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文坛登龙术节选


  拜访名人
  谁是名人?名人的名字,你总知道的吧。倘使不知道,你可以看各种杂志,在杂志上常常有名字的,而且往往有详细而明显的说明。
  名人是各方面的领袖人物,你倘能认识一二个名人,你的成功就有不可限量的希望,所以拜访名人,是一件极有意义的工作了。而且拜访名人,可以不用什么人介绍,直接跑去叩他的门,比之拜访平常的人要有什么介绍,更见容易一点。名人也因为你是慕名而来的热心忠实信徒,所以也一定延见你,和你谈许多闲话,教导你,启发你,你的得益,定是不浅的。
  所以你知道了几个名人之后,便可探查出他们的住所,再去登门求教;倘使在远地的,也可以写信去表示仰慕之忱,渴求教益,以开通信之路,作将来面会的根基。
  但你须留意认清,去拜访名人不是去看戏听曲子,那是拜访名人,所以即使你所拜访的名人,被你发见了是个面目可憎言语无味的人,你不能站起来就退出,仍要低头下气,拜领他的大教,因为他是顶刮刮的名人,而你不过一个平常的无名小子。并且"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名人大约也应该要是面目可憎言语无味,才愈显得他的有道理的。他们的所以成为名人,一定经过了种种苦心的修养锻炼,自然在容貌上也不能不留着苦行的痕迹,那面目可憎,简直是可以尊敬的尊。言语无味,你可以想做你还不曾有资格去理解那些,这是你的愚昧不明,名人决不会有什么错失缺点的。
  拜访名人的目的,决不是在和他交朋友,他决不要接受你这一种无名小卒的朋友,你实在还不曾有资格可以和他做朋友,所以你的去,是去奔投他门下的一种样子。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那么你所该取的态度,也可不言而喻了。名人是一党一派的大头脑,你是去归顺到他们旗帜之下的一个小兵,所以你除了恭敬顺从之外,没有别的方法。名人对你说的话,都是对的,连放的屁也是对的,你须得随声附和他赞美他,补充他的说明,捏造实例出来证明他所说的合理。他是风,你须同草一般从顺,他是声音,你须同回声一般忠实,等到他欢喜你了,承认可以收你在门下了,那便是你的大成功。
  名人是有名的,他的眼界很高,不是你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他决不肯轻易收录你,所以也许你拜访了好几个名人,仍旧还是同丧家之犬一样,找不到个主人。但这在你也不是什么损失,至少你见过那个名人的面孔,和他对面谈话过一事,是可以骄你的同辈的。你可以常常提起某名人是怎样一种容貌,他说话时有什么的习癖,怎样一种表情,那么从旁人看来,一定当你和他是很接近而对你便十分起敬了。也有一种名人,很喜欢收罗门下,不论张三李四,你见了他一次,他就看你是他的信徒了,不问你的本心如何。这在有些地方是很讨厌的,因为纵使是名人,也有人不欢喜他的,而他的偏要来做主人,很是使人不快。不过他既是名人,你既是不名人,那么暂时让他得意一下也不妨,并且也应该的。
  写序文是名人顶好的用途,你做了一册无论什么的书,一定得请几个名人做序文,不管他会不会做,能不能做,理解不理解你的作品。因为有了名人的序文,好像物品有了好的装潢,内容如何,可以使人不问了。而且名人,倘使不请他们做序文,他们将太闲散,要感到异样的寂寞。本来名人的作用,同烟兑店里的美貌姑娘做活招牌用一样,他在各党派里的位置,也是一块招牌,你把这招牌再利用到你的书册上,确是最好没有的聪敏办法。只看目下的许多出版物,很有些全用某名人序文等等来号召,便知招牌的效力和装潢的必要了。
