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洞庭风物辞


  一、水中蔬果草
  黎明的时候,我是说在洞庭水乡初秋黎明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图景让你驻足:池塘里,鸡莲子(芡)将巨大的圆形叶片平铺在水面上,上面还落着一只两只红蜻蜒;几片饭勺大小的水荷叶(荇菜)浮在水面,上面有几只小虫子在爬来爬去;不知名的水生植物开着小朵小朵的白花,与细碎的浮萍呼应着,点缀着剩下的被切割得奇形怪状的水面;小鱼如豆,又很多,每每随意地将小嘴啄破水面,漾起小小的涟漪,看上去象下小雨了;水虱竟然能在水面上跑过来跑过去瞎忙乎,它的轻巧总让人感受到造物的神奇;透过清澈的池水,可以隐隐地看到水下的牛尾巴草(狐尾藻)和摇船草(苦草),还有几只巴掌大的鲫鱼在水底一闪现倏忽又不见了,像鸟儿飞过天空留在水中的影子;草丛间冒出一串气泡,咕嘟咕嘟窜上水面,几个破灭了还剩下几个飘荡在水上。不经意间,你会嗅到丝丝的水腥气,湿润,清新,凉爽,让你的嗓子舒畅得发痒。这样的景物宁静而和谐,它似乎传递着湖乡的气韵与精妙,故而这样的黎明最让人留连和怀念。
  芡是一种很张扬的水生植物。如果将芡与荷相比,那么就是冷酷和温柔的两极。芡的叶也有荷叶那么大,也是绿色的,不同的是它的叶面全是折皱且凹凸不平,还长出一根根长长的咖啡色的刺,谁要是招惹了它,后果自负;芡的果便是芡果了,形似鸡的脑袋,故俗名鸡莲子,先期也是长在水中的,渐次长出水面,看上去毛茸茸的,其实那是密密麻麻的刺,顶端也开嫣红的极美丽的花,但你要误将它当做荷花去采摘你可就惨了。人的双手是奈何不了它的,必须要用利器剖开外面带刺的厚皮,取食其中小如石榴籽儿的果实,也即芡实,生食则涩而甜。炒熟则香而粉。有道是,好吃的东西要不生长在难以企及处,要不难于加工,果其然!芡实的果柄和叶柄长而粗,有多长呢,它生长处的水有多深它就有多长,粗则如荷杆,外面均长了密密麻麻的细刺,然是难得的水中珍蔬,可遇而不可求。很多人想吃总是吃不到,因为它的季节性太强了,也就农历七月份吧,假如你能想办法撕剥掉嫩茎外面带刺的皮,‘将茎切成斜片,清炒即可。看上去和藕片差不多,但片儿小些,味道既脆又甜还香,大胜藕片矣!是故有朋自远方来。如时在农历七月,东家当全力以赴寻此尤物,以飨贵宾。
  说到水中果实,当然不能忘了菱角。菱角大抵分两种,四角菱和扁担菱。四角菱故名思义有四只角,小而尖,是个形状怪异的多面体,行家都很难下手,想必教立体几何的老师见了它也会头痛;扁担菱颇像牛头,两只弯角伸向两侧,然则没什么威摄力,不过是虚张声势,会吃菱角的人从两角之间有芽苞的地方一口咬下去便搞定了。黑色的菱角是熟了的,其壳坚硬无比,比核桃还难剥,如果这时你也从有芽苞的地方咬下去,说不定崩掉你两颗门牙!但它是很好的种子。
  如果说荷叶和荷花迟早要长出水面的话,那菱角则不同了,菱角是水底生根水上开花水中结果,菱角的生存法则是陆海空三位一体,营养兼而得之,如此吸天地之灵气,孕水月之精华自成一种韵味,难怪现代医学证实它有抗癌的作用。它还有"水中落花生"或"水栗子"之美誉。菱角的叶为菱形,我在想,平面几何学上的菱形是不是就是以它的叶的形状来命名的呢,如果是,它也是上了典册了。菱叶呈中心对称分布,平展展地铺在水面,形状像放大的雪花,紫色。菱角开的是小白花,离水面仅寸许,常在轻风中瑟瑟抖动,风情漫漫的模样,但结的果却不小,亦在水下寸许之处藏着掖着自珍着。
