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中准网
青葱岁月里的大海爸爸
  1
  念初一那年,我特别喜欢上政治课,因为教我们政治课的李老师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而且与学生相处融洽,上他的课一点都不枯燥。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特别重视我。   记得第一堂课,李老师请同学上讲台表演脸部表情"喜怒哀乐",看谁最能完美演绎。曾有过演小品经验的我赶紧举手,李老师微笑着请我上台表演,我将这四个表情演绎得十分精彩,赢得了老师与同学们的阵阵掌声。也许就是从那堂课开始,李老师记住了这样一个剪着齐耳短发,活泼开朗并且求上进的女孩。   那时的我其实并不是个优秀的学生,我有着严重的偏科倾向,重文轻理。数理化科目的课堂上,我总是在课本下面放一本小说,任老师在上面讲得口若悬河,我充耳不闻,沉醉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自得其乐。可是每当上政治课,我总是把双手放在课桌上,端端正正地坐着,认认真真听李老师精彩绝伦的授课。政治课程原本晦涩生硬,但因着他妙趣横生的讲解,这门课变得有趣起来。   夏天的午后,蝉在校园里知了知了地鸣叫,搅得人心烦意乱。盛夏的燥热让人在听课时昏昏欲睡,个别不想学的同学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其实,我也犯困。但为了听李老师讲课,我振作精神,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他虽已中年,却并未有让人生厌的大腹便便。偏瘦的身材,站在讲台上宛如一棵伫立在山巅的松树,腰板永远笔直,加之肩膀与常人相比稍宽些,所以整个人显出了一种英姿飒爽。他长得并不帅,可是我觉着,他浑身上下都发着光,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的目光。我能数得出他脸上有几颗痣,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几条细纹。   我对政治课几乎着魔。   每次上政治课,我都是最积极的学生,故而他更为器重我。我每每在校园里碰到了他,都会欢天喜地问候:"李老师好!"他也回我一个灿烂的笑脸。如此平常的笑脸,对我而言却如春日里和煦的暖阳,缓缓抵达内心深处,激起层层不可抑止的欢喜。   初一期末考试,临考前我通宵达旦地背政治知识点,第二天考试简直比喝丝瓜汤还顺溜。结果也真是好,考了个满分。李老师在课堂上表扬了我,好似我从来都没让他失望过。   可是,我还是让他失望了。2   初二的我因为严重偏科,已经没有考学的希望了。我与班里另外几名淘气的女生组成了一个帮派,逃课上网、打架,变成了不良青年。青春期的叛逆是一方望不到尽头的沼泽,陷进去,就很难爬上来。我不知如何自救,只能让自己一点点地陷进迷茫的泥沼里。   我自暴自弃,可是每次上政治课的时候我依然会认真听课。这是我黑暗生活里唯一的一盏灯,我不想也不能将它熄灭了。   李老师了解到我的情况,连续几个晚自习把我叫到教室外面谈心。他希望我能改过自新,迷途知返。我心里渴望改变,可是被自卑紧紧裹住,所以才破罐子破摔。那些个夜晚,他给我说道理的时候,看着暗夜中的校园,我只觉得,我的青春与这夜晚一样,有着深不见底的暗沉。   有时候与姐妹们走在校园里,碰见李老师,我再也不敢像当初那样自信满满地与他打招呼了。我把头低下来,假装没有看见,眼神里都是胆怯,心里全是灰。   初三那年,"五人帮"里两名姐妹退学了,这直接导致帮派解散。当时身边弥漫着的是中考的硝烟,我也被这中考大军推促着往前走。我何尝不想如身边的同学一样为了考学梦而奋斗,可是理科成绩一塌糊涂的我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一刻,谁都救不了我,只有那盏灯火,那盏挂在心头的灯,它盈盈照亮我往前奔跑的路。敬爱的李老师,我渴望得到您的鼓励,渴望在我快要掉入悬崖的时候,您能伸出那双大而有力的手拉我一把。我不知如何发出我的呐喊,于是乎,我想到了一个最愚蠢的办法。   一周后的政治课模拟考试,我使了个小手段,只做了选择题,后面的问答题全部都放空了。李老师看看手腕上的表,敲了敲我的桌子,示意我抓紧时间答题,我只是低头咬着笔头不动。是的,为了得到他的关注,我计划来一次考试失常。政治测试一向高分的我,突然考了低分,必定能引起他的关注。我盼着他批改完试卷后会来找我谈话。   那个傻女生,为了得到老师的关注,不惜做出这么蠢的举动。可是当时的我就是那么执着,想着只要他能给我一句鼓励的话,我就可以找到无穷的动力为前途拼搏一次。整个初中,只有他给过我信心、关怀与希望。在那一刻,能给我莫大精神动力的,也只有他。   两天后的中午,我正在走廊上晒太阳,他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去办公室。终于来了。我吸了一口氣,走到他面前,他看着我,叹了口气,然后将我的试卷找出来。我看见上面用红色钢笔赫然地写着一行字:你怎么了?看到这行红色的字,我内心一惊,瞬间转忧为喜。我清楚地记得,那个中午,李老师说了很多鼓舞我努力学习的话。我一直点头答应,没让他发现我眼中的欢喜。是的,我的计划成功了。   当我从他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暖阳罩着整个校园,我觉得我的青春终于可以像被阳光照耀了一样明亮起来。   我开始夜以继日地努力备考,心无旁骛。试卷满天飞,我的花季也在这如羽翼一般的试卷中绽放出别样的美丽与光彩。青春就是如此,你不搏一回,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勤能补拙,我终于考上了高中。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对李老师充满了感激。