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恋曲二题


  场长和他的老婆
  青云山林场是寂寞的,因为它不通公路。几十号林场职工,在场长的带领下,终年在这远离尘世的地方伐木、造林……日子一如头顶上飘过的白云样安静。
  雨季到来时,青云山也会热闹一阵。山下会有许多副业劳力,沿着那条九曲回肠的石板路爬上山来,他们将林场职工砍伐的树木一根一根扛到水边,扎成排,然后随桃花汛漂走。当所有树木随水漂完后,副业劳力也就走了,于是日子又归于安静。
  在这长久的安静中,只有场长老婆不时沿着寂寞的山路爬上来。她像那些副业劳力一样,挑着扎实的一担,爬得汗泼水流气喘吁吁。青云山气温低,终年云遮雾盖,长不出像样的瓜菜,她心疼场长,也心痛跟着场长的这帮人,因此便将园中的瓜菜不时送来。起初,这些南瓜、冬瓜、茄子、辣椒、萝卜、白菜都是无偿送来吃,日子长久了,大伙心里过意不去,便纷纷给场长提意见,说嫂子在家耕种也不容易,何况还几十里山路担上来,不给钱,谁都不忍心吃。
  这样,场长也就作出了艰难的决策,宣布这菜按山下的市价算钱。但运费就免了,因为她主要是来探亲。于是大伙便笑得喷饭,说嫂子上山是一事两搭界。
  每次场长老婆的到来,大伙便像过节一样开心。她会帮着厨房里弄出极为可口的饭菜,会将那些睡得像狗窝一样的被窝拆下来,挑到溪水里去洗。她那一双阔脚板,半天便将那一床床脏得看不出原来底色的被子踩得干干净净。冬天到来的时候,小溪水冷得刺骨,但她依然一踩便是半天,那双阔脚呵,似乎从来就不晓得怕冷。
  长长的夜里,她又在灯下帮大伙缝补那些在砍伐时扯破了的衣裤。
  两天过后,场长老婆又得匆匆离去。她说,家里的孩子、栏里的猪、园里的菜……一想起这些,夜里就睡不着。于是,匆匆地去,过好久一段时日又匆匆地来。她如同一只候鸟,多少年就翻爬在这条弯弯的山道上。
  人们都说,场长是个有福气的人,找了个好老婆。场长自己也说,是这女人帮他顶起了半边天,家中老少,从没让他操过一点心。
  在场长家,墙壁,柜子上贴满了"五好家庭","模范夫妻"的奖状。每年一到年底,上边便将各样先进模范的名额分配到林场。记功呀,先进呀,嘉奖呀……这些荣誉场长从来不要,唯独"五好家庭"、"模范夫妻"这些奖状场长纳而受之。
  然而,这对多年的模范夫妻,有一回却打了一场大架,场长居然将老婆的门牙都打掉了两颗。
  那年冬,上边搞送戏下乡活动,有一支小分队居然将戏送到青云山林场来了。场长十分感动,在热情接待时,一位记者便将场长和一位女演员握手的灿烂瞬间记录了下来,这张照片不日便在报纸上发表了。
  场长的老婆是在十多天后才看到这张报纸的。村里本没报纸,村上的民办老师小芳到镇里开会,无意间看见了,便欣喜地带了回来。谁知,场长老婆一看便傻了眼,她当即丢下手上粪桶,怒气冲天往林场赶。
  场长老婆满身汗水赶到林场,已经是半夜过后。她唯独这回没带菜,只带了一张报纸。深更半夜里,只听得场长屋里传来一阵阵凄哭,场长老婆骂他良心被狗吃了,她在家辛辛苦苦侍奉老人,带着孩子,他却在这里和妖精混在一块……
  场长竭力解释着,说只是握了个手,什么事情都没有。
  场长老婆却越发哭得伤心:"你跟人家妖精贴得那么近,笑得那么甜,手还握得那么紧……你丢人现眼,叫我在村里还怎么做人……"
  后来,他们便打起来了,场长将老婆打得像猪一样尖叫。林场的人都爬起来了,这时场长已经将老婆打得鼻青眼肿。
  大伙纷纷向嫂子解释,场长和那帮唱戏的确实没什么事,只是握了个手,他们根本没在这儿过夜……他们唱完戏就离开了……众人好劝歹劝,夜才总算归于平静。
  第二天清早,场长老婆便下了山。此后好长一段日子没有再来。
  后来便过年了。春节时大多都回家团圆,只有场长领着十来个人守着瞭望哨,防止火灾发生。
