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中准网
一场虚拟的风花雪月
  每天在网路上,看到那么多人为生活而烦恼,抱怨人生难以如意,我觉得奇怪。在我看来,是他们想得太复杂了。对于我,生活简单极了,就是一台电脑,这个答案又干脆、又明晰。
  我无法想像,离了电脑,自己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不,没了电脑,我便将失去生活。当然,我所说的电脑几乎是网路的代名词。
  我的工作是面对电脑的,属于证券行业。我在电脑上跟踪行情,分析、总结,及时作出某项决定、进行某项操作。工作时间和工作实绩电脑帮我记得一清二楚,工资会准时打到我的账号上,一切都是通过电脑操作的。我和我的老板都放心,我们的关系又冷漠、又友好,简单生硬但可以长长久久。
  每天早上,我穿着宽松舒适的睡衣,顶着不用刻意修整的头发,适时地坐在电脑前,轻点滑鼠开始我的工作,又安静、又自在。当然,如果我觉得太安静了,可以放点音乐做为我的工作背景。
  晚上,我入睡前还开着电脑,听着网路为我提供的一曲柔和的音乐或是一段温软的朗诵,助我入眠。想想,就这样一醒一睡、一醒一睡,我完全可以不踏出门半步,多么简单直接。
  当然,这样并不表示我的生活是枯燥的,我也有娱乐,把自己的生活调剂得很好。我在网上下载电影,按我的技术,完全有办法即时下载最新、最高清的影片。我可以吃着零食、喝着茶,窝在被子里半靠半躺着观影,比上电影院不知舒服几倍。若要视觉效果,我完全可以在客厅弄一个家庭影院,戴上特制眼镜。我下载游戏,高难度的、低级入门的,血腥的、小清新的,色情的、幼稚的,想玩什么玩什么。
  我看旅行达人和摄影家拍的风景照、看他们写的旅行日志,游遍祖国南北、世界各地,上天入地、森林湖泊,哪里的美景我看不到、体验不到?我不时地看网上的新闻旧闻、奇人怪事,没有我不知道的。当然,我知道网上的消息混乱不堪,真的、假的,美的、丑的,你永远弄不清楚。但是有什么关系呢?生活本来就是真真假假,你想当真就当真,你不相信就当假的吧,反正看着也是热热闹闹。在这热闹里进进出出,我知道自己没脱离社会。要是我正好闲得无聊,也跟着骂几句、发几句牢骚、发几句豪言,就算参与社会了。
  别看整日待在家,我的交往也很广,积极地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社交圈、QQ群、论坛、部落,我打游戏有对手、QQ有好友、微博有粉丝、下棋有棋友、论坛中有互相吹捧的好友和互相拍砖的对头。我知道他们遍布祖国内外,有男女老少、高矮美丑,要是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耐心、足够的热情,我完全可能成为一个交际高手。
  最重要的,我也适时地网恋,自认为自己的网恋是比较成功的。当然,开始也是绕过弯路的。
  也许因为网路是带电的,在网上总是很容易产生火花,不过这种火花也容易熄灭。我看得开,知道这是网路瞬息万变的特点决定的。但这种火花的好处是安全,不灼人、不伤人,可以因为新火花转移注意力而极快地抹平上次的伤痕。
  但这样的坏处是很难碰上真正特别的,你愿意为之持久燃烧,对方也不会轻易对你熄灭的那一朵。这一个接一个的微弱动心里,难以淘到最闪亮的那颗。我也一样,网恋那么多年,网恋对象一个又一个,大都不了了之,以风清云淡结尾。但我毕竟是幸运的,多年努力下来,我还是淘到了属于自己最亮的一颗,已经持续了四年。我把她看成生活里一个奇迹。
  她叫狐竽。最初,我便是被这名字所吸引,又妩媚、又高洁,给人一种半仙半妖的感觉,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从一个QQ好友的空间访客里看见她时,我立即加她好友,在附加资讯里注明我对她名字的感觉。