  你要是见过菱角苗的生长就会知道什么叫生机勃勃,它的本领就是让你觉得一夜之间就会将水塘"挤"满。我之所以说挤满,是因为当水面被菱角苗布满后,平面上已无处可扩张了,再长的话就会互相"抬"着向上生长,菱角苗就离开水面了。这时即使站在蛮远的岸上,也会看见菱角苗下面的紫色的菱角了,它居然长到了空中!记得我12岁那年,放学回家遇到邻队在种菱角,我的一个堂伯塞给我两个黑色的,是给我,乞的。我家院子前有一个不到一亩但有四米多深的小塘,回家时我随意从塘基边抠点湿泥,包住那两只黑乎乎的菱角,扔到了螗的中心。此后,我也将这事给忘了。可是不出半月,塘中的水面上居然出现了稀稀拉拉的几片菱叶,再过半个月,就长得满塘都是了,后来竟然长上了塘基。人在螗边走,就可摘菱角,一切皆为这个塘里的水和泥太肥的缘故。那年夏天,我们生产队的男女老少都来塘里摘菱角,好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长了又摘,摘了又长,家家户户享用不尽,一直吃到十月底。为此事,我的所谓事迹被生产队告诉了学校,校长在全校大会上隆重表扬了我。一时没有嘴馋,竟带来一村百姓的口福,可以说是口福凭机缘,妙手偶得之。只可惜现实中此种作为和效应似不多见,也许是人们以为善小而不为吧。
  采摘菱角的确是极富诗意的事,民歌《采红菱》总让年轻的恋人唱得如醉如痴,可小时候的我们哪懂得这些浪漫,只顾光着身子坐着脚盆划向湖中,翻开菱叶只管摘呀摘,不一会儿就可摘满一大脚盆。紫绿紫绿的,散发着浓浓的甜腥味,让人陶醉让人满口生津。惯常的作法是干脆先浮在湖中,尽管剥着生吃,谁也管不着,只吃得小肚皮滚圆饱嗝连天时才将脚盆划回岸。及至回家,母亲将菱角仁炒韭菜作成佳肴让我们尝时,只有摇头的份了。人家恋人采红菱得到的是精神享受,可我们得到的是终身难忘的口福。
  当然,在月光如水的夏夜,你也可划着小船去湖中摘菱角,月光下品尝菱角的甜香,那才叫舒坦呢。可是在粼粼的波光里,在没有长菱角的水域,你会发现有人影在晃动,而且弄得哗啦的水响,如果你眼尖,是可以看得到男人健硕而泛白的胴体的,然而这不是在摘菱角,也不是在作裸浴,这是乡民们在辛勤的劳作。这里的湖底,都长着茂盛的水草,黑草子(马来眼子菜),牛尾巴草,还有摇船草等都是沤制肥料的极好原料。这些水草都生长在水底的淤泥上,所以只得用装了长把的镰刀,也叫毛镰刀的在水下割刈。割刈的只管割刈,那水草就一大把一大把的从水下往上浮起来,在水面上飘浮成长长的一线;收集的就只管收集,用草绳一担一担的挑到水田角落里的凼里去沤肥。能挑水草的必定是生产队的顶尖壮汉,一担湿漉漉的水草通常有两百多斤,重的可迭三百斤,没有过人的力气真还不能当此重任。夜晚凉爽,回避了白天的酷热,干这等事最好不过。男人们为了方便,也就赤身裸体在湖中和田里来来往往,自由自在地忙碌,他们结实又雪白的屁股看上去白亮亮的一片,月光下便多了一道让人称奇的风景。这样的劳动尽管繁重,可是却透着悠然和自在,说不定你还会听到几句悠扬的山歌呢。
  二、猎者鸬鹚
