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亲情涌动挚爱永恒


  漫步在校园的道路上,秋风瑟瑟,树叶款款而落,这充满画意的景色并没使我沉醉,相反,我心中却泛起淡淡的愁绪,望着那条路,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路,想起了父亲送我上学的情景。
  寒假将尽,快要开学了。掂掂那足有四五十斤重的行囊,再想想那九曲十八湾的路,我一筹莫展,不禁有些发愁。看到我长吁短叹的样子,惯于明察秋毫的父亲一下子猜透了我的心思,爽声笑道:"怕啥?咱有这扁担!"我凝视着父亲那张因岁月沧桑而写满了生活艰辛,被时间的犁铧犁出道道沟坎的脸,颇有些怀疑:他能挑得动?但我苦笑一下,还是不情愿而又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那天清晨,浓雾弥漫。我们吸吮着清凉的雾气上路了。父亲挑着行李蹒跚地走在前头,我紧跟在后。路,本来就坑坑洼洼,这会儿被人踩得乱七八糟,更难走了。
  苍白的雾,湿漉漉的,好浓好浓。那熟悉的树,那亲切的小村,仿佛与这充溢整个空间的雾相融了,白茫茫一片。
  桑木扁担在父亲肩上有节奏地颤抖着,唱着"吱吱呀呀"的歌儿,父亲的腰成了一张弓。渐渐地,他愈来愈吃力了,负重的身影如一片飘摇的落叶,在悠悠地摇晃,几次被突出的泥块绊了个趔趄,他往前猛迈一步又走稳了。
  盯着父亲艰难行走的背影,我的鼻子陡然一酸,赶忙走上前去:"爸,我来吧"。"我不累,这,这没多重。"父亲笑着说的,很干脆地说,还满不在乎地向我耸耸肩,装出很轻松自如的样子。我没有说什么——能说什么呢?他素来是说一不二的,争也没用。
  氤氳的雾,不但没散,反而更浓重了,浓重得令人喘不过气来。往日清澈见底的河水,这会儿看来也模模糊糊,只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父亲佝偻着腰,一手扶着扁担,一手自然地摆动,像一尊活动的雾中雕像。
  到车站时,父亲已大汗淋漓。头发、眉毛都成了白的,真的像位银发苍苍的老者,歇了老半天,他才喘着粗气说:"这鬼路,真难走!"顿了顿,又若有所思地叮嘱道,"你在外面上学,就像走这路一样,得多加小心才行。"我挺了一下腰,算是答应了。
  车来了,父亲连忙把东西搬上车,并嘱咐我:"要好好学,睡觉时掖好被子。"直到车门关上的瞬间,还飘进一句:"要早睡早起!"
  车徐徐地开动了,我的双眼也渐渐地朦胧了。
  我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呀!儿子没有用高山、大海、大地、山川来形容您,儿子觉得,您给我的是真实的,确切的,触摸得到的关怀与爱护,不是空洞的、遥远的、模糊的一个概念。您执著地爱着您的儿子,您觉得,爱我就是给我您一切力所能及的,您执著地守候着,就像蓝天执著地守候着白云,就像一棵大树执著地守候飞鸟。父亲啊!您在儿子心中是不可磨灭的不可丢弃的生命。
  父亲啊!您的双手牵着我走过了15个岁月,其中的辛酸,是无可比拟的,我只知道,你对我的爱是挚爱永恒的。
  (指导老师:彭耀志)
 
赖升帅挚爱扁担上学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梦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