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故乡的悬崖


  有些事物是注定要出现在你的人生旅途的,譬如故乡的那几座有名的悬崖。十二岁的秋天,你被下放回老家,正沿着比秋天还深的峡谷艰难前行,它们突然横亘在面前,挡住了去路。脚下的山路,还有路边这条蛇一样弯曲延伸的小溪,仿佛被铁青色的崖壁一口吞掉了。
  你很惊愕,脚步变得迟疑。然而,你发现,随着距离的拉近与角度的改变,那陡峭的崖壁竟徐徐地裂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线故乡的天空。原来,两座悬崖交错壁立,造成了无路可走的假象。悬崖的阴影水一样漫过你的头顶。你跟着小溪与山路走向那条裂缝时,故乡隆重地为你打开了两扇岩石做的门。
  进了故乡门,你就是故乡人了。你有充足的时间来打量这些默然屹立的悬崖。你知道了那道城墙似的悬崖叫七星岩,它的地势最高,它其实呢就是一座山的脊梁,站在崖顶,可以摸得到天空。你特意爬到崖顶摸过,当然没摸到,你那时还长得不够高。不过你看到了许多野兽拉的粪便,里面有圆圆的果核;你看到了崖壁上的松树,它们因营养不良而枝叶稀疏,歪歪扭扭活得很艰难的样子。你还数了一遍七颗星星——它们其实是七个圆形凹坑,瓦钵大小,很不规则地排列在岩壁上。你无法猜测它们是如何长成的。
  在七星岩右侧,稍稍比它低下一点的地方,石蛙岩与纱帽岩夹溪对峙,形成了故乡的门户。两座悬崖之间,只有四五米宽,只容小溪穿过,进出村里的小路,是靠架在溪水上的小木桥延续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句话就是针对这里说的吧?站在崖下,溪水汩汩,冷风嗖嗖,岩缝里渗出的丝丝凉气沿着你裸露的肌肤爬行,而仰头望去,参差的崖顶还有伸入天空的松树都摇摇欲坠,恍若即刻坍塌,令你头晕目眩。故乡与峡谷里蜿蜒十里的石蛙溪同名,而石蛙溪的名字又来自矗立在溪畔的石蛙岩。石蛙岩高约二十余米,岩壁笔陡,光秃秃的没有树,却披挂着藤萝、苔藓和蕨类植物,像是一个穿着绿色蓑衣的高大农人。崖顶搁着的一块蛙状的巨石,就是它名字的出处。出奇的是这只有两张八仙桌大小的黑石头与崖体是脱离的,上大下小,看上去在晃动,仿佛只要风再大一点,它就会掉下来。石蛙蹲在悬崖边缘,头微微昂起,像在眺望远方,又像是跃跃欲试,似乎想越过深涧,跳到对面的悬崖上去。它的下巴上悬着一些长藤,像一把长者的胡须,上面结着一些碧绿如玉的圆果,鸡蛋大小,村人叫它凉粉果,传说,饥馑之年,是可以摘来打凉粉果腹的。你禁不住想,这只石头做的青蛙,是如何长出来的,抑或是从哪里蹦来的呢?有一次,你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趁着给生产队打青的机会,从悬崖背面上了石蛙岩。噢,你还记得吧,打青就是采摘一些青枝绿叶,放到水田里沤肥。那时你顾不得打青了,你将背篓撂在了一边,学着壁虎的样子,攀着岩石的棱角,抓着岩缝里的小灌木,一步一步地,爬到了那只石蛙的背上。好半天,你都没敢动弹,因为你明显地感到它在摇晃。当你胆颤心惊地站起身子时,它摇晃得更明显了,你甚至听见了它发出的喀吱的声音。你双腿发软,不敢往下看,下面就是峡谷的深渊,你屏住呼吸,望着山外的天空,让风把你的衣襟高高地扬起……呆了片刻你就赶紧爬下来了。你不敢把你的经历告人,因为,据说,石蛙岩是不能去爬的,那是会得罪它的,得罪它了是可能遭到某种报应的。你心惴惴地提防着这种报应,可是它好像一直没来,或许,是因为离开石蛙岩时悄悄对它作了个揖的缘故吧,它已经原谅你了。