  人和鱼的斗智总是没完没了,人仅凭两手是难对付鱼的,必须使用工具,先人有"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说法,就是理性的认识和总结,推而广之,于是就有罾、罱、罩、叉、钩、卡、镣、钯、迷魂阵、划白船等,费尽周折也要将鱼逮住。当然,还可以寻找同盟军,用动物对付动物,例如鸬鹚。
  常见的鸬鹚其貌不扬,灰黑的身躯,硕大的脑袋,带钩的长嘴,浑身透出强悍和匪气。人们常将鸬鹚和鹭鸶混为一谈,真是匪夷所思。鹭鸶又称白鹭,是素装的美少女,苗条至极的身段和飘选的白上装不说,单就那修长的美腿和亭亭玉立的模样就让人爱慕有加。鸬鹚呢,是五大三粗的黑脸大汉,矮沓的个子和比例失调的身形及粗壮的脖子早就叫人倒了胃口。鹭鸶在水边踱步,正如少女袅袅婷婷而来,风韵十足,鸬鹚在水上游的时候脖子一伸一缩的,鬼头鬼脑,慌里慌张的,一副盗贼的模样。
  鸬鹚是生活中的悠闲者,它才懒得跟你起早贪黑地忙碌,可是它有出色的捕鱼本领,正像人类中有特技者通常有点傲气一样。当清早月儿还斜挂天边,就被"喊"起来的当儿,它的脑袋正插在翅膀里睡觉还没醒呢。他们懒洋洋地栖在渔船两舷的木架上,有气无力地望着湖面,像个事不关己的哲学家,又像一只黑不溜湫的布袋挂在桨桩上。它们的主人一遍遍地喊"啊——啦啦啦","啊——啦啦啦!"它们竞充耳不闻,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也!这里就引申出一句谚语,如描述某某人很懒请不动。就被说成是"喊鸬鹚一样"!如果还不动弹,船上的主人可不是吃素的。抓着鸬鹚就扔到了水里。
  所以有经验的渔民是必须让饿着肚子的鸬鹚去抓鱼的,这样它们为了生存才会主动出击。而当个别鸬鹚成绩突出时,给些小鱼吃作为奖励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也就是"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用鸬鹚捕鱼总是充满了哲学意味。
  也许是天性使然,它们一到水里,天性就会自然显露,本能就会自动发挥,捉鱼的功夫让你目瞪口呆,抓到筷子长的鱼还只是小儿科,要是鱼太大了它们就会组织围歼,几只鸬鹚合伙用嘴咬住那鱼抬出水面。可是谋点私利也是它们无师自通的招儿,只要主人稍有失察,它们在水下就会急切地将鱼往肚里吞,脖子上撑出一个大包,就像绳子上打了一个结,那种生吞活剥的模样,好像八辈子没吃过鱼!主人只好野蛮一点,在它们的脖子上缠上细线,这线缠得并不很紧,也是方便它们呼吸,但稍大的鱼是肯定吞不下去的。主人还专门准备了一个装了长把的抄网,只要鸬鹚嘴里衔了鱼,就连同鱼和鸬鹚一同抄下,吞到喉咙里的鱼三下两下就被主人挤了出来。自觉总是相对的,强制亦是十分必要的,正如某些人的生存哲学;人在矮檐下,总敢不低头,亦如另外一些人的生存哲学;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得过且过吧,还如有些人的生存哲学;嗟来之食,不吃为好,似乎也是一类人的生存哲学。鸬鹚捕鱼,活生生一则现实中的寓言。
