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富二代五年感情凤凰男一夜激情该让谁晋级
  在选择终生伴侣的问题上,王薇琪严格谨慎,考虑周全,从单选题到多选题,她翻来覆去,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搅成了一锅粥。
  的确,从爱情走向婚姻,要历经一段不短的路程,迷茫,犹豫,不安,王薇琪正经历着她这个年龄的必经之路。"选择那么多,爱我的人那么多,我该怎么办呢?"的确,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挑慢慢选,只是,对于男孩而言,每一次轮岗或淘汰,都会留下人生不能回头的痛。
  (图文无关)
  难耐他的阔少脾气
  毕业即分手,2007年暑期,这是我和男友包磊终究要面对的老套命题。
  我考上了武汉的公务员,包磊受制于专业,在父母安排下,去了上海一家科研单位,待遇优厚薪高。包磊是N省人,个子很高,白净斯文,既继承了北方人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也有着简单、厚道的好性格,是典型的家境优越的单纯男孩。他什么都好,他父母也对我不薄,说即使是我不工作让他家养着都行,可让我放弃武汉的一切,去上海做他的附属,我却心有不甘。
  为了归属地的问题,我们争执不下,一晃就是两年。
  2009年春节刚过,包磊在电话里和我故作神秘,"快打开门看看,有份快递来的惊喜大礼!"打开门,只见满脸兴奋的包磊站在门口,对我咧嘴笑。"我辞职了,陪你留在武汉好不好?"面对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我乐得忘乎所以,双手高举过头顶,连声高呼"我爱你!"
  王子和公主团聚后,并非永远是幸福无忧的生活。尴尬很快来临,在上海那家垄断企业拿着高薪的他,来武汉后竟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四处奔走了两个月,包磊日渐疲累。
  在选择终生伴侣的问题上,王薇琪严格谨慎,考虑周全,从单选题到多选题,她翻来覆去,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搅成了一锅粥。
  的确,从爱情走向婚姻,要历经一段不短的路程,迷茫,犹豫,不安,王薇琪正经历着她这个年龄的必经之路。"选择那么多,爱我的人那么多,我该怎么办呢?"的确,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挑慢慢选,只是,对于男孩而言,每一次轮岗或淘汰,都会留下人生不能回头的痛。
  (图文无关)
  难耐他的阔少脾气
  毕业即分手,2007年暑期,这是我和男友包磊终究要面对的老套命题。
  我考上了武汉的公务员,包磊受制于专业,在父母安排下,去了上海一家科研单位,待遇优厚薪高。包磊是N省人,个子很高,白净斯文,既继承了北方人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也有着简单、厚道的好性格,是典型的家境优越的单纯男孩。他什么都好,他父母也对我不薄,说即使是我不工作让他家养着都行,可让我放弃武汉的一切,去上海做他的附属,我却心有不甘。
  为了归属地的问题,我们争执不下,一晃就是两年。
  2009年春节刚过,包磊在电话里和我故作神秘,"快打开门看看,有份快递来的惊喜大礼!"打开门,只见满脸兴奋的包磊站在门口,对我咧嘴笑。"我辞职了,陪你留在武汉好不好?"面对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我乐得忘乎所以,双手高举过头顶,连声高呼"我爱你!"
  王子和公主团聚后,并非永远是幸福无忧的生活。尴尬很快来临,在上海那家垄断企业拿着高薪的他,来武汉后竟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四处奔走了两个月,包磊日渐疲累。
  (图文无关)
  包磊的父母双双从政,工作之外,还经营着自己的企业,以他家的人脉和实力,几代人的生活都无需发愁,可对于男人而言,失去工作的恐惧,几乎摧毁了他的自信。每天一个人闷在家,包磊一天天变得焦虑跋扈,他对我严格看管,5点半下班,6点必须回家,可是,工作怎么会没有应酬,领导开口叫你,不去,领导要给脸色看;去了,餐桌上电话不断;回家晚了,更是没法交代。我成了包磊的出气筒,无论应酬到多晚,他都倔强地饿着肚子,等我回家给他做饭。
  很快,我的委屈和他的烦躁渐成水火不容之势。
  那天回家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包磊冷冷地坐在沙发上,闹脾气说肚子饿。我做了饭,可他偏说菜咸了,分明是敷衍他。我怒了,一把将桌子掀翻,这下可好,两个人将鸡毛蒜皮的小事统统翻出来吵了个遍,熬红眼对抗到凌晨六点,总算吵出个结果来:分手。
  第二天,包磊买了最早航班的机票回老家N省,工作早辞了,他无处可去。"你让我回去跟父母怎么说?"候机大厅里,包磊对着送行的我,无助地流泪,哭得像个孩子。
  那时,我的心早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变得坚硬起来,我受够了他的挑剔,受够了他的公子哥脾气。
  凤凰男的吸引力
  (图文无关)
  春天,杨柳依依,鲜花和绿草渐次软化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包括我的心。
  尽管已经分手,包磊却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对我的关爱,我的心却已不在他那儿了,因为,身边层出不穷的优秀单身男太多了。
  年夏天,一年一度的公务员选拔考试过后,单位迎来了一批新人。都是这座城市毕业生优中选优的佼佼者,菁英汇聚的所在,众人之中,我偏偏就看上了徐闻。
  也许是在政府机关呆得太久,看腻了那种嘴滑心恶、势利炫耀的官宦子弟,放眼望去,像徐闻这种诚恳踏实、勤奋上进却一无所有的应届研究生,在人群中对我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一次,单位组织去洪湖赏荷,他划着船,带着我去湖中央采摘莲蓬。无边的荷田中,他用手轻拢我被风吹乱的头发,我就这么痴痴地爱上了他。从洪湖回来,徐闻频频约我出去,那天,还故意拿话试探我。"我们走得这么近,你男友看到会不会打得我满地找牙啊?"
