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天价签名
  惨剧在狂热的气氛里酿发。一个迅速崛起的明星,在瞬间殒灭。偶像的悲剧,折射出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的悲哀。
  这天下午,拍卖行在举办一场慈善拍卖会,拍卖所得款项都将捐给希望工程。本市一些有名望的老板都纷纷出价,拍卖会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
  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幅签名,一张大大的纸上,粗粗的笔划勾勒出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看上去却极其顺眼。拍卖师大声说:"这次慈善拍卖会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著名歌星宗一飞得到消息后,特地将他父亲为他设计的签名送给我们,希望能为慈善事业出一分力。这张签名意义非凡,它是宗一飞的第一张签名。"说到这里,拍卖师笑了:"今天晚上,宗一飞将在我市举办他的个人演唱会,我由衷地希望,各位能为这张签名出个好价钱,为宗一飞的演唱会增加光彩。"
  宗一飞是近年来崛起最快的歌星,他的父亲是科学家,母亲是大学教授,他却投入了娱乐圈,而且一出道,就吸引了大批歌迷。据说,听宗一飞的歌要去现场,那是一种跟唱片截然不同的享受。所以,他的现场演唱会场场爆满,歌迷们极其狂热。他在本市演出前夕捐出自己的第一张签名,除了捐献爱心之外,无疑还有另一个原因:为今天晚上的演出造势。
  细看签名,普普通通的"宗一飞"三个字,偏偏被演绎的极为复杂,给人一种图画的感觉,笔划遒劲,似欲破壁而出。拍卖的底价是一万元,人们纷纷举牌出价,不一会儿,就有人出到了十五万。
  台下的人们兴奋起来,没想到一个签名竟然拍到如此天价。正在这时,一个人站起身来,大声说:"我出三百万。"
  拍卖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人。这个人三十多岁,一身名牌西装,气度不凡。他缓缓地扫视四周,嘴角带着一丝怪异的笑,那样子仿佛在说:"看看你们谁敢跟我争?"
  有人认了出来,这人叫周长河,是三环公司的总经理。人们窃窃私语,看他的神情,就像看一个疯子。
  一个流行歌手的签名,仅仅是签名而已,不是书法,不是名画,更不是古董,无论如何也值不了三百万,而且,周长河的竞拍方式太不可思议,别人刚出到十五万,他就出到三百万,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拍卖师也惊呆了,直到周长河不耐烦地向下挥挥手,拍卖师才反应过来,他用颤抖的声音喊着:"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三百万第一次,三百万第二次……"
  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拍卖师手起槌落,于是,周长河以三百万的天价得到了签名。
  仿佛眨眼之间,这件事就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别人津津有味地把这事当成谈资,周长江却大吃一惊。
  周长江是周长河的哥哥,也是本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别人不了解周长河,他这个当哥哥的却再了解不过,周长河虽然是大老板,但绝不是奢侈之人,他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公司发展上,都用在他的事业上,而且,他为人严肃,从来不喜欢流行歌曲,那么,他为什么要花天价买一个流行歌手的签名?最主要的,周长河虽然是老板,但却不是大款,据周长江估计,三百万,很可能就是弟弟的一半财产,用一半财产买一个歌手的签名,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周长江百思不得其解,他隐隐地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对劲,里面一定另有玄机。但是他正在安排宗一飞演出现场的保安工作。宗一飞的歌迷是最能闹事的歌迷,在宗一飞的个人演唱会上,不断发生骚乱甚至流血事件,所以上级得知宗一飞来本市演出后,立刻下令周长江亲自负责保安工作。他脱不开身,只好拨通了弟弟的手机,可是手机却关机。他又拨通弟弟公司的电话,弟弟的秘书告诉他说,总经理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吩咐她说不接任何电话,不见任何人。
  周长江心里涌起一股不祥之感。弟弟如此举动失常,莫非是有人幕后操纵?他是被人胁迫的吗?商场无情,如果有人出此卑鄙手段,抓到周长河的把柄威胁他,也不是不可能。一想到这点,周长江再也坐不住了,他把工作交给副队长,自己开着车直奔周长河的公司。可是,周长河的秘书告诉他,周长河刚刚离开公司,走之前没说他去哪里。
  周长江又急又气,再打弟弟的手机,却还是打不通。他问秘书,最近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秘书摇头说公司一切都正常,前不久周总刚到深圳签了一份大合同,给公司带来了巨额利润。公司正面临着一个跨越的历史时期。
  周长江听了,不由得心里一动。深圳,宗一飞的上一场个人演唱会不就是在深圳举行的吗?弟弟花如此天价买他的签名,难道跟他的深圳之行有什么关系?比如,弟弟在深圳接触到了宗一飞,策划了天价竞拍签名事宜,借此抬高宗一飞身价,同时也为周长河的公司做一个爆炸性的宣传……
  想到这里,周长江不由得苦笑,这正是关心则乱,这种可能应该不大可能吧?不过,这个想法却为周长江带来安慰,看惯了千奇百怪的广告手段,凭什么这就不能是弟弟的一个惊人创意?