  此举有些冒险,若她往好的方面想,我热情、对她有那么点特别的意思;若往坏的方向想,我轻浮、居心不太纯正。因此,向她发出申请时,我已经做了二手准备,若她不接受邀请,我将用另一个QQ账号重新加她为好友,以正经老实的面孔出现。没想到她很快回应,我们成了好友,如此顺利。
  我和狐竽开始神聊,从与两人无关的外界内容到涉及双方自身的资讯、从网路流行的消息动向到双方自己的看法,我们的距离一点点拉近,我们对对方的信任一点点增加。
  慢慢地,我们互相托出了生活方式。你知道,生活方式代表了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在我看来,能对之表明生活态度的,肯定不再是一般关系的层次。我知道她是个网页设计者,也就是说,和我一样,网路就是她的办公室、电脑就是她的工具。此刻,她定也穿着可以任四肢随意活动的睡衣坐在电脑前,我打键盘的手指因为兴奋而微微发抖。
  再后来,我知道了她是单身,了解她曾经的恋爱情况、三围、体重、年龄、皮肤性质、头发长短。心智稍正常的人都会知道,透露这些讯息对一个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是个混蛋,当然也对她和盘托出,我不想辜负她。说到底,是没法辜负她。
  我们开始互相发照片,当然大部分是室内的自拍照,我们都是出门极少的人。像事先约定过似的,两人都让照片保持原来的样子,完全没有PS过。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相信她也能看出我照片的真实性。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们喜欢网路这种虚拟性很强的东西,但都希望得到最真实的对方。是不是我们的潜意识里,其实是迷恋真实的?这个问题我们认真探讨过,却愈绕愈迷糊,只能彻底放掉这个疑惑。我们最后一致同意,这是心理学家的事,与我们无关。
  看了她的照片,我庆幸认识了她,并坚定了与她交往的决心。具体感觉怎么样,我就不细说了,这是属于我私人的宝贵东西,我希望深藏在心里。从接下来我们的聊天中、从她对我说话的态度中,我相信她对我的感觉应该也不会错到哪里去。从那时候起,两人的聊天更加深入了,有时聊了半天回过神,发现我们之间已经用男女朋友的口气在对话。
  那些夜晚,我躺在床上,回忆那些对话,细细咀嚼,像咀嚼青橄榄,愈嚼愈有味。我相信,她也会和我一样,嚼着我对她说的每句话。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之前一连串的火花都是狗屁,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恋爱。我捂住胸口,那里鼓胀着一团叫爱情的热气。
  我们的照片越发越多,有坐在电脑前各种表情姿势的、吃饭的、洗碗的、沏茶的,我刮胡子的、她扎头发的,各自收拾房间的,生活中各种活动都拍成照片。从这些照片中,我们触碰彼此的生活,努力把自己立体地呈现给对方。
  聊天两年半、互看照片一年后,我们终于视频了。对于视频这件事,我们都很小心,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内,谁也没提这个问题,连与之相关的话题都避免触碰。我害怕,说不清怕什么,反正这是一个极重大的决定,不能轻易提及的。
  后来,照片互传到一定程度后,我跟她聊天时,会突然去看视频设备,不知不觉的,时不时看一眼,我的话变得有些吞吞吐吐。我不知道她是否也这样,但在我吞吞吐吐的时候,也发觉了她的不流畅。
  这么观察着、试探着,我觉得已经势在必行。我们一直在照片中看彼此静态的形状,需要了解动态的彼此了。话就那么出口了,极简单:视频吧。