  据传最有名的是金眼鸬鹚,就是眼睛周围有金黄色圆圈的那个品种,极珍贵。一户渔家只要有一只那样的鸬鹚,就不怕过不上好日子。它除了动作敏捷之外,就是看水看得深些,就是目光对水的穿透力要强些,尤其在天光黯淡,月影尚属迷蒙的清晨更是大显神通。所以由此又产生了一句谚语,人们在自夸时就会说:"我就是一只金眼鸬鹚,看水都要看透三尺深!"寓意为对事物或人看得准,有预见性。鸬鹚本来是神奇和怪异的混合体,属于禽中另类。但如此高明的某些人竟自喻金眼鸬鹚,可见它在水乡人的心中地位有多高。
  三、神秘的白船
  划白船可不是进行比赛,也不是旅行,而是捕鱼。划白船必定选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这样的夜晚也是暴雨来临之前的征候,或者干脆就选定在暴雨倾盆之时,所以划白船的人是需要有点勇气和胆识的。这白船长不过4米,宽不过1.5米,属于小巧灵活一类。船上常常有两人,一人在船尾悄荞划桨,一人在船头用木棒一类的东西敲击船头,发出嗵嗵的响声,颇为激越。如此这般,水里的鲤鱼鲫鱼鳙鱼鲢鱼等等就会往船舱里跳,真正的自投罗网!为何?因为船体被漆成了白色,有的还在船舷两侧斜装着白色的板子。那又为何?说到底是利用了鱼儿的趋光性和逆水而上的习性,还有惊雷之夜,鱼最活跃,最喜弹跳。敲打发声是制造雷声隆隆的效果,白船的影子则是制造瀑布的幻象,均是投鱼所好。当然,真正的雷鸣电闪的夜晚用此法捕鱼效果会更好,但风险也是明摆着的,雷电可不长眼睛,说不定弄得大祸临头。
  惟一的一次划白船的经历是在高中二年级,与同学一道偷了他老爸的白船,去他家附近的一个大湖里冒了一次险。他和我均深谙水性,是故颇为自信。颇为从容,未尝有紧张之感。
  那是个闷热的夏夜,天上不见星斗,岸上没有灯影。江里只有微光,我在后面划,同学就在船头操起家伙猛敲。快到下半夜了,连鱼鳞都未见一片,我不免歇气,便求打道回府,可同学不干,还说我怎么这样没见识,这鱼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到了下半夜,保准有好戏看的。同学说得唾味横飞,理由充足。我却将信将疑,一头雾水。
  也不知划了多久,到了何方,忽然大雨骤然而至,砸在身上,凉意森森,竟至于将我的瞌睡驱逐干净。忽闻流水潺潺,想来到了离岸不远有活水的水域。同学大喜过望,令我稍事休息,听凭他胡敲乱击。稍顷,但见白光一闪,咚的一声,一条大鱼跳进了船舱,我兴奋之极就要跨过去看看是什么鱼,有多重。同学知之,停了敲打,说我熟肉枕不了头,急什么,别添乱。接着又如处无人之境,訇訇敲打起来。我只好待在船尾听其表演。一时,大鱼小鱼好像约好了似的,扑扑然在江面跳个不停,有的不慎就落入船中。正欣喜间,嗖的一声,但见眼前一亮,接着右额被重击,我瞬间倒在左舷上,差点翻入湖中,又听到扑嗵一声,命中我的鱼又滚落到湖中!我叫了声哎哟,正要发话,不想同学低吼一声:吵死!我赶紧闭嘴,免得坏了他的好事。不一会,舱中见白了,就如下雪一般。同学方喜滋滋的喊了声:回家!
  将鱼搬到他家,灯下认真欣赏,呵,怕有六十多斤吧,鲤鱼草鱼鳙鱼鲢鱼都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同学要将大部分鱼给我,我说背不动,只提了那条最大的鳙鱼,怕有十二斤多。这时我才看见,他的右胳膊上被划了一道口子,我笑着指着那伤口说,和鱼打架弄伤的吧?谁知他也笑笑指着我的额头,我到镜前一看,居然青了一大块!
