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追踪恐龙的人连载


  (接上期)
  不平静的夜晚终于过去了。陈翔将自己的发现详细地写了一份报告,要益西甲措赶到离这里只有五天路程的一个牧场去,向有关科研单位报告。他自己留在湖边,继续监视这怪兽的动态。
  整整九天,陈翔都藏身在湖边的一处灌木丛中,用望远镜监视着湖面。这真是一场严峻的意志考验,为了不惊动这种警惕性很高的动物,他蜷曲在草堆里动也不敢动,顾不得肌肉发麻,骨节酸痛,每天就靠一点清水和硬面饼维持体力。
  陈翔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到了第九天的傍晚,当夕阳的余辉已经消失,夜幕开始笼罩大地的时候,陈翔忽然发现悬崖下面有一个比岩石更黑的黑影,闪入了湖中。这是疲劳的眼睛产生的幻相,还是怪兽的现身?
  第二天早晨,经过仔细观察,陈翔断定悬崖下面确实有一个岩洞。看来,这可能就是怪兽藏身的巢穴了。而怪兽的凶猛从第一天晚上它猎马的动作就可以推测出来,如果孤身一人,在这黑暗的洞穴里遇上了它,那危险真是不可思议的。陈翔生平第一次犹豫了。
  但是陈翔想到,为了解开这种世界罕见的科学之谜,总得有人进洞去探个水落石出的。与其让其他同志去冒险,不如自己先去试试。于是,他回到营地,给益西甲措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的发现和进洞探险的措施。然后将剩下的粮食吃掉,饱餐了一顿,带上绳索、电筒、冲锋枪和照相机,就出发了。
  到了洞口,陈翔根据两次观察到这怪兽的活动时间进行分析,它显然是白天休息、晚上觅食的,所以陈翔最大的希望,就是它现在正在睡觉。"如果这真是一头恐龙的话,它的一切习性、感觉器官恐怕也是与人类熟知的现存的动物两样。"想到这,陈翔对自己的行动又没把握了。
  陈翔从小就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他不顾内心的紧张,仍然沉着地检查了自己的装备,然后谨慎地沿着悬崖边缘的杂树藤萝爬下去,在洞口侧面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站住了脚。
  陈翔察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个洞的穹顶离开地面足足有十几米。陈翔沿着洞壁的石缝往里爬,不久就到了露出水面的洞底。越往里走,光线就越暗。四面被水侵蚀得奇形怪状的石灰岩,就像一头头神话中的怪兽,随时使人惊惧停步。进洞三十多米以后,周围的一切就完全坠入黑暗之中了。他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鼻子却闻到了一种特殊的腥味,这使他认识到自己离怪兽的巢穴已经不远了。
  突然,陈翔的第六感官告诉他,自己并不是这寂静的洞里唯一的生物,就在这黑色的帷幕后面,就在这近在咫尺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他,这是一双残忍的眼睛,它在等待陈翔步入陷阱,然后突然袭击……
  陈翔站在那里,他的每一条筋肉都绷得紧紧的,这种紧张的气氛就像无形的铅饭似的,从四面八方压迫着他,使他难以呼吸。这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谨慎,忘记了可能产生的其他后果,仅仅出于一种求生的本能,他不自觉地按亮了电筒,光柱移动着,于是就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种人类只有在梦魇中才能看到的恐怖景象。
  就在离他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蹲着一头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的巨兽。它的头厚重结实,下颚向前突出,血盆大口张开着,露出上下两排半尺长的獠牙,脖子又粗又短。前肢长着三支镰刀似的利爪,后肢强壮有力,弯曲着撑在地上。它的身后拖着一条长尾,全身覆盖着一层湿淋淋的鳞甲。唯一与它庞大的躯体不相称的是它的小眼睛,长在额部的两侧,闪着一种残忍的绿光。现在,任何人都不能怀疑了,这是一头恐龙,一头真正的、活着的霸王龙。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这一人一兽互相凝视着、对峙着。恐龙,在一个遥远的历史时代里曾经是地球的主人;而人,却是现在地球的主人。在他们之间,原来横亘着成亿年的岁月,而现在,这两个历史时代的产物却在这黑暗的山洞里相遇了。最先动作的是陈翔,他的手机械地摸到了照相机的按钮,轻轻一捺,闪光灯的光芒刺目,装着广角镜的照相机摄下了这一震撼世界的画面。在强光照射之下,恐龙微微退缩了一下。