  第一次,深吸一口气转过脸面对视频时,我所有的担忧烟消云散。是的,她是那个样子,冲我俏皮地笑着,我咧嘴回应一个显得有点傻、有点紧张的笑容。很好,她近在眼前,又远在长长的网路另一边,又亲切、又安全。我们甚至在第一次视频时,就默默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
  视频几次之后,我们试着在视频里拉手。拉手让我有些无法自抑,发了个拥抱的图片,我明白这个拥抱与我平日随意发给网友的肯定不一样,她立即也回了个拥抱。我在视频前展开双臂,看见她半垂下头,也缓缓展开双臂。我手指有了她肩膀柔软的触觉,我闻到她淡淡的发香,我怀里有她苗条身子的温度。我低声呼唤她,好像她真的在怀中。
  老半天之后,我颤着手发了亲吻的图片,然后脸热头胀地等着。我看见她在视频那边微微张了嘴,然后,她慢慢闭上眼睛,微微仰起脸。一团热烘烘的气体包裹了我,弄得我头重脚轻。我闭上眼,千真万确,唇上留了她嘴唇的触感,温软、微湿,让我欲罢不能。
  我们开始在视频里约会,撒娇、拉手、拥抱、亲吻,一切变得必要而自然。那时,我们想不到后来彼此会有那样的需要,或许心里早就想到了,但那时不愿承认。
  后来,我们约好了要见面。在QQ上认识了四年之后,这个需要在我们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见面的提出比视频更加慎重,我们都意识到这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许给这四年一个完满的句号,也许让这四年烟消云散。其实不管是句号还是烟消云散,都是我们所不愿意的。有第三种可能吗?我们想像不出,但见面还是决定下了,飞蛾扑火一般。
  对于见面,我已经记不起我们在聊天中说过多少话、绕了多少弯,才终于稍稍碰触到这个话题的边沿。我们在边沿徘徊,试探对方的态度,委婉地表明自己想尝试的心态,然后莫名其妙地做长长的解释,像给自己铺后路。忘了最后怎么突然抓到一个机会,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住在哪里。
  那边是长长的沉默,也许实际并没有那么长,但我觉得至少有大半天,她终于回答了一个城市。我止不住惊呼: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我的脑里嗡嗡作响。虽然我们在自己的资料上都隐瞒了自己的城市,但只要我们稍稍愿意,完全有办法查出对方的城市。但不知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见面这句最关键的话也许是我说的、也许是她说的,反正决定了。我们一致同意给对方一个月时间准备,准备什么呢?都不知道。这一个月,我们仍像以前那样,坐在电脑前工作、购物、游戏、看新闻、看电影、和对方聊天,似乎把这件事彻底忘掉了。直到见面之前的几天,我又莫名地紧张起来,也感觉到她的紧张。
  现在,我在一家饭馆静坐好一会了。走出家门,外面的光线让我不适应,直到现在,我的眼睛还忍不住半眯着。饭馆挺清静的,我在网上查了,它的清静是网友特别赞赏的地方。但我还是觉得饭馆用的玻璃多了,隔着玻璃边的绿化带,还看得见外面路上的行人,这给我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我点了菜,等着,桌上有两支小纸袋包装的牙签,被我折成几段,包装纸也揉得粉碎。前两夜我一直失眠,眼皮有点酸胀感,幸好我是熬夜习惯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她来了,从路边往饭馆门口走过来时,我就认出来了。是她的姿势,一点点的妩媚、一点点的清纯,还有些迷茫。迷茫这一点应该跟我一样,我们都是习惯网路的人,在外面总像找不到焦点。
