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不忿儿子告状竟发现了亡父情人有爱心
  田海宁上高一时成了孤儿,神秘好心人"林子"暗中资助他上完高中、读完大学,一直苦寻恩人无果。2014年6月,他从亡父遗物中一纸与情人朱萍的《承诺书》里,无意发现一个惊天秘密:6年前父亲不知所终的40万元货款,很可能被朱萍秘密侵吞了!
  田海宁遂以不当得利为由将朱萍告上法庭。法庭上,他却得知隐身助学的"林子",竟是朱萍……
  2007年6月的一天傍晚,江苏镇江焦山西麓林海间栈道上,一位女青年跨上石栏,欲向山下滚滚长江纵身一跃。其身后的陌生男子死死将她拽住……男子叫田欣凯,时年四十,镇江一家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女子叫朱萍,24岁,四川都江堰人,在镇江高等专科学校读书,一年前朱萍与当地富二代储向晖相恋同居。储向晖向她信誓旦旦:毕业后带你去澳洲读书。可朱萍毕业前夕,却惊然得知他已赴澳留学了。朱萍曾为储向晖流产几次,他的绝情外加毕业求职屡败让她心哀至极,遂决意跳入江中一了百了……
  朱萍的遭遇,让田欣凯唏嘘不已。妻子赵晓芸患脊髓炎卧病多年,15岁的儿子田海宁正读初中。这些年他虽身心俱疲,但眼前这位姑娘让他心生怜悯:"工作难找,你要不嫌弃,毕业后你来给我做秘书吧……"这以后,田欣凯暗中租下润州花园小区一套房子。在那里,他从朱萍身上"找补"到了久违的激情……
  也许出于愧疚,田欣凯安顿好朱萍的同时,照顾病榻上的妻子也更尽心:准备了三副床单、垫絮,每天替妻子换洗晾晒,晚上定期地给妻子翻身;妻子皱个眉他就知道她哪儿不舒服……在丈夫的细微照顾下,赵晓芸的病情渐有缓解,她对丈夫感念不已。
  因夜间常帮妻子翻身,田欣凯睡不好,加之工作疲劳,偶尔会偏头痛。一次,朱萍在办公室为田欣凯亲昵地按摩头部,碰巧被提前放学的田海宁撞见,田海宁冲朱萍"哼"了一声,扭头而走……此后不论人前人后,他对朱萍一概以"狐狸精"替代……为安抚朱萍,也为安心让妻子养病和孩子中考,田欣凯决心送朱萍回都江堰老家呆一阵,顺便给她在那里置些家产。
  2008年5月10日,田欣凯收到业务单位支付的一笔40万元业务款——一张背书转让而来的银行承兑汇票。他在背书人栏加盖本公司签章后,5月12日上午,两人从南京飞成都后转道都江堰,然后租车前往朱萍的家乡沙坪关。沿着都汶公路行进到岷江侧畔的沙坪关路段,不幸遭遇汶川大地震,山体上呼啦啦塌方的山石劈头盖脸而来,"砰砰砰"地砸向车子……
  朱萍醒来,才得知解救自己的分别是武警雅安支队官兵和成都军区总医院医疗队。她四下寻找田欣凯,得到的消息却让她满目悲情:与她同车的田欣凯因颅内大出血而死亡。在临时的震区停尸场,朱萍摸着田欣凯冰冷的尸体嚎啕大哭。
  幸好,朱萍只是左肩受伤,经及时治疗五天出院。医务人员将从救援队移交来的随身物品清点后交给朱萍。其中就有那张银行承兑汇票。这张已有背书人签章而被背书人栏留白未填的汇票,依据票据法相关规定,谁持有后只需在被背书人栏填上自己的名字,就可到银行取出这40万元。朱萍手持汇票,想到了田欣凯3天前曾主动递给自己一纸"承诺书"。在承诺书上,他重申,妻子虽然病入膏肓,但他想让她有尊严地度过屈指可数的时光,他不能给朱萍一个名副其实的家,为此他愿先给她40万元"补偿";朱萍推却了这份承诺书(一式两份):"田哥有这份心,我心满意足。你对重病妻子这样体贴,更让我肃然起敬。"可田欣凯如今独赴黄泉,而自己年近而立无家无业,一咬牙,她在被背书人栏填上了自己名字,又到银行将汇票兑换成了现金:"姑且算田哥兑现生前承诺吧……"
  田欣凯的骨灰从千里之外运回镇江,赵晓芸痛心不已……时隔两月,往来业务单位发现公司老总身亡、孤儿寡母无力承继公司业务,纷纷上门催债。赵晓芸不得不清算债权债务、付清员工薪酬、折价转让公司。最终公司交到她手中的仅剩1.6万元。重病缠身,儿子年仅16岁,她病情加重,三个月后心力交瘁而逝。弥留之际嘱咐儿子:"再苦再难也要读好书……"
  三个月间,一下子失去两位亲人,田海宁只得随爷爷奶奶生活。为实现母亲的临终遗愿,他发奋读书,考入南京理工大学。