  陈翔童年时代的梦想,现在已经实现了,他的科学研究,也得到了证明。他的手指扣到了冲锋枪的扳机上,只要微微一动,50发子弹就可以密集地打在恐龙的头颅上,但是在这关键时刻,陈翔没有开枪。他知道这种珍贵的化石动物现在已经到了灭绝的最后关头,它是科学研究的宝贵对象,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当恐龙没有主动袭击人的时候,陈翔没有权利去打死它。于是他熄灭了电筒,想在黑暗的掩护下退出洞去。事后他才知道,熄灭电筒,这是他犯下的一个致命的错误。
  就在洞窟恢复黑暗的一瞬间,恐龙从麻痹的状态中解脱了,它那巨大的身体一跃而起,同时发出了一种震耳欲聋的怒吼声。陈翔机灵地往旁一闪,虽然躲过了利爪的一击,但是恐龙的身子微微一侧,它那又粗又长的尾巴却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扫了出来,快得使陈翔无法躲闪,陈翔65公斤的体重,就像一块小石头一样给扫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石壁上。他只觉得头部嗡的一声,便瘫痪在地上了。恐龙回过头来,狂怒地又大吼了一声,然后一跃而起,张开大嘴,准备一口将这食物吞下去。这时最后一个念头闪过陈翔的头脑:"但愿照相机能保存下来……"。
  恐龙的嘴已经伸到了他的前面,他感觉到了从它大嘴里喷出的腥气。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道白光划破了黑暗,照亮了庞大的、丑恶的恐龙的头。与此同时,陈翔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陈翔!陈翔!"
  这是秦小文的声音!
  陈翔睁大了眼睛,但是恐龙的头挡住了他的视线。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恐龙奇怪的表现,当强烈的电筒光线射到它那没有眼睑的、像绿玻璃似的小眼睛上时,它虽然仍然张着大嘴,却完全不再动作,而是静静地停在那里,像遭到了魔咒一样。陈翔凭多年积累的科学知识和逻辑推理习惯,闪电般得出一个结论:由于昼伏夜出,恐龙的感官已发生变化,它的眼睛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东西,但在强光的刺激下,它不但是盲的,而且光线的刺激还会影响到它大脑的平衡。也就是说,只要光线不灭,人在恐龙面前应该是安全的。
  "小文,用电筒射住它的眼睛,千万不要熄灭电筒!"
  陈翔用尽最后一口气喊着。
  "秦小文,别怕,用电筒照住它!"这是益西甲措的声音。接着,陈翔感觉到自己的朋友钻到了恐龙的头底下,迅速地把他抱往洞口。
  等到陈翔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睡在营地的篝火边了。陈翔回过头去,他看见秦小文仍然坐在自己身边。她那又大又黑的眼睛里充满了紧张和痛惜,脸色苍白,看上去有点儿憔悴。
  "小文……你怎么会来的?"他孱弱地问。
  秦小文按住了他想支撑起来的身体,微微一笑:"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我要跟你来找恐龙!"
  这时益西甲措插嘴了:"她得到你不回内地休假的消息后,马上就动身到西藏来了。我们一看到你留下的信,就知道你进洞考察去了,她一秒钟也不敢耽误,拖着我马上就跑。唉,也幸亏我们没有耽误,好险哪!"
  "你们没有伤害那恐龙吧?"
  "没有,"秦小文又笑了笑,"我把两支电筒放在岩石上,照着它的眼睛,就悄悄地退出来了,说不定这丑八怪现在还规规矩矩站在那里发呆呢。"
  太阳出来了,金色的阳光照亮了雪山和森林,空气中洋溢着野花的芳香。陈翔不知不觉又闭上了眼睛,他怀着一种温馨宁静的感觉,脸微笑地进入了梦乡。[完]
 
童恩正西甲怪兽恐龙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芷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