  她进门了,目光在饭馆里转了一圈,就落在我身上。我站起身,向她微笑,笑紧绷绷地拉扯着我两颊的皮肉,弄得我很不自在。她也在笑,我发现她的笑也不够柔软,显得很努力的样子。
  她走到桌边坐下,我竟然说:你好。说完我就呆了,我们交往了四年,了解彼此那么多,拉过手、拥抱过、接了吻,我却对她说"你好"。
  她愣了愣,随即答出一句让我吃惊的话:你好。说完,我呆了,她也呆了。我们就这么呆着,无话可说。她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小口地喝,眼皮垂着,我看了她一眼,又赶紧掉开目光。
  仍是无话,我的大脑飞速运转,所有适合的词语飞快地逃遁而去,我的意识一片空白。我斗胆看了她一眼,她还在喝柠檬水,杯沿没有离开嘴唇,垂着的眼皮微微颤着。她和照片、和视频里见到的没什么差别,甚至因为外面光线的关系,显得更加明媚一点,五官更加分明、皮肤更有质感。
  可我为什么觉得她那样遥远,没有一点真实感。她像一个飘浮的影子,令我无法把握。在她的眼中,我是不是也一样的虚幻?这个念头一起,我更找不到话了,沉默已经长得有些怪异了。幸亏开始上菜了,我真想站起身,感谢一下服务员。
  我终于找到一句还算恰当的废话,朝她伸出手说:菜来了,吃吧。她喜欢什么菜,我了若指掌,菜是按着她喜好点的,因此,我不用问她喜不喜欢。饮料也是安排好的,无须征询她的意见。我们吃东西,听着彼此的咀嚼声,都显得小心翼翼的。
  我憋得慌,一只手夹菜,一只手不知不觉掏出手机,点击连网,浏览、上论坛、登陆QQ,一气呵成,自然得像呼吸。她也掏出手机,肯定重复着和我一样的动作。片刻之后,我在QQ上就看到她上线了。
  静默了一会后,我试着给她发了个微笑和一朵玫瑰,低着头不敢看她。她很快地回了个调皮的表情。我兴奋起来,立即发去一句:狐竽,今天打扮得很有意思。这套米色风衣配大红围巾的装扮适合你,像我以前说的,又妩媚、又清纯。
  我们通过网路谈起来了,又欣喜、又热烈,面对面,各自握着手机,在QQ上聊。我们交流面前食物的味道、饭馆的氛围感觉、对彼此的印象;我们打情骂俏、甜言蜜语、倾诉思念。
  这么谈着的时候,两人都没耽误吃东西,但我们都没抬头看对方,只看手机,好像手机里那个头像才是真正的对方,桌对面坐着的那一个是虚幻的。
  她拿起手机自拍,把照片传给我。我也自拍,即时把各种表情传给她。
  我们谈得很尽兴,吃得也很尽兴,在QQ上拉手,默默对视、拥抱。该走了,我们依依不舍。她说"我走了",我们便告别。告别的话扯得很长很长,不住地拉手拥抱,弄得都忘了走。她猛回过神说该走了,我们又重新告别、重新依依不舍。
  这样几次三番,手机的电池几乎要用光了。饭馆变得很静,吃饭的人都走了。我咬咬牙说:你先走吧!然后再次发一个拥抱给她;想了想,又发了一个亲吻,她立即回我一个吻。
  我再次说:你先走,我看着你走。她发了一个流泪的图片,然后退出了。我看着她暗下去的头像,看着她慢慢走远。
  她走了,我匆匆回家,飞快地打开电脑。她果然已经在了──选饭馆时,考虑离她家近一点的。
  我来不及换上舒适的睡衣,焦急地打开视频,和她谈起来,好像已经离开她很久,思念变得很浓重。仍像以前那样有说不完的话,但我们对饭馆的见面避而不谈,好像那件事根本不存在,视频里的约会才是真实的。
  半个月了,我们谁也没有提出再见面,但双方的谈话里都有些不对头了。我们都意识到最终还是得见面,因为我们是想在一起的、想成为真正的恋人。
  我们又开始小心翼翼、委委婉婉地提起见面这个话题。我们分析上一次见面,最后一致认定是因为两人不习惯。我们特殊的生活方式、特殊的认识交往过程,让双方一时无法习惯现实中的见面。
  谈到现实的时候,我心里"喀登"了一下。我感觉不到真正见面的真实性,聊天和视频却让我更有真实感。不能再想了,告诉自己这一定也是因为习惯。
  我们安排第二次见面,这次安排在一个公园。我抱着一桶她最喜欢的爆米花,在公园门口等她。她来了,该死,远远看着她,竟感到她又飘起来,再次变得不真实。