  奇怪的是,7年来,田海宁的邮政储蓄卡上每月都会收到一个名为"林子"的人打来的1000-2000元捐助,还有大笔学费……粗算一下,7年来对方打款总计43万之巨。"神秘好心人"的善行,让田海宁感恩之余也奇怪,他苦寻恩人,期待大学毕业后"涌泉相报"。可收到的匿名邮件回复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2014年6月,田海宁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他整理父母留下的那套老房子,忽然,箱子底层惊现一份泛黄的"承诺书",竟是父亲6年前写给朱萍的。当年公司清理债权债务时有一笔刚收到的40万元的货款不知所终;父亲在四川身亡后,公司员工都来为其父亲丧事奔忙或参与守灵,唯独朱萍称病未到……他断定,父亲给了朱萍40万元,或者朱萍陪同父亲出差四川时借父亲身亡之机,侵占了了父亲随身携带的40万元!几经周折,他找到了在南京打工的朱萍。岂料,朱萍拒不与他联系,更不愿与他相见。田海宁以"不当得利"为由,怒将对方告上南京雨花台区人民法院。
  突如其来的民事起诉状把朱萍吓蒙了,只得仓促应诉。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袁红平指出:田海宁的证据仅有一纸田欣凯生前写下的承诺书,这并不能证明朱萍收到田欣凯的40万元。此时,所有的人都认为,只要朱萍否认收取这笔钱,田海宁就会面临两种可能:要么接受败诉的残酷现实,要么向法庭申请撤诉。可是,面对沮丧的田海宁,朱萍却出人意料地向法官承认:第一,田欣凯确实向她出具过那张承诺书,她当时说有这份心就满足了,而没有收下;第二,2008年5月12日下午,她与田欣凯一同去往四川,田欣凯将衣物和钱款全部交由她携带,田欣凯身亡后,她隐匿了一张40万元的汇票……
  田海宁强压心头怒火一字一顿地说:"既然你拿了这40万元,就是不当得利,应当归还。"袁红平律师据理力争:"即便朱萍收到田欣凯的40万元,那也是田欣凯赠与的,如果赠与的财物已经收到,若无法定事由,即便田欣凯本人也不能撤销,因此朱萍无归还之义务。"田海宁则认为,其父赠与情人大额钱款的行为,违背公序良俗和社会公德,属于可撤销合同。
  当事双方难分难解,只得休庭再审。一周后,朱萍再度当庭震惊四座。她从包里取出一个黄色牛皮纸大信封说:最后一次到公司取薪酬和个人物品时,才知道外表光鲜的公司老总家一下子沦落到那般不堪的田地!她心绪难平地回忆说,田欣凯因妻子常年患病,在她身上找到激情与安慰,本决定妻子死后同她结婚。然而,两人的"地下情"被发觉后,田海宁甚至几次去公司大闹。田欣凯决定送她回都江堰老家,不料遇上了地震,田欣凯死后,赵晓芸也不胜悲痛而死。田海宁的孤苦境遇让她良知备受煎熬,她决定把这笔不义之财"还"给田家。然而,担心直接返还这笔钱会惹出祸端,她决定以隐性资助的方式"还"这笔钱,每月定期打到田海宁账户上,直到他上完中学和大学。
  说罢,她从牛皮纸大信封中掏出一大堆打款凭证,"这是7年来我偿还给田海宁的钱,总共43万元。"原来,在田海宁年满16岁后,田欣凯专门给儿子办了一张邮政储蓄卡,每月托朱萍固定打入2000元作为将来的教育基金,儿子进入青春期后产生各种心理问题,朱萍就用田欣凯的QQ顶替他开导田海宁。所以,他对田海宁的账号和电子邮箱了如指掌。田欣凯死后,失去依靠的她四处打零工,至今未婚。虽然日子如此艰难,她也没有挪用那40万元一分钱,而化名"林子"给田海宁打款……在法庭最后陈述时她表示,自己作为第三者破坏了恩人家庭,害得恩人客死他乡,所以她7年来时刻不忘救赎灵魂。但田海宁找到她时,她又极其害怕不堪往事大白天下,所以拒绝与他联系……事已到此,田海宁恍然大悟:眼前的"仇人",竟是资助自己7年的"恩人",不禁悔恨万分。他不顾庭审纪律,大步冲向被告席,一边向法官表示"我撤诉,我撤诉",一边与朱萍泪奔相拥……2014年7月29日,法庭下达裁定,准予田海宁撤诉。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律师外,其他人物都为化名)
  编辑/谢学军
 
柳溪承诺书海宁背书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