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谁毒死了村主任家的狗
  昨晚,村主任老井家里的大黑狗被人毒死了!
  一大早,不知道是谁发布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随即,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真的?!大家无不瞠目结舌,惊讶万分。
  当然是真的啦!
  立刻有人偷偷跑到老井家去看,老井家的大门没关,大黑狗果然瘫在院子里,口吐白沫,早已气绝身亡。有人说,老井已经报了警,正在等警察上门来勘查。老井不在家,有人看见他天还没亮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
  老井的大黑狗凶神恶煞,浑身黑黝,舌头猩红,白森森的牙齿,铜铃般的眼睛;它高大威猛,粗壮的狗腿像四根柱子,站起来有小孩那么高,村里的孩子,甚至大人都怕它,怕它突然扑上来咬人。
  老井的家在村头,很多人路过时,提心吊胆;有人干脆绕路走,宁可走远一点,也不敢从他的家门前路过。
  不少人都小心翼翼地提醒过老井。可老井说,我家的大黑狗是用来看家护院的,买了,或者,用铁链拴起来,还看个屁啊!被偷了东西,谁负责?
  于是,大伙不再吭声。
  现在,它终于被毒死了!
  大伙儿在高兴的同时,纷纷猜测:谁如此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满曾经扬言要毒死老井的狗,因为有一次黑狗差一点咬到他的小孩。除了小满,还有老北,金斗六,都说过要毒死大黑狗。
  小满的老爹老满一大早背着喷雾器和农药去田里给水稻花生喷药,路过村里的小卖部时,听说了这一消息,有人提到小满,说老井可能怀疑会是小满下的毒。老满连农药都不喷了,赶紧回家。
  小满,是不是你毒死了老井的狗?老满关上房门,紧张兮兮地问小满。
  不是。
  老满上上下下打量着小满,真不是你干的?
  真不是。
  老满不放心,问,昨晚你去哪儿了?
  我在老猫家打牌呀。
  你会不会打完牌再去偷偷下毒?
  爹,你不要疑神疑鬼好吗?我真没干。
  没干就好。老满放心了,可他想了想,说不行,要跟老井说清楚。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門,不是我干的,干嘛要说呢?
  正因为不是你干的,所以咱要说清楚。否则,老井会怀疑你的,以后他打击报复怎么办?
  小满拗不过老爹,跟在老爹屁股后面,去了老井家。
  老井不在家。老井的老婆说他一大早去镇里了。她问,啥事?
  老满支支吾吾,说没啥事,等主任大人回来说几句话就走。
  老井的老婆鼻子里哼了一声,扭过身,啪的一声,关上大门。
  接着,金斗六、老北相继来了。
  他们都说要和村主任说几句话。
  等到下午,老井终于回来了。
  看见老满他们几个人蹲在门口,老井停了摩托车,脱下头盔,捋了捋头发,点燃一支烟,问,啥事?
  老北谦恭地说,主任,您家的狗不是我毒死的。昨晚,我和小满他们打了一夜牌。这个,小满可以作证。
  老井瞪大眼睛看着他,像看外星人一样,不说话。
  金斗六毕恭毕敬地说,主任,您打死我我也不敢毒死您的狗啊。昨晚,我在村里的小卖部打了一夜麻将。这个,村里很多人都可以作证。您的狗怎么死的,我真不知道啊。
  老井不说话,盯着金斗六,足足看了一分钟,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老满谦卑地说,主任,咱小满虽然多次说过要毒死你的狗,可他嘴巴硬屁眼软,怂蛋一个,平时,连杀一只鸡都不敢,他更加不敢干了。
  老井听他们一个个说完后,继续抽烟,慢悠悠地抽,抽完了一根烟,才慢条斯理地说,你们很空闲是吗?我怀疑你们了吗?我说过是你们毒死了吗?我到你们家去找你们了吗?
  大家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老井看着他们说,狗是我自己毒死的!昨天,这狗杂种差一点咬到我的宝贝小孙子啦,我一怒之下,毒死了它。你们有空,去自己的稻田里数一数一亩地有多少棵禾苗多少张叶子,省得你们无所事事!无中生有!闲得无聊!闲得扯蛋!
 
蒙福森毒死小满老井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