  "我有男友,还会出来跟你玩吗?怕就不要出来,不怕就送我回家。"
  那晚,徐闻毫不犹豫地牵起我的手送我回家,我们之间,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图文无关)
  我的爱情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在遥远的上海,包磊却对武汉的改变毫不知情。他回N省后,家里动用关系,不但让他重回原单位上班,职位还比从前提拔了一级。他依然苦劝我过去团聚,连包妈妈也加入了劝说队伍。他越追得紧,我躲得越远,包磊无计可施,问我是不是另外有了爱人,我没好气地回答他,"比你优秀的人多了,追我的人还在路口排队呢!"
  也许,正是这句话惹了祸,我万万没有料到,耿直的包磊竟会为了一句玩笑话不远千里杀回了武汉。
  这天下班,我和徐闻相约从院子里走出来,为了避嫌,我们一前一后,保持距离。直到走过一条街,徐闻这才甜蜜地揽住了我的肩。
  突然间,一记拳头从我耳旁掠过,重重砸在徐闻眼睛上,镜片应声破裂直插眉骨,顿时血光四溅。是包磊!他怎会从天而降?我不敢相信眼睛,愣神的片刻,吃了亏的徐闻猛烈回击,一记重拳还了过去……两人在街头打红了眼,疯子一样扭打起来。
  我吓傻了,站在一旁不知该拉谁。
  (图文无关)
  我说:"徐闻,你快走。"徐闻不肯让步。
  我只得喊"包磊,还不走!"包磊见我发飙,一个人落寞地擦擦嘴角的血,转身回路边去提自己的行李。看来,他连落脚处都没找,就直接从机场赶来看我。
  那时候,我脑子里已经没有包磊的存在了,狠心关机,一心陪着徐闻去医院。伤口那么狰狞,当然不能去单位惹闲话,第二天,徐闻向处长告假一周。销假后,徐闻向处长说明告假原因,一五一十交代了事情原委。在机关,如果撒谎被查实,那性质会比打架更恶劣,会影响到政治前途。
  不巧那阵子撞上单位考核期,定级会议上,处长给徐闻投了否定票,干部处处长前来了解情况,很快,他打架的事成为单位人尽皆知的新闻。
  我有些内疚,担心地问他后不后悔,有没有想过和我分手。"无所谓了,已经发生的事,就不要再去烦恼,只要你和我一条心,凡事站在我这边就够了,工作的事,我有能力来弥补。"
  徐闻的话给了我一颗定心丸,我心头一酸,认定了这个有担当的好男人,这辈子跟定他。
  当爱遇上现实
  (图文无关)
  五一假期,喜事来临,几经商量,徐闻决定带我回他老家认门。我精心去商场采购了礼物,兴冲冲陪他踏上了回乡的路。
  过去,徐闻曾和我提起过他家的一些状况:他爸因为染上赌博,被人骗空家产,原本小康之家不幸沦落到借钱度日的地步,从本科到研究生,他读书兼还家里的开销,欠债不下八万,每个月还贷款两千多,其实,他工资也就两千多,时不时靠帮同学做些事情换些酬劳补贴生活。
  从进他家门那一刻起,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穷的家庭,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顶棚上悬着的电灯泡。也许是徐闻在外求学多年,和家人的感情生疏了不少,他父母对我们的到来,态度不温不火,家里还有个读书的弟弟,看样子,以后的学费也全指望徐闻了。
  我心里凉了一大截。女人嘛,男友再优秀也难免拿来和前男友比,忽然间,想起大学期间,我以女朋友身份去包磊家玩的情景。第一次见家长,包磊体面周到、风度翩翩的父母热情地招待了我,还送了我一份贵重的见面礼——钻石项链,那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可如今一对比,差距立马显露。
  面对徐闻的家境,我整个人好像猛然间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图文无关)
  没错,徐闻个人能力强,品格优秀,可如此重的家庭负担以及八万多的债务,凭我们俩的工资,何时才能还清呢?今年定级,他刚毕业,定的是副科,熬个两三年,提正科,再熬个三五年,提副处,从副处到正处就难了,有人十几年都上不了。按级别一级一级算下来,十年之内,他的个人状况几乎不会有太大改观,我跟着他,十年之内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我不求大富大贵,可基本的生活保障应该为自己考虑吧……而且,他现在对我好,是因为他的条件令他自卑,将来,他状况得到改善,眼光会不会水涨船高,倒过来嫌弃我呢?
  无数疑问一个个轮番在脑子里拷问着,我迷茫了,对安全感的渴望前所未有地席卷而来,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吗?
  自从打架事件发生后,包磊对徐闻的出现耿耿于怀,他问我徐闻有什么好,让我不要再理徐闻,和他重新开始。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我含糊地答应了他,却瞒着他依旧和徐闻来往着。
  最近一阵子,我常常回想起过去和包磊在一起的幸福时光,五年的感情啊,一起聊天,一起散步,每一个细节都唤起心中久违的甜蜜。
  事实证明,我心里根本忘不了包磊,我发现,我还爱着他!
 
激情晋级感情男女大全身心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