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编外正传
  八十年代初,改革的洪流中翻卷出又一个浪花——"编外"。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它却不尽人意地出现在许多企业中。奇怪么?不奇怪。"大锅饭"吃了这么多年,不见仓囤满,但见柴粮少,是该改革的时候了。手捧"铁饭碗",哼唱"拉兹之歌"的人呵,在改革的"大趋势"中,你哭也罢,你喊也罢,你怒也罢,"编外"与你结缘啦。
  "自由组阁"之后……
  "我要乔志军!"
  "曹强我班要了!"
  "孙立!"
  "刘福成!"
  大庆钻井1207队驻的野外营房四合院内,四位司钻正在招兵买马。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大会,整个会场象一个"分子团"在剧烈物理化学反应中,分解、扩散,重新组合。被叫到名的,兴奋得象一只出笼的鸟儿;还未叫到的,心里有十五吊水桶——七上八下。一个,一个,又一个……四位司钻先后停止了点名,四合院中央还站着五个人。
  五个人仰天的,低首的,攥拳头的,蹭脚跟的。尽管他们竭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内心犹如震乱N、S极的分子,焦急地等待着强磁场磁化。
  "剩下来的,到这边来!"
  强磁场发出了讯号,几双眼睛盯住一个方向……说话的那位,名叫李金库。
  他们被淘汰成"编外"班了!全场寂然。
  "这不是存心治咱们吗?!太狠了!"平日吊儿郎当的张翼飞把行李摔在床上,愤愤地说。
  "编外就编外,该咋样还咋样!"仪表堂堂,长得很"帅"的大个子汪福良,干起活来并不帅。
  "早知这样,我就好好干了。现在,晚了!"陈先全在后悔。
  "其实干啥都行,就是这名声……"一向腼腆的戚普云到"编外班"后,打饭总是最后一个。
  "名声值几个钱,不干了!"哥儿几个吵吵着。
  "住嘴!还有脸咋呼!"李金库走了过来。"还不是我们自己欠了债!"
  人,尤其是青年,总希望自己身上具有令人羡慕、钦佩的"闪光点"。在被人鄙弃、奚落的时候,这种心理就愈发强烈。
  李金库仔细端详着每个人,他激动了,"从今天起,我们只有干!把我们的名声搞好!"
  牢骚、哀怨,使人沉论;悲观、愤懑,无济于事。现实把他们"逼"上改革的竞技场。
  于是,李金库成了这个"编外班"的班长。班员嘛,当然是自由"组阁"后剩下的那几位。
  刺痛的心不能再被"风化"
  他们干起来了。一些工作没等队里吩咐就悄悄地做完了。事情就这样简单么?不,绝不会。习性就象脚板下的鸡眼,要想去掉它,必得忍受一阵痛楚。
  昨天用了半天时间,他们把两台泵换了缸套。今天的活是运钻杆,"编外班"包场地。望着沼泽似的井场,"编外"们畏怯了,钻杆还没滚到二十根,就都呆坐在地。
  "呵,不愧是‘老编呀!"
  "那活不累,混一混就完事!"
  钻台上扔下来两句不冷不热的话。
  肉体的疲劳,外来的嘲讽,感情的抑郁,使爱面子的戚普云在要好伙伴们的目光下,与"编外"们疏远了。陈先全送上病假条,"病"得实在不轻。小阿弟一次回家就三天不归。汪福良、张翼飞也要撂耙子……这样的情绪延续下去,足以"风化"还没有坚定起来的信心!就在这个时候,大队党支书来看望大家,他说:"你们虽然在‘编外班,但你们并不是奸懒滑混。你们的行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一句话,说得大家心头热乎乎的。仅这一句话,就足以使"编外"们有了驾驭自己的力量。
  "编外",让这个词成为雪耻求强的力量
  于是,汗水象雨水一样倾泻下来!
  钻机"船"型底座里淤积着粘稠的泥巴,凝固着坚硬的水泥。
  "干"!于元伍举着镐第一个冲上去,大家竟愣住了,这是"大年初一——头一回"呵!
  "还愣着干啥,上!",
  伙伴们你一言我一语干了起来。汗水,泡化了坚硬的水泥,分解了粘稠的泥巴!钻机旋转起来。
  队长来找了:"金库,这几天大雨,套管进不了井场。要是这样下去,工程就要延期!"
  "这……"李金库犹豫了。一连几天的繁重体力劳动,累得骨头架子都要散了。搬套管是机械干的活,现在让人干。"编内"班的人绝不会卖这样大的苦力。套管离井场五十余米,中间还隔着一个十米见方的大坑,只能用肩扛。"我得和大家商量商量。"
  "太客气了,商量什么,说干就干吧。"小伙子们听李金库说完,痛快地回答他。于是,出现这样一组镜头:连绵的雨,泥泞的井场,四百余斤重的一根根套管,被三个人一组的小伙子拉着、拽着,牵进现场。
  "大家休息一下吧!"李金库几乎是在乞求伙伴们。"不!"
  "编外",这个令人头疼的称号,现在却化为一股力量,一股锐意进取,雪耻求强的力量。
  就这样,一百二十根、三百余吨重的套管,神奇般地出现在井场。
  他们在追赶"大趋势"
  又是在大会上,领导兴奋地讲着:"‘编外班承包了井上各种辅助工作,使生产班更加集中生产,钻井周期大大缩短。这个月稳超进尺六千米。这里有‘编外班一半功劳!"
  热烈的掌声。掌声中,"编外班"每一个成员都低下头。满足?骄傲?惭愧?……不要猜疑,他们的自我意识是成熟的。
  "怪,我总觉得天天在跑。"井场小憩时,张翼飞说。
  "现在一切都在变,人也得变啊!"汪福良吐着烟圈,深有感触地说。
  "我总觉得缺点什么,说不清楚,好象很多很多。"陈先全自言自语着。
  "扶刹把不光凭力气,还要有技术。"于元伍点中要害。
  戚普云仿佛发现新大陆,腾地跳起来,和李金库耳语着。
  "对!"李金库灭掉手中的烟头,"说做就做。"
  于是,在市图书馆里,进来了六个小伙子,引来读者好奇的目光;在市书店里,也出现了六个小伙子,把服务员忙得不亦乐乎……
  编后:改革,中国社会的"大趋势",它不仅改变着经济结构,同时也改变着人的素质。当两者趋于完善时,中国将发生质的飞跃。读完《"编外"正传》,你没有这样的感觉吗?
 
井场金库套管文摘阅读阅读大全