  许多年以后,我还在怀念那条撞我的大鱼,说不定有二十斤重呢,要是逮着了,真够好多人饱餐一顿的哦!其实划白船也不是次次有收获的,有时你敲你的,鱼儿就是不动,即便将船头敲烂也没用,这也符合付出不一定有收获的常理。这白船诱鱼,从机遇来说,怕也只是一种偶然。那晚我俩收获不菲,完全是撞了大运。
  四、野禽祭
  水乡的雪夜似乎特别的亮堂,走马平川的平原上好像铺上了巨大无边的银色地毯,加上月光的照耀,一片迷离的清光熠熠生辉。
  仰头望去,清朗天际上的那轮圆月几近透明,如一块薄冰,冷冽,洁静,高雅,迷人。有月儿的雪夜是极少有风的,一切似乎都凝固不动了,整个世界都归于沉寂,人们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冰棱折断的响声,偶尔出行的人走在路上,踩着积雪还会听到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月光将雪地上的行人影子拉得很长,影子的轮廓也格外的清晰厚重。
  塘里大部分水面结了冰,没有结冰的水域微微泛起了涟漪,野鸭、大雁,灰鹤甚至还有天鹅就在那有限的水域里游弋,偶尔鸣叫一两声,远远看去,就是几个模糊的小黑点或者灰点在水面飘移,还有的干脆就在冰面上睡着了。这里本来就不是它们的故乡,它们是不倦的旅者,只在这里稍作歇息,明天,它们要飞向更远的南方。
  它们这个王国其实也是分了很多小部落的。从八只一群,七只一群,一直到单个的也算一群,都是有其固定只数和专有名称的。八只一群的称"八爪子"。的的确确是八只组成一个集体,这种野鸟的个头是最小的,每只还不到半斤,"七爪子"又稍大些,依次数字减小,重量增加,"二爪子"又有另外一个名称叫"对鸭婆",每只可达四、五斤,最肥最好吃,是极难得的美味,至于"一爪子"顾名思义就是只有一只,这通常指的是灰鹤,它总是形单影只,独往独来。
  可是这时突然红光一闪,接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整个平静的世界被打破了,那声波一波一波的传得老远,听上去像有许多枪响,其实只是回声。枪声响过,水面上倏地飞起了一群惊惶失措的野鸟,发出绝望的怪叫,有的还没飞多远就一头栽了下来,因为它们已经中弹,生命顷刻间消失。还有的同伴已经倒在水里或者薄冰上,身体已经被霰弹洞穿,鲜血已经洒在了冰冷的湖水或是洁白的冰层上。
  因为活动的区域狭小,鸟的密度也就很大,这就为贪婪的人提供了机会。其实,湖边或是洲上,早就有了一个小土堆,土堆里面挖了一个洞,埋伏着猎手,还有伪装起来的大鸟铳。那土堆,看上去极像一个坟茔,事实上也是一个坟茔,鸟类的死亡之地。
  发射霰弹的大鸟铳可不是随便挂在肩上像步枪的那种,而是长可达一丈八的大家伙,有个专有名词叫"洞枪",意为安装在洞里专门偷袭水鸟的专用猎枪。通常两人才抬得动,又粗又长的枪筒让人不寒而栗,装的霰弹和火药多,一扫一大片,对于鸟类来说,是真正的死亡之神。
  如果在白天,为了能打到更多的水鸟,猎鸟的人还有更巧妙的计谋,让人划一只小船在鸟群的外围有意无意地游弋,无形之中给鸟一种压力,鸟儿也是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愿望慢慢的退却,殊不知离船越远离枪口就越近,离死亡也越近。及至更多的鸟进入了洞枪的射击圈,洞枪便响了。
  人们在睡梦中被枪声惊醒,不由心生怨艾,自言自语遭:又是哪个这样无聊在打鸟啊。殊不知,美味和金钱的诱惑让人彻底放弃了良知和善心。好在用洞枪狩猎的只是极少数的庄户,一个村庄还不到一家。操这劳什子风险极大,自制的火药和洞枪犹如一颗不知何时引爆的炸弹,稍有不慎,野鸟没打着,自家的脑袋倒开了花,这样的事故实在不少。于是有人说,昧良心的事情是做不得的,生灵涂炭,天谴无常,这野鸟,敢情也是不能打的。
  如此对待远客的结果,是它们再也不会来了。鸟类是极具灵性的动物,一个湖里只要有人放了一枪,被惊吓的几种鸟类明年保准见不着踪影,如此的伤心之地。死亡之地只会勾起它们的恐怖回忆!