  隔溪相望的纱帽岩要比石蛙岩高出一大截,崖体也大得多,其形状就是一顶巨大的乌纱帽,只是没有帽翅。在这顶没人戴得起的帽子上,斜立着七八棵互相搀扶着的松树,枝叶稀疏,同样活得很艰难而又很经久的样子。悬崖腰部突然鼓凸出一块,形成一个平台,平台右侧有个不深的洞,村人说,它曾经是一间房。崖壁上有一些桩眼,平台上散落着一些瓦砾,据说,以前崖壁上是建有凉亭,又有木廊与那间房相连接的。好奇的你同样也爬上去过,你在那间残存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口废弃已久的灶,还有一口在岩石上凿出的小井。那井的奇异之处在于,它那浅浅的井水永远不会干枯,也永远不会溢出来。纱帽岩的后壁是向外倾斜着的,小路依靠小桥从石蛙岩过渡延伸至此,几乎就被悬崖罩住了。从路上过,伸手就可摸到头顶的崖壁,如果你是挑着柴禾,那是有点小麻烦的,因为一不小心柴禾就会戳到崖壁,搞得你的脚步一阵踉跄。有人告诉你,这块岩壁上,有一个观音菩萨,你要自己找,找到了摸一下,就会沾到一点福气。你从崖下进出过多少次?数也数不清,只要路过,眼光就不由自主地往岩壁上睃。终于有一天,你找到了那个观音菩萨。那其实是一块突起的人形石头,很小,一巴掌就可握住,已经被人摩挲得光滑锃亮了。你并不企求有更多的福气,但还是虔诚地摸了一下。其实呢,崖下是歇脚乘凉的好地方,能在这歇口气解解乏,就算是一份福气了。
  纱帽岩右侧的山坡上,是一片茂密的林子,竹子与杉树夹杂,杉竹掩蔽之中,黑黑的锣钹岩约隐约现。它的岩壁上也有浑圆如满月的凹坑,不过比七星岩的大,这就是称它为锣钹岩的原由吧。你对锣钹几时敲响并不感兴趣,但你还是在某一天爬到了锣钹岩下,钻到了一个小山洞里。你是跟人去捉花面狸的。那是冬天的傍晚,将雪未雪的时候,脚冷如铁,你们于是在洞口燃了一堆火,于是你把脚放在火上烤,导致你平生穿的第一双尼龙袜被火苗舔了一个口子。你的记性也被舔了一个小口子,你记住了那一丝疼痛,记住了锣钹岩。
  噢,七星岩,石蛙岩,纱帽岩,还有锣钹岩,关于它们,乡亲们是有许多的传说的。最常说起的,就是那个叫陶澍的,曾经做过光绪年间的两江总督的人,是本族的骄傲,他小时候,就在纱帽岩上的亭子里念书,几岁就会做诗,只要他一念出诗来,石蛙岩就摇头晃脑,七星岩就星光闪烁,锣钹岩就锣钹铿锵。你并不想摹仿那位高你五辈的叔祖,但回到故乡的你其实也正是念书的年纪,只是你没有书念,你只能做各种农活,念生活这本大书。你也做不成诗,不过这些默不作声的悬崖给了你许多诗意的想象。你挑柴,挖土,伐木,送公粮,在悬崖的注视下进进出出,在悬崖的传说里来来往往。你喜欢在悬崖下歇气,听溪水潺潺,如泣如诉,任凉风抚摸,似梦似歌。大多时候,悬崖像在沉思,悬崖沉思时是很寂静的,寂静得就像你的内心,你会听得见自己的脚步,感觉到自己的生长。在这种感受当中,你不知不觉就长到了二十岁,你终于有了离开故乡的机会。于是,你最后一次经过故乡的悬崖,最后一次抚摸了岩壁上的观音菩萨,你呼吸着悬崖特有的阴凉气息,让阴影的手温柔地掠过你的脊背。你离去的脚步那样清晰,你听见另一个你跟在后边,你不敢回头,不忍回头,在无边的寂静中,你听见悬崖之门轰然合上。你心中不由一颤,你晓得,你八年的青春时光就这样关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
 
少鸿崖壁岩壁悬崖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访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