  虽则你也许不要名人给你的著作上写那些空洞无物不着边际的序文,但拜访名人一事决不会错。名人和名物产,名胜地,名工作品一样,都应该去见识见识的,大世界来了个生吞活物的野人,来了个生绿毛的乌龟,那不去看也不妨,因为和文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而名人却有一见之必要,对于你心身的修养和了解现代文化的精髓上,是很有帮助的。再进一层。你是有志上进的青年,将来也可以成为名人,那么名人如何做法,现在也可先为准备,去见习一下,你将来做起名人来,可不致于手足无措,不成个样子。你是预备做文人的,那文坛上的名人,要特别注意,因为他们和其他各方面的名人,也多少有些不同的。这些都在你去拜访他们时细心考察好了,说起来实在太麻烦。
  集会结社
  现代是集团的时代,个人主义已经没落了,一百只狗实在胜于一只老虎,一群蚊虫的确比之一头鹞鹰更有势力。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利用团体的力量,一个人的力量,结果终免不出最后的惨败。只看社会上各种的组织,都由会长制改成委员制了,代表个人主义的会长,已经不能维持其权威了。在文艺上一向都以为只是个人的行动,现在也非有集团的力量不可,个人的意识要打倒,而集团的意识要提倡起来,个人不是独立的个人,而只能作为全集团中一个分子的存在。这是顶时髦的文学理论之一段。但这种理论未曾被人发见以前,文学社会中集团结社,也很流行着的,那是应了时代的必要而产生,现在不过再用理论去确认这些事实罢了。
  朋友,你总有几个吧,天天一淘说笑谈天的人,大家趣味相投的人,你们可以先组织一个团体起来。有了团体的名目,各人都有了个归宿样子,势力便集中了,一切努力也有了目标了。对外也因有一个什么社某某会的名称,便可占不少的便宜,被人承认为一种的势力,又可以招收社员会员,去扩张团体的势力,这样的努力,决不会是虚耗的。同是一个团体中的人,一定站在同一战线上,相互扶助,相互策励,这是修养上进很有效的方法。而且凡是愿加入的同志,一定是先理解了这个团体的精神而来,所以决不会有意外的不祥事件发生,因之结社集团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
  集团的根本强点,即在于人数多,人数多了,每人只有出很少的力,而合并成团体所有的力便很大了。即如要出一册杂志表示自己的主张,一个人要做这事,就很困难,要经济力又要做文章,一定弄得焦头烂额的,而在一个团体来办时,便有许多人来共同负责,做稿子不止一人,负担经济方面也有全体的会员,那就轻松得多了。要提倡一个主义,要攻击一个人,有团体的大众来大声疾呼,就觉得声势十分雄壮了。
  顶妙的是在可以招收会员。组织团体之初,虽仅有很少数的人,只要宣传得法,善于拉拢,那么就可招揽许多会员来,会员多了,势力就大,可以不必说的。因之,即使你们只有一二个人,组织一个团体也是可以的,只要定出章程来,想出会中的行事来,再发表宣言,就募集新会员好了。倘使你们还不放心,便可以用发起组织某某会的形式,你们做了发起人,如嫌发起人太少不妨再捏造几个假名字进去,再看来参加的人多不多,以定你们成立此会与否,是更稳妥的办法。
  集会结社组织团体应该特别注意的,是那一篇缘起或宣言,再是章程。缘起或宣言,一定要做得很好,令人读了都想来加入,具有十二分鼓动和诱惑的力量。章程应该订得堂堂皇皇,规模宏大,令人看了就可以想到这会的发达和会务的多端,而又分划得如此清楚。入会做会员的好处要订得有不可限量的
  多,而会员所负担的却十分轻。这样你们的会,一定可以发达的。即使成立这会的当初只有你一个人,只是你一人在亭子楼中所草议的宣言和章程,你也可以获得成千成万的会众而做其领袖。你是文人,至少是预备做文人的,应该相信文章可以有此种大力量。
