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瑕疵
  其实她不懂壶,只是偶然的机会跟随几位朋友走进过大师的工作室。
  大师的名字早已远近闻名,她悄悄躲开朋友们一阵阵惊叹唏嘘声,倒是壶以外的东西让她感觉亲切、自然。
  博古架的一角有一把造型别致、精巧的壶,似落难的贵族,蒙了一层灰依然器宇轩昂。她把它托在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爱,轻轻地擦拭着,聊以打发时间,那边兴致真高。一把壶经她的手一侍弄,露出了美人胚,只是掀起壶盖才发现有那么一丁点大的缺口,在她看来恰是美人嘴里的那颗小虎牙,透着可爱与灵气,喜庆。
  从来不懂壶,更没有把玩过壶,这把壶却博得了她的爱:珠圆玉润的体态大家闺秀似的,低眉含笑,阅万卷书之后的沉淀与脱俗,隐在一角,静静地修炼。握在手心里,知己一般有点舍不得放下。算了吧!一定价格不菲。以前父亲谈起过:一把名贵的壶,它的价值是吓人的,何况她新婚不久,两个人的积蓄有限。
  轻轻放回原处,那边朋友在向她招手。
  几位如获至宝,每个人都在向她展示自己选中的壶。她拿起作欣赏状,浅笑,放下。
  朋友突然发现只有她是空手而过。
  你怎么不选把壶?大师也有些愕然,没喜欢的吗?
  她径自走到那把壶跟前,把它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大师见状长叹一声道:这确实是把好壶啊,就是有点瑕疵,哎!可惜啊!不然……众人围拢过来。
  也许是大师不愿把那份瑕疵长留身边吧,如后来她如愿以偿抱回了那把壶。
  丈夫是宠她的,临出门前还特意交代:如果看到喜欢的就买下吧,机会难得。她没有作答。他哪里知道壶的奥秘。
  就像当年,他与她初次相识,一见到她,他的心里就腾出了细波。
  一支出水芙蓉,纯洁高雅。
  主任向各位介绍新来的她,她轻轻浅笑,双颊飞出两朵俏皮的红晕,跟每位同事颔首示意。他早已心慌意乱,打翻了办公桌上的墨水瓶。喜欢,暗恋,她是那么高不可攀;自卑,纠结,毕竟他是有残疾的。同事的巧妙撮合,他与她并肩坐在了电影院里。看得出她看电影看得很投入,他却早已心猿意马,手心出汗,却硬是没敢把手伸过去,他暗暗地诅咒那位帮他出馊主意的家伙。
  电影散场,他的脊背湿了。他把她送到她家楼下,看着她上楼,进门。他心满意足,蹦蹦跳跳着往回走。这算第一次吧,会有第二次吗?第二次她要是拒绝咋办呢?他满腹疑虑。他最盼望能跟她一起搭夜班,闲暇时静静地凝望着对面的她。她爱看书,他眼前一亮,有办法了!借书、还书、买书、送书。她是知道的:时间都那么凑巧,不是刚好她下小夜班他来还书,就是她上大夜班他在她家楼下等着还书?干脆他不值班的日子里,不管她值大小夜班他都雷打不动借来送往。不过,只是送至她家楼下,不敢越雷池半步,他怕稍有不慎失去她。他甚至想,哪怕就这样一直下去,他也心满意足。
  爱上一个人是会把自己的身段降得很低很低的。
  拗不过父母的再三催促,那个夜晚,他将她送至楼下。她似乎感觉到什么,没有立刻上楼,依然浅笑着打量着他。他低下头来,怯怯地,涨红了脸,支离破碎地说出了他爸妈的意思。她听着收敛了笑容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啊!他愣了片刻,突然醒悟过来,从嘴里蹦出了4个字:我想结婚!她笑得脸颊绯红。
  他也笑了,一笑解千愁。
  他顺势把她拥入怀中,十指穿过她的长发,我腿有残疾,你不嫌弃吗?
  她微微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条石板路说:你看,每次我小夜班你来接我,老远听你走路的声音就知道是你来了。一条几十米的石板路,一头连着大马路,一头伸向她的家,中间却是黑黢黢的。她家楼下的走廊里那盏灯照着这条路的终点,今夜照亮了他的人生。
  初次遇见她时,他曾暗暗地责怪父母,让他染上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
  她是圣洁得近乎完美的,那個年代,她家的小楼是县城仅有的几幢小洋楼之一。不凡的家境,她却把自己融入了寻常人家,手腕上的玉镯是她唯一的装饰。同事们曾试探过这玉镯的价格,一丝微笑从她脸上掠过:不值钱,有点瑕疵的。有人投来鄙夷的眼神,她依然浅笑。他悄声轻问:真的是瑕疵吗?她在他耳边小声说:有瑕疵的才是玉,没有瑕疵的那是玻璃。其实她的这块玉是乾隆年间的传家宝,价值谁能知?至今他都不知道。
  因那把壶,她爱上了茶。她爱用三只手指头拈上一小把红茶,红的颜色漫漶开来跟壶不分彼此,她更爱那股味。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一位行家说,这把壶的价值是小城的一套房,他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她依然微笑着,波澜不惊,轻轻翕一口放下。多年来的习惯:手自然落在壶口边缘,边缘上的那缺口已经变得轻浅、柔和多了。
  消息是不需要翅膀就能飞的,临近下班的空闲有好事人问他:你老婆是不是当年看上你家的传家宝才嫁给你的?什么传家宝?他也疑惑了。就是那把壶喂!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他。"噗"——他一口水没来得及咽下。众人皆愕然,唯有他笑弯了腰。
 
顾裕铭浅笑玉镯石板路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