  每一年的除夕夜,场长都要炊事员在食堂烧起一堆大火,摆上酒肉,大伙围坐在火边喝酒,吃肉,守岁。酒过三巡,场长表演气功,打着赤膊,用手指钻砖,用手掌劈砖……场长表演完后,大伙就轮流着表演,唱山歌、讲笑话。
  而今年,场长正准备表演气功时,大学生马眼镜却提出来:"场长这气功年年看也看厌了,今年要换一个节目。"
  场长说:"我除了表演气功,其它什么都不会,一不晓得唱山歌,二不晓得讲笑话。"
  马眼镜说:"那就讲讲你和嫂子的恋爱故事吧!"于是大伙就一齐鼓掌起哄,都说这个节目好。
  场长说:"我们那时哪有什么恋爱,就是媒人做媒,相了一回亲,后来就圆房了。"
  马眼镜说:"那你就讲讲洞房花烛夜的故事!"
  场长说:"洞房花烛夜也没什么故事。反正,那时我们村上一到夜里九点半就统一关灯了……"
  于是大伙就抱着肚子笑!
  马眼镜和小芳
  马眼镜那年分配到青云山林场时,他是场里唯一的大学生。本来,他是可以留在县局里的,但马眼镜不肯,他认为搞林业的人就应该进深山老林才是。
  来到青云山林场,那浩浩荡荡的森林每天伸手可及,而老婆却怎么也找不到。眼看着马眼镜一晃就二十七八的人了,场长也开始为他着急。场长耐心地开导他:"眼光不要太高,不要老盯着城里那些花花俏俏的妹子,其实农村姑娘也一样,又纯朴又吃得苦。女人嘛,就那么回事,你看我那老婆……"
  马眼镜说:"我从来没有说过只要城里姑娘,不要农村姑娘呀!"
  听他这么一说,场长就喜出望外地说:"农村姑娘你也要么?那就好办了,那就真的好办了!"
  于是,几天后在林场的职工大会上,场长庄严宣布:"大伙回村时,都去打听打听,如有姑娘愿意嫁给马眼镜,我们将她招收为林场正式职工。我们就是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要让更多的大学生愿意到我们青云山来……"
  场长这个讲话精神一传开,简直一石击起千重浪。山下方圆几十里的村庄上,不时便有婆婆姥姥、婶婶嫂嫂领着姑娘到青云山林场来相亲,把个马眼镜看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然而,这一拨一拨的亲相过了,却依然没有一个让马眼镜动心。这使得场长十分恼火,他说:"马眼镜你难道长着一条桂花卵不成!这么多姑娘就没一个让你看得上眼的?"
  马眼镜极难为情地说:"场长呀!这个问题还是个缘分的问题。"
  场长说:"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哪有那么多缘分不缘分,女人还不都一个样!"
  然而,就在场长决定不再管他的事情后,马眼镜却出人意料地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姑娘。
  那一天,马眼镜进城去学习,场长要他绕一脚路,帮他将工资带回家。自从和老婆打过那一场架后,场长的老婆已经许多日子没来了。
  马眼镜送工资时,便意想不到地遇见了在村里教民办的小芳,这一见,他的心就再也没有平静下来过。
  马眼镜后来回忆说,他当时并不知道小芳的名字,但一见面,真的立刻就使他想起了"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又美丽的大眼睛,辫
  子粗又长……"
  从那以后,马眼镜就像失了魂一样。他隔三隔五的往山下跑,每天一收工他便悄悄溜了,第二天早晨上工时,他又汗泼水流地赶了回来,这一来一去,六、七十里山路呵!然而,马眼镜却乐此不疲地跑着。
  开始,人们并没注意马眼镜晚去早归往山下跑,日子久长了,这才发现,于是很快传到了场长耳朵里。
  场长就把他叫去了:"你三七夜不归,在外边搞什么鬼名堂?"