  我假装沙迷了眼,低头揉眼,再抬脸,她立在我面前了,仍没有一点真实感。她的笑还是又迷茫、又不自然。我把爆米花递给她,匆匆转身给她带路。
  在一个安静的角落,我们选一张长椅坐下。我的大脑开始空白,词语又跑了。她在吃爆米花,吃得心无旁骛似的。半天,我问她爆米花味道还好吧,她说还好。再半天,我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上线。她也掏出手机,上线。于是,我们再次对着手机谈起来。在网路上,我们的现实感回来了,状态也回来了。
  第二次见面很久之后,我们才又鼓起勇气,准备第三次见面。我们都相信,会慢慢习惯的,我们必须真正在一起,对方就是自己要的人。
  对第三次见面,我们费了很多心思,挑了很多地点,最后选定一家茶吧。这间茶吧在网友中有良好的口碑,隐在城市一个安静的角落。茶吧本身的装潢也古雅安静,让人放松。
  我们考虑到这种环境和家里的清静比较接近,希望能让我们放松,进入状态。再说,我们订的是一个包厢,也就是说有独立的天地,利于面对对方。当然,我还暗暗希望,这样的环境中能发生点什么。我相信,只要发生点什么,我们的真实感就会回来的。
  在包厢里听到敲门声时,我骤然变得紧张,把一个黑色的方形包往后面挪,用身体遮住。我开始后悔带这个该死的东西来,我明白,要是被她发现,也许我们再没有可能了。但是鬼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是带了。
  本来,我已经锁好了门的,还是不管不顾地重新开门,抱了这东西就跑,害怕自己清醒似的。她进来时,我脑里便嗡嗡作响,她背了一个大大的黑包,我一眼就看出是什么。虽然她把包推在身后半挡着,但露在身侧的一小角已经足够了,我不可能认不出。
  她坐下时表情很不自然,背包半立在她身体另一侧。我发现她的手很无措,不知该不该去碰那个包。
  我伸手沏茶时故意侧开身子,让身后的包露出一小半让她看见。她呆了呆,就把自己的包拿到膝上了。
  她把包打开,拿出笔记电脑放在茶桌上。我也把包拿出来打开,把笔记电脑放在茶桌上。两台电脑静静并排在那里,像我们静静并肩坐着。
  我什么话也不说了,起身把两台电脑安排在桌子两侧,按铃向服务员要了两个大的杯子,沏了两杯茶,一杯放在她的电脑边、一杯放在我的电脑边。我们在桌子两侧坐下,同时打开电脑,甚至没有抬头从电脑上方看对方一眼。
  我们上线,打开视频,看到彼此的笑脸,看见彼此在视频里松了一口气。她很快冲我调皮地一笑,鼻子皱起来,皱得真好看。我动心了,双手在胸口处比划成一个心形图案。
  她呵呵笑起来,说你学言情剧的男主角呀,酸死了。我对着视频按了一下她的鼻头,说:我可不就是我们这部言情剧的男主角?你就是女主角,想否认吗?她再次呵呵笑着:言情剧的男主角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要表现的太多了,都得轰轰烈烈的。
  我说:你不相信我吗?你要我表现什么,尽管开口。要什么样的轰轰烈烈,提要求吧!我自信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她"哧"了一声,说:你这是什么话,还要我开口提要求。这是心里的事,有心了,自然会去做。靠我提,又做作、又没诚意。接着她做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我立即展开双臂做拥抱样,她在视频那边展开双臂,我们拥抱了。
  我吻了她,她回吻,无法再分开,我们吻得又深又长。她微微抬起头,我吻她的脖颈,在她耳旁低低喊她:狐竽、狐竽……我听见她低低的呢喃,我的网名在她的呢喃里一次次出现。
  当看到她脖颈下那颗扣子解开时,我忽地推开电脑立起身,走到桌子另一侧,抱住同样立起身的她。抱住她的一瞬,我不敢动、不敢睁眼,就那么扣紧双臂,把她环在怀里。