  再有几个小时,宗一飞的演唱会就要开始了,周长江只好暂时放弃寻找弟弟,开车赶往演唱会现场。
  当宗一飞轻快地走上舞台时,台下的歌迷们疯狂地叫喊着宗一飞的名字,一时间现场气氛极其热烈。周长江看得心惊,宗一飞的魅力真是无可阻挡,怪不得上级会如此重视保安情况呢。
  舞台上的宗一飞,一头爆炸式头发,一件雪白的紧身服,前胸处龙飞凤舞地写着一团字,他狂野地扭动着身体,麦克风忽上忽下,歌声嘶哑,听起来平平无奇。周长江不禁有些奇怪,虽然自己对音乐没什么天赋,但还有一定的辨别能力的,这样没有个性、没有魅力的歌曲,怎么能吸引这么多的歌迷?
  周长江的目光从宗一飞的身上转向舞台,舞台的风格十分特异,背景是一张巨大的宗一飞的照片,醒目处正是宗一飞的独特签名。因为一直在忙,他从没留意过这个签名,如今细看之下,周长江有片刻的恍惚,竟似不知身在何处。而宗一飞的歌声恰在此时汹涌而来,周长江觉得一股热血沸腾,原来,宗一飞的歌声真的有无穷魅力,他不由得陶醉其中。
  终于散场了,无数的歌迷围在剧院不肯离开,等待宗一飞出来,为他们签名。周长江勉强压住被宗一飞的歌声震撼的激动情绪,带着手下维持秩序。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周长江扭头一看,一群人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宗一飞走出来。宗一飞向大家挥手致意,他的手里,握着一支黑色的签名笔。
  歌迷们涌上前去,一时间场面乱成一团。宗一飞的经纪人大喊:"慢慢来,不要急,宗一飞说了,一定要尽可能地满足大家,争取让每个人都能拿到签名。"
  这个宗一飞,还真没有大明星架子,周长江暗暗赞叹,他随着人流向宗一飞挤去,心里隐隐地觉得,自己也应该让宗一飞签个名。就在他快挤到宗一飞身前的时候,人群突然乱了,一个人大喊:"给老子滚开,让老子先来……"
  随着叫骂声,几个人倒在地上,露出一块空地,周长江赫然发现,那个拿着棒球棍不断地挥舞,把身边的人打到一边的人,正是他的弟弟周长河。此时的周长河哪里还有一点总经理的样子?面目扭曲狰狞,眼里喷火,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周长江大惊,叫道:"长河——"
  周长河回头看过来,见到周长江,他只是愣了一下,随后眼中流露出狂躁之意,就像不认识他一样,不耐烦地转过头去。这时,宗一飞已经在几个人的保护下停止了签名,正在向剧场里退,周长河大喊:"宗一飞,等等我,我的还没签呢……"
  他已经用三百万买到了宗一飞的签名,为什么还想要宗一飞给他签名?周长江脑子里迅速转过这个念头,但此时他已经没时间细想了,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阻止弟弟的疯狂举动。他拼命向里面挤去。只见周长河继续挥动棒球棍,向宗一飞的方向杀去。突然,他身子一下子定住,像被施了魔法一样,一个恨恨的声音说:"王八蛋,就因为你捣乱,宗一飞提前停止签名了,你去死吧。"
  一个人从周长河身前退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一串血珠正自滴落下来。
  周长江大惊,带着手下冲上去,将那人按倒在地,那人也不反抗,只是咬牙切齿地诅咒着。周长江抱住弟弟。周长河肚子里鲜血狂涌,却猛地大叫一声,将手中的棒球棍向宗一飞掷去,宗一飞躲避不及,棒球棍正好砸在他的脑袋上,宗一飞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周长河慢慢跪倒,惨笑着说:"妈的,让你不给我签名……"
  周长江急忙叫来救护车,将周长河和宗一飞火速送进医院。周长河没伤到要害,又抢救及时,应无大碍,只是他像失去神智一样,拼命挣扎。没办法,医生只好给他注射了镇静剂,让他睡觉。
  但是宗一飞就惨了,沉重的棒球棍正好甩在他的太阳穴上,附近的脑骨都被砸塌了,生命危在旦夕,被推进急救室抢救。
  宗一飞受伤的消息迅速传出,赶来医院的歌迷们越来越多。迫不得已,周长江通知警察局调来了军队,才使局面得到控制。周长江在抢救室外焦急地等等,几个小时后,大夫终于出来了,面色沉重地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周长江脑子一片空白,听了演唱会之后,在他心里,已经把宗一飞当成一个伟大的歌手,难道他就要在最伟大的时候离开爱他的歌迷吗?而这一切,却偏偏是自己的亲弟弟造成的。为宗一飞难过的同时,他不由得痛恨起弟弟来。就在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气喘吁吁地冲进来,他直奔急救室,一把推开宗一飞的经纪人,呆了片刻,竟扑通一声跪在床前,哭喊道:"我的儿子啊,你不能死,你死了可让爸爸怎么活啊?"