  组织团体应该拉几个名人做招牌,称之为名誉会员或赞助会员之类,以资号召。名人之可以给人做招牌,前文已经述及,而应该给人做招牌,也是可想而知,所以你为了这个目的而去拉,是很容易的。拉到名人,则好像一爿商店装修一个漂亮的门面,包可顾客盈门,而你们的团体也可门庭若市了。可以拉的,即使不是名人,你也要拉,因为拉进了会,即是增加了团体的势力,在你们总是有好处的。同一个团体的会员,多少总有点休戚相关,这比那泛泛之交好得多。有了团体的束缚,任何人都有连带关系的样子,所以这个团体是担负着会众共同的生命,各人都应该为了会而努力发展的意识,从这里也可以产生。你们是会的创始者,会的中心人物,自然会愈发达你们愈有光荣了。
  一个会的结成,决不是只集合了许多入就算完事,一定有其主要的使命和中心思想,那是在集会当时的人心中是很明白的。不过这种思想和使命,在团结会众的意思上,有极大的效用和价值,好像电气总开关一样,一破坏就要出毛病的。你在把捉住这个中心思想时,你是中心人物,万一你摸不着了,你就有被大众所遗弃的危险。所以也有些会是故意弄成散沙一般,各个会员可以安心于各自的见解,不受别人感化,而会中也不要求什么中心思想,完全是地方分权制的样子,找不着什么可为代表的东西的。那种会虽则有若无一样,但因为本来就不很分明有,所以也不会就消灭了。这对于各个名人都网罗进去的组织,却很适当,因为在那里他们仍可维持那对等的地位,河水不犯井水,谁也不会干涉谁,就谁也不会讨厌谁了。往往要两不相上下的名人,在这里是没有冲突的。许多名头很大而实际却空洞无物的会,都是属于这类的。
  最后得说的,是当你不愿发起什么会,或者怕创业的麻烦而不高兴做,那么你可以加入别人已经组织成功的团体里去,在他们组织团体的人,也一定欢迎你的参加,而你的加入,也有不少的好处。入了一个会,成了其中的一员,只要你善于运用你的才具,你一定可以成为会中的要角或者竟成为领袖,所以只要你有本领,你可以把这个会做成像你所创立的一样,一切都合你的条件。要达到这个目的的方法,要因时制宜,随机应变,没有死法子可说的,但先要显露头角,使会中的人都认识你的才能知道你的能力,是第一要着。在开会议时多发言,演说,提议,讨论,抗争,在在表现你自己,引他人的注意,是不可怠惰的。在后有机会尽量利用,总以引人注意为第一,这样会中人都知道你之后,选举起什么干事委员之类时,你一定可以当选的,当选之后,你就可以展布你的大才了。一方面你对于各委员,更取特别的联络,看见是有能力的人,可以勾结下来,私下组成小团体,等你得势之后,就可以运用这小团体来支配大团体了。采用了这个方法,是同权奸的窃国篡位一样,不必经过艰苦卓绝的创业时期,只运用心计手腕,就可达到获得一块领分的势力,是很巧妙的。即使你并不存此种思想,或者你无此种能力,而加入团体一事,你也还有好处,即你成了一个会的会员时,你背后便有了雄厚的势力,你的地位十分增高了,和孤立无援是绝对不同的。因为有下面记述的道理:
  党同伐异
  自己总是不错的,别人总是不对的,把这一种精神扩张起来,就是党同伐异。这一种高尚的精神,虽不是文人所独有,而以文人为最旺盛,常言道"老婆别人的好,文章自己的好",发表自己意思的文章无论如何不会错,而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娶的老婆,也无论如何不会好的了。不过现在流行了所谓自由恋爱自由结婚之后,有了爱人兼职的老婆,或老婆兼着爱人之职的,那第一句话是应当取消了,因为那也是自己看来好才结婚的,当然也是好的了。文人往往对于自己的什么,总是好的不错的,对于别人的,总是不好的不对的;这全由于自尊自爱之心过于强烈,自尊自爱就是党同伐异的根源。