  怀里的她不动、不出声,显得僵硬胆怯。我也莫名地胆怯起来,但我咬牙抱着,并不住提醒自己:吻她。但我动不了,意识不受自己指挥了。
  我们两人就这么站着,决绝地想坚持什么或改变什么。慢慢的,我身上那阵四处爬蔓的热气竟一点一点消散,我努力想把这层热气再聚拢起来,但愈来愈绝望。更绝望的是,我感觉怀里的她也一点点变得冷漠,根本无法挽回。
  不知多久,我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茶要冷了。她挣着身子,弯下腰去端茶,我顺势放开了她,逃一般地回到我的电脑前。她弯身端茶时也顺便坐回去,对着电脑。
  在视频里,我看到她脸色苍白,眉目迷惑而慌张。我估计自己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在视频里无言相对。
  后来,她先开口说:我要回家。那一刻,我庆幸放弃了曾经想要在我们中某个人家里见面的方案。
  狐竽。我喊她,然后嘴就胶住了。我知道狐竽不是她身分证上的名字,但我从未想问过那个名字──人们称之为真名的。在我看来,"狐竽"就是她最真实的名字。她也一直喊我的网名──虚拟男,不曾问过我身分证上的名字。
  不知又沉默了多久,狐竽在视频里再次开口:虚拟男,我要回家。
  说真的,我也想回家,越快越好。外面这个世界真怪异,我得回到自己那个真实的天地去。我冲她点点头,想展开双臂拥抱她一下,但手怎么也举不起来。
  我看见她在视频里摆了摆手,接着退出了。我看着断讯的视频,听见她合上电脑、装袋,起身、出门,我的头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回家,一路跌跌撞撞。要不是靠着手机定位,我就迷路了,彻底回不了家。周围楼房街道、车流人流开始失去立体感,变得轻薄,微微摇晃着,一切呈烟雾状,是梦境里的东西。
  撞进家门的那一刻,我才稍稍定下神,家里独特的味道抚慰着我。我立即换上睡衣、拖鞋,把电脑打开,连上网路,以让自己的真实感更强烈一些。
  喝了一杯果汁稍稍定神后,我忍不住登陆QQ寻找她,我已经开始强烈地思念她。她在!我敢确定是在等我。我迫不及待地要求视频,她立即接受了。
  冲着视频,我脱口而出:狐竽,我想你。她说:我也是。我们互相倾诉思念,久久地拥抱。
  当然,见面的情形还是避而不提的。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再没有重提见面。
  但我们得在一起,我时不时对自己说、对视频里的狐竽说。特别是元宵前后那几天,网上到处宣扬情侣结伴出游、结伴变着花样玩;更重要的,到处报导关系稳定的情侣赶在这个特别的日子结婚,让节日的热闹为他们衬托。
  一看到这种消息,我们就不停地告诉对方,好像要暗示点什么。我们像一对苦命的鸳鸯,莫名其妙拿这种事互相折磨。我意识到,避不过去的,只要我们舍不得放弃对方,就得为在一起而尝试、努力。于是,我们再次安排见面。
  元宵之后,我们见了六次面,没有一次我们愿意回忆的。越见越恐惧,有一天见完面回来后,狐竽甚至在视频里对我说:虚拟男,我们或许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说完,她双手捂着脸哭起来。
  不,狐竽,我冲她大声嚷,我们没病,这是我们的生活。我们适应这种生活,活得很好,你听见了吗?狐竽你千万别乱想。
  可是我们为什么……狐竽把手拿下来,我看见她满脸的忧伤迷惑。
  我们怎么了?原本好好的,就是为了要见面,想要和别人一样生活。其实,我们是在扭曲自己的生活、扭曲自己的心,硬让自己顺着别人……我猛地停嘴,木呆起来。是的,我们是在扭曲自己,硬要自己按别人的生活方式走。错了,都错了。我双手"啪"地拍着脑袋,剧烈地摇晃起来。
  狐竽可能被我的样子吓坏了,在视频那边不停地问:你怎么了?虚拟男你别吓我!