  五、永远的鱼
  食有鱼,在古代已是君子之膳了,还有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之论,将鱼和熊掌相提并论,可见鱼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十分了得;现代科学亦证实,多食鱼使人聪明,看来古人早具慧眼。水多的地方必定鱼也多,水乡泽国,鱼虾出没,洞庭湖区的人,一生都在与鱼打交道,常常食有鱼不说,就连用的穿的住的也是"鱼",因为这些往往是用鱼卖钱换来的。鱼之于湖区子民,无异于生活之伴,经济之源,命运之主宰。过大年时,再贫穷困苦之家,也必有一条半斤以上完整的鲤鱼端上桌,寓意鲤鱼跳龙门,家里人有出息。如此说来,鱼也算是湖区子民的图腾了。
  小时候在田里插秧,就常踩到鳝鱼,上学的路上则可能捉到甲鱼,若在沟边走,则伸手就可捉到鲫鱼。有时候在生产队的深水田里插秧,插着插着,一时秩序大乱,泥飞水溅,因为在田里发现了才鱼,我们这些捣蛋鬼还会有心思插秧?只是一门心思捉才鱼去了!
  有一年,我们所在的垸子严重内渍。田野及村庄全成泽国,房屋几成孤岛,田中早稻颗粒无收,园中蔬菜打了水漂。村中范四婶一家六口吃完余米后,断炊待救,饥肠辘辘。望着苍茫水域前不巴村后不着店,范四婶忽然就来了主意,用麻线系上歪嘴钩坐在自家的屋檐下试着钓起鱼来,没想到一天竟能钓上黄鸭叫及鳊鱼等五十多斤,除自留部分作菜后,其余由范四婶坐着脚盆划水运至高处,再与人家换米养活一家人,一时传为奇谈。没想到大水带来灾难的同时,也带来了数不清的鱼,给人送来了糊口养命之食,还逼出了人的自救之法,自然的辩证法就是这样诡谲而神奇。
  一个仲春的下午,我放学回家,路过离家不远的大堂湖边。那天下着大雨,田里的水通过缺口流过湖滩然后流到湖里。鱼儿都有逆水而上的习惯,这不啻是他们的致命伤。塘里的鲫鱼纷纷游到了湖滩上的浅水沟和小凼里。可是忽然雨过天晴了,这些鲫鱼来不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搁浅在湖滩上,直挺挺地躺在湖滩的浅水窝里,白花花的一片!涸辙之鲋,无路可逃。等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从湖边的柳树上折下几根柳枝,然后就将拾到的鲫鱼一条一条穿了上去,我几乎是不费力气就将它们扫荡干净,穿了四大串,每串足有五斤,最大的一条足有半斤。走近家门,老眼昏花的外婆问我从哪里提回这么多白萝卜。这些鲫鱼肚子鼓鼓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漂亮极了,吃起来有一种特殊的甜味和香味,真让人齿颊留香。
  这些不过是鱼汛的小插曲,大场合你还没有见过呢。比如在盛夏,你在湖堤上漫不经心走着,可是你忽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哪里不对呢?原来是艳阳高照,泛着波光的湖面竟然黑了一大块,足有篮球场那么大,你心中一惊,随后却又坦然而从容了,因为湖水中黑了的那一大块是鱼群,那全是鱼!你看到的黑影,是鱼儿离水面有一定深度时的景象。可是那些鱼儿不自在了,一忽儿都游到了水面上,这下可好看了,那水面就像开了锅,水花溅了起来,偶尔有一只两只跳出水面,算是群舞中翻两个筋斗作点缀,毛花鱼就喜欢这样。我想假如有人能向鱼群撒一网,那网里会有多少鱼啊。
