踏入
  社会,还是想年轻的时候干点自给自足的事情。而且,
  我一直觉得,学什么不干什么,是挺牛的事情!"听了这
  么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调侃地说:"不会是专业学得不
  好吧?"她竟有些急了:"胡说!我专业可好了。不信问
  我导师去。"露出小女孩的好胜。
  跟她交谈,很难用寻常的套路来控制她的节奏,她
  的语言似乎总是信手拈来,却散发着学不来的智慧。比
  如我夸她是从容淡定灵气逼人时,她说,"你还是说我
  作风散漫魅力四射吧。老年人才谈从容和灵气,年轻人
  轻浮好强才生动。"当我问她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时,她
  说"安徒生。和我的东西不是一个风格,而且故去多年,
  没有竞争。"
  这样一个女孩,像新鲜的桃子,汁水丰富容貌秀
  美,弥散着青春的灵动光彩。我问她是不是对自己如今
  的成绩有些许满意,她毫不虚伪的点头。当我问起她是
  不是为自己集合了才华和美貌而暗自得意时。她早有
  准备地摇头。她说":才华是否长远,需要时间和勤奋的
  考证。而美貌的品评尺度总是因人而异的,我,只能说是
  不丑吧。"这种得体的谦虚又让看到了未来的大将风度。
  问及她目前是否趁热打铁,在酝酿什么新小说。她
  却说半年之内没有写小说的打算,目前的创作热情主
  要在散文身上。她觉得老写故事容易丢掉自己的东西,
  而散文更容易表述自己,能体现灵魂的愿望。而且好的
  小说总是需要积累的,要想写出有爆发力的东西,还需
  要更丰富的生活体验。
  最后,我问她近期内有什么愿望。她的回答竟然有
  一大串:书能卖得好一点,找到好工作,买到好看的鞋
  子和包包。
  实在又特别的愿望,祝愿她都能实现吧。
 
灵气美貌化妆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若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