  我喊起来:狐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见面,然后才算在一起?那是别人的方式,我们有我们的方式。
  看得出狐竽仍迷惑不解。
  狐竽,其实我们早已在一起了。说到底,我们认识了四年,已经交往了一年半。狐竽你不觉得吗?我们早就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了。
  狐竽拚命地点头。
  我们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交往,别人要见面是别人的恋爱方式。我们弄错了,以为别人的方式是真实的、正常的。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的方式才是正常又真实的。
  我看见狐竽在笑。
  那天,那些莫名其妙的折磨没有了,我们长长地拥吻。狐竽在视频那边为我褪去衣服的那一刻,我们间所有的问题烟消云散。我说:狐竽,嫁给我。狐竽点头,不停地点头。
  事后,我再次提起这事: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你习惯吗?
  看到狐竽带微笑地点头,我试探着说:那结婚?
  我看到狐竽轻微垂下的头,大着胆子说:不是像别人那样的结婚。我们在网路上结婚,就像现在这样一起生活?说完后,我闭上眼睛,破釜沉舟般地等待狐竽的声音。
  狐竽不说话,打过来一行字。听到资讯提示音,我忐忑不安地睁开眼。那行字是:我突然发现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我在电脑前雀跃狂跳。
  我和狐竽开始筹备婚礼。在各自的空间建一个加密档案,叫秘密空间,专门存放与我们婚礼相关的一切。两个空间存放的内容一样、密码一样。
  首先,我们收拾自己的屋子,在网上购买装饰品装点房间,时不时拿摄像头绕屋里转,让对方看看是否满意这样的布置。双方的卧室都算是新房,都花了心思布置的,这多么刺激!布置完之后拍下大量的照片,上传到秘密空间。
  后来,我说这还不够,我们得弄一套新房过过瘾。我用自己这些年在网上学的技术,设计了一套别墅,参照了网上成百上千张装修图之后,加上狐竽的意见,自己设计了别墅的装修。
  狐竽不停地在网上找些绝美的家具和艺术品添加到别墅里,甚至弄了一只动画效果的小狗,让它一直在客厅里蹦蹦跳跳。我们一有空就进入秘密空间,相约着在别墅里慢慢走,从客厅到卧室到书房、客房,浴室、阳台也要走一遍的。
  每走一次,狐竽总要重新找一瓶花,把客厅那瓶花换一换。她说,家里是要时时新鲜的。她在秘密空间里存了上千张插着各式花朵的花瓶图。
  新房布置完毕,我们收拾自己。我为狐竽网购了她喜欢的婚纱、戒指、鞋子,她也为我网购了西装和戒指。我们一起网购了喜糖、玫瑰花朵,自己设计了极美的结婚证书。
  在两人一起挑好的日子里,我们换上婚纱、西装,打开屋里所有的灯,同时播放《结婚进行曲》,站到视频前,各自向对方念婚礼誓言,并在结婚证书签名,展示给对方看;然后凝视着对方的眼睛说"我愿意",戴上戒指,然后亲吻。我们拍下了婚礼整个过程,存放在秘密空间里。
  那天晚上,我们各自在屋里设置了最柔和的灯光,把电脑搬到床头,让视频对着床。我们的床上都撒满玫瑰花。我们躺在玫瑰花里,开始了我们的新婚之夜。
 
王祖远网路见面电脑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