  我家的北边有一个湖叫鼻湖,有七千亩水面。冬干水浅,产鱼的时候到了,于是人们就用大赶网从南向北赶过去,湖的北端向湘江有一个唯一出口,可是在那里设了"竹栊"——水可以流走但鱼必须留下来,于是竹栊前挤满了鱼,看上去是鱼多水少,黑压压哗啦啦的全是鱼,渔场的工作人员就在那里取鱼,一天就要产鱼几十吨甚至上百吨,要用卡车和拖拉机来回跑运鱼呢。
  最漂亮的鱼我以为是胭脂鱼,很难见到,我小时候也只见到一次,现在才知道它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但这种鱼也只有尚未长大时才亮丽,特别是半斤至一斤时最具风采:从背上到肚皮有三溜黑色条纹,夹在其中的是三溜粉白色条纹,加上白色的尾鳍,就像穿上了海魂衫和白色军裤的水手在海里悄然潜行,浪漫飘选,灵巧飞动,充满了阳刚之气!而银
  鱼呢,就是素面朝天的美人儿了,修长,苗条的身段无与伦比,纯洁的胴体几近透明,又一副弱不禁风的娇态,尤显高贵和典雅,如食之则补虚,健胃,益肺,利水,越发增添了它的神秘色彩和迷人风采!小时候我们偶尔捉到几条银鱼,用清水养在白铁桶里,小脑袋凑到桶边一瞧,嗬,银鱼几乎看不见了,我们只看到苋菜籽儿一样的黑点在水中移动,那是银鱼的眼睛哩!
  银鱼少见了但总还可以见到,但白鳍豚只剩下一个让人感叹的传说了:一个美丽的村姑早晨迎着朝阳送她的情郎哥驾船去洞庭湖中捕鱼,满满地希望当天会有好的收获。可是本来艳阳高照的天空忽然变得乌云翻卷,暴风雨来了,一时惊雷滚地,闪电耀眼,湖中掀起滔天巨浪,让人的心提到嗓子眼。风雨过后,她来到湖边,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太阳落山,鱼儿歇息,鸟儿归巢,就是不见情郎的归帆!那一夜,她一直呆立在湖边。以后的几天,人们看到她一袭白衣白裤,站在湖边的浅水里,喃喃念叨着情郎的名字,其情其景,催人泪下。终于有一天,人们见她飞身投进了浩翰的洞庭湖里……她变成了一只美丽的白鳍豚,多少年来,一直在茫茫水域里寻觅着自己的情郎。
  她在寻觅自己的情郎,可曾想到几十年来人们在苦苦寻觅她?也许,她的情郎连同它自己,都只是一个远去了的背影,留给人们的只是一个无法圆完的梦,一声长长的叹息,是一个传说和一个物种一同消失的残酷现实。
  人们翘首以待,等来的却不是白鳍豚,而是湘云鲫,这是利用生物工程技术培育出来的新型鱼类,它亦有美丽的形体和不俗的表现,块头不知比土鲫鱼大了多少倍,生长速度也不知快了多少倍,小刺少,肉质鲜美,就连钓友也十分青睐它,因为它贪食易上钩,不如土鲫鱼那么狡猾难钓。而洞庭湖畔的湘阴县东湖渔场正是重要的试验场,就是说,湘云鲫是从这里"游"向全国乃至世界的。故乡有幸如此,无论我在北京还是在深圳,只要餐桌上有了湘云鲫,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介绍:这种鱼的故乡也是我的故乡。看到客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心里却不知怎的有些犯虚,这毕竟是现代技术和现代文明的产物,与自然衍化天生而成的其它鱼的种属相比,它给我的感觉总有点怪怪的。
  鱼类,这个比人类还古老得多的生物大家族,在日益消亡,甚至有的种属已经灭失的今天,没想到也还能添丁增口,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范精华鸬鹚菱角水面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恨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