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后诗荟


  不是什么圈子,也不是什么流派
  甚至连某个文学概念都不是
  80后诗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人
  所写的诗。如此而已
  作为一个编者,我只是以自己现阶段欣赏诗的口味
  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诗篇中挑选出来这些小诗
  我觉得它们像蚂蚁,细微,黑沉,闪亮
  且一只只自动排列,相互呼应
  形成那么一只小小的队伍
  跋涉在这有限的版面上
  颇感意外地出现在您的视野……
  ——易清华
  巫小茶的诗
  木棉
  最初是一株木棉
  安静地卧在病床上,安静的脸
  没有挣扎的痕迹
  作为回忆的一种植物
  妹妹从疯狂的球场中间穿了过去
  只是为了确认,那的确是
  一株木棉
  雨下了
  昨天很瘦,今天没有起色
  妹妹掉了很多头发
  各种颜色
  拼起来比彩虹还美丽。妹妹
  掉了很多头发
  露出了小小的耳朵,新鲜而可爱的
  轮廓。妹妹把它
  紧紧地贴在木棉上
  生病的木棉,掉光叶子的木棉
  她说聆听就是对彼此的安慰
  火车
  将空虚含在口中的人
  登上舞台,任汽笛扯出心底长长的叹息
  在夜里,一节节,泄露渴望
  坏掉
  早有预谋
  她们把夜搅得
  天翻地覆,还说夜
  自己跌倒
  倾向海时
  夜分不清你我
  究竟谁弄蓝了谁
  她们被自己
  灌醉成海天一色
  (巫小茶,女。曾用笔名潇潇枫子。福建莆田人,现蜷居福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作品散见于《中国诗人》、《福建文学》、《扬子江》等报刊杂志。)
  郁颜的诗
  离开
  整树的叶子,他们不停的
  用身子触摸远处的气味、颜色和声音
  他们不停的在风中挨紧
  又不停摇晃,不停的颤栗
  有时候,一些叶子,靠在另一些叶子身上
  有时候,另一些叶子,靠在我身上
  在离开之前,那些老去的叶子
  抓住了那些缝隙间——
  细细碎碎的风和光影
  此时,树站在我面前,悄悄的把脉
  扎进土地和静静流淌的暗流
  (郁颜,男,原名钟根清。上世纪八十年代生浙江丽水。现为丽水院中文系学生、丽水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星星》、《行吟诗人》等报刊杂志。)
  秋诺的诗
  逝
  伸手,华章断了节
  整段剧情落下来
  脚尖下的缠绵,终止
  芭蕾碎片,洒落一地
  将沉默抹于琴弦上,一拉再拉
  整个秋天,疼痛不语
  风一阵一阵地扫过来
  发丝不笑,苍凉一林子枯木
  你端着满怀鲜红,奔跑
  在照片上回首故事
  在镜子里寻找年华
  一些花瓣在风中落下来
  一些花瓣在孤独中死去
  玫瑰,在窗前抖擞尘埃
  她曾经舞蹈,是的
  曾经舞蹈。彩蝶的翅断了
  常春藤滑落一地
  朱门开了半扇,关了半扇
  剥落一只影子,用了半生岁月
  月在水中
  月在空中
  撑一把伞,我们虚构下雨
  我们磨墨,画下一片黄昏
  等杳若烟云散去,回首
  古老的城阙,守了千百个春秋
  继续静听路人,慢慢讲着爱情
  (秋诺,女。生于1982年。有诗歌入选《诗屋——2006年度诗选》,现在新浪博客写作。)
  黄尚宁的诗
  大海,沙子。或者爱情
  噢!造物主,我请求您的宽恕
  我只有一双24岁的眼睛,年轻的眼睛
  请不要把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形体
  摆弄到我的面前,我请求您
  放过我的瞳孔,不要渗透、渗透
  我的眼里有水,容得下整座森林
  以及所有的绿;它也容得一片汪洋
  以及所有的蓝;以及所有的出于蓝
  但森林有尘土,海底有沙石
  尘土和沙石上,多少智者淌满了泪水
  噢!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
  看着我一天天仰面朝天
  渴望雨水就像渴望久违的爱情
  却又一天一天等下去
  我的眼里容得大海,但容不下沙子!