3   我升上了本校的高中部,搬了教学楼。   让我兴奋不已的是,高一的政治老师依然是李老师。每当课间休息,看见他从教室外面走过时,我都难掩心中的喜悦。对于我来说,他已是亲人一般的存在。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与鼓励,就不会有那一刻积极向上的自己。他就是我青春暗夜里最亮的那颗星。   李老师对我仍然很关心。他知道我数学不好,作为政治老师,竟然在晚自习值班的时候帮我辅导数学功课。他给我讲解习题的时候,那样细致耐心,有一瞬间,我感动得想哭。   如果有一个长辈愿意在人生颠簸的道路上帮助你,那股力量将推动着你满怀信心地去走生活的每一步,最终使自己的人生熠熠闪光。   高一下学期,李老师不再教我们政治了,这让我失落了很久。可是他给我的力量一直积蓄在心里,每一天,都会迸发出来,成就自我。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成为了一名美术特长生,走上了艺考的道路。我拼命地画画,我要把初中那几年荒废掉的珍贵时光都补回来。   高三那年,我背着画板、提着画箱一个人在长沙各个不同考点参加外省学校的美术考试,与千千万万的学子共闯艺考独木桥。我参加了十所学校的考试,收到了六所大学的美术专业合格證书,也就是说只要我在高考时文化科目照常发挥,就可以从这六所大学里任意挑选一所去读。   于是我回学校备战文化课,因为专业课考得好,考大学在望,所以班主任特别重视我,对我寄予厚望。   可我仍然不安分。那年为了庆祝新的大礼堂落成,学校计划举办一次歌颂老师的演讲比赛。每个班级选一名参赛选手,根据大家的文章投稿择优选取。得知这个消息后,我脑海里闪出的是,要在中学时代最后的时光里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让李老师听到我的演讲。   我确信自己的写作能力,我坚信那个演讲的名额非我莫属。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并不是我,代表我们班去演讲的是我最好的闺密。那个傍晚,我蹲在地上哭成了泪人。   如果一个人想要做成一件事,不管是刀山火海,她都会勇敢地闯一闯,特别,那个人是执拗的自己。   我找到了活动的负责老师,向她申请自己可以在比赛的最后作为校团委的学生干部代表演讲。她被我的诚心打动,最终答应了我。   那一个星期,我的扁桃体却发炎了,说话嗓子都会疼。但是我不在意,我小心翼翼地背着演讲稿,哑着声音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遍。无论如何,那一天我一定要站到舞台上。   活动的前天晚上,学校组织参赛学生去彩排,我也去了。回教室的时候,我被班主任堵在了门外,他当着众人的面怒斥我,他不允许我在备考的关键时刻参加任何活动。他告诉我,本来我的稿子在学校通过了,那个名额是我的,但是他为了让我有更多复习时间,毅然决然地换了人。   我泣不成声。我怎不知道班主任是为我好,我怎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可是我只要这一次机会,一次站在舞台中央的机会。   下了晚自习,班主任给我的父亲打了电话。骨子里的执拗又占领了我的整个思维,我熬夜给班主任写了一封信,请求他理解我,我一定会参加这次演讲活动。   第二天我把信递给班主任,他看了之后终于答应了我的请求。我破涕为笑,雀跃地跑到李老师的办公室外面张望,他看见我来了,招手示意我进去。我告诉他今天下午在大礼堂有一场演讲比赛,我会上台,请他一定来听。   他说下午有课,下课了就赶来。   下午的演讲比赛如约而至,舞台上的人连轴转,我祈祷他们讲得长一点再长一点,因为,我要等的人,还没来。   终于,主持人念我的名字了,可是李老师还没来,我很失落。但是我仍然走到了舞台中央,开始我的演讲,声音在礼堂上空回荡。那是我的初中,我的第一节"喜怒哀乐",那是他对我的鼓励……当我讲到为了引起他的关注而故意交白卷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礼堂的后门走了进来。他站在后门的地方,静静听我讲着,站得笔直。   他终于来了。   刹那间,我像灿烂绽放的花朵,舞台是我的伊甸园,四周都是青草、大树、河流、奔腾的白马……台下的老师与同学们仿佛都不存在了,唯一存在的人,只有他。我们之间的距离隔得那样远,可是那一刻,我觉得我就在他的身边,向他表达一个女儿对父亲一般的深情。   当我含泪结束自己的演讲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在模糊的泪眼中我分明看见他也在用手背擦拭着眼睛,不动声色地。4   高考前,李老师送给了我一本日记本,他在扉页写了一段话:   见过的人虽多,   但像你这样的却很少;   教过的学生也不少,   但像你这样的却不多。   你是个懂事、重情、有志向、能吃苦的好女孩,你的聪明与勤奋将助你成为女中强人。   祝你在未来的日子里前程似锦,一生幸福!   你的李老师   2008年的那个8月,是我人生中无比美好的盛夏,我考上了向往已久的大学。我终于破茧成蝶,蜕变成我原本应有的灿烂模样。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李老师,他也由衷为我高兴。他的名字里有个"海"字,每年的教师节与父亲节,我都会在短信里唤他"大海爸爸",祝他节日快乐。   他也会鼓励我:"女儿,要一直求进步。"这样的鼓励好似会延续一生。   十年之后,我也如他一样走上了教师讲台,并且在全国出版了自己的书籍。在我的成长路上,他是我最重要的见证人。   如今,他也会在课堂上对现在的学生讲起很多年前那个留着娃娃头的女学生,通过勤奋改变了命运的故事。他会告诉他们,这个女学生的名字叫"李菁"。   他因我而始终自豪。我因他而终将闪耀。
 
李老师政治课班主任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