  原来,这是宗一飞的爸爸,赫赫有名的科学家宗景成,他听到儿子的噩耗后连夜赶来。宗景成鼻涕一把泪一把,早已经没有一个学者应有的风范。周长江一阵难过,走上前去,只见宗一飞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微弱的光,小声说:"爸,我快死了,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我……我的歌唱得好吗?歌迷们真的喜欢我的歌吗?"
  周长江愣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临终之前的宗一飞竟然跟父亲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很显然,宗景成也愣了,他大声说:"儿子,你为什么这样问啊?你有那么多的歌迷,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你当年为了成为歌星,付出那么多努力……"
  "可是,"宗一飞打断父亲的话,吃力地说:"我一直觉得我的歌声很平常,有时候都会对自己失去信心,不过每当我拿起签名笔,为歌迷签名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是最棒的,我的信心又回来了……爸爸,我的签名是你亲手设计的,而且你告诉我,让我尽量多给歌迷们签名,让我穿带有我签名的衣服……我的成功,跟这个签名有关吗?"
  宗景成已经泣不成声,他紧紧抓住儿子的手大声说:"没有,那不过是一个签名而已。我的儿子,你的歌迷是真诚的,他们都是冲着你歌声才来的,你的歌声是最棒的……"
  宗一飞如释重负,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绽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他死了。
  宗景成扑在儿子身上,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儿子,是爸爸害了你,爸爸对不起你呀,爸爸不该帮你弄那个签名……"
  宗景成不顾一切地哭诉,一旁的周长江听得目瞪口呆。宗一飞从小就梦想着当一名歌星,可是,他缺少天赋。恰在此时,宗景成一直致力于研究的潜意识方面有了巨大突破,为了满足儿子的愿望,宗景成把研究成果用在了宗一飞身上,他为儿子精心设计了签名,将潜意识讯息藏在里面,暗示人们喜欢他的歌曲。所以,演出现场和宗一飞所穿的衣服上,到处都是他的签名,这才是真正吸引歌迷的东西,正因为他们感受到了签名里的潜意识讯息,所以才疯狂地支持他。而周长河和那个捅了他一刀的凶手,对签名里面的讯息特别敏感,以至于陷入了疯狂状态,害了宗一飞,也害了他们自己。
  周长江这才恍然大悟,弟弟去深圳的时候,一定是因缘巧合,无意中看了宗一飞的演唱会,被签名里面的潜意识讯息激发了内心的狂热,所以他才会用三百万买宗一飞的签名。怪不得自己明明觉得宗一飞的歌声一般,但在看过了他的签名后,看法突然就改变了,心里居然有一种激情在蠢蠢欲动,假以时日,自己或许也会变成像弟弟一样狂热吧?想到这里,周长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幸好,这一切不会再发生了。他拍拍宗景成的肩膀,劝他节哀。宗景成泪流满面地伸出双手,失神地说:"是我杀了我的儿子,是我用我设计的签名杀了我儿子,我有罪,你抓我吧。"
  周长江长叹一声,说:"你为了让儿子成名,不惜用欺骗的方法将他捧红,你害的不仅仅是你儿子,更严重地,你让那么多歌迷陷入狂热,心里除了他们的偶像,什么道德、法律都抛到了脑后,你把他们变成了内心空虚、精神虚无、目无法纪的人,这才是你最大的罪。"
 
楚横声拍卖师歌迷周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