  (黄尚宁,1982年生,广西壮乡人,2001年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至今,在海内外报刊发表过一些诗作。)
  康佳杰的诗
  记忆中的早晨
  鸡叫
  打开了村子家户的门
  朝阳把光线
  往屋里赶
  农民,负责喂食
  田野是一只碗
  也是一张口
  他跨下的双脚
  像行走的筷子
  稻穗的细牙
  把它越嚼越瘦
  夕阳是烧红的锅底
  他抱着碗
  粗茧的手拼命地往里盛
  因为炊烟升起的地方
  有敞开的
  嗷嗷待哺的家门口
  七 月
  太阳把血熬干
  一口一口喂给稻田
  几尊炭像缓缓移动
  收获的稻谷如产下的儿
  抓起一把
  每一粒都会咬人
  (康佳杰,1985年生,湖南省第一师范在读学生,校三人行诗歌俱乐部负责人,从小受外公古体诗影响。)
  怪年的诗
  一块钱
  母亲喜欢喝一种名叫
  澳的利的可乐
  她还喜欢把可乐叫做
  卡乐。就像她喜欢叫
  我的小名一样
  快过年了,母亲又要去买可乐
  门前的幸福商店,刚刚开业不久
  一瓶可乐贵了五毛钱
  去年买过可乐的母亲
  穿过四条巷道,六个十字路口
  到达小百货商品批发市场
  这个地方我去过,得半个小时
  腿疼的母亲用了
  一个小时零八分
  高高兴兴地拎回两瓶可乐
  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放进了
  库房
  (怪年,1984年生,陕西横山人,现暂居北京。)
  颜觉的诗
  我多么愿意
  不要对我表态你的自恋
  和称赞我的多情
  只想带着一份报纸去卖艺
  累了就跑到深山掬一捧泉水
  凌晨
  电脑的温度是不是刚好
  不寂寞不温暖
  朵儿咬着她干裂的唇不语
  我看见一个影子从她的身体里逃出
  想找到一个接替节日的欢喜
  望着桌面上的色子
  却已不记得赌注的规则
  浓烈的刺只能刺碎我肌肤的表皮
  流出的血
  软如细流
  (颜觉,本名杨敬松。生于1985年,湖南常德人。2007年开始接触诗歌网络论坛,潜心写作。)
  欧阳风的诗
  风中之树
  天气很好
  风吹了一天,树叶就哗哗地响了一天
  如果风不吹,树叶的周围就是潜伏的空气
  树伫立着,仿佛一个撑伞的人
  这棵树已不是当年主人种下的幼苗
  但一些年之后
  这棵树会枯萎
  最后死去
  在浮躁的尘世,我们就是这棵树
  我们漂泊,我们流浪
  我们注定被爱情洗礼
  注定经历相聚和分离
  必须接受生,必须接受死
  用一棵树的肢体
  承载所有树叶不能承受之痛
  伫立在空中,时刻准备
  迎接下一场未知的风暴
  (欧阳风,原名欧阳少军,男。1985年生,2005年在网络上接触诗歌。主要活跃于网络。)
  远观的诗
  送别青草
  我们会如此安静,在蓝色的石头上
  写上我爱你。
  它能够活多久?别人呢?我呢?
  为什么那些灰尘很快地蒙蔽了这一切,
  受伤的眼睛。为何要承受
  祖宗留下的错误。那灰色的心神,
  谁来消解?
  那棵青草,需要我们的送别吗?
  (远观,男。1981年生,原名袁东峰,河北宽城人。 已著有《美色》《远观五年诗选》等作品,2005年获首届汉语不解诗歌奖提名。
  木羊的诗
  黑
  黑首先是一种物质,然后才是感觉
  你的眼睛瞎了是看不到黑的
  你必须睁大眼睛,才能看得越黑
  小翠
  初春的时候,遇见小翠
  在我的前后左右绕来绕去
  用两片树叶覆盖眼睛
  马尾甩着,每一条上都停着一只蝴蝶
  我总是抓不住她
  这个妖精,说飞就飞走了
  (木羊,原名杨雄林,1983年生,现为苏州大学当代文学专业05级硕士。)
  胡银锋的诗
  一生之后
  当日子死去,火焰熄灭
  我这一生之后
  石头依旧在寒冷的天穹宁静?
  哦,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太阳被一阵风刮跑连我的衣裙
  当白天死去,星星湮没
  我这一生之后
  灵魂依旧在黑暗的灯芯守候?
  哦,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变动过
  夜莺啼叫常常赶跑死亡
  我的歌唱累了
  当黑夜跌进眼睛
  我关上窗户不再歌唱
  世界如此孤独,我并不怨恨谁
  你走了,我仍把歌唱给你听
  爱情那么慈祥,没有过错
  其中的欢乐我将记取,将来把她挂在苹果树上
  让孩子们品尝成熟的色彩
  夜空继续着星光,怀想正符合这沉寂的时光
  躺下身来,我听见无数跳跃的吉他
  消失在黎明途中
  当一切远了,我们该休息
 
木棉叶子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