  马眼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你们村上去了。"
  场长说:"你跑我那村上去干嘛?"
  "我看上了你们村上的小芳……"
  场长一拍脑袋:"唉呀!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早又不认得。还是那天给你送工资遇上的。"
  "好好好!这可真是个好姑娘,长得水灵灵的,比城里的姑娘还漂亮!"
  于是,秋后场长便张罗着在林场杀了一头肥猪,替马眼镜和小芳将婚事热热闹闹地办了。
  婚后的小芳,依然在村上教着民办,场长曾经试图将她正式招收到林场来,但小芳却离不开村庄,她一走小学就没人教书了。于是,马眼镜只好一如既往起早贪黑三天两头往山下跑。
  林场的人都笑他:"你这是应了一句俗话,叫作‘三十里路赶公猪,跑的时间多,搞的时间少。"
  马眼镜并不在乎,只是憨憨地笑。
  碰上刮大风下大雨,或是大雪封山,马眼镜便跑不动了。于是他像一头饿样狼坐卧不安。人们发现他深更半夜还伏在灯下给小芳写诗;天刚蒙蒙亮就起了床,拿着他那支心爱的竹笛对着山下村庄吹。
  人们在暗地里议论,说小芳只怕是狐狸精转世,迷了马眼镜的心窍。也有人说,马眼镜是猴精转世,天天都少不得女人……
  后来,就连场长都不得不找马眼镜谈话了。场长讲:"俗话说‘新讨老婆暴作田,一年胜过两三年,年轻人刚结婚的那阵子跑得勤还能理解,可你和小芳从认识到现在都三四年了,长此以往这样跑,只怕不是个事,你还是要注意身体!"
  马眼镜说:"场长您放心,我的身体很好。再说,这样跑来跑去还可以锻炼身体嘛。"
  场长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然而,马眼镜这么好的身体终有一天也病倒了。那些日子,上边要来检查,场长对马眼镜说,这几个晚上你就不要往山下跑了,打几个夜工帮我整理整理汇报材料。
  于是,一连三四个晚上帮着场长将材料整理出来后,马眼镜便病得卧床不起。场长在山上挖了发散药,一连煎了两三罐给他喝都无济于事。
  场长慌了,忙托人带信,要小芳买些西药丸子赶到山上来。
  小芳在当天的黄昏便赶上了山。说也奇怪,小芳一来,躺了三天水米不进的马眼镜便起了床。
  场长说,到底还是小芳带的药起了作用。但也有一些人却不赞同,他们认为马眼镜这病根本就不是吃了西药丸子好的,而是小芳治好的。
  场长说:"小芳又不是郎中,我看着她长大的还不晓得!"
  于是大伙便笑,他们悄悄告诉场长,昨夜有人在马眼镜的窗外听了墙脚,整个治疗过程一清二楚。
  场长说:"什么治疗过程?你们说来听听!"
  他们告诉场长,小芳不光带来了西药丸子,还带了西洋参和新鲜猪肝、精肉。夜里,小芳问马眼镜:"你两三天没吃了,我去做碗猪肝汤给你开开胃口。"马眼镜说:"不想吃!"小芳又问:"那我将洋参蒸精肉给你补补身子。"马眼镜说:"我吃不进啊!"小芳接着问:"那你到底想吃什么?"马眼镜说:"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和你那个……"小芳说:"你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能那个?"马眼镜说:"你把我扶起来,试试……"于是小芳便将马眼镜扶起来了,这一扶,马眼镜的病便好了……
  场长说:"你们这纯粹是扯乱谈!"
  后来,还有人顶真去问马眼镜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马眼镜却一个劲地笑得喘不过气来。
 
彭东明场长小芳大伙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若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