  在一个团体里,一个会集里的人有什么主张,说话,那很容易被公认为是这一个团体会集里的人的公共的说话,所以这种说话,在这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看成是他自己的说话一样,倘使有人不同意,便出来说明,倘使有人反对,便出来拥护,倘使有人主张异样的话,便起来打倒了。这是顶粗浅的党同伐异,就是说自己团体里的主张一定不错,别个团体的主张一定不对。从这里再进一步,可以达到这人是和我的团体相同的,不论他说什么话,总是对的;那人和我的团体不同时,不论他说什么话,总是错的。这是进了一步的纯粹的党同伐异。
  党同伐异的功用,是在判定是非曲直。世上事情的是非曲直,并没有一定的标准,而须采决于多数,多数人以为好的善的,便是好的善的了。能够使世界上最大多数的人获得最大的幸福,即是最高善,那是道德的根本原理。最大多数的人认为不错的,即是真理的一点,不久也将要成为哲学上的大原理。所以每逢一件争论一个争执,得到多数人的赞同和拥护的,便得胜了,得胜的便是不错的。因此党同伐异在判裁是非曲直上,有很大的关系,而结社集团的所以是必要,也全在这党同伐异的功效的一点上。因为团体大了,人数多势力大,于是它出去的主张说话,再也不会有错失了,团体的所以可贵,和加入团体的必要,也可不言自明了吧。
  倘使有了一个团体的组织而不行或不能行党同伐异的实在,那个团体还有什么用!这分明是表示团体的意见不统一,意见不统一的各分子,怎样可以有资格称为团体?在一个人说起来,倘使不党同伐异,那就是不主张自己的不错,那就是默认自己的不对,这样的人不是在发昏定是个大傻瓜,那决不能是个文人的。文人没有不自以为是的,文人没有不自尊的,文人没有不轻蔑他人的,也可以说文人没有不党同伐异的。党同伐异不是坏事,那是意志坚强,自信确固的表示,志行薄弱的人,决不能有此种可贵的举动。
  党同伐异这一种工作做得更澈底一点努力一点,便成了标榜,那并不要什么论争,也不必有要判别的是非曲直,凭空可以发表文章,赞扬拥戴自己方面的人,叱骂奚落敌对方面的人。在这里党派之分是很占重要的位置了,主义的宣扬号召,更有不可忽略的必要。譬如你主张文学是须作宣传用的,那么你可以骂倒一切和你意见不同的作家论客,而推重和你意见相同的人,就用宣传主义的文学来号召,大声疾呼,集合和你气味相投意见一致的人来成为一个势力。结果要使反对你的不能存在,依附你的方可立足,你的攻击力十分大,则你的势力的建立也就十分有把握了。有了一种主义主张在口上当作标语口号一般地喊,那就是有了做中心的思想,有了领导的旗帜,步伐便可以整齐,军容就雄壮得多了。
  反对一个人和拥护一个人,全看他是不是你的同志同党而定,没有其他的道理,所以当你投入了他的党派中,或他投进了你的党派中,那么本来是反对的,也因此而要改为拥护了。同样在同一党派中的人,若投降了敌党,或者你自己改变了所属,那么本来是同志就成了敌人,本来的敌人却成了同志,所以赞扬的要倒转来成为毁贬,唾骂的也就得改成捧场。在这里,是不是同党同志,为褒贬的唯一绝对标准,同志要团结,要拥戴,非同志要排除,要剿灭。但在这是不是同志之间,还能容许有别种的关系,即还有并非同志但也不是敌人一类的中间人,那不能用非党即敌的排中的论调来拒绝那些骑墙派,所以对人也不是非拥护就要打倒了。有一种人是可以用置之不理不睬,不提及,不关心的态度。那也是作战上所必要的,你若把普天下的人都认为敌人,那么你的失败是已经一定的了。所以在标榜的时候应当认清,不可造成太多的敌人,以自取败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章克标势力名人文人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